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乐乐就下意识否定了。眼前的男人虽然也是很高大,黑色衣裤下的身材看上去也很精壮,但……感觉不对。昨晚的男人就像是一座不断喷发著岩浆的火山,而眼前的男人──像动物都死绝了的森林。

    她应该主动打招呼吗?

    合同里明确规定她不得打听业主的任何信息,只要是能自由出入这栋公寓的业主都是她的服务对象,只有义务,没有任何权利。

    “今晚十一点,再做一份送到五楼。”

    “好、好的。”看看桌上男人留下的空盘,何乐乐松了一口气。

    没有再做炒饭,何乐乐煎了个蛋随便吃了点,幸好她煮饭一向会多煮一些。炒饭还是用冷饭炒更好吃,所以她又煮了一锅,摊凉,包上保鲜膜放进了冰箱。做完这些她才回到自己的房间,定好闹锺,然後准备将衣物从行李箱放回衣柜。

    她不是破罐子破摔,她只是两害相权取其轻。

    啪!极其轻微的声响,灯光应声熄灭。

    何乐乐心脏一紧,难掩惊恐地看向房门。

    !!房门应声摔上。

    作家的话:

    五只变态出了俩了,不过,不只五只变态哦!

    看了一下好像大家都在求票票,江山是新人,不太好意思求,只希望大家喜欢的话能先放进书柜,看得高兴再赏点票票,江山就非常非常知足了!

    ☆、第4章 玩到半死

    猛然间陷入黑暗,何乐乐根本什麽都看不见,只是反射性想逃离,离门口越远越好。但没等她迈开步,她的小胳膊就已被人紧紧擭在手中。

    “你知道……古代对私逃的奴隶是怎麽处置的吗?”如同来自地狱的声音。

    何乐乐无法自已的浑身颤抖,“我、我没有……”

    别抖!别抖啊!昨晚都熬过来了,还有什麽可怕的!要是每天都这样害怕,她一定撑不完三个月!她不能怕!这个世界上她害怕的事已经够多了,绝不能再增加!

    !!阮麟一脚踹开脚边的行李箱。本来他今天心情不错,晚上还请剧组主创们吃了顿饭,但他所有的好情绪都在看到她收拾行李的瞬间转为爆表的怒气值!

    欠操的女人!

    “男人会以最残忍的手法处死後暴尸,女人则会扒光了扔进男人堆奸淫至死……”

    “我、我不是奴隶!”何乐乐鼓起勇气辩驳道。这麽多年了,她一直刻意训练自己遇事冷静、处变不惊,可她所有的训练成果在这份工作面前都集体出走了。

    “没错,所以我不会把你玩死──只会把你玩到半死!”

    “啊!”

    男人大手一甩,何乐乐便如一件衣物般被扔到了床上。

    “不!”她下午才……换过床单,不,不是,她的身体还好痛……何乐乐连滚带爬地想逃下床,男人则轻哼一声抓著她的脚踝将她拖回床中央,将她按趴在床上,三下五除二便扯掉她身上所有的衣服。

    “嗯啊──”首先入侵的,是他修长的手指。

    指上传来的压迫感让他很满意,但还不足以安抚他的怒气。今晚,他不仅要泄火,更要让这个欠操的女人长长记性!

    “不、啊……”昨夜的粗暴对待早已使她娇嫩的花瓣红肿不堪敏感异常,蜜道内更是禁不起半点的风吹草动,如今两指的抽插就像巨大的锯条在她体内刮来割去一般令她难以忍受,不住抽息。

    “轻、轻点……求你……”

    女人娇滴滴可怜兮兮的求饶声一入耳,一线尖锐的快感便迅速从尾椎窜上後背,滑过双肩最後没入阮麟的胸口。阮麟弯弯唇角,手中的力道不减反增,惹得女人的呻吟声中哭意更浓。

    什麽也想不了,什麽也做不了,身体的其他部分似乎根本不属於她,被男人死死按在床上的何乐乐唯一能感觉到的,就是那正被肆意玩弄的方寸之地。

    男人邪恶的深深刺入、旋转扣挖,仿佛柔软的窄道内藏著什麽宝物一般挠搔个不停。

    “啊……啊……唔……别、求你,不要再、啊──”随著蜜道内淫水的分泌,原本的痛楚中又掺杂了难以言状的酥痒,不断刺激著她的忍耐极限。

    跟著他手指的进出不断开合的花瓣,为了闪躲折磨不停扭动的翘臀,深深凹下的腰线,绷紧的背脊与香肩,眼前的一切让阮麟的身心无比兴奋,终於,他结束了手头的亵玩,解开裤头,左手一捞搂起女人的腰,让女人跪趴在他身前,然後咬上女人的肩头,下体灼热的长剑如重锤般撞了进去,打桩机一般深重地快速捣弄起来!

    “啊──”

    女人的尖叫让阮麟几不可控的浑身抖了一下,巨大的快感差点让他瞬间缴械。

    阮麟动作微顿,“女人,求我。”

    “求、求你……别、别进来──啊……”

    狂风暴雨似的抽插撞击伴随著女人的求饶愈发剧烈。

    第一次,阮麟觉得女人的声音是如此的悦耳而不是聒噪,为了听到更多更久,他甚至刻意压下释放的欲望,一次又一次延长进击的时间,翻来覆去折腾身下的人儿。

    不行了……她真的不行了。她觉得自己就像一口破锺,正被十几根锺锤猛烈的重击著。谁来救救她……这个世界大莫是没有救世主的吧,至少在她的世界里没有。和小时候那年一样,就算她的世界会在一瞬间从白昼变成黑夜,也不会有人来救她。

    她,只能自救。

    压抑著痛苦的呻吟,何乐乐抓紧身下的床单,闭住呼吸,用尽所有的气力努力缩紧臀部。虽然在男人有力的贯穿下,她的这份努力能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但作为压垮男人意志的最後一根稻草却足够了。

    阮麟低吼一声,再也抑制不住地在蜜穴的吸吮下喷出大量精液。

    虽然身体爽到爆,但“被迫”射精让阮麟又很是不爽。将男根留在女人体内,阮麟直接压在娇弱不堪的何乐乐身上,头埋在她的颈侧,闻著她清馨的发香。

    作家的话:

    阮麟是个只顾自己爽的家夥……

    今天真开心!!!凌晨刷网站抓到小精灵给了1000点经验点!

    上午刷会客室看到清纯妹子的留言!!

    下午再来看又看到meiyau亲的礼物!!

    今天好幸福!!!!

    感谢两位妹子!!感谢所有给江山送票票~来看江山文的可爱的大家!!

    爱你们!

    ☆、第5章 玩了又玩

    “嗯……”何乐乐嘤咛了一声,为自己“自救”成功感到了一丝安慰。可是,他为什麽还不出去呢?他压得她胸口好痛,快喘不过气了。

    “痛!”何乐乐无力地推拒著男人健硕的胸膛。

    男人屈起左臂撑起上身,唇舌流连於她白皙的颈项和有些单薄的香肩,下半身则仍是紧紧地压著她柔嫩的女体,右手抚上她圆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