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别……请再等等、拜托……”

    哀求声流进耳里,他却仍是忍不住将手指钻进肉瓣保护下的小孔,一边慢慢地钻入一边旋转著抚摸穴壁的纹路,层层叠叠,一环环紧咬著他的手指。

    阮麟沈著嗓低吟一声……他快忍爆了!

    “你……好紧、好热,你也想要的,对吗?”

    “啊……”

    男人将手指嵌入直至指根,紧贴著穴道的肉壁缓缓地、重重地摩擦著,每一下都让她被迫拱腰拼命地忍耐那难以言状的欢愉。她的身体很坦白地告诉她,那里不属於她,而是属於男人,只有男人的给予才能使它满足,使它快乐,使她到达极致的天堂。

    这一刻,她多想男人不管不顾地进入它,贯穿它,狠狠地欺负它,但理智却又告诉她不可以……欲望与理性的矛盾折腾地她几乎崩溃,身下如潮涌般的快感不断逼迫她向欲望屈服。

    “阮麟……我……”无助地呼唤带著浓重的哭意撩得男人身心大乱。

    该死!男人抽出手指,抱起身前的女人,在洗手台随手拿了一只乳液,大步走出浴室。

    他为什麽要忍?他何必顾忌她的身体?他何必在意她的请求?他何必担心她的怨恨!

    被阮麟放倒在床上,何乐乐困惑地看著挤出乳液涂在她的大腿根部,然後──将高昂的龙茎插在她肥美的肉丘之间,并上她的双腿。

    “夹紧。”

    他!何乐乐的脸颊红透,但看到他青筋隐现的额头、极力忍耐的神情、浑身绷紧的肌肉和她身下──他那坚硬如铁的热杵,她便乖乖地抬起腰,交错双腿,紧缩起大腿牢牢地缠住他粗壮的肉柱。

    靠!她要夹断他吗?但他现在的确是需要这样的痛快!咬著牙,阮麟尝试著抽动了一下,抽出来不容易、插进去更不容易……这女人就是存心不想让他干是吧?

    憋屈地瞪了身下的女人一眼,在女人莫名的委屈表情中俯身咬住她的乳尖扯起,在女人尖声的痛鸣中快速地小幅度挺动,用她细嫩的双腿和软丘满足他不能如愿宣泄的兽欲!

    “嗯、阮麟……啊啊……”虽然没有插入,可他炙铁般的凶刃每一次款摆都是压著她脆弱的肉蒂激烈地摩擦著,尖锐的战栗快意像黑暗中不断射向她的光线,将她浑身的皮肤血肉都照射得不知是痛苦还是快乐。巨大而猛烈的感官刺激之下,她找不到任何的依仗,只能近乎痉挛地夹紧双腿,让她和他都无法逃脱这无边的黑甜而热辣的快感折磨。

    夜漫漫,爱火始燃,沈醉,别样阑珊。

    “小姐,东x大学到了,三十一块。”司机看看後望镜中满脸通红的何乐乐,好心问道,“小姐,小姐?你还好吗?”

    作家的话:

    不知道有多少妹子第一时间看到这章……咳咳……江山先遁走了……这两天在朋友家~~留言可能要星期天才能看到了~~希望大家周末开心!!江山爱大家!!

    麽麽麽麽!!

    ☆、第40章 所谓真相

    “啊?啊!对不起对不起,我走神了,到了吗?多少钱?”

    付了钱下车,何乐乐赶紧先跑到上次去过的卫生间用水拍拍脸。阮麟真是太、太……她想了半天还是想不出合适的形容词,总之实在是太那个……什麽了!害她半夜筋疲力尽地换床单……不过也许是因为昨天稍稍满足了他,所以今天她说想请假见个朋友的时候,他就问了下男的女的就点头应允了。季节和秦之修吃过早饭也出了门,白天应该不会回来,申屠默也没有白天突然回来过,至於牧惟……牧惟两天没回来了,这也是为什麽她会急著请假来找孙晓妆的原因,她真的不希望孙晓妆在什麽都不知道的情况下爱上牧惟,失心失身。

    一进书店,何乐乐就发现孙晓妆已经到了,孙晓妆提议到一旁的咖啡馆坐下慢慢聊,何乐乐苦笑一下,点了点头。她全部的身家大概只够打车回去的钱了,因为要赶时间,她也不能慢悠悠坐公交转地铁再步行回公寓,所以,老天保佑咖啡馆有两元以内的饮料……“乐乐姐,保镖那套书好看吗?”孙晓妆的笑容纯净甜美,让人很容易对她产生好感。

    何乐乐有点羞涩地笑了笑,“嗯,就是、有点……”

    “色,是吧?”孙晓妆一脸古灵精怪地小声接口道。

    不好意思地瞥瞥四下,何乐乐好笑地点点头。

    “那种程度还好啦,姐姐要是喜欢,我还可以介绍点更辣的给你!”

    “不、不、不用了!”何乐乐连忙摆手,她一想到阮麟饶有兴趣看《保镖》下册的样子,腿都软了,哪还敢借“更辣”的回去。

    “哈哈!乐乐姐的反应和我以前刚看到这种书的时候一样一样的!”

    “呵呵……”干笑两声,何乐乐舔舔唇,不打算再拐弯抹角,“晓妆,这次约你主要是想跟你坦白一些事情。”

    “……是上次‘缘分的邂逅’吗?”孙晓妆的语气很大方,但莹润的脸颊上明显升起两团红晕。

    何乐乐有些意外,“……牧惟告诉你了?”

    “是,”孙晓妆微微垂下眸,一脸情窦初开的含羞模样。

    “……”何乐乐看著孙晓妆的少女娇态,一股不安在身体里蔓延,仿佛有什麽危险正在逼近──“两位美丽又可爱的小姐,介意我坐下来吗?”

    牧惟!

    何乐乐强自镇定地看著他无限爽朗阳光地冲孙晓妆笑笑,然後搂著孙晓妆的腰坐在了她面前。

    “怎麽今天有空出来?其他人都不在家?”牧惟的微笑堪为贵族的礼仪规范,但何乐乐眼中却只看到一只冷血优雅的凶豹在准备猎食。

    “……我请了假。”

    “哦?专门请假来告诉晓妆‘真相’?辛苦你了,我已经告诉她了。”牧惟侧头温柔地看著孙晓妆,“对不起,晓妆,我怕直接找你表白会吓到你,所以找了何小姐帮忙。现在何小姐也在这里,还有什麽疑问,你也可以问她。

    “没关系啦!事实上……”孙晓妆娇羞更甚,“我很高兴。”

    完了!何乐乐暗自叹口气。这女孩显然已经……陷进去了。

    咬咬牙,何乐乐豁出去了,“牧先生,那麽你告诉了晓妆,她是我从十几个女孩当中选出来的吗?”

    “噗……”孙晓妆小声喷笑一声,“乐乐姐,原来牧惟没告诉你啊,那些女孩都是我啦,牧惟他就是看cosplay展的时候对我一见……”含情脉脉地望了一眼牧惟,孙晓妆接著说,“牧惟说乐乐姐居然没看出来,我还不信来著。”

    “不!那些真的不是你!其他的照片也不是什麽c……”何乐乐有些激动地解释道。

    “何小姐……”牧惟喝了一口咖啡,冷冷地看著何乐乐。“我知道,拒绝了你的特殊服务的确伤了你作为女人的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