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进男校中的女生_Hpo18. 作者:晨辉

    zpo18. 分卷阅读106

    99.你就是最好[微h]

    【你就是最好[微h]】

    颜石能退到哪里去,梁子谦长臂一伸就将她拉了回来。

    颜石身上没多少力气,轻而易举的就被梁子谦拉到了怀中,她双手撑在梁子谦的胸口。

    “学长你放开我,我身上脏。”

    刚刚精液已经流到了颜石的胸口,把颜石领口的衣料都弄脏了。

    梁子谦一点也不在意,他反而将颜石的身体搂得更紧,“颜石,你还没回答我刚刚的问题。”

    颜石避开梁子谦的眼神,低声道:“忘记了。”

    察觉到颜石语气当中的委屈,梁子谦忽然清醒过来。当初的确是他将人推离自己的身边,他没有资格质问颜石。

    “对不起。”

    随后梁子谦帮颜石擦去脸上胸口的精液,他神情认真,眼神专注。

    颜石愣怔了片刻,想起了一件被她忘记的事情。梁子谦的家人不会接受一个有很多男友的儿媳,那梁子谦呢?会接受一个有很多男朋友的她吗?

    以梁子谦的傲气,恐怕很难接受吧。而且以梁子谦的条件,想要怎么样的女人没有。她也不想等到以后梁子谦后悔,有些事情就是要一开始就说清楚。

    颜石拉下了梁子谦的手,说道:“学长,我现在虽然和你在一起了,但我不会和以眠还有阿风分手的。其实我觉得学长你那么优秀,想要更好的女朋友的话应该也很容易……”

    颜石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对着梁子谦的眼神,她没办法再继续说下去。

    “没有更好,你就是最好。”

    梁子谦抚了抚颜石的脸颊,语气笃定道:“给我不想要的,等于没给。颜石我问你,恋爱的意义是什么?”

    颜石想了想,答道:“因为喜欢。”

    “对,我只喜欢你,所以才想跟你在一起。如果换做其他人,我不会有恋爱的念头。所以,不要再对我说这些话了。”

    颜石听完梁子谦的话,觉得自己做错了,她低头道歉,“对不起,我以后不会再说这种话了。”

    “不用道歉,去洗个澡吧,今天还有竞赛。”梁子谦用理智紧紧的拴住自己心中蠢蠢欲动的野兽。

    实际上他现在就想把颜石按在床上狠狠的肏一顿,但理智的绳还没有被绷断,所以暂且什么都没有发生。

    ===

    颜石洗完澡换了身衣服,然后和梁子谦一起下楼吃早餐。

    大家都吃完早餐之后眼镜少年招呼着大家上车去竞赛所在的地点,上车时颜石注意到温天霁的视线。

    颜石不知怎么的,居然刻意避开温天霁的视线,上了车之后她才意识到自己这样做有些不自然。

    温天霁平时看着就不太爱和人说话,不算好相处的类型,现在更是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

    很快大家就抵达竞赛所在的场地,那里已经聚集了不少其他学校的学生,颜石的心里不免的紧张起来。

    这时梁子谦过来拍了拍她的肩膀,对她道:“抱着来增加经验的想法参加竞赛或许会没那么紧张,就算没有夺得名次也没关系。”

    从梁子谦这样优秀的人口中听到这种安慰人的话,颜石忍不住笑了。

    “学长你那么厉害当然不会紧张了,我不一样,我只是个普通人。”

    和真正的天赋挂比起来,颜石只能算是有一点聪明加上勤奋。

    梁子谦却道:“我也有会紧张的时候。”

    周围太吵了,颜石一时没有听清梁子谦说了什么,她疑惑道:“学长你刚刚说了什么。”

    梁子谦回答道:“没什么,进场吧,快开始了。”

    颜石的准备还算充足,在答题时虽然有些紧张,但是答题率还不错。

    结束后大家精神都很是疲惫,吃饭完就回酒店了。

    孤单寡女独处在一个房间,尤其是两人的关系还很亲密,有些事情就无法避免。

    房间里的灯光已经熄灭了,颜石被梁子谦抱在怀中。现在才不过刚刚九点,两人就已经躺到床上了。

    梁子谦的手放在颜石的腹部,他问:“现在肚子还会疼吗?”

    颜石摇了摇头道:“今天不疼了。每次都是刚开始的时候疼,后面就不疼了。”

    “嗯,那就好。”

    一直被抱着的颜石感觉有些热,她动了动身体,想要离梁子谦远一点,结果被梁子谦按住了。

    “不要乱动。”

    “怎么了?”刚问完颜石就动了,因为有一根硬邦邦的棍子抵在她的后腰。

    然而今天很不巧,颜石来月经了。颜石身体僵硬的一动也不敢动,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话。

    过了很久,颜石才小声道:“现在时间还早。”

    这是一句暗示,梁子谦读得懂这句话背后蕴含的意思,他附在颜石的耳边,询问道:“用腿可以吗。”

    颜石轻轻的嗯了一声。

    她才刚刚应完,裤子就被拉下了。梁子谦替她脱裤子的动作很温柔,也让颜石的心脏跳得更快。

    比这更色情的事情她都做过了,但是此时此刻她还是没办法保持淡定。

    颜石的裤子完全褪下,上身的睡衣也往上卷起,露出微微鼓起的下乳边缘。因为害羞,颜石侧过头,没有直视梁子谦的眼神。

    梁子谦低头去问颜石的唇,这个吻不算激狂。

    “紧张了?”黑暗中梁子谦带着几丝笑意的嗓音有种说不出来的性感。

    颜石轻轻的点头,手不自觉的抓着身下的床单。

    梁子谦轻笑一声,他解开扣子,俯身下去,大掌罩住了一团柔嫩的奶子,开始揉捏。

    梁子谦的力道并不重,正好让颜石有感觉又不会弄疼她。

    颜石很快就情动了,脸颊上布满了带着潮红,小嘴也忍不住张开吐出暧昧的喘息。

    100.想要多少都给你[h]

    【想要多少都给你[h]】

    粉嘟嘟的小穴咕嘟的开始冒水,但月经让颜石的小穴今夜注定空虚。

    颜石下意识的摩擦着双腿,胸部也不自觉的向上挺,像是主动送到梁子谦的手里一样。

    梁子谦的吻往下移,一路来到胸口。刚刚被冷落的另一边奶子被梁子谦湿热的口腔包裹住,梁子谦的吸吮和程以眠的不一样。程以眠是像吸奶一样又舔又咬,真的想从她的胸里吸出奶来,而梁子谦是单纯的抚慰。

    挺立的奶头被舌头刺激着,周围的乳晕也没有被放过,一同被唾液濡湿。

    下体空虚的感觉越发的强烈,要不是还有一分理智在,颜石现在恐怕已经主动敞开双腿让梁子谦肏了。

    确定已经完全勾起颜石的情欲,梁子谦抱起颜石的两条腿,将自己的阳物挤进了细滑的大腿根部。

    插入双腿之间和插入小穴是不一样的体验,一个凉一个热,并且包不住梁子谦的性器。

    圆硕的龟头从颜石的双腿间探出,顶端微张的马眼分泌透明的黏液。

    肉棒快速的来回摩擦,时而还会撞到颜石的花唇和花珠。

    “唔哼……”被撞到敏感点的颜石仰长脖子轻叫一声,下体的小穴里也涌出一股水来。

    很快花穴里冒出来的蜜水就被肉色的粗长肉棒涂得到处都是,颜石的大腿根全都糊上了一层晶莹的淫水。

    颜石夹着腿,小手揉着自己的胸,手指还不停地搔刮着翘起的奶头。

    还不够,她还想要更多,想要大肉棒撑开她的小穴,用力的摩擦,顶开她的花心,把她的肚子射得满满的。

    心中越是渴望颜石就越是难受,浑身都像是被千万只小虫子啃噬一样。

    “插进来、嗯……身体里面好空……”颜石眼神湿漉漉的,里面还充满了渴望。

    这样一个秀美的少女赤裸着身体发出这样的邀请,实在是令人难以拒绝。

    梁子谦的额角都忍出了汗,但仍然没有接受颜石诱人的邀请。

    “你现在的身体不合适。”

    颜石伸出握住了梁子谦硕大的肉棒,手下的阳物那么滚烫那么坚硬,肯定能把她的身体填满。

    前面的小穴虽然暂时不能用,但是还有后面的。

    颜石将大肉棒往下移,停在了粉色的菊蕾上,“可是我想要。”

    说这话的时候颜石的心里有些忐忑,但是并不后悔。因为她还记得北兴言对她说的,人诚实面对自己的欲望没有错。

    梁子谦的沉默让颜石误以为是拒绝,她松开了手,撑起半边身子就去捡自己的睡衣。

    颜石刚拿到手的睡衣突然被抽走,人也被压在了床上。

    “啊——”颜石短促的惊叫一声。

    “想要多少都给你。”

    梁子谦掰开了颜石的大腿,将花穴里淌出来的淫液涂到了菊蕾上。

    圆润的龟头抵在了后穴口,随着梁子谦腰部的用力破开嫩肉。

    过于饱涨的感觉让颜石抓紧了梁子谦的手臂,双腿也下意识的合拢,但只能夹在梁子谦的腰上。

    颜石仿佛能听见自己的身体被撑开的声音,当梁子谦的阳物完全没入她的身体,她居然直接颤抖着就高潮了。

    花穴深处涌出一股一股的水,要不是穴肉咬得死紧,卫生棉条可能都要被冲出来了。

    高潮不仅让颜石的花穴收紧,也压迫着后穴的大肉棒。

    梁子谦等颜石这波高潮过去了才开始动作,他拔出一点后又用力的往里面顶。

    后穴被肏得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颜石的身体敏感无比,又已经被开发过,居然咬着大肉棒开始分泌肠液。

    有了液体的润滑,梁子谦肏穴的动作也越发的顺利。后穴的紧致程度绝不输于前面的花穴,里面的嫩肉如同有生命一般蠕动收缩着,每一次肏弄都能带来蔓延至四肢百骸的剧烈快感。

    梁子谦抱着颜石两条白细的大腿,下腹的动作越肏越猛,快到几乎只能看到残影。

    激狂的快感让颜石几乎无法思考,只能沉浸在爱欲的汪洋当中。

    “嗯哈……太快了……”颜石双腿无意识的踢蹬着,胸口的两团嫩乳跟着颤动,荡出一阵又一阵的乳波。

    颜石后穴被肏一样有快感,只是这种快感跟前面不太一样。很涨很撑,后穴每一次被顶开都让颜石有自己要被肏破的错觉。

    梁子谦的性器长且硬,毫不留情的碾压着里面的敏感点,榨出甜蜜的汁水。

    颜石急促的喘息着,常揉疯狂的绞着粗长阳物,前面粉嫩的花穴即使没有任何的抚慰,也汩汩的冒出蜜液。

    仰躺的姿势让这些蜜液往下流,流淌到两人下体相连之处。

    大量的淫液肏穴产生的拍肉声更加的响亮,啪啪啪和淫水被搅得滋滋响的声音混合在一起,奏成一首淫曲。

    梁子谦似乎在实践自己刚刚说那句‘想要多少都给你’,次次都尽根没入,磨得后穴里面的嫩肉只知道缠在肉棒上吮吸挤压。

    快感越积越多,逐渐攀到顶峰,在梁子谦顶到最深处的瞬间,颜石的脑袋一片空白,她张着嘴无声的颤抖着。

    小穴里潮水泛滥,后穴紧到不可思议的程度,箍得梁子谦守不住精关,射出了今夜第一次精液。

    101.还不够深[h]

    【还不够深[h]】

    热烫的精液喷涌而出,将颜石的后穴浇灌得满满的。本来就处在高潮当中的颜石因为梁子谦的射精又小小的高潮了一阵。

    颜石的高潮持续了整整三分钟,高潮结束之后颜石的精神还没有缓过来,后穴还无意识的吸吮着梁子谦的阴茎。

    射完精的梁子谦根本没怎么软又重新提起颜石的腿开始往外抽,这次他的动作没有刚刚那么快。

    肉色的粗壮性器一点点拔出,直到只剩下一个蘑菇头再用力挺进。

    肉棒挺进快速摩擦过敏感的肉壁,碾过众多敏感点,也将刚刚射进的浓精顶直更深处。

    “啊——”颜石呻吟出声,白嫩纤细的双腿无力的在梁子谦的劲腰两侧晃动着。

    梁子谦一边用肉棒抽送着紧致的后穴,一边伏在颜石的耳畔轻声道:“这样还不够深。”

    颜石的大脑还没有开始处理这个信息,身体就被梁子谦腾空抱起。

    梁子谦的臂力不弱,轻松的就将颜石的整个身体抱起。颜石被梁子谦转了个身,变成了背对着梁子谦的姿势。

    在转换姿势的这个过程里,梁子谦的肉棒始终埋在颜石的身体里,姿势的改变让肉棒撞到了平时没有照顾到的敏感点。

    “啊哈……要受不了了。”颜石扭动着小臀,想要摆脱梁子谦的肏弄。

    梁子谦的大手牢牢的按住了颜石的腰,同时就着这个动作开始大力的撞击。

    啪啪啪啪啪——

    每撞一次颜石的身体就会颤抖一次,颜石的呻吟声都染上了哭腔,她不停的喊着慢一点轻一点,可梁子谦没有一点要照做的意思,仍然大开大合的肏着她。

    插在高热潮湿的嫩穴里面就仿佛置身于天堂,里面传来的无穷吸力能吸走人的理智,每一次蠕动都在大声诉说快点肏拦我,即使是梁子谦也无法拒绝这样的诱惑。

    可梁子谦也不可避免的想象,是不是有其他男人已经进入过这里,曾经只属于他一个人的颜石在其他男人身下辗转承欢。

    这画面光是想一想五脏六腑都要一同烧起来了,欲火和妒火不停交织,妒火激起滔天的欲火,而高涨欲火让妒火不断膨胀。

    两把火不断的焚烧着,将梁子谦所剩不多的理智燃烧殆尽。

    梁子谦的掐着颜石纤细的腰肢,颜石白皙的皮肤上都印下了几道红色的指痕,原本雪白的小臀也是被撞得通红。

    浅粉色的菊蕾被粗硕的大肉棒撑得边缘发白,可偏偏每一次又勉强能承受得住大肉棒的进犯,还能滋滋的冒出点水来。前面的花穴也是咕噜咕噜的冒淫水,要是此时能多一根肉棒插进去,这贪吃的花穴肯定能榨出一管浓精来。

    但是随着梁子谦的失控,肏干的力道越来越大,颜石这回不是只有哭腔了,而是真的被肏哭了。

    “子谦、子谦……啊……我真的要不行了嗯哈……呜呜呜……”

    颜石被撞得双臂都撑不住自己的身体,两团嫩乳直接压在了床上。梁子谦每顶一次她的身体就会往前冲一次,奶子都在床单上被磨疼了。

    濒死一样的高潮一次接一次,颜石感觉自己身体里面的水都要流光了,但梁子谦居然才射了一次。她身体里面含着的那根大棒子居然还有变粗变硬的趋势。

    “不要了!不要了!”颜石撑起胳膊,拼命的往前爬,想要摆脱梁子谦的肏干,但是只能被握着腰拉回去。

    梁子谦搂住颜石的身体将人抱进自己的怀里,颜石赤裸的背脊贴在梁子谦的胸膛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疯狂的快感几乎要将她的神智都摧毁了。

    梁子谦轻吻着颜石的耳廓,抵着颜石后穴深处的敏感点射出阳精,呢喃道:“这样够了吗?”

    颜石现在的状态哪里能听得清梁子谦在说什么?

    梁子谦只当颜石是默认了,他拔出性器,替颜石清理身体。

    他的阴茎没有因为两次射精而疲软,但颜石的身体已经承受不了了,今天只能到此为止了。

    颜石被梁子谦肏失了神,只迷迷糊糊的感觉到自己被温暖的水包围住,然后又被放到了柔软的被窝中。

    因为太过疲累,颜石睡得格外的沉,外popo小说群遛/三/无/嗣/巴/菱/久/嗣/菱面天光大亮了她才醒过来。

    虽然醒的不算早,但也不算晚。颜石起身去洗漱,走路的时候下体有一点点不适,不过不怎么明显。

    颜石和梁子谦讲开了之后两人的相处状态也恢复了正常,颜石心里没那么多事了,发挥的时状态还比昨天要好一点。

    语文知识竞赛和其他的竞赛不太一样,分数当场就出来了,答上来就计分。颜石平时的积累不错,居然在高一级获得了第二名。

    第一名是温天霁,这个结果让人意外又让人不意外。

    温天霁看起来不爱说话,虽然实力很强,但是大部分人都没对他抱什么希望,因为他一看就有可能上场了连答题铃都懒得按。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温天霁居然一反常态的认真比赛了,就是得到了冠军他看起来也没多开心,果然大佬只是来玩玩而已。

    名次宣布之后就是颁奖了。第一名的奖金一万,第二名五千,第三名三千。颜石是第二名,她领到了五千元奖金。

    拿到钱和小奖杯的时候颜石的脸都激动红了,不仅仅是因为钱,还是因为荣誉感。回去跟外婆说的话,外婆一定会很高兴。

    102.不能太过分

    【不能太过分】

    下台后颜石就听到梁子谦微笑着对她说:“恭喜。”

    颜石笑得眉眼弯弯,她道:“谢谢。”

    一起来的学生一个一个的对颜石说恭喜,大家都为此而高兴着。高一级一共就三个名次,第一第二第三,第一第二全都是他们晨辉的,怎么能不让人开心?

    其他学校的学生就有些心里不平衡了,有人阴阳怪气的开腔:“听说晨辉高中都是些富家子弟,有钱有势真是好,学习资料估计跟别的学校都不一样。我们这些普通学生要怪只怪没个好爹。”

    这分明是在暗示他们赢的不光彩,说不定是买通比赛举办方提前知道了问题。

    典型的自己不如别人还要臆想一些莫须有的罪名给胜者,好证明不是自己太差了,而是对方胜之不武。

    颜石这边的学生被激起了怒气,平时看起来很好说话的眼镜少年突然爆发了。

    “放你的狗屁!自己蠢还怪别人太聪明!”

    颜石都被眼镜少年突如其来的大嗓门吓了一跳,而其他学生啪啪鼓掌,纷纷叫好,还给眼镜少年竖起了大拇指。

    刚刚挑衅的那群学生一个个脸皮涨的通红,其他学校的学生听到这边的动静纷纷看过来。

    梁子谦似乎并没有因此而生气,他甚至面带微笑的向对方道歉:“抱歉,我们陈书记心直口快,他不应该把事实说的这么难听,应该委婉一点,照顾你们一下你们的情绪,我代他向你们道歉。”

    梁子谦这不道歉还好,一道歉又把对方嘲讽了一遍。若是不仔细听梁子谦说话的内容,光是看他的表情,还真以为他在态度陈恳的道歉。

    颜石忍不住笑出了声,那群学生中有一个人恼羞成怒的瞪眼道:“你笑什么笑?”

    颜石憋着笑说道:“我想到了开心的事。”

    而梁子谦刚刚还带着温和笑容的脸上突然冷了下来,“输了就造谣别人是作弊,没有丝毫的廉耻之心。不过什么东西都能混进来的竞赛,就算赢了也不是什么值得让人放在心上。”

    那群学生被眼镜少年骂了本就气得要死,现在脸皮更是被人撕扯下来扔在地上踩。

    “你!”其中一人眼睛通红的想要向梁子谦挥拳,哪里管自己占不占理。他身边的学生看起来着急的想拦,但偏偏又没拦住。

    颜石见状不妙,下意识的想要拉开梁子谦,但是却被梁子谦护在了身后。

    那男生以为梁子谦不过是个绣花枕头,一看就文弱的能一拳被打到。他自信满满,然后被梁子谦单手牢牢的接住了拳头。

    手上传来钻心的疼痛,整条手臂都在颤抖,男生的额头都渗出了冷汗,他疼的想要叫出声,但又因为自尊心而强行忍了下来。

    梁子谦保持着看似温和的笑容,他甩开了男生的胳膊,那名男生向后踉跄了好几步才稳住了身体,他看着梁子谦的眼神充满了忌惮。

    “身体虚弱的话不要太激动,容易早衰。”

    颜石见识到梁子谦说话不留情面的一面,但她却一点也不觉得讨厌,反而觉得梁子谦做得很对。

    事后,那所学校学生参加竞赛的比赛成绩作废,原因是寻衅滋事对其他学生法器人身攻击。那名学生回家后还被家长狠狠地教训了一顿,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而颜石也不知道。

    =====

    回到学校后,颜石借了程以眠的笔记补落下的课程。

    现在是午休时间,其他学生都去食堂吃饭了,教室里就只剩下程以眠和颜石两个人。

    程以眠不停的往颜石那边靠,脸几乎都要贴到颜石耳朵上了,“小石头,我平时可是不做笔记的,为了你都累死了,给个奖励不过分吧?”

    正在抄笔记的颜石只觉得自己的耳朵痒痒的,她缩了缩脖子,说道:“那你想要什么奖励,不能太过分。”

    程以眠叹了口气,“小石头,我看你就是不想给我奖励。”

    程以眠‘坏主意’多,总是弄的颜石羞红了脸庞。程以眠一靠近颜石就猜到他肯定心里冒坏水了,所以上来就一句不能太过分。

    “看你累,今天亲我一下就好。”程以眠对着颜石闭上了眼睛。

    颜石忍不住笑,她俯身过去在程以眠绯色的唇瓣上落下一吻。

    可程以眠才不会满足这样一个简单的吻,他扣住了颜石的后脑勺,舌头不安分的钻进了颜石的口腔,在里面攻略城池。

    颜石惊讶的瞪圆了眼睛,小舌被程以眠缠得紧紧的,舌根很快就被吸麻了,她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

    程以眠的吻强势而顽皮,他把人吻得气喘吁吁才松开。

    颜石双眸盈水,唇瓣还红肿着,她佯装生气的瞪了一眼程以眠,低头假装认真抄笔记。

    程以眠则是一脸吃到了蜜糖的表情,笑得灿烂。

    今天是周一,颜石住303。南风易挤掉程以眠接颜石回寝室楼,程以眠百无聊赖的趴在课桌上玩着一根不算短的黑发。

    前面还在抄错题的老罗好奇的转过身来,问:“程子,石头不是跟你玩的好吗,怎么今天跟别人一起回寝室了?”

    哪壶不开提哪壶说的就是老罗,程以眠神情恹恹的说道:“今天石头皇帝宠幸新的小妖精了呗,我已经是旧人了。”

    这样的话落在不知道他们关系的人耳朵里妥妥的就是开玩笑,老罗哈哈一笑,竟还附和道:“那你得牺牲点色相,把你家石头皇帝的魂勾回来。”

    “可惜石头皇帝坚持雨露均沾,我再主动也没用。”

    老罗闻言哈哈大笑,但他哪里知道程以眠句句属实,没有一句是在开玩笑。

    好书請上:XROuRoUWu.

    zpo18. 分卷阅读106

章节目录

混进男校中的女生_Hpo18.Com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晨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晨辉并收藏混进男校中的女生_Hpo18.Com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