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乐乐擦掉眼角溢出的泪珠,笑道。

    “乐乐……如果有事一定要跟我说哦!不要什麽事都憋在心里。”

    “嗯!知道!最近怎麽样?”

    “啊……忙死了!不过我师傅真的好厉害啊!明明比我们大不了几岁,却什麽都知道什麽都懂,长得又帅人又温柔体贴……”

    “……心动了?那就去追嘛!”

    “追?不敢!你是不知道,平时虽然很温柔,但在庭上的时候,那气势──我要是对面律师肯定吓哭了!不过要是我师傅主动追我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哈哈哈哈……”

    “呵呵……”

    和任翎羽聊过一会儿之後,何乐乐总算平静了下来,等她走出洗手间,她发现牧惟已经把孙晓妆逗得娇羞不已了。随後孙晓妆带他们参观了校园,又互留了联系方式,她的“帮忙”也就算圆满完成。

    回程的车上,何乐乐看得出来牧惟的心情很好,虽然她也疑惑过他为什麽昨晚让她挑选女孩,今天就一副追求人家的样子,但……她什麽也不想知道,什麽也不想问。

    晚餐依旧是她和牧惟两个人,但由於要给阮麟送餐,所以她多做了几个菜式,引得牧惟称赞不已,说难怪阮麟非要送餐。

    “乐乐,你忙了一天也累了,餐盒我送去就好了,你休息会儿吧,申屠今晚不是会回来吗。”

    “牧先生……”何乐乐有些尴尬。

    “不用那麽客气,叫我牧惟就好,晓妆那里,可能还得麻烦你呢。”牧惟的俊脸上神采奕奕,很有种“恋爱中的男人”感觉。

    何乐乐礼貌性地笑笑,“有什麽我能做的,您直接吩咐就好,餐盒已经打包好了,可以的话,我想尽快送过去,我怕保温效果不好。”

    听到何乐乐的话,牧惟若有所思,慢慢地嘴角升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怎麽?你喜欢阮麟?”

    闻言,何乐乐惊恐地望向他。

    傍晚的都市总是有些堵车,所以当何乐乐抱著保温盒走进片场附近的酒店时,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

    据阮麟的助理小周说,阮麟还有一整晚的夜戏,所以现在先回酒店休息两个小时。两个小时……何乐乐抱著保温盒的手臂紧了紧,时间这麽紧,他应该不至於……吧。

    “麟哥,牧老师和何小姐来了。”小周敲敲房门。

    好一会儿,帅脸上难掩倦色的阮麟才打开房门出现在何乐乐面前。

    优雅地一笑,目光温和而亲切,“来了,辛苦了。小周吃了吗?要不要一起吃一点,何小姐的手艺不错哦。”

    “谢谢麟哥,我吃过了,你们聊,我就在隔壁,有事就叫我。等会要开拍之前我会来叫您的。”

    哢嚓。随著门锁的咬合,阮麟脸上的表情也瞬间从白马王子变成了恶魔撒旦。只见他扶著门,胸口大幅度起伏了好几下,才转身走进房间。

    牧惟早已经自主自发地进去找了张沙发椅坐下,还顺手打开了电视。何乐乐吞了吞口水,低著头抱著保温盒怯怯地跟在阮麟身後。

    “干嘛一副要杀人的表情?”牧惟幸灾乐祸道。

    “牧惟……”阮麟一道狠厉地眼神瞪过去,轻声警告。

    “好好好,我不说。本人谨对你致以十二万分的同情和敬佩。”牧惟好笑地看著阮麟压抑的神情,故意向何乐乐招手道,“乐乐来,我跟你说啊,你绝对想象不到他对自己苛刻到什麽地步。出了公寓,为了维护形象,他甚至在一个人的时候都不会放松,就算在这种封闭的房间,检查过没有任何窃听或偷拍装置,他依然会维持他温柔的语调,就因为……不能保证隔音。不信你现在给他一耳光,他也绝对不会骂你的。”

    何乐乐不安地看看阮麟。她实在不觉得牧惟说的内容有任何有趣的地方,她只觉得……阮麟现在就像马上要喷发的火山,下一秒她就有可能尸骨无存,她哪里还笑得出来!

    阮麟咬咬牙,坐进沙发不说话。

    他发现自己自找了麻烦!连续的工作疲惫的不是他的身体,而是他暴躁的精神,为了赶进度,其他演员也配合著他加班加点,这点他应该感激,但一些人频频出错、特别是那个什麽苏心琪,一场吻戏ng了二十几次!她要是喜欢吻,他可以下来给她吻个够,但拜托她能不能先把戏演好了!

    “阮先生,请用餐……”摆好饭菜,何乐乐将筷子递向阮麟。

    阮麟抬眸看了何乐乐一眼,突然伸手将她拉进怀里,侧身压倒在沙发上,狠狠地吻了上去。在牧惟错愕的注视下,阮麟一边狂纵地蹂躏著何乐乐漂亮的红唇,右手还伸进她的衬衣大力揉捏她胸前的双峰。

    作家的话:

    阿拉拉拉拉拉~~果然白天睡饱了~晚上比较有效率~~不过不能再接著码了~~一天都没吃饭……光看著乐乐吃和被吃了牧老师这下傻眼了吧~~哼哼哼哼……

    希望大家看得开心~~江山先去吃饭了……或者说是宵夜?望天……爱大家!!!麽麽麽麽麽!!

    ☆、第27章 别有趣味

    “唔……”

    紧紧贴著何乐乐的身体,阮麟重重地摩擦挺动了几下,喉间逸出难耐的嘶吼。他真是……自己给自己火上浇油!憋了一肚子火本来是想叫这女人来给他灭灭火,想著有牧惟陪著来打个掩护,不至於让狗仔抓到什麽话柄,但是他忽略了一个问题──以他现在的状态,干完她,她能正常走路才怪!只要看到她走路的姿势,傻子都会知道他对她干了什麽!

    该死!阮麟松开口,盯著那已经有些红肿的唇,心中的懊恼憋屈几乎快将他逼疯!

    “阮、阮先生!”他不会是、要当著牧惟的面……不敢看牧惟,何乐乐认命地闭上眼转过脸,面对沙发靠背。

    “喂……”牧惟有些糊涂,他是不介意看阮麟的春宫秀,但这个女人不是申屠在玩的吗?好吧,申屠一向也不拿女人当回事的……“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阮麟低哑著嗓子说道,看著身下女人的俊眸中欲望更甚,右手享受般玩弄著柔软至极的乳房,左手则解开她仔裤的纽扣,拉下拉链,手指隔著棉质的内裤刮擦著她身下的嫩处。

    牧惟无所谓的扬眉。他突然想起半个多月前云姨开的玩笑,他记得云姨好像说给他们找个“通房丫头”?话说阮麟和申屠这两人的情况,找个“通房丫头”的确不错,又方便又省时──我是你们的奴隶。

    脑中闪过何乐乐曾对他说过的答案,牧惟不可置信地看向沙发上任阮麟宰割的何乐乐──不是吧,原来云姨真给他们找了个“通房丫头”?

    “嗯──”何乐乐咬著唇,克制著自己不发出呻吟,但是……他温热的手指不停隔著那层薄薄的布料按压摩擦她敏感的阴蒂,一股股的快感将欲念浇灌地越来越旺,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