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她哪也不许去!她只能老老实实呆在他身下,被他操到痛哭尖叫!被他干到失神失魂!

    该死!为什麽手动不了!

    房外传来汽车驶进的声音。

    “……阮先生。”

    阮麟咽下一口气,重新坐卧在床上看剧本。“当我什麽都没说。”

    “……谢谢。”何乐乐下了床,有些意外地回望了他一眼,低头弯起一个轻微的笑容,转身整理衣服准备离开。

    “等等……”大手一抓又扯回何乐乐的身体,盯著她的小脸看了好一会儿……她笑起来,还挺顺眼的……拉近、吻上她的唇,很快又松开。

    “你不会接吻吗?如果连这个都不能让我满意,那我怕是等不到两天後了。”

    “我……”何乐乐低头咬唇。她的确不会,之前都是他们……“吻我。”

    怯怯地瞅瞅他幽暗魔魅的眸子,何乐乐视线下移看向他的唇──这一看,便几乎移不开眼。他的唇……仿佛是上帝精心雕琢幻化出的杰作,完美的形状让人觉得用厚薄去形容都玷污了它的无暇,诱人的唇色介於粉红与玫红之间,色泽饱满透著健康的莹光。

    咕噜!吞咽口水的声音在何乐乐耳朵里荡了一下。

    男人微微翘起唇角,那如恶魔果实般吸引人灵魂的唇瓣顿时变得更加诱惑……阮麟也不催促,只是笑望著她,他很清楚自己的唇对女人的诱惑力。

    盯著阮麟的唇,何乐乐轻颤著睫毛凑上自己的唇,随著距离越来越近,她几乎不敢呼吸──难怪昨天上阮麟粉丝俱乐部的时候,很多粉丝说每天都会亲得一海报口水……轻轻一触,唇上明明是柔软的触感却似乎电得她浑身一麻,刚想离开,男人已经压著她的後脑反客为主,吞噬著她的唇瓣,灵活柔韧的舌头横扫她的贝齿内外,在她敏感的上颚粘膜上来回地骚动,撩起一阵阵让她浑身紧绷的难耐酥痒。

    “唔嗯──”好、好痒……

    阮麟吻得兴起,空闲的大手下意识地就环到何乐乐身後解开她的文胸扣,将身前的娇躯揽向他已然火热的身体,手掌前前後後地在她光滑的胴体上游移揉捏。

    哢嚓,哢。门开又门关。

    “对了,我又签了几个新人,以後你这边我会再安排个人过来照顾你,我不在的时候,有什麽问题可以先让他去协调。不过他不能进入公寓,所以……自己的身体尽量自己照顾好,别让我太担心。”

    “嗯。有何小姐在,你不用太担心我。”

    “……有她在,我更担心。你小心她半夜爬你的床。”

    听到季节和秦之修两人的对话,何乐乐终於能提起力气推开不知餍足的阮麟,小声急促地喘著气,不敢看他。

    “我、我去做晚餐。”

    何乐乐一出门,就与季节、秦之修的目光迎个正著,季节冷哼了一声,轻蔑地瞥瞥她的胸口。

    何乐乐顺著他的目光低头一看,才发现胸罩正异样的隆起──“呵……过来我帮你扣上。”跟著走出卧房的阮麟恬不知耻地冲她说道。

    苍天!这个男人!这个男人知道“羞耻”这两个字怎麽写吗?浑身僵硬的何乐乐悲愤地在心中怒吼。

    当晚,申屠默和牧惟仍是没有回公寓,晚饭後秦之修本来是想找何乐乐聊聊如何追求杜微的问题,谁知季节洗完澡就下了楼,抱著“一雪前耻”的架势坐在了客厅地毯上,随後阮麟也围著浴巾上了楼。原意是要抓何乐乐下楼的阮麟见他们三人在玩扑克,不禁升起了兴趣,不畏走光地坐在何乐乐身後,将她圈在怀里,下巴搁在她肩膀上,看她打牌。

    在阮麟的提议下,三人无聊地开始了贴纸条的惩罚。

    何乐乐欲哭无泪,不知是因为视线恐怖症的原因,使得她在三人的注视下无法静心地记牌算牌,还是因为身後阮麟浴巾下的凸起一直热切地盯著她的臀让她不时分心,总之今晚的她大失水准。她每次输牌之後,阮麟还特别兴奋地沾著口水把纸条贴她脸上,一旦有纸条干了飘落,他竟然能半空就抓住,然後沾沾口水“啪”地一下拍她脸上。一旦她幽怨地瞪著他,他就会笑得更加开心,将她搂得更紧。

    如果说今晚何乐乐是失了水准,那麽季节根本就是丢了智商,牌打得毫无章法不说还经常看漏牌。自己贴纸条的时候,脸臭的像被人带了绿帽……作家的话:

    江山要先说一下哦~~因为明天要出门~~所以怕晚上不方便上网发文~~所以今天就先放在存稿箱过了晚上12点就发~~最起码保证天天有……其实季节吧……就是个别扭呆……

    感谢chiu880621妹子的小风扇~~~清风吹啊吹

    感谢!朵!朵妹子的情人果冰!!凉爽到心里了~~7月的新礼物呢!!所以~~咳咳~~下章炖点肉暖和一下?这是现在不方便炖肉耶……炖点素肉?嘿嘿嘿嘿☆、第39章 双腿之间

    当一脸光洁粉嫩毫无瑕疵的秦之修完成了脑中作曲拿起曲谱册後,季节一把扯下了脸上的纸条,站起身,脚步凝重地走向电梯,也不去计较他到底“雪耻”了没有。

    何乐乐抬眼看了看季节,正想撕下纸条,却被阮麟从身後一把挟住胳膊抱起,离了地。

    “阮麟!我还要收拾……”

    “没关系,等会我自己收拾。”秦之修微笑著看著两人,并不奇怪两人的亲密举止。事实上,除了音乐和杜微,其他的事他都不关心。

    眼睁睁看著阮麟一路抱著她回到卧室,何乐乐忍不住开口:

    “你……你不回自己房间吗?”

    阮麟咬咬她的耳廓,“我发现你比我的床睡著爽。”

    “那、那这间房给你,我去其他客房睡。”

    “你没听清吗?我是说……‘你’比我的床睡著爽。”

    “唔──”

    浴室,又见浴室。

    “阮麟……”他、他可不可以不要这麽变态!

    背靠著墙壁,双手向後撑著墙壁防止自己失去平衡滑倒在地,一条腿高高抬起挂在他的臂弯,另一条腿被迫踮著脚费力地配合他的高度。何乐乐觉得自己仅是维持这个姿势已经很困难很难受了,可阮麟居然还……“啊……”皱著眉细细呻吟,她从不知道,原来经期中的身体比平时还要更加敏感。

    阮麟瞟瞟她似痛似爽的表情,轻佻地笑了笑,托著她臀部的手掌抬了抬,让她更加性感地弓起腰身。一直在她腿间缝隙处上下滑动的手指愈发深入,一下一下切实到肉地摩擦著充血的肉瓣。

    一线线红丝偶尔从指下滑出,但很快便被花洒喷下的水柱冲淡消失,画面淫靡又邪恶。

    “好像……没多少了。”阮麟的嗓音有些干哑。

    “不……”虽然第三天开始会变少甚至有时候没有,但其实直到第五天都还会回一些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