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意外地看向牧惟,眼光在他身上两段石膏和几处绷带上巡视了一番,“您现在,不能做。”

    不能!她居然说他不能!嘴角抽搐著上扬,“你觉得我会对刚从别的男人胯下爬出来的女人有性趣?我要你自己玩给我看。我倒想看看,你是有什麽过人之处能让翟飞云选中,又让阮麟和申屠爱不释手。”

    “……是不是只要、我自己玩给你看,您就会消气,心平气和地用餐、休息,配合我的工作?”

    “你和我谈条件?”

    “不敢,只是相信牧先生您这种身份高贵、地位尊崇的上流人士,应该不会食言於我这种卑微低贱的女人。”

    激将?“哼。”

    “……请允许我先把这里收拾一下。”

    将牧惟扶到一旁的轮椅上,何乐乐开始麻利地收拾房间。

    “我去重新准备餐点,您还是要中餐麽?”

    她要他边吃边看麽?

    何乐乐这一走,足足半个小时不见人影,就在牧惟猜著她是不是逃跑了的时候,电梯传来动静,何乐乐端进新的饭菜。

    “开始吧。”

    “……好的。”

    三分锺後。

    牧惟看著电视屏幕中动作夸张色彩豔丽的卡通人物,额上青筋凸显。这女人、这女人居然给他看h动画!

    “何、乐、乐!你找死!”

    何乐乐平静地看著他,偏偏平静之下还有一丝无法遮掩的羞赧,“我……以前、就是看这个的……”

    “……”她没有说谎。牧惟只觉得自己用尽气力的一拳头完全打在了棉花上。“你白痴吗?我是要你自──”

    “牧先生!”她当然知道他的意思。何乐乐眉目间浮上几分明显的疲累,有些无礼地打断牧惟的话。

    “对不起牧先生,请原谅我的无礼。我知道以我的身份我的能力,没有任何对抗您的资格,您可能随便一个电话就可以让我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您有资本可以尽情地羞辱我……但,如果可以,请您放过我,我从未想过与您为敌,我只是一个……在您脚底下求存的弱小蝼蚁。”

    “……”求饶的话,他早就听到耳朵起茧,但如此平缓不卑不亢地求饶……倒让他觉得她只是在哄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如果我说‘不’呢?”

    何乐乐望著他,静默的神情没有丝毫的悲伤愤怒,甚至连无奈都看不到分毫,秀美的五官、安宁的线条,如同孤庙中被世人遗忘却依旧宽容肃穆的佛像,看得牧惟陡然陷入莫名的惶恐。

    就好像胸口不知何时被开了一个大洞,五脏六腑都不翼而飞,空虚地令他异常战栗。记忆中无数向他求饶叫骂的面孔急速地在他脑海飞掠而过──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酸涩钝痛包裹住他的整个身体!

    愧疚感?

    该死的愧疚感!他怎麽可能会有这种东西!“你──”

    何乐乐突然扭头看向窗外。

    “秦先生好像喝醉了,我下去看看。”

    “站住!”叫住了她,牧惟却完全不知道自己想说些什麽,该说些什麽,她刚刚说什麽?“你、你怎麽知道秦之修喝醉了?”这是六楼,她能看到什麽!

    “……因为听声音,季先生的车停在了门口,没有直接开进车库。”何乐乐淡淡地解释道。

    作家的话:

    50章了~~虽然取了这麽个猥琐的标题~~但其实要说的是牧惟同志……他是被宠坏的~~本身还是比较有慧根的~~咳咳~~正常的那个根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吧孩子

    晚上有事~~所以不能接著码第二章啦~~麽麽大家~~忙完来回复大家的留言!不好意思~拖了一天感谢xlslhy妹子、迷之音妹子、伽妹子、南瓜瓜妹子的狼牙棒!!麽麽感谢x87828妹子的小风扇~~吹吹风~~哈哈

    感谢yoyo1206妹子的女王鞭!!女王鞭威武!!

    感谢jhzap24120妹子闪闪的好文章!!还有花凝妹子的仙草冰!这几天在家吃太饱出门玩都没吃甜品……现在有点馋了……哈哈☆、第51章 似醉非醉

    何乐乐按下一楼键,轻轻叹口气。

    在远离喧嚣的私人别墅区,刹车的声音总是显得格外刺耳,但当她面前躺著一位视他人於无物的傲慢跋扈贵公子时,那声刹车简直犹如救世福音。

    申屠和阮麟都在公寓,所以现在这个时间回公寓的只能是季节和秦之修。白天听到新闻的时候她就有点担心秦之修会不会有什麽反应,现在那声刹车直接告诉了她结果。而且,季节刹车刹得这麽猛,很明显也带著情绪。

    电梯门打开时,门外的季节见到她怔了一下,似乎被她吓到。

    看看伏在季节肩头的清雅美男,何乐乐微一点头,“我去煮醒酒汤。”

    季节轻哼了一声,没说什麽。

    “秦止修!你清醒点!那个女人明显在耍你!她男朋友就没有断过,每换一个男人就会约你出去,美其名曰让“弟弟”审查!见鬼!哪个男人瞎了眼看不出来你对她有想法,她根本就是借你在抬高身价!现在傍了个富二代花钱捧她,不过是想借演艺圈做跳板找个更有钱的冤大头。鬼都知道的事情,你的天才智商呢?”

    “你不用多说了,我要一个角色,你安排吧。”

    “我安排?好,我现在就去找申屠,让他把杜微踢出剧组,你也不用想什麽角色了。”

    “季节──”

    叩叩叩!

    听到两人的争吵,何乐乐端著醒酒汤站在卧室门边,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最後只能敲敲门示意她来了。

    床边的季节几乎是看到何乐乐的瞬间就深皱起了眉头,但看到她手中的醒酒汤,便冷著脸闭了嘴,转身坐到沙发上暴躁地点了根烟。

    “秦先生,醒酒汤,喝了会舒服点。”何乐乐将托盘放到床头柜上。

    秦之修半躺在床上,看看何乐乐,又看看季节,以酒後特有的慵懒解开了衬衣领口至胸部的两颗扣子,微微露出一线胸前的肌肤。

    “苦吗?”

    “……可能有一点点。”

    “你先喝一口。”

    何乐乐不明所以,但还是执起汤匙喝了一口──“唔……”

    汤汁刚入口,浓郁的酒香瞬间扑面而来,腰被人揽入怀中,唇齿被粗鲁地入侵,口中所有的汁液被突如其来的侵略者野蛮地席卷一空。

    半晌,秦之修才松开何乐乐,睨了眼脸色阴沈的季节,“这样就一点也不苦了。”

    他到底是醉著还是醒著?何乐乐抹掉嘴角的残汁,心中满是疑惑,“我去换个汤匙。”

    “不用了,你喂我就好。还是你不愿意?”

    何乐乐有些无语地望著身前的秦之修,不知是她的错觉,还是秦之修酒後会呈现其他人格,此时的秦之修,眼角眉梢带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