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水银,沈重的裂痛压迫得季节连呼吸都无比艰难,眼前的女人明明娇弱地像路边叫不出名字的野花,此刻却像是一个战场上浑身染血的女骑士正踏在他身体上用剑抵著他的喉咙!这样清晰的即视感──见鬼!抹掉脑中荒唐的画面,季节刚要出声却发现门口不知何时站著三个人影。

    作家的话:

    某种程度上来讲~~季节也挺厉害的~~总是踩到乐乐痛脚……今天双更~~晚上还有一更~~今天早吧~~嘿嘿嘿嘿.~希望大家看的开心~~晚上也能早点休息谢谢ber2wind妹子、fu2007妹子(六个love都收到了~哈哈~麽麽亲~~)、纹岚妹子的狼牙棒!!爱大家!!

    谢谢xlslhy妹子的马卡龙!喜欢这麽鲜亮的颜色!

    萧璇璇妹子~~抱!!谢谢妹子的两个抹茶拿铁和两个巧克力布朗尼~~看的好有食欲~~不行~~得减肥……丫朵丫朵妹子~~~抱~~虎摸妹子~~乐乐只是懒得理那个不知所谓的女人~没别的想法的……感谢妹子爱的钻石和一直以来的支持~~妹子破费了~~抱~~~~~江山会努力不让妹子们失望的☆、第67章 天知地知

    何乐乐顺著季节的视线回头一看,也不免一惊。刚刚太冲动,竟没有注意到有人开了门。

    “翟总经理……申屠先生。”何乐乐冲两人点了点头。

    翟飞云偏头冷冷地看向身後的丁佳琴,“小琴,你刁难何小姐?”

    “翟总,我没有!她来拿工资卡,我就给她了,那,就是桌上那个信封。”丁佳琴慌乱地解释道。

    季节冷哼一声,从办公椅上站起坐到墙边的长沙发上,给翟飞云让位。

    “你先出去吧。”翟飞云也懒得在这种事上多费工夫。她知道丁佳琴一向有些势利,但这个行业又有谁不势利?有钱就是爹,有奶就是娘,什麽都没有……不踩你难道把你让佛爷供著?

    翟飞云看看何乐乐。就像这女孩刚刚说的,这个社会就是这麽现实。看不清现实,自己不知道隐忍、不知道努力,却一天到晚怨天尤人、无谓争吵的人,注定一生愁苦怨愤。相比之下,季节、牧惟这些小子自幼条件优越,没受过什麽人间疾苦,在心性上还真心比不上这年轻女娃,只有申屠小子还强点。

    慢步走到桌边,翟飞云拿起桌上的信封。“你还是要辞职吗?”

    “……如果,不用付违约金的话。”何乐乐低著头答道。

    “申屠,你看呢?”

    申屠默看了看何乐乐,又扫了眼季节,从翟飞云手上拿过信封,打开看了看。在看到工资条明细时,镜片後的黑眸微微眯了眯。

    “违约金是怎麽回事?”申屠默问道。

    “那是为了防止狗仔借这个工作混进公寓设的,违反保密条例、不足三个月主动辞职或因工作失职被业主辞退,赔偿十万。”翟飞云解释道。

    闻言,季节更是嗤之以鼻。十万而已,拿这点违约金做借口,他看那个女人根本是不想离开公寓吧!

    申屠默听到翟飞云的解释却是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指尖夹著工资条冲翟飞云扬了扬,“通房?”

    翟飞云干咳了两声,避过他的视线,“我什麽都没说过。”看来申屠小子知道他们摆乌龙了。不过不管她的事啊,她从来没说过这个女孩是她给他们找的“通房丫头”,要怪就怪这个女孩出现的太巧了……话说回来,她真是越来越好奇这个女孩的成长环境,她真没见过这个年龄段却这麽能忍的女孩子,这份忍耐豁达,分明是因为对这个世界的残酷和人性的残忍有著刻骨的认知。如此心性,但凡有人愿意给她机会帮她一把,无论在哪个行业都一定能有所作为!或许,她应该帮帮这个女孩。

    看到翟飞云的欣赏眼神,申屠默却突然伸手拉过何乐乐,“修改合同,所有金额乘以五,下午叫林奇送到公寓来。”

    “申屠先生!”何乐乐不明白申屠默是什麽意思,申屠默也不解释,大手如铁钳般拥在她腰侧。

    翟飞云见状难掩笑意,点点头,目送申屠默搂著何乐乐离开。

    季节则是一脸茫然地坐在沙发上,“你们在打什麽哑谜?什麽通房?”

    “呵呵……咳咳,原来你还不知道?”翟飞云想了想,直觉告诉他一些事会让事情变得更有趣,“之前我不是开玩笑说要给你们找个‘通房丫头’吗?我真的只是开玩笑而已,不过……好像有人误会了,而那个女孩似乎也被误导。”

    “……所以她是真的因为付不出违约金才‘被迫’留在公寓的?”季节重重地咬了下“被迫”两字的音。

    翟飞云坐进办公椅,摊摊手,“应该是吧,她刚毕业,第一天就预支了两千,似乎挺缺钱的。”

    “……云姨,你明知道他们误会了,为什麽不──”

    “不揭穿?呵……我为什麽要揭穿,”翟飞云抽出笔,斜睨了季节一眼,在文件上签上字,“我给你们这帮混小子擦了这麽多年的屁股,这是我最轻松的一个月,既不用打发那些挖到阮麟绯闻的狗仔,又没见秦之修半夜到处乱窜,更没有哪个女员工女艺人再因为上了申屠的床到我这要好处,牧惟那死小子自作自受都还有人把他给照顾得好好的别让他发疯,就连你……”

    季节背一挺,莫名有点儿心虚。

    “哎,听说你最近半个月经常在酒吧喝得半死却不带女人回酒店……怎麽,转性了?”

    “──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站住,我还有事没说呢。”

    “……什麽事?”

    “荣家姐妹会在你们公寓里住一段时间,这段时间你和申屠好好招待人家,否则她们俩回去到你们爹妈那告一状,你们俩就准备好连开十场相亲宴吧!”

    “什麽?关我什麽事啊!荣家姐妹不是温阿姨给申屠物色的准儿媳吗?干嘛要我招待?”

    “申屠的性子你是知道的,工作以外几乎不会多看女人一眼,这次要不是他妈妈一把鼻涕一把泪保证只此一次,他怎麽可能答应亲自招待荣家姐妹。但要是没有你在一旁帮衬著活跃活跃气氛,我担心人家女孩前脚刚住进公寓,後脚就哭哭啼啼回美帝了。你温阿姨要是铁了心强迫申屠相亲结婚,你以为你妈会继续放你逍遥快活?”

    季节嘴角微抽,“我明白了。”

    见季节认命地站起身向外走,翟飞云抬眸瞅了他一眼,最後飞出一句:“对人家有兴趣呢就别勉强自己憋著,我可不记得你小子是个正人君子。”

    季节咬咬牙,没有回头,打开门走了出去,重重地带上门。

    “季、季董……”门外的丁佳琴正哭得一脸梨花──不,应该是狸猫带雨。

    季节厌恶地看看丁佳琴,他喜欢妆容精致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