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进男校中的女生_Hpo18. 作者:晨辉

    yuzHaiwx. 分卷阅读104

    梦中的NP3:一根肉棒插十分钟[h]

    颜石的身躯完全被人摆弄着,身后抱着她的人是南风易,程以眠贴着她的脖子细细的吻着,唇瓣路过的地方都会给颜石留下一阵如同触电般的酥麻。

    那么多个男人,谁都想肏颜石,但是颜石人就只有一个。

    很快他们就达成了共识,一人肏十分钟,时间一到就换人。

    第一个肏穴的人是北兴言,北兴言早就想把自己的大东西插进颜石水滋滋粉嫩嫩的小穴里了,他一上来就扶着肉棒对准花口推了进去。

    颜石的穴到现在为止只被手指和舌头扩张过,一下子要容纳这么粗壮的性器有些困难。但好在有淫液的润滑,北兴言只要用些力就能插进去。

    坚硬的龟头破开饥渴的媚肉,一点一点开拓着里面的道路。而刚刚还觉得满足的颜石骨子里面的那股淫劲又上来了,现在她的小穴里面嫩肉开始蠕动挤压着肉物,看起来是在抗拒,然而深处又传出一股吸力。

    北兴言坚定而有力的破开了穴肉,直直的插到了最深处,圆润如鸭蛋的龟头顶在了花心上。

    “啊……”颜石被突如其来的刺痛弄的叫出了声,随着北兴言抽插的动作,她很快就开始呻吟。

    “唔……好舒服,啊哈……”

    北兴言挺着劲腰,粗壮的肉棒狠狠地摩擦着穴肉,上面凸起的青筋每一次都会刮过穴里的敏感点,弄得颜石浑身颤抖。

    颜石被南风易抱着,整个身体都是腾空的,透明的淫液滴滴答答的往下落,空气中满是情欲的气息,围观的几个男人的呼吸越来越重。

    十分钟的时间不长,北兴言可不打算就这么简单的射出来。他用手捻弄着颜石嫣红的花珠,大肉棒像一条巨鞭,不断的鞭笞着颜石的小穴。

    原来粉嫩的小穴颜色都被肏得殷红,紧紧的咬着北兴言的大肉棒不松口。

    颜石小穴被填得满满的,鼻息紊乱,北兴言越肏越快,快速的摩擦让颜石感觉自己的身体都要烧起来了。

    那样大的肉物在她的花穴里面兴奋作浪,身体里每一个角落都被照顾得‘服服帖帖’。

    几分钟的时间北兴言就已经肏了数千下嫩穴,溅起的水花把他的阴毛都打湿了。

    “咬的这么紧,这是有多喜欢男人的东西?嗯?”

    颜石胡乱叫着:“喜欢,我好喜欢!快射给我!颜石的小穴要被精液填满!”

    北兴言扶着颜石的腰,一边肏一边笑道:“那可没那么容易。”

    当最后一分钟来临,北兴言突然发了狠一样的肏到最深处,将稚嫩的花心完全撑开。这样的刺激让颜石瞬间就攀到了高潮,颜石的小穴痉挛着疯狂榨精。

    北兴言紧守着精关,在颜石喷射阴精前的一瞬间拔出了自己的肉棒。

    继续被辗磨被填满的小穴才刚到高潮就空荡荡的没有任何东西去夹,颜石不满的落泪,“要吃精液……给我吃……”

    程以眠解题了北兴言的位置,经过北兴言刚刚的扩张,程以眠这样龟头巨大的肉棒进入也没平时那么困难了。

    “小石头,我这就喂你,把你喂饱。”说完程以眠就用力一挺。

    那么粗的阳具就这样完全埋进了颜石的小穴里,颜石在那一瞬间都发不出声音。直到程以眠开始动作颜石才恢复神智,开始低吟出声。

    短时间内穴里面就换了一根形状不同的肉棒,这一根虽然不及上一根长,但却更粗,将小穴撑得更大。中间已经被凿开了口子的花心贪婪的吸吮着程以眠的大龟头。

    程以眠感受着嫩穴里面传来的强烈吸力,开始不断抽出插入。粉嫩的花唇被拉成了细线,还随着抽插的动作翻进翻出。

    截然不同的盈满感给颜石带来了太大的刺激,加上刚刚被肏了十分钟结果小穴没尝到精液的滋味,颜石穴里面的媚肉更加卖力的服侍起肉棒来。

    程以眠被吸到鬓角都汗湿了,他双手捏住颜石的胸,白皙的手指揉捏着柔软的乳肉,时不时刮过挺翘的乳尖。

    上下同时被刺激的颜石下意识的抬腰,主动把自己的嫩穴往程以眠的大肉棒上送。

    “以眠,轻、轻点……”

    可程以眠哪里会轻,他越肏越快越肏越深,如鹅蛋般大的龟头完全没入了花心,插进了子宫里面。

    酸软与酥麻从颜石的尾椎开始向上升腾,颜石张开小嘴,露出一点殷红的舌尖。

    北兴言刚肏完穴还不知足,捏着颜石小巧的下巴来了一个深吻。

    颜石双腿分开被搭在南风易有力坚实的手臂上,奶子被程以眠玩弄,嘴更是被强势的侵占。令人迷醉的快感几乎要带着颜石的神智升天,她已经完全无法思考,只能享受着性爱。

    十分钟哪里够做一次,程以眠也不甘心就这样射了,从颜石嫣红的小穴里拔出来是粗硬的肉棒还在空气中点了点头,滴落几滴淫靡的液体。

    花唇不知廉耻的翕动着,蜜液将漂亮花口染上了一层晶莹的蜜。

    下一根肉色的粗长肉棒抵住了花口,没有太多前戏就扑哧一声没入了温暖的穴中。

    实际上也完全不需要前戏,因为颜石的嫩穴已经足够湿润,完全能容纳异于常人的狰狞巨兽。

    第三个肏颜石的人是梁子谦,梁子谦抿着唇角,眼神沉沉,肏穴的的力道可是一点也不轻。

    鲜嫩的花穴滋滋的冒水,媚肉被大力的碾压,颜石仰着头发出诱人的呻吟。

    颜石的头抵在了南风易坚实的胸口,原来白皙的皮肤早就被情潮的粉铺满,大腿根还因为性爱的快感不断的抽搐着。

    “要被肏破了……嗯……”

    南风易作为近距离观察性爱的第一人,怎么可能毫无反应。下腹那根粗长的吓人的大棒子早就不安分的立起来,顶端也分泌着透明的黏液。

    嫩穴紧咬着大肉棒,雪白小臀摇摆着,南风易的大阳具在她的股沟里滑动着,沾上了不少前面小穴里淌出来的淫液,看着油光水滑,雄壮逼人。

    梦中的NP4:接二连三的高潮[h]

    【梦中的NP4:接二连三的高潮[h]】

    颜石被梁子谦猛肏到高潮,她张着小嘴连叫都叫不出来,大肉棒拔出来的时候还发出了啵的一声,可见小穴是又多舍不得肉棒离开。

    梁子谦拔出之后很快下一根硬度和粗度不属于他的肉棒插进了嫣红的花穴里。

    温天霁还是一贯的横冲直撞,进来就撞得颜石身体都拱起。前几位的肏弄已经给颜石带来很大的刺激了,现在来了位不按常理出牌的,颜石哪里招架得住?很快就颤抖着身体喷出了阴精。

    滚烫的液体浇在了敏感的龟头上,温天霁闷哼一声,更加用力的顶进了花心。

    稚嫩的子宫被大肉棒侵入,花口疯狂的开始收缩,花壁也用力的舔着棒身。

    明明已经高潮过那么多次了,颜石的身体却还像永远无法满足一样,叫嚣着吃男人的大肉棒,吞浓稠的精液。

    温天霁毫不留情的‘开疆辟土’,几乎将花肉都要碾得软成一滩水。

    这一根拔出去时就更不要说了,颜石的身体一直得到满足,可没有尝到精液饥渴的不行,肉棒拔出去时层层叠叠的媚肉挽留着,温天霁能清晰的感觉到无穷的吸力。

    要不是下一位已经虎视眈眈的盯着了,温天霁根本就不可能停下来。

    每十分钟颜石的小穴就会空虚一次,然后接替下一根,每一根的形状和形态都有所不同,但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能将颜石的花穴撑得满满当当的不留一丝空隙。

    明明已经被几根肉棒连续肏过了,可颜石底下那张贪吃的小嘴半点都没有变松弛的意思,反而越发的紧,越发的缠人了。

    白山雨进去的时候就感觉到自己的肉棒被狠狠的吸住,但往里面插入又能感觉到一股阻力,不用些力气怕是要肏不开这张小嘴。

    颜石奶白的嫩乳随着她的喘息剧烈的起伏着,白山雨的阴茎是偏尖头的,而且龟头还硬度十足,小穴里面就像是被插进了一根石头做的棒子。

    而这根棒子还一点也不知足的要往最深处捣,早就又酸又麻的花心根本就无法阻挡白山雨肉物的攻势,花心轻而易举的就被破开了。

    坚硬的龟头在小子宫里面兴奋作浪,在柔软平坦的小腹上顶出痕迹。没一会又抽了出去,对着酸软的花心这戳那戳,可真是坏心眼的很。

    白山雨平时看起来一副知心大哥哥的温润模样,在床事上完全看不出一丝半点,反而鬼畜极了。

    白山雨专攻颜石的敏感点,次次要命,颜石的小穴像是被凿开了泉眼,咕嘟咕嘟的往外冒水,看那样子像是被肏尿了似的。

    “小颜石底下是发洪水了吗,鸡巴都要被泡烂了。”语罢白山雨尖尖的龟头又撞在了颜石一个要命的点上。

    颜石直接紧绞着肉棒喷出阴精,又是陷入一阵高潮当中。

    极致的快感让颜石脑袋迷迷糊糊的,嘴巴里面发出无意义的呻吟,若是仔细去听,能听得出来她是在喊要喝精液。

    可惜的是,在场这么多男人,的确每一个都想肏她也都想用精液把她的小穴灌满,但情敌太多,哪一个都没办法肏太久,哪一个也都不愿意十分钟就射出来。

    就好像谁先射出来谁就是最弱的,满足不了颜石的。

    白山雨下去,下一个是颜屿,颜屿向来很冷,在做爱时比温天霁还要不爱说话。不过这不代表颜屿肏颜石的时候就不用力,相反他的占有欲很强,肏颜石的力道也很大。

    “睁开眼看看我是谁。”颜屿最不喜欢的就是颜石把自己当做是别的男人。

    颜石完全沉浸在快感当中,小穴还一张一合的渴望着肉棒,听到颜屿的话她的眼神才勉强清明了一点。

    眼前的男人俊雅又矜贵,眉宇间是惯常的高高在上,同时又带着一份薄怒。

    颜屿总是这样,颜石搞不清楚他的心,只知道他比北兴言还要摸不透,动不动就生气。她倒是想要知道颜屿在想什么,但颜屿从来都没有要告诉她自己心思的意思。久而久之颜石就不去猜颜屿的想法,反正无论对错,他都要是生气的。

    不过颜石还是掌握了一点讨颜屿欢心的技巧,那就是只看着他,只呼唤他的名字。

    “哥哥……”颜石张开双臂,想要搂住颜屿的脖子。

    颜屿直接将颜石从南风易的怀里抱出来,他结实有力的双臂牢牢的抱住颜石的身体,圆硕的龟头抵在了穴口。

    南风易的怀里突然空了,高高立起的肉棒也毫无遮挡暴露在空气当中,那勃起的模样一看便是想要立即插入温暖湿软的嫩穴当中一逞威风。

    “哥哥给我……给我吃肉棒。”颜石根本就忍不了这么长时间的空虚,即使这空虚只有短短的一分钟。

    雪白挺翘的小臀来回摇摆着,嫣红的花唇在龟头上磨蹭着,在上面涂抹出晶亮的痕迹。

    面对这样的邀请,颜屿也无法忍耐太久,他一个挺腰,粗壮的肉棒就这样尽根没入。

    插入花穴的触感让颜屿无法克制自己的理智,腰部不自觉的开始运动。拔出插入,这样极为简单的动作都能带来极致到让人头皮发麻的快感。

    颜石整个人趴在颜屿的怀中,两瓣臀被颜屿的大手掰开,中间粉色的缝隙此时被浅紫红色的肉棒撑得发白。

    少女白皙的身躯透着粉,漂亮的下体被透明的淫水糊满,被男人的大肉棒肏的哎哎的叫,这样的视觉刺激让旁边没肏过的和肏过的都受不了。

    其余七根肉棒一个比一个昂扬,它们蓄势待发着,等待着一个时机就会一拥而上。

    颜屿发了狠似的在嫩穴里面碾压抽插,插得颜石的身体如落叶般颤抖喷水才觉得爽快。

    早就等候多时的南风易又将颜石重新抱回了怀里,狰狞的大肉棒就着刚刚被颜屿肏出来的淫液插了进去,将花穴里面每一寸媚肉都完全撑开,不留一丝缝隙。

    梦中的NP5:被肏了个遍[h]

    【梦中的NP5:被肏了个遍[h]】

    南风易的性器要比颜屿的要粗些,一进来就捅的颜石被快感淹没。

    颜石细微的呜咽着,分不清是快乐还是痛苦。虽然每个男人才插十分钟,但是那么多个男人叠加起来,她已经被肏了一个小时有余。

    每一根肉棒都不一样,但每一根都又把她送上高潮的巅峰。小穴一个劲的喷水,颜石都觉得自己要喷干了。可南风易插进来的时候她底下的小嘴又开始分泌液体,看那样子分明还是馋的不行,没有一点满足。

    最后一个是颜华韵,颜石那个不着调又浪荡的小叔叔,花样和北兴言比起来只多不少。

    颜华韵进去的时候捏着颜石的下巴给颜石来了一个深吻,颜石早就被肏得浑身都是敏感点,颜华韵这个吻让颜石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

    紫黑色的大凶器在水滋滋的花穴里面搅弄,偏生颜华韵生了个又硬又弯的性器,这样不怎么激烈的搅弄都叫颜石无法招架。

    “啊——拔出来、拔出来!”颜石觉得自己魂都要被肏坏了,她只想让此时正在肏自己的人停一停,也管不上待会自己会不会主动掰开小穴要去吃人家的肉棒。

    颜华韵可是将颜石的本质看的很透,这个小妮子就是口是心非,身体那么淫荡,不多几根肉棒肏肏她哪里能满足?

    颜华韵轻笑一声,他吻着颜石的耳廓,色情而暧昧道:“学你哥哥口是心非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哦,这不明明很喜欢的嘛。”

    带着弯度的大肉棒像是凶器一样鞭笞着颜石的小穴,小穴被肏得发红发麻,可一点都没有要把大肉棒吐出来的意思。

    颜石蹬着双腿,呼吸急促的低吟着,像小猫发春似的。那声音听着越是可怜,就越是能勾起男人的情欲。

    “都别愣着了,小颜石可是一直嘟囔着要喝精液呢,我一个人可喂不饱她。”

    颜石下意识的瞪圆了眼睛,她拍着颜华韵的胸肌,小声的想要反抗。

    “不要、不要……”

    颜华韵抓住了颜石的手,他的阳物一边埋在颜石的身体里面一边上了床。

    颜石被肏得浑身酥软,只能被颜华韵摆弄出淫荡的姿势,前面的嫣红花穴还吞着一根大东西,小屁股就翘得老高,好像在说这里也可以被肏。

    颜石两团柔软雪腻的奶子被颜华韵用手把玩着,臀部被一双带着薄茧的大手揉捏。

    那人对颜石的臀很有兴趣,揉捏的手法越发的色情,粗粝的手指还从花穴处刮了一指水涂抹到粉色的菊蕾上。

    颜石失了力气,她哼哼唧唧的塌下腰,臀部被一双大手捧高,接着一个巨物抵在了菊穴口。

    这么多男人虎视眈眈,颜石知道自己今天肯定是躲不过身体被完全开发的下场,但身体还是不由自主的紧张着。

    笑容邪肆的少年俯身下来咬住颜石的耳朵,与此同时粗硬的大肉棒已经没入了一个头。

    “小石头后面可真紧,放松一点,不然可是会疼的。”北兴言话刚说完那么粗的东西就完全插进了后穴里。

    后穴里面的媚肉和前面花穴里面的媚肉一样,馋男人的东西,一馋就冒水。

    冒出来的水起到了润滑的作用,颜石嗯哼哼的叫,身体也尝到了点甜头,自觉地翘起臀去套弄大肉棒。

    北兴言感觉到颜石的主动,闷声轻笑一声,开始抽动。

    颜石前后穴同时被填满,两根傲人的大阳具就隔着一层肉膜,不是你进我出,就是同进同出。

    这样毫无章法又好像带一点默契的肏弄让颜石再去失去了神智,脑袋一片空白的承受着激烈的高潮。

    其余的男人没有闲着,颜石的手被抓住,嘴巴也被塞进了一根大肉棒。

    颜石双眼迷蒙,快感席卷了她的全身,她的脚趾都愉悦的蜷缩起来,大腿根部更是抽搐着。

    嘴巴里面是程以眠的肉棒,程以眠的性器龟头极大,只进去了一个头就叫颜石的嘴巴都快要撑裂了。

    蘑菇头的顶端分泌着散发着带着腥燥味道的液体,这液体像是催情药一样,即使小嘴被插得不到快感,颜石的身体也不可抑制的发热发烫。

    颜华韵一个花丛老手,才不会那么轻易的缴械,他埋在颜石的花穴里面肏了又肏,几乎要把颜石的小穴都烙印出自己肉棒的形状。

    颜石嘴里含着程以眠的东西,只能发出唔哼的声音,她已经极为不满了。脑子里面只剩下一个念头,我都泄了那么多次了,他们为什么还一滴精液都不给她吃。

    这样空虚的感觉像是千万只小虫子一样啃噬着颜石的心,让颜石本能的去做一些事情。

    颜石小手撑在了颜华韵的胸膛上,极力的想要抬起腰将颜华韵的性器从自己的花穴里面拔出来。可颜华韵的那根阳物带着弯度,颜石自己又没多少力气,每次拔到一半的时候就又重重的坐了回去,加上后面还有一个北兴言在肏她,颜石只能晃着身体不停的被肉棒侵犯。

    颜石着急的眼角都渗出了泪花,表情委屈极了。

    程以眠看出来颜石的不对劲,他拔出了自己的巨大性器就捧着颜石的脸问她怎么了。

    颜石的鼻头和眼眶都红彤彤的,她吸了吸鼻子,像个得不到糖吃的小孩,“要吃精液,你们都不给我吃,肚子里好空。以眠,给我吃好不好。”

    程以眠精致漂亮的喉结滚动着,他恨不得现在就把颜石穴里面的肉棒拔出来换成自己的,然后激烈的把自己的‘牛奶’都射给颜石,就算射到精尽人亡也没关系。

    “好,小石头,我都射给你,要多少都可以。”

    “真的吗?”颜石渴望的看着程以眠,身体还被顶的一颤一颤的,两团雪白的奶子震出一圈乳波。

    程以眠自然是不会在这种事情上骗颜石的,他点头道:“不骗你。”

    南风易这个行动派在颜石和程以眠说话的时候就已经付诸了行动,他居然双手穿过颜石的腋下就将人抱起来了。

    两根被淫液涂得油光水滑的大肉棒就这样暴露在空气当中,失去了嫩穴的裹弄。

    梦中的NP6:轮番肏弄[h]

    【梦中的NP6:轮番肏弄[h]】

    南风易抬起颜石的一条腿就顶开了花唇肏了进去,程以眠大骂南风易鸡贼,然后毫不犹豫的就占据了颜石的后穴。

    刚刚花穴里面还是带着弯度的大家伙,现在换成了粗又直的大肉棒,这其中微妙的差距让饥渴的花穴贪婪的开始品味。

    后穴也是如此,享受着大龟头肉棒的服侍。

    颜石前后两个穴被两根不一样的性器填满,淫性大起,她现在想要将自己的小嘴也一样填满。

    小手乱挥时抓到了一根滚烫的肉棒,颜石想都没想就凑上去含住了。

    肉色的大家伙被颜石粉嫩的小舌舔舐着,视觉和触感上的双重刺激让梁子谦被颜石含住的肉棒弹跳了一下,而且还有变大的趋势。

    颜石的小嘴被撑得满满的,她前后动着,吞吐着这根充满雄性气味的阳具。

    雪白无毛的下体被淫液涂上了一层晶莹的光,肿大的花珠被南风易粗硬的阴毛碾着,后穴又是饱涨到让人撑坏的快感,颜石觉得自己都快要疯了,爽疯的。

    程以眠没有对颜石说谎,他在大力的肏了颜石的后穴近几千下之后射出了滚烫浓稠的精液。

    热乎乎的精液打在颜石后穴的敏感点上,她几乎都要含不住梁子谦的肉棒了,前后两个穴也因为突如其来的刺激而拼命收缩。

    南风易的肉棒本就被颜石的花穴服侍的快要到了极限,这会按着颜石的腰猛干了数十下一样射出了白精。

    虽然程以眠和南风易两人的肉棒根本就没因为射精而软下来,但还是换人了。

    梁子谦从颜石的口中拔出自己的性器,就着南风易刚刚射进去的精液就插了进去,发出了一声极为明显的扑哧声。

    颜石的花穴才刚刚合拢就又被撑开了,她嗯啊的抓住了梁子谦的胳膊,才刚刚适应了新的性器入侵,后面就又被占领了。

    这次肏颜石后穴的人是温天霁,颜石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都要被撑破了。

    “唔……轻点、轻点……啊!”颜石的花心被梁子谦顶开了。

    花穴里面有了精液的润滑,每次梁子谦抽插的时候都会发出暧昧的咕叽声,同时也十分的好破开层层嫩肉直达花心。

    梁子谦沉默着肏着颜石的花穴,噗嗤和咕叽的水声越来越大,看他那架势分明是要把南风易射进去的东西全都肏出来。

    淫水和精液在颜石的穴口糊作了一团,后穴里的温天霁也没好到哪去,一样的猛肏猛干。

    温天霁低头伏在颜石的颈侧,张开嘴咬住颜石脖子上的嫩肉,他的薄唇到哪里哪里就会留下一串牙印。

    温天霁在做爱的时候特别喜欢咬颜石,他用嘴和牙感受着颜石鲜嫩娇艳的身体,不过他比刚刚开始那阵已经收敛了不少,至少没有他的咬带来的疼痛感并不强,只是给颜石带来了刺痛和麻痒,还有一种从身体深处涌出来的渴望。

    颜石已经没有办法辨别插在自己身体里面的到底是谁的肉棒了,她只想被肏烂、被灌满精液,浑身都沾染上他们的味道。

    “还要——要你们都肏进来!”颜石长叫一声,穴里涌出大量的淫液,将两根粗硬的大棒子浇了个透顶。

    梁子谦和温天霁一进一出的磨着颜石身体里面的嫩肉,颜石咿呀的叫着,爽的已经说不出完整的话了。

    浓而烫的精液再次激射在颜石的两个穴里,两根粗壮的肉棒从被肏到靡红的小穴里面拔出来。

    已经没办法迅速闭合的小穴里淌出一线白液,那是男人射进去的东西。

    颜石啊哈的喘着气,她能清晰的感觉到子宫里面的浓精在汩汩的往外流,一刻不停。

    不要出去,都要留在她的身体里。这些还不够多,再多一点,填到肚子里都满了最好。

    颜石用仅剩不多的力气撑起双臂,她摇着臀,形状漂亮又富有肉感的粉白小臀诱人无比。

    尤其是两个精致美丽到像艺术品的小穴还淌着男人的精液,这样视觉上的刺激几乎没有男人能拒绝。

    白山雨和颜屿接替了之前的两根肉棒,他们粗硬的棒子插进去时将两泡浓精都挤了出来。白精将一点点的裹住粗壮的肉棒,小穴里面的媚肉也紧咬着肉棒不放。

    水声响亮,小穴被肏的发出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

    颜屿冷而薄的唇贴着颜石的唇吻着,浅而疏离,若即若离。

    颜石被这样的吻吊得心痒难耐,她仅剩的一点点神智告诉她此时吻着她的人是颜屿,一定不要叫错名字。

    “哥哥……你轻点。”颜石泪眼汪汪,蒙着水雾的清亮眼眸倒映出颜屿的脸庞。

    颜石看不清颜屿脸上的神情,她只一声又一声低低的唤着哥哥。

    这软而媚的哥哥叫的男人浑身的热血都要烧起来了,颜屿最经不得颜石用这样软的调子呼唤自己,当即埋在嫩穴里面的庞然大物就更加充血肿大。

    颜石的身体也被男人逼到了极致,膣肉咬的那样紧,热烫的液体不管不顾的喷涌出来。

    颜屿的肉棒被绞的在花穴里连动也动不了,埋在后穴里面的白山雨也没多好受,那样紧的吸力几乎要将那物绞断。

    颜石因为灭顶的快感而大脑一片空白,手指在颜屿的胳膊上留下了几道细小的抓痕。

    白山雨搂住颜石的纤腰,他贴在颜石的耳畔道:“小颜石,放松点。”

    颜石此时根本听不清楚白山雨说了什么,她浑身都没了力气,每一寸骨肉都是酥软的,人软的像一滩水。

    待到颜石自己逐渐放松了身体,在她体内勃动的两根大阳具又开始活动。

    每发出一声黏腻的扑哧声,穴里面的精液就被挤出来一点,浓精混着淫水开始滴滴答答的往下落,还有些顺着白皙柔滑的大腿根蜿蜒而下。

    一开始每个人还能遵循着约定不争不抢,可随着时间的推移,每个人都欲火焚身,也顾不上时间的分配,颜石的小嘴和手脚一个个沦陷。

    小脚上踩着一根散发着热度的赤红色肉棒,双手一手握着一根,脑袋还转来转去,每一根都含上一含。

    梦中的NP7:浑身都被精液浇灌了个遍[h]

    【梦中的NP7:浑身都被精液浇灌了个遍[h]】

    颜石底下的两朵小花被蹂躏的泞泥不堪,肉棒交替时还滴着浓浓的阳精。

    不等这些精液流出来,下一根粗且硬的肉棒又撑开了媚肉,直捣最深处的花心。

    挺翘的小臀也是被大手掰开,嫣红色的小孔咕嘟嘟的往外冒着阳精,看着要多淫荡有多淫荡。

    捧着颜石臀的北兴言也不着急要肏颜石,他的肉棒就那么围着打着转,蹭得精液到处都是,但就是不插进去。

    颜石底下的两张小嘴同时收缩,把在她身体里面那根龟头巨大的肉棒绞得快意阵阵。

    程以眠已经射过一回了,这回他不打算就这么轻易的射出来,所以强忍着尾椎上传来的那一阵直达天灵的快感。

    “小石头,你里面好紧,是不是又想喝牛奶了?”程以眠一边说一边去揉颜石的奶子。

    颜石胸前的两团嫩生生的小乳早就被男人的大手揉得绯红的一片,顶端的那两点更是肿大的不成样子,随便一碰就叫她软了身子。

    “想,好想……可是身体还是好空,后面、后面没有被填满。”颜石脸庞上带着醉人的红晕。

    她倒是升起了一点害羞,觉得自己太淫荡了,明明刚刚被肏了那么久,现在穴里面还咬着程以眠的肉棒,可是她还是觉得不够。

    北兴言低笑一声,他扭过颜石的脸,给颜石来了一个缠绵的吻。

    “求我,我就插进来,把你的小屁股填得满满的。”

    颜石睁着一双水盈盈的眼眸,她下意识的就要说好。

    可颜石才刚刚张嘴,她就被一双大手给抱起来了。这样宽厚且带着薄茧的掌心让她瞬间就猜到了对方的身份,南风易直接将颜石抱到了自己的大腿上,大肉棒顺着精液的润滑插进了后穴当中。

    颜石发出唔的一声,奶子又被南风易的手扣住。粗糙的手掌更能带来刺激,颜石不一会就开始颤抖,淫水一股一股的往外喷。

    被抢了人的程以眠和北兴言自然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可同时盯着颜石的还有其余男人。

    颜石就这样被抢来抢去,每个男人在她穴里面停留的时间都不长,但正是因为时间不长,所以每个男人都用尽全力的肏她,好像谁把颜石肏高潮的次数越多就代表颜石越喜欢谁一样。

    颜石嗓子都要喊哑了,两个穴都被磨得又红又肿,花珠花唇和奶头随便叫人碰一下都能让她嗯啊出声。

    坐在颜华韵腿上被肏的颜石迷迷糊糊中感觉到有人给自己喂了杯水,喝了水之后她感觉自己的嗓子好受了点。

    但嗓子好了点,底下的两张小嘴可就没那么好运了。

    各种颜色和形状硬度都有所不同的肉棒进进出出,肏出各色花样的高潮。

    颜石的身体也被摆出各种动作,地点也不停的变换。

    床上,地上,沙发上,茶几上,窗台边。整个房间似乎都要被他们的体液所沾染,散发着淫靡的味道。

    颜石都觉得自己要化身为一头淫兽,除了被肏和高潮之外什么也做不到。

    被这样湿热又极会咬人的小穴吸吮着,意志力再强的男人也无法一直坚持下去。所以颜石的身上被浇灌上一波接一波的精液,胸口阴户大腿根哪里都被糊上了精液。

    颜石鲜嫩无比的身体每一寸皮肉都在散发着勾引男人的气息,白山雨刚射完精液颜屿就肏了进来。

    粗长的棒子扑哧扑哧的把别的男人的精液捣得四处飞溅,这动作看起来是把精液往外拉,但又把一些浓精往里面顶。

    颜石被射了那么多次,小子宫里满满的都是男人的东西,人一晃肚子里面的阳精也跟着一起晃,她低声呻吟着,被肏得酥软无比的花心如有生命一般舔着颜屿的龟头。

    颜屿的鬓角都被自己的汗水打湿,他挺腰破开了缠人的花心,龟头搅着里面的浓精,然后又用力的往外抽。

    冠状沟拉出了不少精液,那些精液顺着重力往下落,被颜屿抽出的动作带出了小穴。

    颜石手指收紧,眼神因为这样的刺激而涣散。

    前后夹击的饱涨感让她有种自己的灵魂都被填满的错觉,好舒服,好想再多来点。

    颜石主动去吻颜屿的唇,颜屿没有抗拒颜石的吻,任由颜石像一条小狗一样在他的下巴上乱啃乱舔,留下一串濡湿的痕迹。

    颜石不是不会接吻,只是现在的她已经没多少力气了,只是遵循着本能亲近颜屿。

    埋在后穴里面肏弄的颜华韵语气轻浮道:“果然现在的小女孩都喜欢年轻的帅哥,真是令人伤心。”

    嘴上说着伤心,可是颜华韵的脸上哪里看得出来有一丝半点的伤心,反倒是笑意盈盈。

    颜石听到颜华韵的话,想起颜华韵的恶劣,她十分乖巧的嗯了一声。

    本来不伤心的颜华韵因为颜石的这一声嗯反倒心里不舒服起来,他勾起一个凉凉的笑,说道:“哦?这样的话我就要让小颜石好好尝一尝老男人的滋味了。”

    后穴突如其来的狂风暴雨让颜石扑在了颜屿坚实的胸膛上,她脑袋伏在颜屿的肩头,只能发出嗯嗯啊啊的叫声。

    颜华韵肏得过于激烈,插在花穴里面的颜屿都不需要动作就能将颜石插的高潮连连。

    又是激烈的数千下肏弄,颜屿顶开了花心,将自己的精液都射在了颜石的子宫里面。

    很快颜石的身体就被下一个男人接替,在这个房间里面,颜石的身体被摆弄成各种姿势,大腿被用力的掰开,小穴里面被射了不知道多少精液。

    颜石被射到肚子都微微鼓起,她无力的躺在床上,身体还回味着刚刚的快感。

    程以眠的长指挂着穴口淌出来的白精,语气阴阳怪气的:“看来小石头就是喜欢喝男人的东西,要吃到这么多才能满足吗?”

    颜石的胳膊都要抬不起来了,她真的已经不能再被肏了,再肏的话她人都要被肏坏了。

    然而颜石没有力气,只能发出几声像猫叫一样的声音。

    好在这些男人也知道自己有些过分,没有再折腾颜石了。

    颜石就这样躺在柔软的大床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96.我不会再欺骗你

    【我不会再欺骗你】

    不知为何,颜石就是觉得有些尴尬。大概是因为她和梁子谦温天霁都做过,两个人也都知道这件事情。

    虽然北兴言对她说过男欢女爱没什么大不了的,男人能享受性爱女人一样也可以,太过追求所谓的‘纯洁’只是在束缚自己,但是颜石还是没办法完全不在意这件事情。

    刚开始的几分钟颜石都不知道手该往哪里放,手指在裤腿上抠着。突然一只手覆在了她的手背上,颜石抬起眼眸对上梁子谦的眼睛。

    梁子谦的眼睛很漂亮,像是盈着一汪春水,波光中倒映着她的模样。

    颜石没有抽回自己的手,也没有表现出抗拒,梁子谦现在能确定自己刚刚的猜测。

    一个错误需要用远比撒谎更大的代价去弥补,事实证明他的努力不是没用的。

    “是不是马上要参加竞赛了,所以才这么紧张?”梁子谦声音清朗,语气温和,光听声音就能联想到一个关爱后辈的学长形象。

    颜石这会反应快了,明白过来梁子谦这是想帮她缓解尴尬。

    “嗯,是有些紧张,我还是第一次参加语文知识竞赛。”

    梁子谦握住颜石的手,道:“不用紧张,竞赛最怕的就是太关心结果。准备好自己能做好的一切,然后正常发挥就可以了。”

    车上还有其他人,有些话不方便说,颜石和梁子谦只是闲聊着一些学习上的事情,坐在旁边一排的陈书记时不时还会插一嘴。

    两三个小时的车程不算短,车子才开了大半个小时,就有人靠在靠背上睡着了。

    颜石也有些困,坐在车上那种细微的摇晃感很能勾起她的睡意。眼皮不受控制的合上,颜石的脑袋往旁边偏。

    但画面不是像电视剧里面演的那样美好,颜石的脑袋是朝车窗那边偏,她哐的一下撞在了玻璃上。

    “唔……”颜石揉了揉被撞疼的地方。

    梁子谦问:“疼不疼?”

    颜石笑着摇了摇头,“不怎么疼。”

    “嗯。”

    没过一会颜石困意再次袭来,她哪里还记得自己刚刚脑袋撞玻璃上的疼,又开始往窗户那边偏了。

    梁子谦伸手扶住了颜石的脑袋,将她往自己的肩膀上靠。

    颜石的头稳稳的落在了梁子谦的肩上,这回颜石没有醒,就这样沉沉的睡了过去。

    坐在两人后面的温天霁难得没有睡觉,从他的脸上看不出来什么特别的情绪,但只要有点眼力见的人都不会往他身上凑,因为他一看就不像是心情很好的样子。

    睡觉时,时间流逝的总是很快。不知不觉两个小时就这样过去了,颜石醒来时发现自己居然靠在梁子谦肩膀上睡着了。

    “对不起!我居然靠在你肩膀上睡着了,会不会很麻?”颜石神情有些愧疚。

    梁子谦一点也不在意,甚至可以说是喜欢。

    “没关系,不是什么大事,该下车了,到地方了。”

    “嗯嗯。”颜石点头。

    ===

    因为都是男生,所以是两两一组住一间双人房,一般是小组成员住同一间房。

    按道理来说颜石应该和温天霁住同一间房,但梁子谦开口道:“温同学在学校就是单独一个寝室,恐怕不习惯跟人同住一个房间。”

    眼镜少年陈书记抓了抓脑袋,问道:“那该怎么办?房间是前天定好的,今天临时再加订一间房也不知道能不能订到。”

    梁子谦道:“这样吧,让颜同学跟我住同一间。”

    “这样不太好吧……”眼镜少年嘴上这么说,但是眼睛里完全相反。简直是求之不得,这样就可以省去很多麻烦了。

    梁子谦微笑道:“不过是一件小事罢了,大家能顺利的参加竞赛就好。”

    温天霁这时突然开口了,“其实我不介意。”

    眼镜少年叹了一口气,一副很了解温天霁的样子,“温同学千万不要勉强自己。好了,大家赶紧带着自己的东西去房间复习吧,明天就是正式的竞赛了。”

    梁子谦拿着房卡带着颜石去他的房间,在梁子谦打开房门时颜石忽然问:“学长,这次是不是也是你安排的?”

    梁子谦瞬间就明白了颜石在问什么,他推开门,替颜石拿出一双拖鞋。

    “这次不是,我以后不会再欺骗你了。”

    对于原来的梁子谦来说,话留一半引导对方往自己期望的方向走不算是欺骗。但现在他明白,他的行为对于颜石来说就是欺骗。

    谎言在被戳破之前是美好的,但戳破之后就难以挽回,尤其是在颜石面前更是如此。

    “颜石,我觉得我需要很正式的对你说一声,对不起。”

    颜石张着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她没想到梁子谦会这么认真的向自己道歉,不过这也正是梁子谦。

    她所喜欢的那个梁子谦,谦和有礼,永远能照顾身边人的情绪,有自己的原则,错了就会认错,从来不会为自己找借口。

    梁子谦凝望着颜石的双眼,问道:“颜石,你能原谅我吗。我也是人,也会犯错误,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改正的机会,而不是直接把我拒在门外。”

    “原谅你了,其实我——”

    颜石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梁子谦紧紧的抱住了,少年带着清淡茶香的怀抱将她完全笼罩住,那一刻,颜石的心房是满的。

    =====================

    实际上……梁子谦一点也不照顾温天霁的情绪,嘴巴可毒了。

    更哆内容請上:yuzHaiWuDe.vIp

    yuzHaiwx. 分卷阅读104

章节目录

混进男校中的女生_Hpo18.Com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晨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晨辉并收藏混进男校中的女生_Hpo18.Com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