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你认真的?”虽然他家的医院费用是很高,可是……这女人都穷成这样了,爬了申屠他们三个的床居然一点好处都没捞?真是……有节操的女人啊!他喜欢!

    “钱的问题你大可不用担心,这家医院,缪斯有股份的,你算缪斯的员工吧?每年最低也有三千的医疗福利,够你住几天的。”

    “……哦,谢谢。”何乐乐低头看著被子上交握的双手。缪斯的福利真的很好……“那……我可以要点吃的吗?”

    宗介然看著何乐乐羞怯的模样,不禁微微愣了一下。他想他大概能理解申屠为何有点在意这女孩了。

    这份毫不做作的羞怯柔顺,眼底大方坦然的沈著安静,如此矛盾的两种个性在她身上却显得这般地和谐自然!既让男人想保护又能挑起男人的征服欲,再加上在床上还浪得起来,啧啧!

    叫护士送来夜间的餐牌,女孩点了份最便宜的青菜配米饭。等女孩吃到一半时,宗介然飞来一句──“餐饮另外收费。”

    何乐乐手中一顿,苦笑了一下,继续动筷。

    “……”宗介然本来想在何乐乐吃惊地看著他时再跟她说他是开玩笑的,结果人家压根没扭头,他只好把後半句噎了回去。

    “好了,你休息吧──”宗介然话音未落,手机铃响。

    牧惟?难道是来问这女孩情况的?宗介然看看手机,又瞥了瞥床上的何乐乐,故意在房内接了电话。

    “喂?牧大摄影师,你是要问何──”

    “别废话,老子、在海×酒店後巷,派、辆车过来,快点……”气喘吁吁的声音。

    宗介然一听,立刻正色,一边打电话叫值班室准备车,一边开门朝电梯跑去。

    这帮家夥会打电话找他叫车的,只会是要一种车──救护车!

    何乐乐默然地听著宗介然的动静,并不太明白出了什麽事,不过看那个医生的样子,难道是牧惟怎麽了?

    嘀嘀嘀。短信声。

    手机自动显示短信内容:“你没事吧?”

    再一看发件人──阮麟?

    公寓内的阮麟自己煮了个鸡蛋剥了壳,正拿著在下巴、脸颊上滚。他犹豫了半天才决定发个短信问下那女人的情况,谁叫申屠那小子什麽也不说。

    昨天中午等了很久也没等到何乐乐上来叫他吃饭,下去一看才发现厨房里什麽也没有,何乐乐也不在房里。想了一下,他在健身的时候看到牧惟的车回来了……很显然牧惟把那女人拖上床了。

    忽视心头的不快,他出去在几个粉丝的围观下吃了饭,回来後发现牧惟那小子居然还没有完事!那女人例假还没完吧?哭著求著不让他做,这会儿在牧惟床上就不记得下来了?

    耐著性子看剧本,看不到几页他就烦躁地只想撕了剧本,索性开车出去飙车,飙到晚上回来一看──客厅的灯都没开,才隐约觉得事情不太对。恰好申屠回来,跟申屠一说,申屠打了牧惟的电话叫他开电梯,再然後……就看到床上只剩半条命的女人。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十几分锺之後了,申屠早就带那女人去了医院,他则生产了另一个可以送进医院的家夥。

    “阮麟,你他妈……为了一个女人跟我打,别告诉我、你干这女人干出感情了!”牧惟坐在地上,喘著粗气对他说。

    他被这一句话惊醒,停了拳脚。

    怎麽可能?他是觉得她尝起来不错,性格也不像其他女人那麽无聊恶心,偶尔看起来还挺顺眼……他怎麽可能喜欢上这种出卖身体的妓女?

    不……是喜欢的,他喜欢她的身体。想通这一点,他最後踹了牧惟一脚,下楼煮鸡蛋。

    “我没事,不过……牧先生好像出了什麽事。”那个女人的回复上这麽写道。

    作家的话:

    妹子们~~先告下罪~~江山今天早起~~现在实在困得不行了~~发了这章就去睡了明天再来回复大家在留言板和会客室的留言~~然後作为致歉~~~明天双更先透漏下~~牧惟进医院的主要原因不是被阮麟揍的。

    感谢粉q冰旋风妹子的女王鞭!!这个真心好难抽啊!!!

    感谢悠琪儿妹子、半日閒妹子的狼牙棒~~尖刺好刺激……还有谢谢drtime妹子的冰砂、芦芦妹子的圣代~~南瓜瓜妹子的小鸟~~(嘿嘿~小鸟~)还有还有!!潆汐妹子、raincloud妹子的爱心糖果!!橙汁时间(橙汁妹子~~大麽~会客室的留言也先等等我哦~~今天实在太困了~~)yuang09妹子的芋头牛奶冰!!洛丽塔妹子的仙草冰!!!哈哈.~这下真的全齐了!!!!!!!!!!麽麽妹子们!!爱大家!!

    感谢妹子们爱意满满的礼物~~感谢妹子们一直以来的投票和留言~~谢谢大家的支持~~江山爱大家!!

    之前都说要尽量早点睡的~~结果每次看到大家的留言就边回边笑~~然後就兴奋起来了……看来以後留言还是要白天找时间回复才行……☆、第45章 人鱼泡沫

    牧惟出事?他下的手他清楚,死不了人。不过──“你白痴吗?你管他去死?”

    阮麟气结。他火急火燎地为人家出头,敢情人家根本不记恨!他娘的妄做小人!

    “嗯,知道了。我明天回去。”女人回复道。

    看著这简单的几个字,想著何乐乐一惯的乖顺样儿,阮麟痞痞地笑了笑,将有些变色的鸡蛋扔进厨房垃圾桶,转身进了何乐乐的卧室。

    何乐乐将手机放到一旁,准备洗漱休息。酒店式病房各种用具一应俱全,就是不知道要不要另外收费,能不用就不用吧。而且……她发现自己没穿内衣,总不能这几天一直真空著?所以还是明天回去算了,看能不能再请一天假休息一下。

    门外陆续听到有人小跑的声音,隐约听到人压著嗓子说宗副院长要人什麽的。

    她记得之前的宗医生胸前的工卡上印的职务是副院长……是为牧惟要人吗?

    疑问一闪而过,何乐乐并末放在心上。诚如阮麟所说,牧惟如何与她无关,她已经做完了自己想做的事,也付出了代价,剩下的事她不会再插手。刚刚告诉阮麟牧惟出事了也不过是刚好听到,顺便提下罢了。

    她不知道自己算不算得上一个好人,因为她做事……但求心安罢了。至於对伤害她的人,她最多做到不怨,以德报怨……翎羽说过,那是上帝的工作。

    身体是前所未有的疼痛酸涨,精神却是难得的放松,公寓之外的世界──好自由……一夜无梦,半夜似乎房外稍有喧哗,但她也只是醒了几秒就甜甜地睡去了。

    清早医生护士刚交完班,何乐乐就再次要求出院,新的医生看了看病历,又检查了下,就交待她回去後注意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