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这两天媒体都在报道他监制的《一生一世》快要开机了,所以申屠默大概是疯狂加班中?

    既然这样,她先睡了。

    仿佛刚闭上眼,何乐乐就觉得床在微微震动,睁开眼看了看手机,凌晨三点半。外面有车驶过的声音,谁回来了?

    “小周你回去吧,我没事。”门口传来阮麟的声音。

    何乐乐赶紧走到门口。

    “何小姐,不好意思啊,麟哥有点喝多了,要麻烦你照顾一下了。”

    “……您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辛苦您。”

    目送阮麟的保姆车离开,何乐乐关上门,看了看阮麟红通通的俊脸。

    “你喝多了?”不怕原形毕露吗?

    阮麟垂眸看著她,嘴角噙著一抹邪肆,猛然搂著她的腰抱起她,将她的腿撩起盘在他腰上。

    “啊──”

    “你说谁喝多了?”

    作家的话:

    阿拉拉拉啦~~终於赶在十二点前码完第二更~~一起发上来俺是双更的好孩子!!求吻求爱求票票!!

    爱大家

    ☆、第36章 阮麟醉酒

    “我……唔──”何乐乐刚想“说明情况”,阮麟就狠狠吻上了她的唇,一边咬著她的唇瓣撬开她的贝齿,卷过她的舌头含吮,让她无法挣脱,一边大步流星地朝她的卧室走去。

    他满身满唇的酒味熏得何乐乐有些头晕,只能扶著他的肩任他蹂躏她的唇舌,直到被他重重地压倒在床上,她才反应过来,拼命闪躲他的唇。

    “不、不行,我──”

    阮麟一把捂住她的嘴,近在咫尺的眼眸中满是深沈的醉意,“还、不到喊不的时候……等会儿、我会好好让你哭著喊不、哭著求我再快一点、再重一点、再深一点、求我不要停……”

    男人口中说著淫靡的话语,身体还紧压著身下的娇躯耸动了几下,眉眼身躯充满了野性的魅力,可下一秒,他却覆在何乐乐身上,紧紧拥著她,将头枕在她富有弹性的双乳之上闭上了眼。

    “这次、不是做梦了吧?再做梦老子就、憋死了……不许跑、我、我先睡一会儿,等会再好好……”

    五秒後,轻微的甜鼾声从她胸口传来。

    ……又是一个死撑派。明明已经醉到不行,但一定会硬撑到别人看不到的地方才会倒下。

    何乐乐费劲地从阮麟的紧抱中挪动了出来,很有预见性跑到厨房拿了个盆,果不其然,没过多久阮麟就开始呕吐……这是喝了多少啊?

    折腾了大半个小时,阮麟才算平静了下来。何乐乐熟练地处理掉秽物,抽风换气,只是犹豫了几秒,就轻叹一声,扒光了阮麟……“嗯……”阮麟轻哼了一声。头好重,眼睛睁不开?他怎麽了?

    好热……仿佛每一根毛发每一个细胞都在燃烧,喉咙、嘴里……好干……该死!那群人居然有意灌醉他!他怎麽能醉?他还要好好操干那个女人呢……嗯……好凉、好舒服……是谁?

    阮麟挣扎地睁开眼,那个这两天在梦里被他操得死去活来的女人正拿著湿毛巾细细擦拭著他火热的身体。

    她柔软的小手轻轻拂过他滚烫的肌肤,带来难以言状的舒适轻快,而被她来回擦拭著的地方,燥热渐退,点点酥麻凉爽直透入骨。

    静静地凝望身上这个卖力的小女人,阮麟的心……出奇的平静。什麽也不愿想,只想沈溺在此时……很安静、很平和、很……完整。

    女人似乎并没有发觉到他已醒来,仍是抬著他的手臂温柔抚慰著。阮麟突然反手抓住何乐乐的软手将她带进怀中。

    “别动……”让他抱一会儿。软软的、凉凉的……任他欺负的温柔小女人……如果她不是个出卖身体的女人、如果他是在其他地方认识她,或许……“阮先生?我煮了醒酒汤,我去──”

    “你很缺钱吗?”阮麟难得在公寓里柔声说话。

    “……”何乐乐不明白他为何这麽问,想了想,摇摇头。她虽然没有钱,但在这里也不花什麽钱。

    “……不缺钱来做这种工作,你是天生犯贱欠人操吗?”听到何乐乐的回答,阮麟一股气逼上心头,反身压在她身上厉声道。他、他刚刚居然还觉得自己喜欢上了这个女人!该死!

    何乐乐的小脸瞬间失去血色,唇瓣动了动却没有出声。她眨眨眼压下眼睛的酸涩,伸手想要推开身上的阮麟。

    “我去给您拿醒酒汤。”她能说什麽?说她根本就不知道这个工作要出卖身体?他会信吗?他在她什麽都还不知道的时候就强暴了她……现在再来说这些还有用吗?能改变既成事实吗?

    “不用──拿你的身体来醒酒,再合适不过。”阮麟野蛮地撕开何乐乐身上的衬衣,正要扯掉她的胸罩时──“我来了例假,不方便给你醒酒了。”一句话,说得毫无起伏,如同她每日的问好,平静从容。

    阮麟深邃的黑眸暗了暗,“……没关系,我可以用其他地方。”阮麟将手伸到她身下揉揉她丰满圆润的翘臀,“申屠碰过这里吗?”

    “不、不要!”何乐乐终於还是慌了,小脸上满是惊惧与哀求。要是让他进入那里,她的身体一定会坏掉的!“阮麟!我求你了!你去找其他女人好不好!你这麽帅,又、又这麽厉害,一定有很多女人愿意让你抱的!真的!”

    “……”他当然知道大把的女人求著他想让他干!但他现在只想干她!这个不知死活的蠢女人!“你就那麽希望我去干别的女人?嗯?”钳著何乐乐的下巴,阮麟满眼阴鸷。

    何乐乐无奈苦笑,她忘了他不能在别的女人面前暴露本性了,“还有三天,三天过後我身上就干净了,到时候你说什麽我都听你的,求你,别碰那里。”

    深深地注视了身下的女人半晌,阮麟才哼了一声,扯掉她的文胸,一口咬住她的一只椒乳轻抿重吮,舌头灵巧地逗弄翘立的红莓,顶著它陷下去,又让它弹进他口中。

    “阮麟……”他非得要她哭著求他吗?

    “……知道了。”男人嘀咕了一声,醇厚的嗓音里饱含著浓浓的不满足。

    “我、我去拿醒酒汤。”

    阮麟闷声不吭抱著她的双乳玩了好一阵才松开嘴,放她起身。

    好不容易逃过一劫,何乐乐自我安抚了半天,才端著醒酒汤重新回到卧室,一进门却看到阮麟枕靠在床头一脸揶揄地看著她。

    何乐乐不解地偏偏头,直到看到他手中摊开的书!那本枕头下的《保镖可压不可辱》下册!啊啊啊啊!

    “你能接受的尺度并不小啊……以後我们慢慢试。”

    不要啊啊啊啊啊!

    作家的话:

    最近天气似乎多变~~雷雨颇多~~妹子们要注意天气变化小心防暑防雨哦~~爱生活爱妹子!!

    感谢m122013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