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麟转过身,深邃黑亮的眸子巡视著她脸上每一处可能隐藏真相的细节。“真的?”

    被他如此专注的眼神盯著,何乐乐的呼吸不由得错乱了几息。外形太完美的东西,不管是人还是物都会给人很强的压迫感,让人不敢亵渎望而却步,可那人若是以一种“你不亵渎我,我就亵渎你”的姿态坦然地呈现人前的话……真是要命……明明已经酥软的身体竟又缓缓升起羞人的欲念,让何乐乐有些赧然地用手上的泡沫揉上阮麟的胸。

    “真的啦。”

    胸前的硬粒被她柔嫩的小手拂过,激得他胸肌微微颤动後绷紧,听到她娇软的声音,看到她红著脸羞涩的模样──阮麟俯身狠狠吻上她湿润嫣红的唇瓣,托起她的臀,将她紧紧地压在壁上,激烈而动情地亲吻著她全身,不时用力吮吸著她身上已经染红的肌肤,仿佛要用他的杰作抹杀掉“前人”的一切印记。

    “啊……疼……”踮著脚尖攀附著他的肩背,却因他过重的亲吻不断流失著气力,何乐乐只能小声的轻唤,祈求男人的疼惜。

    阮麟复又向上回吻,直到噙住她嫩滑如脂的红唇,侵入她温暖的口中欺负她娇软的小舌,先是强盗般横扫搅弄,逼迫她屈服地伸出香舌供他大快朵颐,後又淫秽暧昧富有节奏地不断进出她的唇,赤裸裸的暗示挑逗让她俏脸直发烧,头脑一阵恍惚,身下涌起难熬的空虚。

    “唔……”手指难耐地抓挠著他的背,双腿酸麻地快要无法站立。口唇被封无法求欢,她只好将手探下,努力抚向他要害的所在。

    何乐乐被手下的炙温吓得一缩手,男人则不满地将炙铁凑上送到她手中……太、太大了,她根本握不住,一想到男人硕大的肉茎,她的身体更加酥痒起来。

    “阮、阮麟……我……”

    “嗯?”

    “我、我想、要……”

    “……”

    “阮麟……给我──啊!”

    看著她迷乱的神情,被迫迎合著他而浪荡款摆的腰肢,还有不断吞吐著他的淫豔娇处,阮麟只觉得他已被前所未有的欲望虏获,从胯下弥漫至全身的剧烈快感让他控制不住地涨的更大、挺进地更深、用力更猛,心头却团团萦绕著既满足又苦闷的复杂情愫──他终於知道自己一肚子闷火是为了什麽了!

    他要这个女人!他要这个女人只属於他一个人!他再也不想看到这个女人身上出现任何其他男人的痕迹、气味!他要这个女人只能在他身下发浪,求他占有她,操她!

    “……抱歉。我从没有想过成为哪个男人的所有物。”

    一个小时後,当他再次要求她立刻辞职成为他的首位情妇时,这个女人这麽回答他。

    “……”他可以拧断她的脖子吗?

    作家的话:

    咳咳~~这章也不说什麽了~~昨天的预告是说接下来的剧情~不是说今天的内容哦~~嘿嘿这两天稍微理了一下後面~~发现……望天……文有越写越长的倾向……三个月这才过了一个月~~後面两个月还有几个人的剧情会集中开跑~~~吞吞口水~~俺可不能让乐乐忙坏的同时把妹子们的脑子绕乱了~~慢慢来慢慢来今天的时间比较充裕~~所以等会吃完饭来回复妹子的留言~~今天就没有双更了哦~~爱大家!!

    感谢橙汁时间妹子(麽~橙子妹子的留言就是妹子给江山的最棒礼物~)、傲雪御岚妹子(嘿嘿嘿嘿~~3p路漫漫啊~)、回音妹子的狼牙棒!哈哈~这个礼物真的越看越有爱~不知道下个月是什麽~哈哈感谢drtime妹子的珊瑚树!真好看!

    猪猪亲爱的!!!谢谢乃的好文章!!!抱住~~蹭☆、第65章 吃鹅蛤蟆

    8月15日,晴空万里。

    何乐乐抬头看看高耸的缪斯大厦──如果可以,她真希望她从来就没来过这里。深呼一口气,何乐乐走向前台,五分锺後,她坐在了翟飞云的办公室外。

    半个小时後,她还是只能坐在那里。

    “季节,你先到我办公室等一下,我得去交代一下申屠那小子。荣家姐妹今天到,他要不去接人,我半夜又会被人吵死!”缪斯1号电梯内,翟飞云边说著边将手中的文件夹递给季节,然後按下申屠默所在楼层按键。

    季节扬扬眉,接过文件夹,“申屠伯父这麽著急抱孙子啊?”

    翟飞云斜瞪了季节一眼,“你以为你爸妈不著急啊?你就不能收收你的花花肠子,老老实实找个女人过日子吗?”

    季节夸张地抖了一下,“谢了,必要的时候我会找个女人传宗接代的,结婚就算了。您还是多操心操心申屠吧!要不是他偶尔还碰碰女人,我都要为申屠伯父抹几把辛酸泪了。”

    “啊……说到这个,公寓里最近没什麽事吧?”翟飞云有些吃不准。她後来才知道上次在医院碰到何乐乐是因为何乐乐被牧惟……不过那小姑娘还真能忍,居然什麽也没说。

    “……”季节张了张嘴,明明满腹牢骚却又完全不知该说些什麽,“就那样吧。”

    “那个何──”翟飞云见电梯到了,就暂时收了口,“我先去找申屠,等会再聊。”说完便出了电梯。

    季节按了按关门键,思绪仍旧停留在刚刚的话题。

    公寓……虽然表面上没有明显变化,但……似乎很多东西都不太对劲了。而一切不对劲的源头都是──那个表面清纯骨子里放浪形骸的女人。

    压著不知道是欲火还是怒火的东西,季节逃一般走出了电梯,结果刚走了没两步,赫然发现那个正在他脑子里娇喘浪叫的女人正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季节反射性躲到大花瓶後掩住身形。

    见鬼!他躲什麽!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地举动,季节正要动身,余光却瞥到那女人站起了身,他的两条腿顿时就像被定住了一样无法挪动,让他只能又急又怒又尴尬地瞪著那个害他无比异常的女人!

    等了半天,何乐乐看看手机,稍稍有些著急。虽说牧惟不是什麽好人,但她不能因为别人渣就允许自己不负责任。他屁股上的伤已经快好了,但行动仍是不便,长时间离开公寓,她也担心他会不会乱动出什麽意外。

    看看不远处的白领丽人,何乐乐犹豫了一下,还是站起身走近那个胸牌上印著“总经理助理丁佳琴”字样的干练美女,轻声道:

    “丁小姐,不好意思……”

    “知道不好意思还来打搅我?都说了我在忙,你要赶时间改天再来。”靓妆美女盯著电脑屏幕,头也不抬地斥道。

    “……”忙著“连连看”麽?何乐乐看看美女夸张的耳饰上倒映出来电脑画面,并没有生气,只是有些无奈。

    她来,是来领工资的。由於她这个工作比较特殊,说是缪斯员工但其实完全不跟任何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