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呵……”何乐乐突然低笑了一声,脸上的表情却好似哭一般难看。

    她扶著申屠默身後的椅背,分开双腿跨立在他身上,漠然地低头看看他威武的性器,缓缓坐了下去。

    至嫩的秘处甫一接触到光滑灼热的龟头便反射性地畏缩起来,但她没有停顿,继续向下蹲坐,巨大地压力压迫著蜜道外的花瓣,两片柔弱的花瓣极力地抗拒著凶器的入侵,却只能不断被挤压後撤,几乎陷入蜜穴……“自己撑开,扶进去。”男人的命令不带一丝怜悯。

    这一次,何乐乐只是稍稍挣扎了片刻,就伸手探向她从未自己玩弄过的穴口,用指头扒开尽职的花瓣,让男人坚硬如石的男根得意地嵌在花穴的入口。

    “还等什麽?”申屠默冷冷地催促道。

    是啊,还等什麽?何乐乐扶著那根可以要女人命的肉矛,咬紧牙根,猛烈地坐了下去!

    “呃──”男人的喉间迸出低吼,一贯冷静持重的面容上露出难得的难耐。

    何乐乐悲哀地挑起唇角,原来她也是有能力控制男人的吗?

    耳边传来她自己淫荡的呻吟声,何乐乐不顾小穴内剧烈的疼痛,望著申屠默的眼,慢慢抬起身子,然後用力地坐下,轻起重落,一次、两次、十次、二十次、越来越快……“啊……”颤抖的呻吟终於冲出喉咙,痛苦与快慰交织,她已分不清什麽是疼痛,什麽又是快乐!她只知道她要满足她眼前的这个男人,要撕掉他人类的皮囊,露出恶魔淫乱放纵的面孔!

    这麽想著,何乐乐一边起伏这,两只小手一边抓著申屠默的黑色衬衣用力朝两边一扯,红唇随之覆上他结实光滑的胸膛。虽然申屠默平时带著眼镜埋首文件的模样看上去像个文质彬彬的书生,但衬衣下的身体却是恰到好处的健美。完美的肌肉纹路,古铜色紧致光滑的肌肤……何乐乐学著阮麟对她所做的样子用力地吮吸著他修长的颈项、性感漂亮的锁骨,轻轻用牙齿咬著他胸前柔韧的皮肤。感觉到他的身体随著她双唇的移动一点点绷紧抖动,点点的成就感、点点报复的快感让她更加上瘾地舔吻吸弄著他的身体。

    快被撑爆的小穴紧紧咬著他的要害来回讨好著、伺候著,双唇努力地在他身上留下她的印记,小手在他胸前游移,旋转著那小小的肉粒,稍稍使力地揉捏搓弄著。看到男人的眉头随著指尖的施力而拢起,她更是干脆地含住另一颗紫红的茱萸,用牙齿咬磨扯拽!

    申屠默闭目享受著女人的主动侍奉,在巨大的快感和些微的刺痛中慢慢攀向快感愉悦的巅峰!

    作家的话:

    因为今晚上约了朋友去看超人~所以先发出来~~晚上再来回复大家的留言哦关於标题~~内地的妹子应该一看就明白了~~就是不知道台湾对这种视频有特定的称呼不?

    我发现我真是越来越猥琐了~~嘿嘿嘿嘿

    另外~~不知道经过19~20後~喜欢申屠的妹子会是增加还是减少……这家夥真是……太……ps谢谢cyhiris妹子的可爱小精灵~小唧唧亲送了两个甜品呢!!!麽麽(牧惟20章出来~~)~~闻闻南瓜瓜妹妹送的香花~~推倒伪攻yao76219妹子~~舔mandy5c妹子的圣代~~~江山先去看电影去啦~~爱大家!!

    ☆、第20章 一发即止

    不行了……她没力了……小腿酸软地快要融化,大腿因长时间的紧绷几乎快丧失知觉,臀肉也几近酸麻地僵掉,花穴……花穴在可怕的巨物进犯下不断谄媚地喷溅著蜜液,濡湿了男人未褪的黑色西裤。

    他还没有满足吗?

    何乐乐本能地吻向男人的唇,敬畏般不断落下轻吻,“帮我……”

    娇媚的哀求声一入耳,申屠默浑身仿佛被巨大的快感电流击中,他狠狠噙住何乐乐的唇含在口中放纵地品尝,双掌牢牢地握住她仿若一折即断的腰肢,控制著她的身体高速而猛烈地在他的肉楔上奔腾起来,她圆巧的双乳也被大力的抛送带出层层乳浪──“啊啊啊……”激情的媚浪二重唱在缪斯太子爷的办公室热烈上演。

    “嗯──”终於,在申屠默一声沈沈地闷哼之中,何乐乐长长地尖叫了一声,随後无力地软倒在他身上,深深地娇喘著。

    “申屠先生,您、满意了吗?”何乐乐一边喘息著,一边在申屠默耳边低声道。

    申屠默右手轻抚著何乐乐香汗点点的背脊,左手操作遥控器,停下影像收回幕布,接著按下一旁的电话,“林奇,送颗避孕药过来。”

    “呃……紧急的还是长期?”一问出这句话林奇就知道自己白痴了,当然是紧急的,申屠监制又没有固定的女伴。

    “……两种都要。”他不确定以後还会不会如此失控,但偶尔失控的感觉……不坏。

    “啊?呃、是!”

    “你开车来的?”按掉通讯,申屠默问何乐乐。

    何乐乐微微摆头,声如蚊鸣,“是季先生送我来的。”别摸她的背了,好痒……还有,他为什麽还不抽出去!

    依旧是左手拨号,“季节,有空吗?把她送回去。”

    “……没空,等会赵导要过来挑人。”季节突然降下音量,“你搞什麽啊?那个女人、你、阮麟……你们不是吧?我就出去玩了几天你们品位就下降这麽快啊?”

    申屠默直接挂了电话。何乐乐自嘲地撇撇嘴,挣扎著起身。原来她在那个花花大少眼里,连供他泄欲的资格都没有吗?真是……太好了。

    申屠默的右掌下滑到她臀部一按,本就没了气力的何乐乐只能嘤咛一声,再次跌坐在他身上。

    电话响起。

    “申屠,我刚刚碰到牧惟,他刚好要回去,我让他去找你了。”季节的声音。

    “嗯。”

    “哎!我说,那个女──”叭!申屠默挂了电话。

    “申、申屠先生!”何乐乐突然紧张地浑身紧缩,因为──她体内的肉桩正在迅速勃大!

    申屠默闭著眼,皓首轻轻摩挲著何乐乐的颈窝,“晚上十一点,送吃的上来。”

    “是……您要、吃点什麽──嗯……”体内的硬物微微动了动。

    “什麽都好。”说完,申屠默抱著何乐乐的腰向上一提──何乐乐清楚地听见身下居然“啵”的一声,好像非常不情愿离开那根肉桩一般!她羞赧地无地自容,却看见始作俑者的双眸中流露出几分调笑的兴味……努力落脚支撑起身体,何乐乐双手放在申屠默的大手上轻轻推拒,示意他松手。申屠默看看她绯红的脸颊,目光又好好在她身上巡游了一遍才松开手,看著她踉跄地起身。

    天知道她的腿有多酸软,尤其是一直被迫扯开来的大腿根部,“啊──”里面、里面有东西流出来了!

    何乐乐惊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