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有些与众不同的习惯,可以理解。”

    “……”季节嘴角微微抽搐。这女人是说他少见多怪?

    秦之修抬眸看了看何乐乐,俊秀的面容上并没有什麽特别的表情,但何乐乐却微微松了口气。出於直觉,她觉得秦之修并不喜欢季节那句“非人类”的评价……想想也是,就算是天才,也不希望被人当做异类吧?虽然别人可能没恶意。

    “玩哪种?”秦之修问。

    “建议你玩运气成分高的,以你的智商,我怕你撑不过半小时就会哭著跑下楼。”季节的语气十分的幸灾乐祸。

    “……您不去休息吗?”

    “呵……我怕我刚睡著就要被吵醒。”

    “您如果暂时不休息的话,不如一起玩?”何乐乐直直地看著季节,眼神中的某种坚定让季节不由得收起吊儿郎当的表情、收回撑著脑袋的手,微微坐直身体。

    这女人……这个奇怪的气场是怎麽回事?季节突然觉得有些不自在。

    “那麽,听从季先生的建议,我们玩飞行棋?”何乐乐不再看季节,而是扭头征询秦之修的意见。

    “嗯。”

    半个小时後……

    “你运气还真好。”季节讪讪地说。

    “是啊,或者我们试下跳棋?”

    又半个小时後……

    “这种小孩子的玩意我不熟。”季节的脸色开始有些难看。

    “那我们玩扑克好了,最简单的‘跑得快’?”

    再半个小时後……

    “你、你们……”连输七把的季节握著一手牌出不去,看著眼前两手空空的男女说不出话。

    “啊!”何乐乐突然轻叫了一声,似乎想起了什麽重要的事。

    二男神色各异的望向她,秦之修是带著淡淡地笑意,季节则是恨不得撕了她的神情。

    “过了半个小时了没?我好像还没有哭耶……”

    “噗……”秦之修喷笑。

    “何、乐、乐!”季节咬牙怒吼!

    作家的话:

    泥菩萨也有三分土性子~~季大少偏偏最会踩雷点~~今天晚上做了两个小时的车~十点多才到家~~所以又是更的很晚……让妹子们等著急了!

    对了.~我不知道每月礼物箱会清掉的~所以昨天更文後有妹子送的礼物我都看不到了!!这里都无法好好道谢!!对不起妹子!江山很抱歉~谢谢妹子的礼物!!我昨天有看到的!

    然後就是今天的

    谢谢drtime、巫晴两位妹子的百灵笔!!朵!朵妹子的小风扇和圣代~~哈哈~都是又凉又爽的礼物~~感谢chiu880621妹子的秘药和al126317某a妹子的催文狼牙棒!!这两个都是第一次见到的礼物.~哈哈~~真有意思~~谢谢妹子们!爱大家!!麽麽感谢投票给江山的妹子.~感谢每天来看文的妹子!!感谢所有留言给江山的妹子!!麽麽麽麽☆、第34章 别惹牧惟

    在季节恼羞成怒之後,秦之修微笑著拿起了曲谱册开始作曲,季节立马收声,示意何乐乐收了棋牌。

    等何乐乐收拾完,端著空咖啡杯下楼了之後,秦之修停了笔,美眸隐著丝丝笑意看向季节。

    “有话要说?”

    “别告诉我你没帮她。”

    秦之修摇摇头,“我的确没有帮她。”

    “哼……那她今晚的手气还真是很旺。”

    秦之修轻笑,“是,不过不仅是手气,你输得不冤,至少扑克,你现在的确玩不过她。”

    “……为什麽?”

    “她会算牌。”

    “什麽?”

    是的,每人出过两回牌之後,她就大概知道秦之修和季节手上还有什麽牌了。她会算,并不是因为她智商特别高或者记忆力特别好什麽的,而是因为……小学五年级时,她得了视线恐怖症,最初的一年,她害怕看任何人也害怕任何人看她、不哭不笑不说话、甚至听到外面的说话声都会恐惧地颤抖,爸爸妈妈为了她辞了工作搬了家,整整在家陪了她一年,为了分散她的注意力,逐渐消除她的恐惧,爸爸妈妈就一直陪著她玩各种棋牌游戏,一个人呆著的时候她就一个人一张张数扑克。

    後来爸爸妈妈教她把别人都想象成扑克,都没有眼睛的,这样她就不害怕了。坦白说,这个方法的效果……很糟糕,因为她总是想凑齐四个四个一组,人数是奇数的时候她总想找个人来补一下,反而变得更加焦虑。

    也正是因为她对数字似乎比较敏感,玩这种跟数字有关的游戏时运气还不错,爸爸妈妈才建议她读会计──要是爸爸妈妈知道她读完会计来做这种工作……不想了。

    她还年轻,还可以重新开始。一切都还有机会。

    凌晨两点,她终於能入睡,枕头下压著牧惟下午给她的《保镖可压不可辱》下册,随书还有孙晓妆的一张致谢条。女孩的字很娟秀,明明有她的手机号却不发短信而是亲手写字条……若字如其人,女孩一定是个心灵善良的好姑娘。可是遇到牧惟,会受伤的吧……她要不要告诉孙晓妆点什麽?可是,背著人打小报告什麽的……她做不出来。

    第二天一早,季节和秦之修还没有下楼,牧惟吃过早餐刚准备出门,何乐乐犹豫了半天还是开了口。

    “您对孙小姐是认真的吗?”

    “什麽?”牧惟止步。

    “如果您只是找人玩玩,孙小姐会受伤的。”

    “你的意思是叫我换个人追?”牧惟诧异地看著何乐乐,只觉得荒谬至极。这个女人以为她是谁?不过是在他的身下躺了一下,他还没碰她呢就敢干涉他的事?谁借她的胆子?

    “对不起,我知道我没有资格说什麽,但……如果孙小姐因您而受伤,我也有责任。所以,如果可以……”

    季节正巧出电梯,听到何乐乐的话,好笑地拉过一把椅子,点了根烟,一脸看戏的表情。

    感受到季节的目光,牧惟有些恼羞地瞪了过去,季节摊摊手,叼著烟瘪瘪嘴,做了个“不关我事我看戏而已”的表情。

    不耐烦地看著何乐乐,牧惟的语气有些不善,“何小姐,麻烦你搞清楚自己的身份,不该说的话不要说,不该管的事情最好站远一点。”一个供人泄欲的妓女而已,有什麽资格这麽跟他说话?

    身份……她当然清楚自己的身份,但工作是工作,她不能因为工作就破坏她为人的底线。“如果您坚持,我只能把孙小姐应该知道的事情告诉她。”她不会多话,但也不会什麽都不说,眼睁睁看著孙晓妆跳进他这个火坑。

    牧惟冷笑一声,捏著何乐乐的下巴抬起她的头,“你威胁我?”

    “……”何乐乐垂眸不语。

    “好啊,让我看看你能做点什麽?”略一使力,将何乐乐的脸甩向一旁,牧惟冷哼一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