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如果申屠默叫她,她就去,不叫……她当然不会自己送上门。

    荣家姐妹对她很客气,不过交集并不多,因为除了早餐她们会在公寓吃以外,她们经常是和季节在外面吃了晚餐才回来的。

    哦!差点忘了,公寓里还有一位幽灵歌手,真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整天神出鬼没,所以何乐乐每次做饭前一定会先到二楼看看秦之修在不在。

    “哢嚓!”何乐乐看了看自己拍的小草……说实话,挺烂的,特别是看过牧惟随手拍的技术之後。不过,即使是这麽烂的作品,牧惟还是每次都会找到一些所谓的亮点、进步的地方来夸奖她。一开始她很不习惯,甚至……有些反感他这种睁眼说瞎话的宽慰方式,可是连续几天下来,她还真让他给夸出了一点自信和对摄影的兴趣。这个男人,至少在摄影上,是个好老师呢。

    又拍了几张,来回对比好半天,才留下比较满意的,删掉其他──一直被他夸,她也想更加符合他的夸奖。

    六楼的阳台上,牧惟架著相机,小幅度调整著角度,俯拍著阳光下反射著光芒的娇小身影,嘴角不时露出欣慰的浅笑。

    正著迷於镜头下的世界,汽车驶入的声音却打破了她下午的悠闲时光。何乐乐抬头一看,原来是季节和申屠默他们回来了。

    今天这麽早?

    更令何乐乐有些意外的是,两辆车并未驶入地下车库,而是直接停在她不远处。

    “何小姐!”几乎是季节的兰博基尼前脚刚停,清秀可人的荣清雅後脚就推开车门冲了下来,径直的朝何乐乐跑来。

    “清雅!”季节也绕过车头追了过来。

    “季大哥你不要说话!”荣清雅娇声喊道。她今天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向季节告白了,结果季大哥居然说他有女朋友了!而这个女朋友居然就是公寓的管理员,怎麽可能!这几天她都几乎没见他们俩说话!季大哥却说是因为她和姐姐来,他女朋友吃醋和他吵架了才不理他的!

    不对!直觉告诉她,何小姐一定不是季大哥的女朋友,季大哥一定是夥同何小姐想骗她!

    那边荣清雅的直觉很准,这边何乐乐的直觉也不弱,她一见荣清雅的架势脑中立刻警铃大作,直觉接下来要发生的肯定不是什麽好事。拜托,她才过了几天安生日子……就不能让她这麽继续安生下去麽?

    “何小姐……你可以回答我几个问题吗?”荣清雅粉红的小脸上神色很是认真。她一定会拆穿他们的谎言!

    何乐乐想了想,“那要看你问的是什麽问题。”

    “很简单的,你知道就回答,不知道就说不知道就好了。”

    “清雅──”

    “季大哥!你再打断我就说明你在骗我哦!”荣清雅回头警告了一句。

    季节无奈地看看荣清雅,求救般看向何乐乐。

    接收到季节的求助,何乐乐──才不理他。

    “何小姐,我想问,你知道季大哥什麽时候生日──不行,这个太简单了,嗯,你知道季大哥最擅长玩什麽吗?”

    “……国际象棋。”何乐乐其实很想回答“女人”。

    荣清雅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挫败,但更多的是不甘心,“那……你知道季大哥初恋是几岁吗?”

    “啊?”她怎麽可能知道。

    “清雅,我怎麽可能把这种事告诉她,那不是自找麻烦嘛。”季节赶紧圆场。

    荣清雅咬咬唇,也不绕圈子了,干脆直捣黄龙──“季大哥左乳下的痣是黑色的还是红色的!”

    何乐乐是真心糊涂了,“我记得……他胸前好像没有痣。”

    哗!两道宽面条眼泪涌出了荣清雅的眼眶。而她身後的季节,却看著何乐乐,笑容灿烂地足以与阳光比美。

    作家的话:

    妹子们应该等急了~~先发~~明天再致谢罗~~~~爱大家!

    ☆、第73章 风雨欲来

    这个世上,有种事情叫做聪明反被聪明误。

    荣清雅原本以为季节肯定是和何乐乐串通好了来骗她的,因为她自己也干过这种事,找朋友假称自己的男朋友来挡桃花。而既然是串通好的,一些基本资料肯定事先背过了,所以她就问了一些偏的,像兴趣爱好,一般人都只知道季节调酒不错、高尔夫高杆,但她却从季伯父那得知,季节从小受爷爷的影响,国际象棋的棋力非常强,也正是因为他的棋力远超一般人,故而平时反倒不会跟朋友圈的人玩这个,免得他觉得没趣别人觉得受辱。

    其实当何乐乐说出季节的这个特长时,她的信心就已经有些动摇了,但还不足以让她死心,所以她挖了一个坑给何乐乐跳。

    季节左乳下的痣是黑色还是红色……她问的位置这麽具体,要是何乐乐没有见过季节的身体,一定会以为他身上的确有痣,就会顺著她给出的选择来猜答案,只要何乐乐说出颜色,则必然是在撒谎。

    可是──人家是真的知道,季节身上根本没有痣!女朋友当然知道自己男朋友身上有没有痣啊,季节没有说谎,他是真的有女朋友了!

    她、她不要做小三啊!

    看著荣清雅哭著跑进公寓,何乐乐是丈二和尚摸不著头脑,只能抱著相机疑惑地望向季节。

    季节愉快地翘起唇角,走近何乐乐,凑到她耳边,“没想到你对我的裸体印象如此深刻,垂涎已久吗?”

    何乐乐看神经病一般瞪了季节一眼,然後朝不远处的申屠默和荣清枫点头一礼,也从容地走向公寓大门。

    季节笑望何乐乐的背影,心情莫名地轻松万分。

    走著走著,何乐乐突然停下脚步,缓缓回头看向季节。

    季节更加灿烂地微笑著回望著她,甚至故作潇洒地扬扬眉。

    何乐乐站在原地看著耍帅的季节,面无表情地──呕吐了一下。

    “噗──”目睹一切的荣清枫忍不住喷笑出声。昨天小妹就跟她说了,今天要找季节表白,虽然不知道具体情况如何,但见妹妹下午吵著要回公寓,一回来就冲管理员问个不停……想也知道大概发生了什麽。

    不过,季节难道不知道管理员和申屠默有一腿吗?申屠默又知道季节和管理员有暧昧吗?

    荣清枫瞥向身旁的申屠默,却见申屠默嘴角勾著一弯很浅的弧度,幽深的目光中带著几点慑人的星光,而他注视的目标,赫然就是那个乍看上去不起眼,多看几眼依旧不太起眼的公寓女管理员。

    这个女管理员有什麽特别的地方是她没发现的吗?她什麽时候看人的眼光退步了?

    等季节和申屠默停好车回到公寓,一楼客房中的荣清雅已经扑在荣清枫的怀里把刚刚的前因後果都说清楚了。

    对於妹妹的“失恋”,荣清枫仅报以微笑,她很清楚季节虽然很不错,但绝对不是小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