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燃,连背部的壁面也不能再给她带来一丝凉意,小穴被男人霸道地抽插顶弄,在最初的痛楚过後便一波一波掀起更加恐怖的触觉。好痒……好舒服……就像被催情剂控制的那夜,身体里,从那被男人狠狠贯入的花穴中,巨大的酥爽快感随著男人越来越快、越来越猛的捣入撞击荡变全身,充盈至四肢指尖!

    她、她快爆炸了!浑身剧烈颤抖,十只脚趾紧紧蜷缩著,快感层层叠加终於将她推到了巅峰,“啊──”

    尖叫著达到高潮,花穴紧紧地收缩颤抖,泛滥的淫水从花心源源不断喷洒而出……“阮、阮先──啊……”她、她不行了,他做的太、太激烈了,她会被玩坏的……“会坏的、会坏、啊──”

    “叫我的名字。”阮麟低头吻著女人的香肩,命令道。

    “阮先……我、嗯啊……别……阮、阮麟……”

    新鲜而敏感的身体根本无需任何技巧,粗长的凶器,野蛮的抽插足以将她不断地送上无边的极乐!

    “叫麟。”

    “麟、麟、嗯啊……”

    “求我。”

    “……不……”不能求、不能求……他是个混蛋,求了只会让她更──“啊……”

    电梯门无声开启。

    “你们到底上不上去?”

    季节很郁闷,十分非常极度郁闷。

    这个女人搞什麽?前脚还脱了衣服诱惑他,後脚就张开腿被阮麟那个表里不一的家夥插得浪叫不已?

    这个女人是被谁搞都无所谓吗?

    “啊……”何乐乐难堪地咬上阮麟的颈侧,堵住自己决堤的淫声浪语。她和阮麟都没有按楼层,所以季节刚刚根本就是隔著电梯门听了全过程?

    何乐乐高潮过後的清丽面容透著红润的莹光,犹如包含著霞光的羊脂玉,豔丽而又纯洁,加上她此时的羞色,浑身散发著欲迎还拒的媚态,勾引著男人们去采撷去玩弄。

    季节的呼吸不由得有些加重。

    走进电梯,按下四楼,季节双臂叉胸靠著轿厢盯著激情中的男女──准确地说是盯著激情中的女人,鹰目暗沈,不知在想些什麽。

    “他是个正在拍摄档期中的演员,你确定你要在他脖子上留下痕迹?”季节冷冷地开口。

    何乐乐连忙松口,却又被阮麟放纵的一插逼出了娇啼,蜜穴缩得更紧。

    “放松,你想我射里面吗?”

    “不、不要──”何乐乐吓得拼命抬起身体,“不行,不要射里面,啊……”

    “放心,没这麽快。”

    “呀啊──”那她、更担心!

    直到季节走出电梯,女人淫媚的呻吟依旧不断回旋入耳。

    季节咬咬牙,转身走回电梯口随便按了个楼层,电梯内的男女果然赫然在目。

    “电梯sex很有趣吗?你们就不能选个正常一点的地方吗?”

    作家的话:

    嘿嘿嘿嘿嘿嘿嘿

    江山自认最猥琐的地方在於……玩死男主们……阮麟是“实干派”,比较“直来直去”……嗯……想必大家都看出来了,剩下的不剧透了後面应该要走走剧情了,毕竟抓住了心~~肉才是持久滴大家有什麽想法~~一定要告诉江山啊~~爱大家!!

    才两个小时的功夫~就看到lin00和drtime两位可爱的妹子又送了有爱的礼物~~抱住~蹭蹭还有留言的妹子们~~看来大家跟江山一样都是夜猫子?来~~都喵一声给江山听下呗☆、第15章 恰似少年

    阮麟瞥了瞥季节身下的浴巾,腰部重重地耸动了两下,按下三楼键。

    妹的!季节恶狠狠地瞪了阮麟一眼,转身入房,身下赫然顶著一座洁白的小帐篷。

    三楼黑暗的卧室中,女人白嫩的双腿被男人硬扯成一字,以最大的角度承接男人的进犯。

    “啊……”数次高潮後湿哒哒的蜜穴在男人速度不减的抽插下发出“噗嗤噗嗤”的声响,合著肉体相交的拍打声,声声淫靡地冲击著何乐乐的感官──好难过……可是又、好舒服……“啊──我、我……阮、阮先生……嗯……”

    “你叫我什麽?”粗挺的热柱惩罚似地抵在花心狠狠旋转了几下。

    “啊──”又来了!令人颤栗的快感从被男人疼爱的花穴迅速侵蚀全身每一寸肌肤,被男人撑满时浑身都荡起了巨大的满足感,明明她已无力承受,身体却好似迷恋男人般叫嚣著还要、还要更多!男人微微退出时,身体甚至会主动地含紧挽留!

    天!这是她的身体吗?好可怕!可是,那延绵不绝的酥麻爽快,点点滴滴的快意堆积,这、这份令人无法抗拒的欲仙欲死……“麟、麟!”

    许久之後,何乐乐小心地喘息著,深怕吵醒身旁的男人。就在刚刚,阮麟射了之後就抱著她侧躺在床上,大概三秒之後她就听到了他均匀绵长的呼吸。

    看来这几天他不是一般的累,否则以他那过人的体力──呸呸呸!累个大头鬼!累还一回来就干的不亦乐乎!平复了一下呼吸,何乐乐轻轻挪开他的胳膊下了床。

    卧室内外一片狼藉,很明显这都是四天前的夜晚造成的,阮麟离开的时候没有在公寓管理系统上按清洁的命令按钮,所以她也没上来查看。

    何乐乐犹豫了一下,没有开灯。她有注意到,阮麟几次碰她的时候都会先关灯,只有今晚在电梯的这次例外,可能是因为电梯里关不了灯?但是为了防止阮麟下床时踩到什麽东西或绊倒,她还是摸黑尽可能收拾了一下地上的杂物。

    阮麟私底下脾气这麽暴躁,这麽多年来居然没有一个狗仔发现,她是该说狗仔们弱爆了,还是该夸影帝不亏是影帝呢?

    双腿间湿湿黏黏的,男人硕大的存在感似乎还残存在体内,一想到欢爱时男人逼她叫他的名字,何乐乐的双颊不禁又开始泛起红潮。

    苦笑著摇摇头,她无法想象,经过这三个月,她在床上会变成什麽样子……在电梯里穿好衣服回到一楼,她只想快点回卧室好好泡个澡睡一觉,但在此之前她还要先收拾好厨房,检查门窗。

    “乒乓──”还没等她走进厨房,刺耳的金属落地声就突然从厨房传出,何乐乐赶紧跑了过去。

    一地金黄,她煮粥的饭锅还在地上优哉游哉地晃啊晃,锅边站著的,是一身睡衣睡裤身材修长、精致面容上酒气未消的秦之修。

    “我、我饿了。”男人的眼眉漂亮的令人惊叹,而男人眼中少年般的清澈更是让女人都不免升起一股保护欲!特别是他现在还一副做错了事怕被骂却故作镇定的好笑模样。所谓花样美男的极致就是这样的吧?

    但是,喝醉了照样是混蛋一个!

    “您想吃点什麽?”

    “就这个就可以,”秦之修指指地上的小米粥,“另外,给我杯咖啡。”

    吃完小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