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乐乐!你怎麽来了?”任翎羽刚好就在病房靠门的床位,刚清醒就看见何乐乐走进来,连忙招呼道。

    乐乐?“……”不、不是鬼!凯撒大松一口气,露出一个似哭似笑的表情,然後自嘲地笑了笑,叫医生来看看“漂亮女孩”的情况,顺便跟“年轻女鬼”解释一下事情经过。

    当时,他和朋友的车正跟在翎羽的车後面,拐弯时,一辆货车突然撞上了翎羽的车,两人紧急靠边停下,他的朋友报了警并留在事故现场等待交警,他则先把翎羽送到了医院。

    那个叫乐乐的女孩面无表情地听他说完,向他道了谢。在医生宣布“漂亮女孩”只是轻微脑震荡随时可以出院後,女孩对“漂亮女孩”幽幽地柔声道:

    “翎羽,借我三千块。”

    不知为何,明知这女孩不是鬼,凯撒依旧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有种深深的不祥预感!

    何乐乐回到公寓时,已经是下午五点,等她做好晚饭端上六楼,牧惟正自己拄著拐杖从浴室出来。

    看到何乐乐如木偶般的呆滞身形,牧惟轻哼了一声。

    何乐乐放下托盘,上前将牧惟扶上床,然後安置好床上餐桌,摆好饭菜,端起碗,一切动作就和往日一般无二,只有她空洞的眼神无声地显示出她此刻的异样。

    “你朋友还好吗?”牧惟挑挑唇角。

    何乐乐缓缓点头,送上一口饭。

    “知道她为什麽还好吗?”

    何乐乐僵硬片刻,继续点头。

    “你不觉得你应该做点什麽?”

    何乐乐抬起无神的秀目望向眼前俊美邪恶的撒旦,放下碗,从床边站起,抬手,一颗一颗解开衬衣的纽扣……“等等……”不对。看到她这样活死人的神情,牧惟并没有感到任何报复的快感,反而是无比烦躁。这明明就是他要的结果啊!他就是要让她知道,他可以掌控她一切的得失、她的喜怒,他要她知道他的可怕,知道惹怒他的代价。但是──“我现在没心情,先吃饭。”

    何乐乐并没有先扣上衬衣扣子,而是就这麽端起了碗,单薄的身体里仿佛没有了灵魂的支撑,只是一具无条件顺从主人的傀儡……瞅瞅她递到嘴边的菜,“你不会在饭菜里下了毒吧。”她有这个胆子麽?

    “呵……”傀儡般的女孩突然笑了,苍白的散发出一种奇异病态美的脸上,绽放出一抹妖冶豔丽的笑容,仿若地狱中绚丽的曼陀罗随风摇曳的刹那。

    “你……”仿佛被蛊惑、被勾魂,牧惟怔怔地盯著她的笑容,心脏狠狠地紧缩著。

    “我怎麽敢。你若死了,我的家人、朋友,是不是全部都要给你陪葬?”

    “……”

    “所以……我只是下了安眠药。”

    “你──”

    砰!何乐乐抓起盛汤的瓷碗抡在牧惟头上,牧惟应声倒下。

    “可惜……我等不到你吃完了。”

    作家的话:

    这是周五的一章~~周六的一章~~~马上就发~~周末在姐妹家~~双更不了了☆、第58章 啪啪啪啪

    “醒了?”轻悠的两个字,却如幽冥之声。

    趴在床上的牧惟挣扎了一下,发现他的四肢已经被长长的粗麻绳紧紧地系在床柱根部。

    讥讽地看看站在床边的何乐乐,牧惟有恃无恐。

    “怎麽,原来你对性虐有兴趣?早说啊,我会很有兴趣调教你。”

    虽然现下是这个局面,虽然她之前有胆子把自己敲昏,但牧惟非常确信一点──这个女孩绝对不敢杀了他。而无论她最後有没有杀他,她都注定为她今天的所作所为後悔终生!

    “你知道,翎羽是个多好的女孩子麽?”何乐乐转过身,从茶几上拿起一个dv摆弄了起来。

    “你知道,她对我有多重要麽?”何乐乐绕过床,将dv斜摆在床头柜上。

    “……你干什麽!”牧惟脸色渐渐有些难看。

    “呵……我能够干什麽?你知道……我现在有多恨自己的无能麽?”望著牧惟含怒的俊眸,何乐乐的声音里满是无边绝望。

    “我以前,不曾怨过老天不公,因为我始终相信,老天是公平的,好心的人能睡好觉。所以我不怨……就算被人欺负,被人侮辱,我也没有不会去恨,因为我觉得老天已经对我很好很好了,它给了我世上最好的父母,给了我世上最好的朋友。所以……无论遇到什麽事,我都可以跟自己说……没关系,我很幸福!我很幸福!呵呵……呵呵……哈哈哈哈……我是不是很傻?是不是很蠢?对啊,你说过的,你没有见过比我更蠢的女人。”

    “……”

    何乐乐跪在床上,扯下牧惟的睡衣,拿剪刀剪碎他的内裤,将他健美的背部和紧实的窄臀曝露在镜头之下。

    敛起笑容,何乐乐从茶几上拿起一只──鸡毛掸子。

    “你敢!”她、她居然!

    啪!一道鲜豔的血痕随著鸡毛掸子的落下留在了他圆翘的臀上。

    “你妈的!何乐乐你找死!”牧惟咬著压根怒道。她居然如此羞辱他!

    咻──啪!“我早就该死了。”

    啪!“早在我遇到你这个人渣的时候,”啪!“我就死了该多好!”啪!

    “我如果早点死了,”啪!“翎羽就不会因为我而陷入危险……”啪!

    “我如果早点死了──”何乐乐手上一顿,“可如果我真的死了,爸爸妈妈怎麽办?怎麽办!”啪啪啪啪啪!一顿乱抽!

    “你知道我爸爸妈妈付出了多少才让健健康康活到这麽大?你知道他们为了我都忍受了些什麽!”

    “这个世界上为什麽要有你这样的人存在!为什麽你这种不把别人当人,随意玩弄他人情感伤害无辜的人渣败类会好好的活到这麽大!为什麽!你的生命根本就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你的每一寸血肉里都是别人的眼泪和咒骂!”

    “有多少人想吃了你的肉啃了你的骨!有多少人想以最残忍的方式杀了你!”

    何乐乐一边控诉著,一边用尽所有力气抽打著牧惟,牧惟的臀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充血、红肿、皮肤受损破裂,鲜血渗出……一动不动硬挺著不发出任何声音,满脸的冷汗却暴露了他正极力忍耐的痛楚。然而比身体的痛觉更让他难以忍受的……是她绝望到极致的声音。

    “如果杀了你,是不是会有很多人能够得救?只要杀了你,你以後就不能再去祸害别人了!只要杀了你……可是,我不敢……我不敢!”扔下鸡毛掸子,毫无焦距地望著他的身体,任眼泪如泉涌般不断从空寂的眸中聚集成珠,滴滴滑落。

    “我……承受不起你家人的报复,我没有办法让爸爸妈妈、让翎羽来陪我付出代价!我终究……只是一个自私的胆小鬼!”

    “呵……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