晴天 (校园h) 作者:奶酪卷

    pо①⑧,℃Οм 第一章

    安棠再见许安堂已是两年后,她在网吧里整理资料,刚整理好,一抬头就看见了许安堂他们在收银台拿饮料,安棠愣了一愣,看见许安堂往这个方向看,安棠立马低着头装作整东西的样子,可转念一想,他估计也认不出来自己了,早在初三就断了联系,高中虽然在一个高中但是基本见不上几次面,上了大学各奔东西就再也没见过,安棠看见外面太阳毒辣的照着,心想今天没拿伞恐怕又要晒黑。

    安棠又往许安堂那边看了看发现他们没再注意自己,就背着包准备走,谁知道快走到门口和许安堂同行的同学喊了一声:“诶那不是安棠!”

    “安棠!”安棠一回头就看见他们在像自己招手,隐隐觉得不安。

    “妈呀,安棠变化可真大,以前短头发带个眼镜,普普通通的样子,谁知道现在头发留长了这么好看,”

    “安棠这腿不错,又直又白,好**你们懂!”

    “哈哈哈!”几个男生不约而同的笑了。

    “没完了?”许安堂不耐烦地说了一句。

    “呦,我们许少爷发话了!”正说着安棠就往这个方向走。

    “安棠,好久不见。你变化真大啊!”

    “你们也是。”安棠不好意思的回了一句话,“那个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你们好好玩.”

    “这么着急,出去吃个饭呗,好久不见了。”

    “不了不了我还有事先走了,”安棠推脱着就朝门外走,可没想到的是这夏天的天气就像孩子的脸一样多变,这会下起了暴雨,她走到了门口愣住了,一时间不知道是走还是不走。

    “给”,只见许安堂走过来把伞递给她,安棠抬起头错愕的看了他一眼,和记忆里的那个少年的模样渐渐重合,高高瘦瘦的,戴着棒球帽的他依旧带着三分痞意。

    安棠看着少年熟悉的样子,莫名的心里有点酸涩,眼神一滞,回想起自己暗恋他的时光,可还是想都没想就回绝了,暗自祈祷雨快点停吧。   “不用了,我等会再走,谢谢。”

    许安堂装作随意的说:“你拿着吧,你不是急着走。”

    安棠确实不想和他们待在一起就说:“嗯那谢谢了,我怎么还你?”

    许安堂拿出手机说:“加个微信吧。”

    “哦好谢谢了。那再联系。我先走了。”安棠说完就急匆匆回家了。

    安棠回到家里看见不下雨了,想着今天晚上就把伞送给他,以后应该也没什么交际了,今天看见许安堂,不由得想起来初中的时候自己默默喜欢了他三年,其实一开始是因为两个人的名字,安棠,许安堂,第一次听到名字的人都会问他俩之间是不是有什么关系,后来班里人就开起玩笑,说安棠是许安堂的小老婆,流言四起,安棠一开始嘴上会有几句辩驳,可最后听习惯了也不再计较。

    许安堂每次借她作业抄的时候总会笑嘻嘻的说:“小老婆,把作业借我看看。”

    “谁是你小老婆?”安棠虽然嘴上反驳但还是把作业借给他,或许是每次许安堂的笑太蛊惑人心,或许当时的流言传的太认真,安棠一不小心当了真,就这样喜欢上了许安堂,一喜欢就是三年,哪怕初三许安堂谈了女朋友,她也没能放下,但后来上了高中课业负担实在太重,她的心思也慢慢被学习替代,后来就再也没有联系了。

    想起来自己当时喜欢许安堂喜欢的厉害,拐弯抹角的要了他的手机号码但是又不敢打电话,自己鼓足勇气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装作冷静的播了出去说:“洛洛咱俩明天去哪玩啊?”

    许安堂随意地回了一句:“你打错了。”安棠现在想起来自己当时傻得可爱,装作拨错号码给他打了一个电话,就只是想听听他的声音。补楆忘ろ御書屋導航站3щ點Π㈡QQ點℃óΜ

    学生时代的爱恋也是最纯真的,没有太多的利益夹杂,一心只想着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呈现出来。

    安棠想起来自己干的傻事不由得笑了,低下头看手机微信,发现许安堂给自己发了消息,“在吗?”

    安棠微微一愣,回:“嗯,你晚上有空吗?我把伞给你,谢谢。”

    许安堂回:“可以,那就七点在xx商场见吧。”

    她:“嗯好。”

    安棠一看表都6点了,就赶快收拾了,觉得缘分这个东西真是很奇妙,以为再也不会和许安堂见面了,谁知道还会见面,想起来自己今天的失神,感叹道青春总是要有遗憾才叫做青春。

    “洛洛你还记得许安堂不,我今天去网吧碰见他了!出来的时候下大雨了,他还借给了我一把伞,我现在去还给他。”安棠给闺蜜洛洛发了个微信。

    洛洛:“许安堂?你不是初中那会特别喜欢他,你还瞒住我瞒了两年,初三瞒不住了才告诉我,不过你当时真的藏的真够深的,他借给你伞,不会喜欢你吧。”

    安棠无奈的回道:“你言情小说看多了?别瞎想了,不可能的。”

    洛洛:“不是的,当时高中毕业那会填志愿的时候他还和我闲聊过你,问你报的那里的学校,我当时没多想,不会他蓄谋已久吧。”

    “人家就闲聊了几句,你就想那么多”

    洛洛反驳说:“可后来你俩确实在一个城市上学啊。”

    她解释道:“那是人家有合适的学校,别胡想了,我和他从初中后就再也没有联系了,联系方式好像还是他删的,我qq列表里莫名其妙就没有他了。”

    “那你俩现在有联系了,渍渍渍,把握住机会,你那点小心思我能不知道?!~”

    “就借个伞而已,不和你说了,我快到了。”

    洛洛:“快去吧,好好打扮一下~我隐隐约约觉得你俩会发生一些事情,嘻嘻。”怪不得许安堂毕业的时候一直拐弯抹角的问我安棠的消息,还问安棠有没有男朋友,现在我总算知道原因了,洛洛心想。

    安棠看了看表,刚好7点,左右张望了一下没有看见许安堂的身影,想起来洛洛说的话,他不会真喜欢我吧,一想到自己初中暗恋的人喜欢自己,安棠的脸就立马红了,不过还是安慰自己这肯定不可能的,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

    “小老婆,你脸怎么那么红,是因为要见我吗?”许安堂走过来打趣道。

    “啊,没有没有。”安棠觉得尴尬不已,没想到许安堂会在这个时候过来,看见自己傻傻的样子。

    许安堂:“走吧,带你吃东西。想吃什么?”

    “不用了,谢谢你,我那个,还有事,就先走了,不好意思啊”安棠不好意思的拨弄了两下头发,忽而反应过来他刚刚叫自己“小老婆”,心里漏了一拍,耳稍也染上红意,手也不自觉的抓紧了衣服。

    许安堂挑眉看着她说:“这么长时间了没见面,你连吃饭的面子都不给,我今天还借给你伞,转眼就忘了你的大恩人?”

    安棠没办法只好说:“那个没有那我请你吃吧,你想吃什么?”

    许安堂笑着说:“小老婆想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我不是你小老婆,别胡说。”

    安棠想到刚刚许安堂一直叫自己小老婆,连带着耳朵根都红了一圈,许安堂看见安棠的耳朵泛着粉嫩诱人的光泽,忍不住想睡她,许安堂心想,这么多年她还是和以前一样容易害羞,软软的好欺负,迟早要把她摁在床上欺负,随口调戏着说:“你怎么不是我小老婆,安棠和许安堂,连名字都和我一样。”

    安棠红着脸反驳:“别胡说了,吃什么?”

    许安堂淡淡的说:“吃你,”安棠腾地一下蒙了,呆呆的看着许安堂,问:“你说什么?吃我?”

    “你听错了,走吧,你想吃什么带你去吃。”许安堂懒懒的回了一句。

    两个人乱逛着走到了一家焖虾店,店员热情的介绍:“二位是情侣吧,本店新出了情侣套餐很实惠的,考虑一下。”

    “那个不好意思我们不是情侣。”安棠立马解释。

    店员说:“那也可以使用这个优惠,如果你们点这个套餐。”

    “点吧。”许安堂说,

    安棠:“不好吧”

    许安堂:“有什么不好,你难道不是我的小老婆?”

    安棠看了看今天自己穿的,黑色吊带裙,许安堂正好是黑体恤,两个人的鞋颜色也一样,看起来确实挺像情侣,但一想到洛洛说的话安棠就忍不住多想,他不会真的喜欢我吧,还带我来吃饭,别胡想了,不可能的,他怎么会喜欢自己。

    “走了,一个人想什么呢。”许安堂一把拉住了安棠的手,

    “现在的女生脸皮这么薄,手都拉上了,还说不是情侣。安棠听见服务员说的话,想挣脱许安堂的手,但是力气太小又拗不过,走到包厢里说:“你要干嘛啊?你一直拉着我,都误会了。”

    许安堂:“不拉着你,你那副魂不守舍的样子肯定会撞到人。”

    “我魂不守舍还不是因为你,”安棠小声嘟囔着,感受到他手里的暖意,心跳加速,暗自提醒着安棠安棠别那么没出息,不能吊在这一棵树上。

    “因为我?我怎么你了?”许安堂朝着安棠笑着说。

    她:“没什么啦,吃饭吃饭!”

    许安堂耐心的剥着虾,安棠看惯了他云淡风轻的样子,现在看着他认真的样子不由得想到以后他结婚了居家的温柔模样,许安堂的手骨节分明,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他温文尔雅。

    许安堂剥好了虾对安棠说:“张嘴。”

    “啊?”安棠还没回过神来,许安堂就把剥好的虾送到了安棠的嘴里。

    安棠想拒绝但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你”

    许安堂:“吃吧。”

    “我去下洗手间。”安棠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就找个理由跑去洗手间。

    许安堂说:“去吧。”

    安棠有点紧张又有点期待,他不会真的喜欢我吧,还给我剥虾吃,发微信向洛洛求助:“!!!洛洛,许安堂给我剥虾吃,我该怎么办啊!”

    “他动作这么快?没看出来啊!!”

    “什么动作?”

    “追你啊,你看不出来!”

    “可他不是有女朋友?!”

    “我的笨棠啊,那是他初三谈的,早都分了好吧,他高三毕业一直问我你的消息,我当时没多想,我天!这一见面就对你发起攻势渍渍渍!”

    “那他这是要追我?”安棠紧张的回消息。

    “当然啊!这么明显!”

    安棠慢吞吞发着消息:   “啊?那我怎么拒绝他,我以前喜欢他,又不是现在。”

    “那你敢说你对他一点感觉也没有?我可不信,你有次喝多了说了他的名字,我可没忘!!”

    “我我去吃饭了。”

    安棠不知道该回什么,自己确实之前很喜欢他,可这几年没有联系了,喜欢的感觉也慢慢冲淡了,但是就像洛洛说的,还是没有彻底忘了他,毕竟当时自己真情实感的暗恋了他三年,现在看见他假装不在意,可微红的耳朵,加速的心跳早已出卖了她,现在知道他喜欢自己心里忍不住开心,慢吞吞回到包间里,许安堂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说:“快吃,张嘴,剥好了。”

    安棠拒绝说:“我自己来吧。谢谢。”

    “你不是我的小老婆吗?给自己的小老婆剥个虾不是很正常。”

    谁说我是你的小老婆?安棠反驳道。

    许安堂:我说的。

    安棠听见我说的这三个字脸立马红了,不知所措的看着许安堂,没想到他一本正经的看着自己说:我是认真的,没开玩笑,做我女朋友吧。少年的眉眼没有太大变化,依旧和记忆里那个带着三分痞气七分清冷的人一样,只是棱角分明了许多。

    安棠被他看得不好意思,有些懵,没想到洛洛说的竟然是真的,谁曾想到几年前暗恋的人会反过来喜欢自己,含糊道:我我让我想想。过了一会红着脸忍不住问他:那你当时干嘛把联系方式都删了?

    不是我删的,是我之前的那个女朋友,我当时都不知道,后来我想加你,但是又害怕你不同意,就一直没有联系你。

    我还以为是你把我删了呢。

    许安堂笑了笑,原来这个小傻子心里还是有自己的,我报志愿的时候和你选的一个城市,学校就隔了一条马路。

    不是吧,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

    我见过你好多次,在我们学校门口奶茶店买奶茶,蠢棠。

    我才不蠢。

    张嘴,吃虾,吃了我的虾就是我的人了。

    才不是!

    你再说不是?嗯?许安堂整个人靠了过来,安棠觉得自己鼻息间都是他清清淡淡的味道,炙热的胸膛贴着安棠,你吃饭吧

    吃你.

    许安堂低着头含住了安棠的红唇,吮吸啃咬着,安棠脑袋嗡的一下,晕晕乎乎的就把自己送到了他的嘴边。

    真甜许安堂双手不老实的撩开安棠的裙子,“让我摸摸小花穴湿了没?”

    嗯~安棠未经人事哪里经得住这样的挑逗,不禁呻吟出声,花穴里一股股淫液流出,许安堂的手指抠弄着花核,

    “是不是小嫩逼觉得麻麻的?”

    “嗯~你手拿开,在外面不可以”安棠双眼迷离的看着他,不知所措的看着他

    “那马上去酒店操你,好不好”许安堂憋了好几年,如今看着自己朝思暮想的心上人送上门,多少个夜晚醒来就是因为她,现在哪里忍得住。

    安棠结结巴巴解释道,没想过进展会这么快,“我晚上要回家。不不能去。”

    “那你花穴湿成那样,你不难受?”许安堂就那样目光灼灼的看着安棠说。

    ||有什么问题可以留言   祝大家看文愉快   么么哒

    我把排版又改了改   如果觉得还是有问题就留言   (*    ̄3)(ε ̄   *)

    爱你们!感谢每一位收藏的小可爱   尤其感谢送珍珠的小宝贝们(づ ̄3 ̄)づ╭~

    pо①⑧,℃Οм 第一章

章节目录

晴天 (校园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奶酪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奶酪卷并收藏晴天 (校园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