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小白狐报恩记 作者:弗里敦的小柏林

    NΡò1⒏còм 第一百二十九章 寄生草(15)

    月宜莞尔,眉宇之间却又存了些许忧思:“你如果肯留下来和我一起,我一定是世界上最开心的人。”

    云霆静静望着她,往事在脑海中一幕幕上演,他的心充斥着酸甜苦辣,最后也只是在唇边幻化成浅浅的叹息:“月宜,不值得……”他其实唾弃自己的口是心非,明明这五年来没有一刻不再思念她,甚至现在还将她抱在怀中,可是嘴上却说着那些不甘心的话。

    “值得。”月宜认真地对他说,虽然看不见,但是她的神色却令人动容,“云霆,我还是喜欢你,我没有变……”她说到此处忽然顿了顿,小心翼翼地问他:“云霆,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是不是因为我我看不见……”

    云霆连忙说:“没有,我爱你,从来没有变过。”

    “那我们为什么不能在一起?”月宜重新勾住他的颈子温软地说,“我看不到了,你答应过我要做我的眼睛。”

    云霆心里酸酸的:“好。”

    月宜娓娓讲述着自己这五年的时光,尤其是说到自己现在的工作,语气里充满了兴奋和期待。云霆问她:“你要毕业了吗?”

    “还有一年。”

    “那你之后想做什么?”

    月宜幽幽一叹:“我妈妈是希望我继续从事美术,可是我现在真的做的很吃力。我还是想考研,作新闻工作,最好是成为一名记者。”

    云霆默了默,握住她的手:“我支持你。”

    月宜摩挲着他的眉眼问:“你呢?现在有什么打算吗?”

    “我是想自己开一家饭店,但是还没规划好。你知道的,我手艺还可以。”

    月宜眉眼弯起,脸上充满憧憬:“那我可以每天都去吃吗?”

    云霆笑道:“当然,你是老板娘,需要去视察工作。”

    月宜脸红起来,自己黏着他表白和他调侃自己当然是不一样的,声音不由自主地带了几分娇嗔:“什么老板娘啊,瞎说。”

    云霆心情轻松了一些,拍拍她的小脑袋:“不做老板娘也行,做老板,小的给您打工,等着老板发工资。”他们又说了会儿,雨停时,云霆送她回家。有了云霆,月宜没有再用盲杖,因为他就是她的眼睛。

    云霆和她徐徐走了一段路,月宜忽然停下脚步:“以前这里有个大排档,前年因为整顿市容就撤了。我小时候还和爸爸来这里吃过烧烤,现在还能想起来肉串在小烤炉上滋滋流油的声音。”

    云霆温言道:“你有空我带你去辛庄吃烧烤,我们那里还有。”

    月宜眼睛弯成月牙,星空璀璨,隐约有细碎的光芒映入她的眼中:“说好了啊,你不可以食言的,你说的话我都要记下来。”她娇俏地仰起头要去亲他,云霆这一次主动咬住她的唇瓣:“好,都记着,到时候和我算。”他弯下腰忽然将她背起来,一步一步往前走。

    他的背愈发宽厚温暖,五年前的云霆精瘦单薄,可是现在,也许是因为牢狱生活,他没有那么轻浮,变得沉稳了许多。她将脑袋贴在他的背上,轻轻地说:“云霆,咱们什么时候一起去见见我妈妈?”

    “阿姨恐怕会把我扫地出门。”云霆自嘲一笑。

    月宜忙道:“那我们想想办法啊。”

    云霆想了会儿道:“先不要和阿姨说了,等我这边都忙活好,咱们再一起去见阿姨。”须臾,他又语重心长地说:“月宜,我想攒点钱,有点成绩再去提亲,要不我自己都不能说服自己两手空空的娶你做媳妇儿。”

    月宜戳了戳云霆的脸颊乖巧地答应:“那我等你。我会一直等你。”

    “不会太久,因为我也等不及想把你赶快娶回家。”他就势忽然扭过头咬住她的指尖,舌尖在上面轻轻舔了一下,月宜羞的在他肩上推搡,气咻咻地抱怨几句。两人说说笑笑来到月宜家楼下,害怕上楼碰到杨萍,云霆就将她放下,依依不舍地不肯放手。月宜也是,却又无可奈何。

    “明天有事吗?”月宜问他。

    “既然见到你了,我就想着回辛庄收拾收拾,然后就找找人准备开店。”

    月宜玩着他的手指:“我明天要去给一个也看不到的小孩子辅导功课……那你回辛庄,你,你什么时候回来?”

    云霆明白她的意思,掐了一下她的小脸蛋安慰说:“我不会跑路。小笨蛋。我早上走,下午就回来。你呢,辅导功课之后呢?能出来吗?”

    月宜点点头:“我还有一个采访。是在一家咖啡店,你可以和我一起吗?下午三点半。”

    “没问题。你把你辅导功课的地址告诉我,我提前去等你。”

    月宜将地址说给他听,云霆抱了会儿她才分别。

    第二天杨萍发现月宜兴致颇高,早上起来就一直哼唱着歌儿。杨萍一边做饭一边问她:“有什么好事吗?看你这么高兴。”

    月宜也是没控制住自己的心情,连忙收敛了一下道:“没有啊,就是听新闻听了很多笑话,想起来挺有趣的。”

    杨萍笑着岔开话题:“月宜,我们班上的栾阿姨你还记得吗?”

    月宜想了想说:“记得,怎么了?”

    “她儿子比你大两岁,现在已经考上公务员了,下周抽一天我和你栾阿姨出去吃个饭,你也和人家见见面。”杨萍徐徐说完,月宜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她低下头收拾自己的书包,语气平淡:“妈,你是让我相亲去吗?”

    杨萍不以为意:“我也是看着人家从小长大的,你俩小时候还经常一起玩,是个好孩子,要是你俩能成不也挺好的?人家孩子就在咱们淄城做公务员,你和人家一起离着家也近,以后有了孩子妈妈还能帮忙照顾。”

    月宜听着杨萍已经描绘好了自己的未来,不由苦笑道:“妈,您是把我的人生都安排好了吗?”

    杨萍将炒好的菜摆在桌子上:“有什么不好吗?”她打量着月宜的表情,忽然语气加重了一些:“月宜,你是不是还想着那个小子?”

    月宜抿着嘴不说话。

    杨萍将碗筷重重的放在桌子上斥道:“你不许再想着那个小王八蛋,他是个人渣,是个流氓,是他把你害成这个样子。你跟着他能过上什么好日子?要跟着他一起在街上胡混吗?”

    月宜很想反驳但是又觉得没什么意义,她的云霆千好万好,可惜别人看不到。她迅速吃完饭,拿起盲杖打开门:“我去上辅导课了,妈妈再见。”

    每次提起云霆都是不欢而散。杨萍不明白云霆究竟有什么可以吸引到月宜的。她还记得云霆当时站在医院的走廊边,垂头丧气,少年长的很好看,是一种张杨锋利的帅气,可是在当时的杨萍眼中只剩下扭曲的恨意。她当着很多人面不停打他,扇他耳光,少年一动不动,默默任她撕咬与捶打。

    后来杨萍累了,她用最肮脏的言辞骂他,云霆跪在地上喃喃说:“阿姨,是我的错,是我的错,我以后一定好好弥补,求求您把她嫁给我吧,我会好好珍惜月宜……”杨萍手里的挎包砸在他脸上,上面的皮扣在云霆脸上留下一道血痕:“你给我滚,你这个人渣,你有什么资格娶我女儿……你就是个强奸犯,你给我滚!”

    云霆跪了好久,后来杨萍啐在他脸上一直说他是“强奸犯”,云霆木木地站起身,最后哀求杨萍再看一眼月宜,杨萍没有同意。他什么时候走的,杨萍也不知道,只是后来警察过来调查杨萍才知道云霆去自首了。

    杨萍没有再去问过云霆的事情,这种人就当是一场噩梦,只要他不要再来纠缠月宜就好。只是她没想到月宜却一直心心念念着她心中的那个“人渣”。

    暑假月宜除了偷偷采访,还给一个小姑娘辅导功课,这是杨萍给她找的活。小姑娘是天生失明,刚上小学,月宜一边教她盲文一边给她辅导语数外。临走的时候小姑娘的表哥出来送她,月宜和他一边说着一边下楼,男生目不转睛地望着月宜姣好清纯的容貌,犹豫了一下开口问:“月宜,你什么时候有空,我可以约你出去玩吗?”

    月宜怔了怔,礼貌地拒绝:“对不起,我很忙,可能找不出时间。不好意思。”脚步声越来越近,月宜开心地轻唤:“云霆,是你来了吗?”

    云霆低低“嗯”了一声,从她手里拿过盲杖,紧紧握住她的手,略有敌意挑衅地看着眼前和自己同龄的男孩子:“是我,我带你回家。”

    “你是……”男生犹疑地询问。

    月宜高兴地介绍:“是我男朋友。那我们先走了,再见。”

    云霆带着轻蔑的笑,让月宜上了自己的摩托车,扬长而去。

    程思娴有些惊讶地看着进入咖啡馆内十指相握的两个人,她犹豫了一下问道:“月宜,这就是你那个男朋友吗?”

    月宜点点头,眉眼柔婉:“是啊,他就是云霆。云霆,这是程思娴,她帮过我很多,是我的好朋友。”

    云霆上下审视着程思娴,片刻,伸出手与她握了握认真地说:“谢谢你帮衬月宜。如果有事尽管开口,刀山火海我都可以。”

    程思娴谦辞几句,也明白月宜在他心中的重要性,虽然少年看起来有些落魄,却是真心喜欢自己的好朋友,程思娴也颇为安慰:“说这些做什么?快坐快坐,想喝什么?”

    月宜说清楚自己今天还有采访,程思娴会意便不再打扰。月宜担心受访者会因为陌生人在旁而感觉拘束,便让云霆去了另外一桌。月宜声音清新,态度亲切,与她交流的人都在采访过程中愿意敞开心扉。云霆远远观望着少女神采飞扬的面庞,她还是那么优秀,还是那么让人怦然心动。可自己呢?这些年下来,依然是一穷二白,甚至还是个坐过牢的人。

    牢狱的风霜在他眼角眉梢不着痕迹地轻轻碾开,云霆垂下眼睫,心里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工作,让自己有一天可以站在月宜身旁。

    月宜和受访者告别,云霆这才来到她身旁坐下。月宜挽着他胳膊甜甜地说:“刚才那位先生和我说,他的妻子刚给他生了个小丫头,他高兴地好几天晚上都睡不着觉。”

    云霆亲昵地说:“我也想感受感受,你什么时候也给我生个小丫头?”

    月宜低下头,勾住他的手指,声音轻飘飘的,如游丝无力,云霆还是捕捉到那一丝忧伤:“我当时怀孕了……云霆……可惜咱们的孩子没保住……”杨萍没有告诉她,但是身体是自己的,月宜不可能感觉不到。她经常会梦到那个没见过面的孩子,幻想着如果孩子还在,会长的什么样?她喜欢云霆的眼睛和嘴唇,孩子一定会像他。

    云霆喉结滚动,他紧紧抓住她的手,却还是努力让自己不要那么伤心,毕竟他还有月宜:“对不起,月宜,是我的错。”他将她搂在怀中,抹去她眼底的泪水,仰起头,看着天花板上炫目的装饰物,也将泪水忍了回去:“咱们还有机会,没关系。”

    月宜揪住他的衣摆,哭了很久,似乎是将这五年的难过都发泄了出来。云霆就这么安静地抱着她,偶尔唇瓣轻轻亲吻她的脸颊呢喃着她的名字。

    杨萍今天在家,两人只好在小区外边分别,云霆看着她还有些红肿的眼睛:“回去用煮鸡蛋烫一烫。”

    月宜应下:“明儿还来吗?”

    “我这周都陪你。”

    “我妈妈周末要出差不在家……”月宜咬着唇瓣,有些羞涩地开口。

    云霆开玩笑说:“这是在邀请我出去开房?”月宜羞恼地推他一下,说他“没个正经”。云霆笑道:“那要不我带你回辛庄?”

    “嗯。”月宜踮起脚在他脸颊边亲了一下,软软地开口,“我也想去你家里。”

    云霆在她耳畔吹了口热气,暧昧地开口:“去我家里可就任我欺负了。你知道我要怎么欺负你对不对?”

    月宜在他腰上轻轻掐了一下啐了一句“坏蛋”就转身回家,云霆追上去拉过她的手,在她唇瓣上温柔地吻了吻道:“明天见。”

    “嗯,明天见。”

    本文由:んρò18.còм整理

    NΡò1⒏còм 第一百二十九章 寄生草(15)

章节目录

快穿之小白狐报恩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弗里敦的小柏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弗里敦的小柏林并收藏快穿之小白狐报恩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