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你的嗓子怎麽哑成这样?是不是一晚上都没怎麽睡?真是!对不起啊乐乐,我也是今天早上才知道的!我原本以为那份工作就跟宿管差不多,虽然要求一天24小时都呆在那里,但待遇不错又不用跟很多人打交道,所以才推荐你去的。今天早上我妈骂我不该让你接那份工作,我才知道那五个家夥私底下脾气都很古怪,作息又不正常,经常三更半夜支使人忙东忙西的,之前的管理员都没人能撑过三个月。”

    三个月……她连一晚上都撑不了,在浴室做第二次的时候她就晕了过去,之後又被乳尖的剧痛疼醒,他却笑著去咬另一边的乳尖,让她疼得紧绷著身体哭求他放过她……“乐乐?乐乐!乐乐你没事吧?一个晚上就累成这样,我看要不还是不要做了,我再看看还有什麽其他合适你的工作。”

    “……翎羽,之前的管理员有说他们半夜支使人忙什麽吗?”

    “听说都挺变态的,有人要吃北京烤鸭,有人每半个小时要次咖啡,有人叫管理员陪他玩游戏,还有陪练拳的……乐乐!他们是不是对你提了什麽过分的要求?该死的!那帮混蛋!你等我,我马上带你去找云姨辞职。”

    “嗯……”果然,翎羽不知道真相。低头瞥了一眼身上惨烈的痕迹,何乐乐突然又改了口,“不,我等会自己去就好了。你也才刚到事务所上班,总请假不好。”

    “呃……嗯?乐乐你先等一下啊!”

    何乐乐听著对面传来的对话声,翎羽的师傅似乎要带她去见客户。何乐乐欣慰地笑了笑,和她这个“隐形人”不同,翎羽无论在哪里都是人群中的焦点,深受师长们的信任和喜爱。

    “乐乐,对不起哦,我可能没办法陪你去了!真是不好意思哦!”任翎羽无比愧疚的说道。

    她倒不是看重工作大过朋友,但是这家律师事务所是从来不收菜鸟的,老妈费了很多功夫欠了很多人情才让师傅收下她,要知道她师傅可是现在律师界最年轻犀利的杀手级高手,多少人想见他一面都难。现下难得师傅要带她去见世面,她要是跑了下次怕再也没机会了。

    “没事的。加油!未来的任大律师。”

    这是她第三次进这位“云姨”的办公室。何乐乐端坐在沙发上,垂眸看著茶几上的茶杯。翎羽第一次带她来的时候她就觉得,她怕这个“云姨”,所以在第二次来签合同的时候她犹豫过,但还是没有抵过对工作的渴望和高薪的诱惑,匆匆看了看待遇和工作内容就签下了名字。

    “云姨”是个有些圆润富态的女人,看上去四十多岁但保养的很好,圆圆的脸上总是挂著温暖的笑容,像自家阿姨般亲切和蔼。

    “你说你要辞职?可以啊──根据合同,未满三个月辞职需赔偿违约金十万元。”

    作家的话:

    江山是觉得呢~~荤素搭配~肉才更好吃~~大家觉得呢?这两章没肉,所以双更一下江山在鲜鲜是绝对的新人,希望大家多教教我应该怎麽在鲜网和大家过的开心呢?

    ☆、第3章 炒饭

    “……高额违约金是不合法的。”

    “呵……是的,但是高不高不是你我说了算了。你和翎羽是好朋友吧,那你一定知道她师傅了?”“云姨”晃晃手中的合同。

    何乐乐脸色惨白。出自黎以权之手的合同,那个被翎羽当做神一样崇拜的男人拟的合同……她没有钱。

    “小梁,派辆车把何小姐送回去。”

    不!不要!

    看著何乐乐面色如纸地离开办公室,“云姨”翟飞云露出了一个难以形容的笑容,翻翻记事本,确定昨晚只有某人回了公寓後,翟飞云按下电话对讲键。

    “小琴,接阮麟。”

    ……

    “云姨,你一个电话可能要让我多拍一个锺头啊!”

    “你今天心情似乎不错?”

    “是吗?那恐怕得谢谢您安排的‘通房丫头’,事实证明您总是对的,的确很‘方便’很有效。”

    “呵……”翟飞云似乎是忍俊不禁地笑了声,“有效就好,你接著工作吧,缪斯的完美情人。”

    “是,尊敬的赫拉神後。”

    挂掉电话,翟飞云看看桌面上何乐乐的那份雇佣合同,面上的笑容愈发灿烂。

    “通房丫头,通房丫头!哈哈哈哈!”

    前几日她被阮麟那五个家夥搞得头大时不过是开玩笑地说了句──“你们要是正儿八经交女朋友我也不说什麽了,你们在外面给我随机搞女人是个什麽意思?我干脆给你们找个通房丫头算了,不仅能照顾你们的吃喝拉撒,还能让你们拿来泄火、拿来玩、拿来排遣无聊、拿来应付生理需求,拿来找灵感,一举数得,省得你们在外面给我惹一堆腥骚还要我给你们擦屁股!”

    没想到阮麟那家夥还真把那小姑娘当“通房丫头”拿来泄火了,而且还颇受用的样子,虽然有点对不起这个叫乐乐的小姑娘,不过,人尽其才物尽其用,既然有用她当然要好好用了,就是不知道这“通房丫头”对其他人会不会也有用呢?

    看著收拾好的行礼,何乐乐欲哭无泪。

    她本来以为缪斯这麽大的公司不会在底层员工的合同上玩什麽猫腻,她本来以为公寓管理员的工作就算再辛苦也不过是体力上的劳累,她本来以为……社会这所大学给她上的第一节课就是──不要什麽都“自以为”。

    “咕噜噜……”不管她心情如何沮丧,肚子还是非常忠实地提醒她,她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今天她醒来时已经中午,忍著一身酸麻伤痛起身梳洗後就已经是下午上班的时间了,之後她就咬著牙收拾行李,想著辞职後就不用再回这栋“吃人”的公寓,谁知……三个月、三个月!她现在真的很佩服那些妓女,每天被不同的男人压在身下蹂躏,她们居然能年复一年的过,而她却连今晚都不敢面对!

    可就算不敢她又能如何?她不可能去找爸妈要十万,除了去借高利贷她也没办法筹到十万,现在的她,除了忍三个月还有其他的选择吗?

    忍。不过是忍而已,这不是她何乐乐最擅长的事情吗?

    冰箱里没有什麽新鲜的食材,何乐乐拿出两个鸡蛋自我调侃道:

    “至少在这里不愁吃不愁住。”

    将锅里的炒饭都盛到盘子里,何乐乐刚准备喘口气就被身後伸出的一只勺子吓得惊跳起来,差点连锅和锅铲都扔了出去。

    “你、你……”男人!很、很俊美的男人!

    申屠默只是回来洗个澡换件衣服而已,但在穿过一楼客厅的时候却被一阵炒饭的香味吸引进了厨房。吃了两口,竟还觉得不错,就自顾自端了盘子坐到厨房外的饭桌上,从头到尾,没有看何乐乐一眼。

    是他吗?昨晚的那男人──刚升起这个疑问,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