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长著一张精致纯净的面孔,仿若没有沾染任何世俗肮脏的少年,女孩秀雅的五官不算太出众,却有一种让人越看越舒服、越看越不舍得移开眼的味道,也许是正在做著一个好梦,女孩的唇角微微翘著,泛著甜蜜温柔的笑容……季节走进客厅时,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画面。

    新专辑的筹备工作已经提上日程,秦之修假期结束,他也得回公寓盯著他出作品,後面还有大量的工作,他估计有一段时间不能跟他的红颜知己们一起厮混了。

    “哢嚓。”拍照的声音。

    季节扭头,“你就不能先出点声吗?”下意识轻声。

    牧惟看看手机,耸耸肩,“我有啊,你没听见而已。”将手机屏幕凑到季节面前,“如何?”

    季节先低头看了看。不愧是时尚杂志界争抢的摄影大手,手机随手一拍而已,画面无比和谐,熟睡的两人仿佛是天生一对,少了谁,画面都将残缺地令人遗憾。季节拖动画面放大,却不是看他的艺人,而是看那张微微含笑的柔和面孔。

    如果是按艺人的类型分,照片上的女孩分明是治愈系的温柔少女,但……他很清楚地记得她被秦之修压在身下,无力反抗默默承受的样子,她赤裸站在他身前,眼眸中暗含挑衅的样子,她被阮麟抵在电梯轿厢上操干,淫荡娇喘的样子。

    他居然看不懂这个女人。

    “没想到这个女人还挺耐看的。”牧惟扬眉,他之前还真没注意。对於他而言,他更注重第一眼美感,因为时尚写真若第一眼抓不住人,就是失败的作品。而且,像这种初看很一般,越看越顺眼的情况,他还是第一次遇到。牧惟突然想起在法国遇到的一位摄影界大师,那位大师说他的作品富有想象力、充满了浓重的个人色彩,符合时尚圈追求的浮夸奢华、夺目耀眼,第一眼可以让人沈醉很久,但……不值得看第二眼。

    他曾一度恼怒於这个评价,不过现在……他稍微有些知道大师的意思了。大师是说他的作品和某些妖豔美丽的女人一样,第一眼就能勾起男人的欲望,但操过之後……就懒得再碰第二次。

    或许,他应该试一下这种耐看型的女人?

    “季、季先生!牧先生!你们回来了!”

    作家的话:

    今天第一更~~先发了~~然後吃了饭继续码~~晚上12点前肯定会更的六月份要结束了~~七月份学生妹子们放假了吧?不管是放假的妹子还是工作的妹子~希望大家都天天开心~~希望江山的猥琐小文能给大家带来片刻的欢愉~~爱大家!

    今天好多冰砂!!哈哈~~谢谢柳羽、mabelxyz、mingren201、sd198999、g870877310、回音、粉q冰旋风(虎摸妹子~心意最高)、mo八位妹子的果味冰砂~~麽麽~夏天吃冰砂一个可以幸福半小时~哈哈还有回音妹子的小精灵和百灵笔~~妹子抱抱~~俺两天没抓到小精灵了!

    还有菥妹子~谢谢乃的笔~~打工顺利不?

    谢谢nuse008妹子的两个小跳仔~~看他欢乐地一跳一跳~心情都会很好~~哈哈☆、第32章 速战速决

    晚餐时间,何乐乐头一次见三位业主一起吃饭。三个俊帅的男人用餐都很安静,画面十分美好,就是她站在旁边显得有点多余,她索性上二楼清空浴缸中已经冷却的水,重新放给秦之修放洗澡水。

    放完水下楼,三人都已用完餐,正坐在客厅闲聊。

    牧惟看到何乐乐,似乎想对她说什麽,但见她径直走向秦之修便收了口。

    “我重新放了洗澡水,您要不要先梳洗一下?”

    秦之修看看自己身上,嗯了一声,起身上楼,何乐乐便跟在他身後进了电梯。

    牧惟无意识地在沙发扶手上轻叩著手指,望著电梯若有所思。

    感情要抱这个女人还得预约的吗?

    “你干嘛跟著我?”出了电梯,秦之修转身问身後的何乐乐。

    “我、我得把您换下的衣物拿去清洗……”何乐乐指指秦之修身上。

    “哦。”

    客厅中。

    “出去喝两杯?”牧惟提议道。

    “不了,我得盯著秦小子。鬼混了一个星期了,手上的工作再不处理掉,云姨该找我麻烦了。”季节翻看著手机里的邮件通知,知道自己有得忙了。“怎麽?你还没找到新的灵感天使?”

    “刚开始泡,太快吃掉就没意思了。”

    “你真恶劣。”

    “谢谢季大少夸奖。”

    “鬼才夸奖你!”

    牧惟笑笑,不以为意。

    季节见状摇摇头,也不好说什麽。他们五个,表面看上去他最爱玩,申屠最恶,秦之修最呆,阮麟最暴,牧惟最雅,可实际上,牧惟雅个屁。这家夥看起来很绅士,对女人都很温柔,在缪斯和欢场的评价都很高,但很多人都知道,牧惟有个雅号叫“蒲公英”──无法停留的爱。

    牧惟是他们五个之中唯一会交女朋友的人,只是他一年交的女朋友数量足以给他们每人分两个还有多!他总是花上一两个星期的时间去追求一个女人,然後享受一两个星期热恋的感觉,在然後……分手,最长的恋情也不会超过一个月。他说不断交往不同类型的女人能为他带来丰富的灵感,而长时间跟同一个女人恋爱则会扼杀他对美的感知!

    扼杀他妹,他直接说他喜欢跟不同风情的女人滚床单不就好了。上次这家夥不小心泡到一个地产商的女儿,人家死活不同意分手,闹到了缪斯,气得云姨差点把他绑了压去跟人结婚……“你不去?那我去罗?”牧惟刚站起身,却看到何乐乐抱著几件衣服走出电梯,便又坐了下来。

    “怎麽了?又不去了?”季节斜瞥了牧惟一眼。

    “这个女人……你用过吗?”看著何乐乐的方向,牧惟问道。

    “什麽?”

    十一点,六楼。

    第三个……何乐乐默叹一口气,打开牧惟的卧室。四个小时前,牧惟走进了厨房,在她耳边留下了一句话──“十一点,洗好澡上来”。

    男人……连看不起的女人也会上吗?何乐乐自嘲地笑笑,她真蠢,居然会问这种问题。男人上不上一个女人跟他们看不看得起那个女人丝毫没关系。

    走进房间,卧室的灯光非常柔和,让人不由得心情放松。靠在床头的牧惟头发半湿,腰间围著浴巾,看样子也是刚洗完澡。

    何乐乐走到床边,一语不发地开始解衬衣扣子。

    “不急,先喝一杯。”牧惟拿起床头柜上的高脚杯倒了半杯红酒递给何乐乐。他觉得自己有些兴奋起来,不知是不是刚喝了一杯的关系。通房丫头……很有意思的角色。

    何乐乐摇摇头,兀自脱了个干净,然後爬上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