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天 (校园h) 作者:奶酪卷

    pо①⑧,℃Οм 第六章(北山行一)

    许安堂和安棠吃完饭,把看好的民宿订了,就慢慢走着送安棠回家,到了小区门口,许安堂说:“这几天都看不到你了,你要想我,我也会很想你。”

    “知道了还要见面的”安棠没想到他会这么直接说出口“想自己”这种腻人的情话,但心里还是充满着甜蜜和喜悦。

    “时间不早了,你回去吧,不然怕你妈担心。”

    “好,那你路上注意安全,我回去了。”安棠说完大着胆子亲了许安堂一下,红着脸跑回家。

    许安堂还没反应过来,安棠都已经走远,想起来刚刚她软软糯糯的红唇凑上来的时候,周身都是她香甜的气息,许安堂心想这次去北山玩你可逃不掉了。

    “你早点回家,路上小心。”安棠回家给许安堂发了消息。

    许安堂回:“好,到家了给你发消息。”

    安棠想两个人要一起去北山,内心紧张又期待着,很快收拾好衣物,走到客厅装作一脸平静的对妈妈说:“那个妈,我和洛洛说好了一起去北山,玩几天。”

    “什么时候去?”

    “星期一。”

    “那你们怎么去?坐车?我和你爸星期一要上班,不能送你们。”

    “洛洛他爸送我们,你和爸去上班就行了,我到北山后给你打电话。”

    “行,那你可得注意安全,东西整了没?早点收拾好,不然到时候又慌慌张张丢三落四。”安棠妈妈嘱托道。

    “嗯,刚刚整好了。”

    “看看有什么需要的,这两天去超市买好,记得穿运动鞋。”

    “知道了,我再去收拾收拾看有没有什么没拿的。”

    “那我和你爸先睡了。”

    “好。”安棠说完就回房了,看见许安堂发来的消息:“我到家了。”

    回消息说:“我刚给我妈说好了去北山玩,把东西整好了。”

    “好,那我星期一去接你。”

    “嗯,我先去洗澡了。”

    “行。”许安堂刚回完消息,他妈妈就敲门问:“小堂你没在洗澡吧,我进来了。”

    “没有,那个妈我下个星期一想带那个女朋友去北山玩。”

    “好啊,需要你爸送吗?”补楆忘ろ御書屋導航站3щ點Π㈡qq點℃óΜ

    “不用了,我开车带她过去。”

    “儿子长大了,有出息了,都知道带女朋友出去玩了。什么时候带回家看看?女朋友叫什么?”许安堂妈妈笑着说。

    “过段时间吧,叫安棠,棠是海棠的棠。”

    “这个名字和你有缘呀,那你过段时间把她带回来看看,出去玩多照顾人家女孩子,听见没?”

    “嗯,妈那我洗澡去了。”

    “行。”

    安棠洗完澡给许安堂发消息说:“你东西整好了没?我列了个清单,给你发过去,你可以参照着整理。”清单发过去,安棠看许安堂没回心想估计是在洗澡或者收拾东西,刷了会微博,顺手在小号发了一条微博说:“可以和他一起出去旅游。”配了一张满是爱心的表情包。

    许安堂躺在床上看见安棠发来的微信,还带有一张物品清单图,心想她真是可爱,回复道:“你可以什么都不用带,把你自己带上就好。”

    安棠看见他发来的话脸腾地红了,说:“我发给你了一张清单图,你记得整好东西。”

    “好,听你的话我现在就去整理,你先睡。”

    “那行,你早点睡,整理不完明天也可以,星期一才去,也不是很急。”安棠想自己是不是太心急了,还有好几天才去,自己今晚就整好了东西。

    “我怕某只蠢棠又催我。”

    “我没催你,就是先给你发个清单,你整理起来也方便,明天整也可以的。”

    “知道你最贴心,你先睡,我大概整一整。”

    “那我睡了,晚安。”安棠发了一个爱心的表情,想着这次没发mua的表情他应该不会多想了。

    “晚安,那你的真心就送给我了,以后只能喜欢我一个人。”

    安棠看见他回的话不由得笑了笑,怎么以前没发现他这么幼稚,回了个“好”就睡觉了。

    时间转瞬即逝,很快就到了星期天,安棠躺在床上想着明天就要和他一起去北山了,心里既紧张又激动,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阿棠,东西收拾好了没?闹钟订好,明天别让人家等你。”安棠妈妈叮嘱着。

    “都整好了,闹钟也订好了。”

    “那你快点睡吧,明天有精神,注意安全,到了给妈妈打个电话,随时联系。”

    “好。”安棠躺了半天还没睡着,手机震了一下,打开看是许安堂发来的信息:“蠢棠,东西带好,明天9点去接你。”

    “知道了,都收拾好了,你还没睡觉?”

    “想你想的睡不着。”

    “明天就见面了,其实我也挺想你的。”安棠发出去觉得不好意思,立马撤回了,没想到许安堂看见了。

    “知道你想我就安心了,晚安,蠢棠。”

    安棠看见他发来的消息,心想原来他都看见了早知道不撤回了,不想了还是默默数羊让自己睡觉。第二天7点不到,安棠就醒来了,出去接水喝,问:“妈?你还没走?不是要上班?”

    “马上走,还不到7点,你怎么起来这么早,出去玩这么开心?”

    “我睡不着就醒来了。”

    “桌子上是饭,我等会就要走了,你注意安全,到了打电话。”

    “好。”安棠吃了饭把行李又检查了一遍,看看表8点还有一个小时,给许安堂发了消息说:“你开车慢一点,行李带好,记得吃早饭。”

    “你吃了没?我八点半就去接你。”

    “刚吃完,那我在家等你。”

    安棠回完消息又到卫生间看自己的穿着,头发还是扎个丸子头吧,出去玩清爽一点,怎么有点黑眼圈啊,安棠小声嘟囔着,不过还好不是很严重远看看不出来。不一会许安堂打电话来说:“我到了,在门外。”

    “啊?我家门外?”安棠边说边开开门,“我来拿行李,害怕你提不动。”许安堂说。

    “东西不多,我其实能拿动。”安棠暗自松了口气幸好爸妈都去上班了,不然就露馅了。

    “走吧。”许安堂看见安棠今天穿的运动背心和短裤,扎起的丸子头露出她光洁的脖颈,白皙的脸庞洋溢着开心的笑容,两条又细又白的腿在太阳光下晃得人心痒难耐。

    “你今天早上几点起来的?”安棠上了车问他。

    “7点多,你要是困就先睡会,到北山也得两个小时。”

    “我不困,你专心开车就好了。”安棠这样说着,可过了半个小时终究抵不过睡意睡着了,许安堂把车里的音乐换成了安静的钢琴曲。

    “马上到了,醒来了,小懒棠。”

    “这么快!我好像太困了就睡着了。”安棠有点无奈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被许安堂看见觉得她娇憨可人,笑着说:“你休息一下马上才有精力玩,也有精力应对晚上的我。”后半句话许安堂当然没敢说出口,只是在心里想想。

    安棠看见前面有景区指示牌说:“好像快到了,我看见标识牌了。”

    “先去民宿把行李放了,再出来逛。”

    “好。”

    许安堂把车开到了民宿门口,两个人一进去,老板就说:“你们这是情侣来旅游的吧,订房了没?我们这有专门提供给情侣的房间。”

    “订好了,你看一下,我们想先把东西放了。”许安堂说。

    “行,跟我来吧。”在前台办好了手续,服务员带着他们去房间,“还挺大的,看着挺好的。”安棠说。

    “环境不错,歇一会带你去吃饭。”

    “您还有什么问题带电话给前台,我们第一时间给您处理。”服务员说完就出去了,房间里只剩下安棠和许安堂两个人。

    “有点热,我把空调打开。”安棠不知道该干什么,就说开空调,没发现空调已经开了。

    “空调开了。”许安堂边说边把她拉进了自己的怀里,“脸皮还是这么薄?和我在一起这么紧张?”

    “我哪有紧张”

    “那你都不知道空调开了没开?”

    “我刚进来没注意看。”安棠话还没说完,许安堂细细密密的吻就已经铺天盖地的袭来,吮吸着她的红唇,汲取着口中的津液,两个人唇齿相缠,一室旖旎。

    “叮铃铃”安棠手机响了,“有人打电话来了”安棠红着脸拿起手机一看,说:“喂,妈,我刚到酒店。”

    “住的地方安全吧?条件怎么样?”

    “嗯嗯,挺好的。”

    “那你和洛洛先去吃饭吧,下午再逛也不迟。”

    “好,那妈我准备去吃饭了。”

    “保持联系啊。”

    “嗯。”安棠挂了电话对许安堂说:“那去吃饭吧。”松了口气暗自庆幸刚好有人打电话来。

    许安堂看见安棠羞涩的样子,周身觉得更加燥热,说:“走吧,想吃什么,附近有特色餐厅。”

    “那就去附近的餐厅吃吧,吃完还可以就近逛逛,今天早点回来吧,可以早点休息。”

    “好。”

    两个人去附近的餐厅吃完饭,走在林间小路上,许安堂把玩着安棠的手,安棠心里隐约期待着今天晚上发生什么可又有顾虑,两个人都心不在焉的走着,安棠觉得有点累,就说:“要不回去休息一会吧,我有点累了。”

    “好。”许安堂说着把背对着安棠,微微一蹲说:“上来,我背你回去。”

    “这离民宿也不远,我没那么弱,而且被人看见也挺不好的。”

    “上来。”许安堂又说了一遍,安棠看着他这样非背不可的架势,没办法只好让他背着。夏天穿的单薄,安棠今天穿的又是短裤和无袖背心,许安堂的手扶住她的大腿,感受到他掌心的火热,自己的胸不可避免的压在他坚实的后背上,两个人呼吸相缠,安棠莫名想起来那天晚上做的春梦,脸立马像熟透的苹果一样红,许安堂用余光瞥见她的脸红成这样,转过头问:“你想什么呢?脸这么红?”

    “没什么啊没什么,你看路,别看我。”许安堂感受到她若有若无香甜的气息,酥软的胸紧贴着自己的脊背,勾的人心痒难耐。

    许安堂一路背着安棠走回到民宿,一进到房间里许安堂就把安棠压在床上,吸咬着她小巧的耳垂,安棠浑身一颤,半推着许安堂说:“我我要洗澡。”

    “去吧。”许安堂放开她笑了笑,心想今晚你是逃不掉了。

    安棠故意放速度,在浴室里磨蹭了一个小时还没出来,许安堂敲了敲浴室门问:“洗好了没?”

    “嗯好了好了。”说着安棠就穿着睡衣出来了,说:“我洗好了,那你去洗澡吧。”

    许安堂看着她穿着吊带睡衣,单薄的睡衣包裹不住她曼妙的身姿,湿漉漉的头发打湿了衣襟,浑圆的乳房就这样被勾勒出来,许安堂早已心猿意马,心里暗骂了一句“操”。

    安棠看见许安堂进了浴室,立马上床装作睡着的样子,想着这样马上他出来也不会很尴尬,自己也不会不好意思。

    许安堂裹着浴巾出来看见安棠小小的躺在床的一侧,只露出她精致的眉眼,头发还是半干着,许安堂故意躺过去把她拉进自己的怀里,“还装睡?”

    “没有我真的有点困”

    “那你穴里怎么有水?”许安堂在她耳边吹着气说,一只手拨开阴唇,挑逗着敏感的花核,花穴里流出丝丝淫液,安棠感受到下身酥痒难耐,原本清澈的双眸变得迷蒙起来,一条腿不经意和许安堂的腿交缠在一起,许安堂肆意揉捏着她的娇乳,红蕊早已挺立起来,许安堂啃咬舔舐着娇嫩的红蕊,一只手指探入花穴内里,紧致的嫩肉吮吸着手指,“逼这么紧,马上怎么操你。”

    安棠只觉得脑子里一片混沌,花穴里淫水四溢,灵巧的手指不安分的挑逗着,花穴收缩的更加厉害,随着手指愈发快速的抽插,安棠忍不住呻吟出声:“嗯~~啊啊~~”花穴喷涌而出一大股淫液,许安堂把硬的发烫的鸡巴顶在花穴口,粘腻的淫液打湿了两人的交合处,安棠迷离的看着许安堂,感受到花穴的酥麻空虚,鸡巴又在花穴口一蹭一蹭,龟头挑逗着花核。

    “难受~~”安棠低低的哀求着。

    “操进去,好不好。”许安堂边说边用狠狠地搅动着花穴口,双手大力揉捏着她的娇乳。

    “求你~~”安棠话音刚落,许安堂已将硬的难受的鸡巴顶进花穴里,层层包裹的媚肉紧紧吸住鸡巴,花穴里感受到异物的侵入,开始猛烈收缩,许安堂用手玩弄着花核,感受到花穴渐渐放松,鸡巴慢慢开始抽插。

    “放松,你太紧了。”许安堂在安棠耳边抚慰着,温柔又细密的吻上她的红唇,花穴里汁液四溢,鸡巴用力往深处一顶,安棠只觉得下身疼痛难忍,呜咽挣扎着:“不要了~~好痛~~”

    许安堂轻柔的吻着她的脸庞,一只手挑逗着花核,鸡巴慢慢抽插着,顶到敏感的花心,安棠觉得疼痛渐渐散去,下身更多的是酥痒难受,花穴吸咬着粗硬的鸡巴,嫩白的双腿缠住他精瘦的腰身,许安堂感受到安棠的难耐,在她耳边说:“乖,是不是想要了?”

    “嗯~~难受~~”安棠难耐的呻吟着。

    “哪里难受?”说着许安堂故意研磨着花心,鸡巴在花穴里慢慢摩擦,淫液早已打湿了床单。

    “下面~~”安棠双眼迷离的看着许安堂,红唇鲜艳欲滴,乌发随意的铺洒在洁白的床单,就如同夜里清纯的女妖。

    “都听你的。”许安堂开始大力抽插着敏感的花穴,花穴的嫩肉如同千万张吮吸的小嘴一样,紧紧吸咬着鸡巴,“还没怎么操就这么会吸。”许安堂说着愈发狠力的操干着,每一次都直顶花心,花穴里汁液喷涌,安棠娇喘着:“啊~~啊啊~~轻点~~”

    许安堂含住她的耳垂,细细的舔咬吮吸着,娇软的奶子被揉捏成各种形状,鸡巴在花穴里不断变换着力度和角度,或深或浅,或轻或重,安棠只觉得下身胀痛之中更多的夹杂着难以言喻的欢愉,“啊~~嗯~~啊啊~~~”破碎的呻吟让许安堂的鸡巴又粗硬了一圈,龟头直直冲撞住她敏感的花心,花穴痉挛抽搐起来,铺天盖地的快感向安棠席卷而来,一大股淫液喷涌而出。

    ||开车了~~   么么哒(   ′`   )比心

    pо①⑧,℃Οм 第六章(北山行一)

章节目录

晴天 (校园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奶酪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奶酪卷并收藏晴天 (校园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