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以最痛苦的方式死去,惨烈的、决绝的没有一丝挽回的机会!

    那时,她是真的、真的好想杀了他!

    就算现在知道了真相,她也依然无法原谅。

    牧惟说“只想”叫他们吓吓翎羽,“吓吓”……“吓吓”!开车吓人!在高速路上吓人!在随时有可能出人命的地方吓人!还说“绝对不会”出事!

    呵……只有她才知道如何让翎羽绝对不会出事。就算她已经安置好了那个视频,就算牧惟说他没想过伤害翎羽,但这些都不够,只有一个办法可以保证翎羽不会因为她而出事。

    只要,翎羽没她这个朋友就好了。

    她……就不该有朋友。

    牧惟见她走近,折腾著想翻过身,却被何乐乐一把按住。

    “血痂会裂开。”冰冷的声音。

    牧惟叹口气,他当然知道,“对不起,我保证绝对不会做伤害你朋友和家人的事,你可不可以……别哭了。”

    哭?她有哭吗?何乐乐摸摸脸颊,“我没有哭。”

    “我是说,以後也别哭了。”牧惟的口气不由得有些心虚。

    “……你这是威胁吗?”

    “你──”气刚提上,但在看到她眼睛的瞬间就泄了个干净,“我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包括我自己,所以……别再哭了。”

    作家的话:

    好了~~牧惟彻底悲剧了~~其实这家夥还是很大方的~发现了就承认了~~哈啊哈哈哈哈哈~~咳咳~~以後就只有被虐的份了……嘿嘿嘿嘿嘿嘿感谢drtime妹子和m_ao123456妹子的狼牙棒~~嘿嘿~~刺好尖啊yoyo1206妹子、悠琪儿妹子!!啊啊啊~~女王鞭威武~~谢谢妹子们!!

    感谢南宫南妹子的春雨

    感谢snow201212妹子的好文章~~这个章真心亮眼啊!!!抱感谢一直投票留言支持江山的妹子们!!刚刚看到点数过4000了~真的很感谢大家!明天先努力双更~~然後来回复大家的留言!!爱大家!

    ☆、第62章 从今以後

    “之前,阮麟找你。”吃晚饭时,牧惟突然说道。

    阮麟?何乐乐顿了顿,放下饭碗,掏出自己关了几天机的手机,默视半晌,终还是开了机。

    逃避在任何时候就解决不了问题,颓废了三天,她该振作了。以翎羽的个性,如果她突然断绝和她的所有联系,翎羽一定会起疑的,不如慢慢淡化处理。

    阮麟的电话设的是留言信箱,大概在拍戏中吧,何乐乐发个条问询的短信过去,便收起手机继续给牧惟喂饭。

    “……”给阮麟回电话比喂他吃饭还要重要吗?牧惟难掩不爽,左手拿起筷子自己吃了起来。他不是左撇子,但他的左手比一般人的右手更灵活。

    何乐乐看著他万般灵活的左手,缓缓收回饭勺。

    自己吃了两口,牧惟就後悔了,偷瞄一旁的何乐乐,见她静静看著他一语不发,他心里不禁打起鼓。

    她不会生气了吧?真是,他脑子抽了!白装这麽多天了!

    “……还是你喂我吧,我趴著不方便。”

    “……”

    何乐乐重新拿起饭勺,手机铃声却猛然响起。

    “阮先生?”

    “叫阮麟。”

    “……阮麟。”

    “你……没出什麽事吧?”

    “……”何乐乐微微闭目,嘴角弯起一个自嘲的笑容。她现在最不想要的,就是别人的关心。软弱的自己,总是贪恋渴求著他人的温暖,所以只能够成为别人的负累,给朋友带来麻烦。而这三天的时间她想的很清楚了,从今以後的路,她都要一个人走,就算再寂寞、再伤心难过,也绝不依靠任何人。

    “我没事。谢谢您的关心。”

    “真的?”

    “是的,阮先生。”

    “你──我晚上会抽空回去,你最好没有隐瞒任何事。”

    明明是威胁的话语却说得如此轻柔,仿佛只是朋友间的谈笑。何乐乐突然很佩服手机对面的男人──这个男人,为了他的演艺事业,日复一日地在和他的本性作斗争,只要出了公寓便决不放松自己。她若有他这样的毅力──一定会坚强起来吧。

    她会的,即使只有一个人,她也一定能开心、快乐的活著!她叫乐乐,何乐乐!

    “何乐乐……你喜欢阮麟?”牧惟沈声问。

    何乐乐低头淡淡扫了他一眼,“……如果是跟您比,是的。”

    “你──”

    晚上八点二十分的时候,何乐乐在厨房收拾著,之前她发了条短信问阮麟要不要给他准备点吃的,阮麟回复了她两个字,让她很是无语──“要,你。”

    不过,也还是可以理解啦……何乐乐有些脸红的想著,毕竟阮麟也入组快一个星期了。

    公寓外传来车辆驶入的声音,何乐乐连忙取下围裙,洗了手走出厨房。

    不过出乎她意料的是,回来的不是阮麟,而是──“申屠先生?”他不是下周才回来麽?

    “你的眼睛是怎麽回事?”金边眼镜後,锐利的眼眸内寒芒滑过……“我……”

    五楼,卧室。

    申屠默一身黑色睡袍坐在沙发上翻阅著文件,眼光不时飘向正在整理床铺的娇小女人。女人的长发微湿,稍稍有些凌乱地垂在她薄薄的白色衬衣上,衬衣之下……空无一缕。

    “过来。”

    何乐乐换好床单被毯,赤著脚走向申屠默。之前在浴室已经……做过一次了,她现在还有点腿软的说……申屠默拿开文件夹,取下眼镜,微微仰头看著何乐乐,上位者的威势不经意间飘散开来,“上来。”

    何乐乐咬咬唇,俯身扯开他的浴袍腰带,眼睁睁看著他的肉刃在她眼前昂扬地示著威。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双腿跪立在他身侧,一手抓著他的肩,一手扶著那烫手的粗柱,缓缓坐了下去……“嗯……”因为已经做过一次,体内还保持著相当的湿润,这次的吞咽远比刚刚要顺利许多,可是那难耐的饱涨感还是让她尽可能地放慢著速度,半天也只吃下去半截。

    申屠默双手稍微用力一扯,何乐乐身上衬衣的扣子就尽数崩落,露出她浑圆可人的俏乳和平坦滑腻的胸腹。双手圈住她的细腰,他以著极慢的速度轻抚而上,仿佛是在用双手丈量她全身的尺寸。当他的两只麽指滑过她充血硬挺的乳尖时,何乐乐忍不住嘤咛了一声,浑身一阵紧绷,身下更是无法再下坐分毫。

    男人的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意,钳著她的腰缓缓施力压向他的热杵。

    “啊……等、等等!申屠先生、呀啊……”全部……进去了!

    何乐乐欲哭无泪,身体被撑得动弹不得,无穷的热量伴著神奇的酥麻会聚在身下,让她既想就这样停留著,又隐约渴望著更多的刺激……“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