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息,短期内避免性行为直至身体无异样,并未阻止她出院。

    换上已经消过毒的牛仔裤和衬衣,何乐乐窘迫的俯视胸前的凸点,红著脸找护士要了条医用胶带,剪成四段,交错著把乳尖贴了下去。幸好她的衬衣不透……要是像古代女扮男装用绷带缠自然是最好,但是绷带肯定要钱。

    对著镜子左右看了看,别说,能想出这个办法,她还挺有才的嘛,哈哈!

    拿了药,何乐乐问了下她还要付多少钱,她虽然没带现金,但唯一的一张银行卡里还有四十几块,付昨天的晚饭应该够了,然後……她就知道被耍了。在医院的所有开支都是先扣福利金的,早知道要绷带了。不过这样也好,找个银行把剩下的钱取出来,回去的路费也有了。

    何乐乐提著药向外走,迎面就看见一位正在讲电话的中年圆润女人。

    “查到谁干的了吗?什麽?你等一下。”翟飞云抬眼看见何乐乐,眼睛亮了一下,“何乐乐?你已经来了?那正好,走,带我上去。”不等何乐乐答话,她就继续讲著电话步向电梯。

    何乐乐无奈地看著翟飞云走进电梯,摇摇头跟了上去。

    说是叫何乐乐带她去,结果翟飞云是一路走在前头,最後停在了606号病房门口。

    门口站著几个面面相觑的护士,其中一个年长些的护士见到翟飞云似乎颇为熟悉,一脸为难地迎了上来。

    “云姐,我们真的没办法,牧先生完全不配合。”

    “……宗小子呢?”

    “副院长忙了一宿,才睡下。”

    “行了,我先进去看看,我叫你们再进来。”翟飞云回头看看何乐乐,“你跟我一起进去。”

    可以不要吗……

    “滚!”

    两人刚进门,一个水杯就朝两人飞了过去,富态的翟飞云似乎早有准备,灵巧地一闪身──砰!

    何乐乐捂著额头……真的,真的,好想哭。

    她不想怨。不想怨任何人任何事,不怨天不怨命运,她只想好好休息一天……难道这真的是一个很过分的奢求吗?

    被她无数次逼回的委屈泪水终於在这一次不算太疼的意外之下找到了决堤的突破口,没有悲伤的泣声,没有激动的哽咽,仿佛那双平静的眼眸就是两汪天然的泉口,亘古以来便是如此无声地、缓缓地、流淌著细流。

    痛!

    牧惟皱著眉头看著意外出现的何乐乐,那个昨天在他残忍蹂躏下都不曾哭得如此让人心碎的女人,现在却……他从不知道人类还有这样的哭法,悄无声息地站在那里,身体没有丝毫的颤动,连呼吸都看上去平和均匀,然而那不断滑下的泪水,一滴滴连绵滴落的水珠,却像是童话中美人鱼最後化作的泡沫一般,看上去晶莹剔透,却如此让人哀伤绝望。

    每一次泪珠滴落,胸口都划过一道闪电般的疼痛,是……伤口裂开了麽?

    作家的话:

    先告罪啊~~本来想著下午没什麽事双更没问题的~~结果中午和朋友聚餐~~红酒白酒苹果醋混著喝了快一斤……一觉睡到晚上还是头疼的要命~~十点多才好一点所以先发了这章~~然後码第二章~~第二章争取1点半之前发~~妹子们早睡的别等了哦爱大家!!

    致谢留到第二章~~江山先滚去码字!!!麽麽麽麽麽☆、第46章 求你滚蛋

    翟飞云看到何乐乐的样子也不免吃了一惊,在娱乐圈混了这麽多年,什麽样的人、什麽样的表情包括什麽样的演技她早就看得一清二楚,对眼泪这种东西也早已麻木。她很清楚圈内的人背後都叫她冷血狐狸,不过她并不认为自己冷血,她只是清楚地知道这个世界值得同情、值得帮的人不多。

    这个女孩……还是先处理牧惟这个惹祸精的事再说。

    “唐护士,麻烦帮这女孩擦点药水。”

    何乐乐放下扶额的手,顺便抹掉眼泪,淡淡笑笑,“翟总经理,不用麻烦了,我没事。”说完朝床上的牧惟微微躬身,“牧先生。”

    现在说“早安”应该不合适吧。何乐乐看著右臂左腿都打著石膏,上身和头上还裹著厚厚纱布的牧惟,心中没有任何幸灾乐祸的想法,当然,更没有同情。

    这种玩弄他人情感的恶劣男,被人打击报复是迟早的事情。

    “你来干什麽!”见她抹掉泪,牧惟心头一松,却没由来地更加烦躁。这女人来看他笑话吗?

    “……你这小子!你当我想看见你啊!要不是你妈──”翟飞云以为牧惟跟她说话,怒气立刻上飙,但一说到牧惟的母亲,她就立刻闭了嘴。

    牧惟不耐烦地看看翟飞云,“我要出院。”

    “出院?你这样子还想去哪?你知不知道,幸好你跑得快,否则整个缪斯都会给你陪葬!”

    “所以,你要不想我妈发疯,最好赶紧把我弄出去!我呆在这里,迟早让我妈的人知道。到那时,不管是谁给我下得套,我妈都不会让你好过。”

    翟飞云忿忿地扫过牧惟的一身伤,虽然很恼火,但也忍不住在心底骂声“活该”。

    “你就是自找的!跟你说过多少次,就算玩女人也挑下对象,我没有你妈那麽神通广大,什麽屁股都能帮你擦干净!”

    “查出谁干的了?”

    “……”翟飞云考虑了一下,还是说出实情,“上次那个叶萱萱,还记得吗?别想了!就知道你对甩掉的女人不会留下任何记忆!就是那个闹到公司的房地产大鳄的独生女。”

    “……你不是摆平了吗?”

    “你知道我费了多少工夫欠了多少人情才安抚下叶萱萱他爹吗?但你这小子……你一个星期前遇到叶萱萱,居然说不认识她!你说你是不是自己找死?叶萱萱自己雇了人,在酒吧街那里守了一个星期了,就等你出现呢!”

    “哼……”牧惟冷哼一声,露出一个嗜血的表情。

    “别乱来!这件事我会想办法处理的。叶家并不是表面上的房产商那麽单纯,事情闹大了对大家都没有好处,我可不想缪斯扯到什麽国际纠纷里去。”翟飞云烦闷地说道。“牧惟,我拜托你,这次伤好之後,你回欧洲吧。在你家的地盘,你想怎麽玩怎麽玩,就算惹上公主女王也没人敢动你一根手指头,你就别在这刺激我脆弱的心脏了,好麽?”

    “不好。”牧惟扬扬眉,“洋妞我玩腻了。”

    “……”翟飞云咬牙切齿。洋妞?他妈难道不是洋妞吗?他也不过是半个华人,说什麽玩腻了洋妞!她真的是忍这家夥很久了。

    那栋公寓里的五个小子,看上去牧惟是最好相处的,没错,工作上他的确无可挑剔,跟同事朋友的关系也非常融洽,公司里的老老少少都很喜欢他,年轻一辈的甚至有不少人很崇拜他,但那是因为这家夥从来不吃窝边草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