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我一时失手掐死她。”

    “哦?但几位导演说她还不错啊……何小姐,麻烦帮我泡下茶。”申屠默从包裹中取出三袋茶包递给何乐乐。

    “呃,我就不用了……”她没有喝茶的习惯,但一迎上申屠默古井无波的双眸,她只能改口,“好的。”

    泡好茶,申屠默做了一个“请”的动作,何乐乐就只好坐下,默默地听著两个富有磁性却各有特色的声音谈著跟某部电视剧有关的话题。

    她还以为那个禽兽只会交配呢。

    喝口茶,继续听……看不出来那个禽兽对工作倒是很认真,他们要是一直讲下去就好了……身体和精神的双重疲乏让何乐乐的眼皮越来越沈重,到最後,小脑袋一点一点的,竟坐著打起瞌睡。

    “这个女人是怎麽回事?”申屠默瞥了一眼何乐乐,问道。

    “呵……被我干爽了。”

    “……准备回去做矿主了?”

    “呸呸呸!你个乌鸦嘴!这个小女人是云姨安排的,随便玩也没事。你忘了?‘通房丫头’。”阮麟一手握成圈,另一手伸出一指在圈里进进出出,笑地一脸淫贱,可即便他的脸上出现如此龌龊的表情,却依旧帅气地迷人炫目。

    “哦?”申屠默若有所思。

    “好了,五点你自己弄吃的吧,人我带走了。昨儿我刚破了她的处,新鲜劲儿还没过呢!要是你有需要,下次请早。”说完,阮麟执起茶杯,将剩下的茶水一口饮尽。

    “新茶?味道不错。”边说著,便走到何乐乐身旁,一把将她扛上肩头,朝电梯走去。

    “啊──你、你放开我!放我下来。”惊醒的何乐乐连忙挣扎。

    按下三楼的键,阮麟朝电梯外的申屠默潇洒地一挥手。“这麽客气?不用送了。”

    “红尘。”

    “嗯?”

    电梯门缓缓闭合,电梯外的申屠默却突然闪电般伸手抓住何乐乐的裤腰将她拽出了电梯。

    “啊──”何乐乐不明所以地被甩在地上。

    “喂!你干什麽!”阮麟惊怒。

    叮!电梯门彻底闭紧。

    “干!申屠默!开门!你他妈干什麽!”通话孔传来阮麟的怒吼。

    “红尘。茶的名字。”

    “你!申屠默!我操你祖宗十八代!你他妈给我喝催情剂!我干你──”

    申屠默屏蔽了电梯通话,转身走回沙发,拿起茶几上的细边眼睛带上,打开笔记本电脑,俊美的面容不带一丝生气。

    何乐乐呆坐在电梯门口,脑袋还有些迷糊。怎麽回事?申屠先生为什麽要把她抓出来?还有最後阮麟说什麽……喝了催情剂?阮麟那种种马还需要催情吗?茶……茶?何乐乐惊恐地看向茶几上的几杯茶。

    “为、为什麽……”

    “阮麟不是和你说过了?”

    任何人不能以任何理由耽误他吃饭吗?“可我并没有超时!”

    申屠默取下眼镜,目光有些凌厉地盯向何乐乐,“你没有超时,不是因为你守时,而是因为我的提醒。”等人犯了错再去施以惩罚不过是亡羊补牢,完美的结果依赖的不是森严的制度,而是严谨精密的过程控制。不过,制度也是必须的。

    何乐乐哑口,落寞地站起身,深深鞠躬,“……对不起,申屠先生,我保证,绝、绝不会有下次。”

    冷森的男人瞥了她一眼,重新戴上眼镜,操作笔记本。

    “申屠先生,我可以下楼了吗?”静谧中带著寒意的氛围让她很难受,但五个业主的私人楼层只有他们自己或他们授了权的人才能开电梯门,不像地下车库、一楼和七楼的公共区域五人都可开。

    冷漠的男人不说话。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何乐乐隐隐觉得腹部似乎升起了一团火焰,火焰迅速地蔓延到了全身,点燃了浑身的血液,令她感到无比的燥热,皮肤犹如万蚁啃噬般又麻又痒。难耐地皱眉,麻痒却越来越剧烈,最後所有的麻痒居然一下子汇聚到了腿间──“嗯……”忍不住闷哼出声,好痒、好……好难受……“申屠先生……”

    作家的话:

    我不是故意断在这里的……

    一千多字真的好难断章啊~~~这章差不读一千八了……所以~~~嘿嘿~~下一章再吃掉申屠默……

    对了!差点忘了!

    大家!!!粽子节快乐!!!!!

    江山爱大家!!

    ☆、第10章 爱情动作

    “啊……好舒服!嗯、嗯啊……哈……”

    天!她在干什麽!她怎麽了?何乐乐一边在男人身上快速起落著,脑子里却被自己的样子震惊到无以复加!

    啊!她想起来了!申屠先生为了惩罚她的不守时,骗她喝了催情剂!

    药性发作後的一幕幕重新在她脑海中闪过──天哪!

    被欲念控制了的她居然自己脱光了衣服求申屠先生上她,见他不为所动,她、她像个妓女一样伏在他身上放浪地扭动,甚至焦急地解开申屠先生的皮带,掏出他尚未完全勃起的肉棒无耻地──舔弄!

    ……她昨天才被人破了处,今天居然会主动去含男人的那东西!而等那个涨大後她就迫不及待地跨坐在申屠先生腰上,将早已湿透的私处抵著那肉物的冠首,毫无廉耻的坐了下去,激烈的吞吐起来!

    虽然是因药物而迷失了神智,但会做到如此地步也太……难道她本性就是个淫荡的女人吗?

    “啊──”那里、那里好舒服!遵循著本能,她的身体自动调整角度让粗硬的肉棒不断戳到那处让她极度欢乐的一点,“还要……好棒!申屠先生,啊……啊啊啊──”

    灭顶的高潮令她浑身痉挛地倒在男人身上,蜜液泛滥成灾的下体还死死地咬著男人的长剑不断收缩著。

    可是不一会儿,蜜穴内又开始疯狂的瘙痒空虚起来。

    “嗯……好痒……里面……插、插我……呜……我要……”抬起臀部,再重重地坐下去,“啊……好舒服……”

    食髓知味的身体完全不顾已经渐渐清醒的神智,几近癫狂地在男人身上驰骋著,借著沙发的弹力抛起自己的身体再猛地下坠回落,让男人的硕大狠狠地撞上深处柔软的花心。

    “呀啊──好、好大……嗯……”每一次起落,她都能清晰地感觉到体内长物的形状,它是如何插入又是如何退出,如何刮擦著她湿滑柔嫩的小穴,制造著一波又一波的兴奋和快感。

    “嗯啊啊──”又来了……又来了!

    洗掠全身的快感浪潮一次接著一次冲刷著何乐乐的神智,终於,在不知道多少次的高潮之後,她彻彻底底精疲力竭陷入黑甜梦乡。

    申屠默垂眸看了看昏倒在他身上的女人……他今天本来没什麽性趣,也不准备碰这个一脸稚嫩的女人──性爱,这种消耗大量时间和精力却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