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致谢时“谢谢你”和“谢谢”的区别,一般而言,在“谢谢”後面加上对对方的称呼,使得“谢谢”更具指向性,会让致谢显得更加真诚。

    “八点过来。”

    何乐乐正要转身离开,盯著电脑屏幕的申屠默突然目不斜视地吐出一句。

    闻言,何乐乐垂了垂眸,朝众人点了一下头,又无声进了厨房准备申屠默八点的食物。

    “我听说……申屠先生早晚两点、五点、八点、十一点都要进食一次,是真的吗?”荣清雅的嗓音很轻盈,声音清脆但没有那种稍微音量高一点就会刺耳的尖细。

    “……”申屠默依旧看著屏幕。

    季节微笑著踢踢申屠默的脚。

    “……是。”

    “可是,为什麽呢?”

    “……因为不吃会饿。”

    “为什麽不吃──”

    “清雅,”季节见状赶紧打岔,“你刚刚不是说明天想去缪斯看看吗?还有没有别的地方想去的?”

    “有的有的!我都写下来了,我去拿!”荣清雅一听这个话题,看上去很是兴奋,一路小跑去了给她安排的客房。

    “不好意思,让二位见笑了,我小妹天性活泼,母亲却把她扔进了英国的女子学院,呆了一年有点憋坏了。”荣清枫解释道。

    “原来如此,令慈用心良苦,不过我倒是觉得清雅这天真烂漫的活泼个性非常可贵,改了未免可惜。”季节喝了口咖啡,笑言。

    荣清枫的目光缓缓地在季节身上上下扫视了两个回合,眼底有了几分赞许,“清雅一定会很高兴你这番话。”

    事实上,她也很满意。眼前的季节,遗传了他母亲的动人容貌,合著他一身的洒落丰姿只显得他格外倜傥风流,而不会让人觉得他的五官过於柔和。此刻,他身上穿著的是一件浅蓝渐变的立领衬衣,衣料上同色渐变的刺绣几乎只有在特别的角度才看得出精细的花纹,足显设计师的别致用心和穿著者的独特品味,浅米色的九分休闲西裤穿在他身上非常修身,优雅之外不失时尚。

    最重要的是,以她毒辣的眼光来看,别看这男人穿著衣服略显瘦弱的样子,等脱光了,身体线条绝对性感而不骨感,同理的还有──那个一直视她们姐妹於无物的申屠默!

    从中午在机场见到他开始,他就是这样一幅冷淡的模样,但对於她们提出的问题和要求,他又基本上都会给予回应,虽然言谈举止都很公事化,透著一股事业型禁欲派的风格。但是……却又无时无刻不散发著吸引女性的强烈男性荷尔蒙。

    这俩男人质素都不错呢……不过,她不喜欢跟佣人、下属这些身边人不清不楚的男人。男人要解决生理需求,要玩要猎豔,这些都可以,聪明的男人应该能够分清婚姻内外女人的价值,只要不会幼稚愚蠢地跟外面的女人谈什麽“爱”,男人在外再怎麽玩女人甚至玩男人她都可以接受──因为她也不是什麽忠贞贤淑的女人。

    之前在资料里就看到过,说申屠默对女人不挑,图方便经常带身边接触的女人上床……没想过,今天就让她亲眼验证了。申屠默上午接机迟到的原因,恐怕就是因为他在路上先跟这个叫何乐乐的公寓管理员大干了一场吧。车里虽然没有残留什麽味道,但那女孩一脸的红晕满眼的迷蒙却是骗不了人的。

    如果申屠默能改掉这个习惯……她对和他的婚事,完全没有异议。

    作家的话:

    对不起妹子们~~又晚了~~因为字数到了却没到断章的点~~就……先发一章~~下一章要致谢所以会慢一点☆、第71章 拒绝拒绝

    荣清枫也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她不喜欢放糖。

    两家长辈其实前年就有联姻的想法,只不过她当时刚接手家族事业,不想分心,就暂时搁置了,不过间或有空她就会看下申屠默的调查资料。时至今日,她有信心比他身边任何一个女人都更了解他。这次来,她就是要亲眼看看、亲身接触一下这个男人,毕竟婚姻这种东西,虽然最重要的是利益的结合,双方只要有足够的责任感就能维持,但彼此之间若还有些基本的欣赏,就更加完美了。

    而申屠默……她必须承认,这个男人,对女人的确很有杀伤力,对她这种喜欢征服的女人,就更有诱惑力了。

    她是先和他玩玩再结婚,还是结了婚再慢慢跟他玩呢?

    “拿来了!季大哥你看,我都计划好了!明天去了缪斯之後,我还想……”荣清雅打开一本厚厚的记事本摊在季节面前的茶几上,一页一页开心地边翻边解说。

    荣清枫宠溺地看了看妹妹单纯娇丽的笑容,眼光又移到季节身上。她来的第二个目的,就是为了妹妹清雅──说来也巧,她记得妹妹高中时非常喜欢听秦之修的歌,而她又知道秦之修和申屠默住在一个公寓,所以她就顺口问了问清雅想不想趁暑假过来近距离接触一下偶像,结果妹妹两眼放光地对她说──“要!本来我是打算念完大学再去的,但是……万一这几年他让其他女人追走了就糟了,所以我要先下手为强!”

    “你要……追秦之修?”她可不记得清雅是这种疯狂型的粉丝啊。

    “秦之修!怎麽可能!偶像是属於大家的!而且我也没信心配上他,我要追的是另一个人!”

    “谁?”

    “季节!”

    “……春夏秋冬可不是人。”

    “哎呀!是人!是姓季的季!季节的节!季节!”

    “哦……那不还是春夏秋冬吗?”

    “不是!是……姐姐!你耍我!”

    “哈哈……”

    夜,七点五十五分,公寓五楼。

    “过来。”申屠默瞥了眼端著餐盘的何乐乐,低声唤道。

    何乐乐将餐盘放在餐桌上,绕过沙发走到茶几边,看著他手下的文件。

    申屠默用手指点点签名的位置。

    “……申屠先生,我、我不想更改合同。”何乐乐垂眸看著合同,拒绝道。

    她很清楚,所有金额乘以五对她百利而无一害,因为无论是十万还是五十万她都赔不起,她都只能乖乖干满三个月,而她的收入却可以实打实地涨成十万每月。她也不是不想多赚钱,想想,要是当初她有十万,那麽她在发现这个工作真相的时候就可以立刻走人,而不用……可是──她没有办法说服自己心安理得拿这十万的月薪。她就算再没有工作经验也知道月入十万在现在的职场是个什麽概念,而她现在所做的……从两万到十万,也许她的工作内容没有任何变化,但她却实实在在从一个管理员变成了一个被包养的妓女……说她做作也好,说她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也罢,过不了自己这关的事情,她不做。

    申屠默没有抬头看她,他只是抬起一只手──取下了眼镜。何乐乐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