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男人的头发上,可是、可是──浸泡在温水中的身体格外敏感,体内那无法忽视的巨大存在感,硕首的棱边缓缓地一寸寸刮过层层穴肉带来的强烈触感,来来回回冲刷著她的神智,让她的视线无法聚焦,双手更是不受控制。

    已经、已经快半个小时了,他叫她为他洗发,他就这样慢慢地插著她……他、他今天是心情不好吗?

    看到她脸上的疑惑,申屠默盯著她的眼睛看了好一会儿,双手突然握著她的腰将她“原地”转了个身。

    “啊……”天哪!不同於直线的摩擦,被紧紧撑开的穴壁被这突如其来的旋转力擦出了入骨的酥麻,可没等她熬过这阵酥麻,男人已经握著她的纤腰,尽情地用她的身体来取悦他的性器了。

    “啊……哈啊……”被男人把持著上下摇摆起伏,何乐乐想扶住两侧的浴缸,却因手上的泡沫打滑而无法握紧,只能一次次狠狠地跌坐在他的粗矛之上,被他深深地贯穿,那硕大圆滑的龙头蛮横地出入深处的宫口,让她无法提起哪怕是半点的力气……“申、申屠先生……”这样、太深了,她很快就会不行的!

    也许是听到了她的心声,申屠抽出龙茎,站起身,冲掉头上和身上的泡沫。俯身从身後握著她的大腿将她抱起走到洗手台处的镜子前。

    “不!”镜子中映照出一个女人羞耻的模样──大张著腿被男人反抱在怀中,腿间的绯红蜜园毫无遮拦地坦露在她和他眼前,充血的花瓣紧紧闭合著,腿根处的菊蕾受惊般一缩一缩──“不要!”何乐乐闭著眼摇头,拼命挣扎,可她那点螳臂之力哪挡得过申屠默这辆超级装甲。

    “才拔出来一会儿,就立刻闭上了,不想要了?”申屠默从身後用高挺的鼻梁摩挲著她耳後细薄敏感的肌肤,语气却出奇的冰冷。

    “我……”她能说不要吗?她不知道发生了什麽,但直觉告诉她,她只要有半点反应逆了他的意,她恐怕都很难完好地走出他的楼层!

    “我、我要!”出於对危险的警觉,她终於越过了羞涩,说出了以往绝不会说出口的请求。

    “自己扒开。”

    颤抖著双手伸到身下,犹豫著不敢触碰,但最终,还是心一横,朝两边撇开花瓣。

    “看著镜子。”申屠默命令道,“该说什麽?”

    不敢违抗地睁开眼,心惊胆战地看著镜中那根正对著她幽穴的红色巨龙,樱唇开合了几次仍是无法出声。

    巨龙微微後移,抵住她小巧的菊蕾。“这里,应该还没有男人碰过吧。

    “不!不要!求你!不!”

    “那就求我干你!求我把你插饱!”

    “不……不!我说!我说!求、求你、求你干我──啊!”男人猛然地冲入,激进地挺腰,火热地粗大几乎将花穴撑裂,每一次皆是浅浅抽出又尽根而入,撞击得女人的身体不住地弹动,连呻吟都字字破碎。

    “……你也是这麽求阮麟的?”

    “呀啊啊……不、我、我没有……”後入的角度让男人每一次都轻易地撞到她穴壁前端的极乐区域,尖锐的快感从幽穴直升进胸口,堆积地心脏都无法负荷!

    “没有?我还没碰你,你就已经湿透了……在阮麟那没吃饱?嗯?”

    “嗯……”好难过……可是身体又好、好……

    “嗯?”动作骤停。

    危机感激增,“不、不是!我没有、没有!啊啊──”狂乱的节奏、淫乱的水声、野蛮的拍击……一切都不断强化著身体的感受,一点点将她逼进唤作极乐的地狱。

    “我是谁。”

    “申屠、申屠默!”

    “看著镜子,谁在操你。”

    “唔……是、是你!是你!是申屠默、啊啊啊啊……”

    作家的话:

    投票破了2000~~所以上个2000+的章节……

    赶时间~不废话了~否则就过十二点了!!昨天到今天江山家停好久电啊!!!!!悲剧的没有码字!!

    感谢花花猪、m1220132646、悠琪儿、爱之迷绊、5qe1m8o、karmkarm、mydream妹子们的冰砂!!

    柳莺 银、mingren201(妹子!!抱住~~一口气三个会撑到江山滴!)妹子的圣代!!我今天也吃了两个!!哈哈浅然妹子和涟漪梦妹子的有趣香料~梦妹子那个羽毛好漂亮啊1!!mandy5c妹子的凉爽风扇!!nezha妹子的小精灵~~抱抱还有mavbabybear妹子的抱抱~~狠狠抱抱你~~或者换个男主?妹子选吧还有还有~~橙汁妹子乃的重礼~~~妹子破费了!!爱你~~江山不是大神~~大家才是我的女神们!!爱大家1!

    ☆、第29章 没爽到吗

    镜中的她,神情迷离长发披散,几缕湿发在她粉腻的肩头胸乳划下黑色的波浪,一缕发梢还巧巧地搭在她翘立的乳尖上,随著身後男人的抽顶在她湿滑的乳峰上微微滑动著。

    连呻吟都已发不出,身体仿佛被高潮时的灭顶快感封闭了机能,喉间堵塞,靠著一点点的抽息维持著呼吸,四肢都已麻痹,可为何──眼光落在他无情出入鞭挞之处,就是那里……明明已经无力承受,明明不停颤抖著、收缩著、徒劳无功地在排拒他骇人的凶器,可为何还从那里不间断地传来火热的熨帖,无比充实的满足感和……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快慰极乐,被他触碰、被他撑满的每一寸穴肉都舒爽地让她不想停止又万分害怕在这样极端的快感中死掉──如此矛盾、如此难耐、如此快乐、如此绝望,她……性爱中毒了吗?

    “看清楚,”男人闻著她的发,吻著她的颈,“是不是被操的很漂亮?”

    “唔嗯……”闭目摇头,她什麽都不知道。

    “睁开眼睛!”男人粗哑著嗓子命令著,腰部挺动地一次比一次重、一次比一次快,“嗯──”

    “嗯啊……呀啊……不!”不行、她会疯掉!“申屠、申屠……啊啊──”蜷缩著脚趾,痉挛从小腿一路向上,在腿间幽穴汇聚加剧後席卷全身。

    仿若被狠狠绞杀,男人重重地粗喘起来,在一阵急速的操顶中攀上了欲望的顶峰。

    放下怀中的女人,右臂搂著她的腰将她抵在洗手台边,左手撑在台沿,申屠默俯身紧贴何乐乐香滑的背部,皓首低垂,看看近在咫尺的雪峰红莲,右手抚过她平坦柔软的小腹握上那醒目的雪乳。

    “你的身体,很舒服。”男人史无前例地称赞了一句。

    何乐乐困窘万分,以为他讽刺她淫荡,便反射性地否认,“我、我没有。”小小声。

    申屠默低笑一声,“我是说我──你刚刚说什麽?”男人抬起头盯著女人的小脸,目光恍若伺机出动的恶狼。

    “你是说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