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惟轻声唤道。

    “嗯?”何乐乐自然地应道。在被他叫了无数声亲爱的之後,她实在适应不了,只得请他改口,好在他从善如流。

    一直古井无波的申屠默听到两人这一突然皱了皱眉。

    “我床头那本书,对你有用的地方我已经做了标记,你先去看一下,我有点事和他们说。”依旧柔声轻语。

    “好的。”何乐乐转身看向申屠默和季节,“二位还有什麽吩咐吗?”

    两人不语。

    何乐乐见状微微欠身,正要转身离去,却又突然想到了什麽,回头看看牧惟,而牧惟也正看著她。

    “没关系,等会儿补偿我就好。”

    红霞飞过,她可不喜欢他要的补偿。认命地走过去轻吻他的面颊,然後火速离去。她身後,牧惟的脸上荡起一抹得逞的笑容。

    这就是他几天下来的成效,虽然很小,但他很满足。

    越和她相处,他越清楚要赢得她的心有多难,在她如水温柔的外在之下,隐著一颗黑洞般的心,可以抵御任何的诱惑,无视许多常人趋之若鹜的东西。他甚至有种预感,要让她爱上他,他或许会花上一生的时间。

    就拿这几天来说,他已经耍了很多小手段了。比如称呼,因为是假装恋爱,如果他从一开始就她“乐乐”,那麽她对这种称呼的转变会格外敏感和抵触,只要他一喊她,就意味著在提醒她,他们只是假装情侣。所以最开始,他故意叫的极度甜腻,等她不习惯时主动与他还价,他便大方地退让,那麽等他再叫她“乐乐”的时候,她不仅不会抵触,还会感谢他的体谅──这种被称为“借钱的艺术”,预借八百,开口三千。

    还有所谓“补偿”。对这个女人,强硬的手段也许会得到她的屈从,但绝对无法使她真正屈服,她的内心,强大到可以消化所有的逼迫和伤害,对她威逼利诱的结果只会自取其辱。所以……他采用等价交换。

    教她摄影,在她有所收获对他略有感激的时候,索吻。夸她,夸到她不好意思拜托他停止的时候,继续索吻。抓住一切机会换吻,因为不断亲吻,永远是培养感情最快的手段!

    “你在搞什麽?”季节拿下额上的湿毛巾,坐起身紧皱著齐整漂亮的眉毛瞪著正悠哉吃点心的牧惟。

    “没什麽,只是觉得可能有必要知会你们一声──这个女人,我要了。”

    作家的话:

    下一更马上到~~~爱大家

    ☆、第75章 大家继续

    “是的,我栽了。”牧惟笑著说,仿佛在说一件令他很自豪的事情。

    “……”刹那间,季节觉得自己似乎根本不认识眼前的这个男人。一个被成为“蒲公英”的猎豔狂人有一天居然会笑著对他说“我栽了”!这和一头老虎笑著说“我以後都吃素了”有什麽区别?好吧,就算他栽了,可为什麽是那个女人!“你确定?”

    “是的,非常确定。”

    “你……爱上她了?”季节很艰难地吐出“爱”字。要知道,对於他和牧惟这种玩主来说,跟女人玩了这麽多年,实际上早就不相信“爱情”这种东西。所谓“爱”只是由荷尔蒙诱使出来的一种幻觉,而荷尔蒙的最终目的就是促使男女之间通过性爱繁衍後代。结果现在,牧惟居然──牧惟想了想,摇摇头。

    季节见状松了一口气。他就知道,怎麽可能,除非牧惟这小子的脑袋被人打坏了。

    “直到现在,我对‘爱情’这种东西是否存在依旧抱有怀疑,但是我非常确定一件事──这个世上,不会再有第二个女人能让我产生罪恶感;不会再有第二个女人的眼泪能让我感到恐惧;不会再有第二个女人让我……渴望她的心。”

    “你疯了!”

    “也许。但是季节,我牧惟,二十多年来,第一次如此清晰地知道自己想要什麽。这种感觉……”牧惟笑了笑,眼底澄清。“一种作为男人,真正活著的感觉。”

    “你……”面对牧惟如此陌生的神情,季节竟觉得心底有种叫“羡慕”的情绪在滋长,一时之间竟完全不知该说些什麽。

    “所以?”黑衣冷森的申屠默终於开了口。

    牧惟看向自始自终面不改色的申屠默,“没有‘所以’,我并不是在要求你们改变什麽,我‘仅仅’只是知会你们一声。在她自己拒绝之前,你们依然可以抱她,做你们原本想做的事情。因为无论你们做了什麽,对我都不会有任何的影响──她的心,你们谁也拿不走。当然,谁若敢伤她──”一丝冷血的残虐滑过他的眼眸,“无论是谁,我都不会放过。”

    牧惟说完那句令人毛骨悚然的恐吓後,偏头望向一旁客厅的走廊。走廊处地板上两个淡淡的影子颤了颤,转瞬消失。

    “呵……”申屠默抬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作为男人真正活著的感觉,似乎……有点意思。”

    闻言,牧惟回头。

    季节来回看著对视中的两人,心底只有一个声音在咆哮──他妈的!都疯了!他也快疯了!

    “!!!!──”手机震动的微弱声音。

    申屠默接通电话。

    “申屠监制,不好意思打搅您。那个……麟哥这儿可能出了点问题,翟总经理现在不在国内,您看……”

    “阮麟出了什麽问题?”

    “这个,电话里不太好说,方便的话,您来片场看看就明白了。”

    “阮麟怎麽了?爆脾气终於炸了?”一听说阮麟出了问题,季节连忙问道。就连牧惟也是放下前情带著询问的眼神看向申屠默。

    虽然他们平时很喜欢逗阮麟,看他强忍著脾气装绅士的样子,但其实他们对他这七年来的执著也很是佩服,自然不希望他真出什麽问题被抓回去当矿主。

    “应该不是,我去看看。”申屠默收起手机,站起身。

    “要有什麽事就说,媒体那块,我比你好干涉。”牧惟提醒道。

    “真要瞒不住了就给我打电话,我早就让秦之修设计了一份逃亡行动图,保证他逃个三年五载不是问题。”季节也接口道。

    谁知此话一出,申屠默和牧惟同时望向他,双双满脸无语。

    “我说,你不会是一直等著阮矿主被他暴躁老爹追捕的那天吧?”牧惟好笑地问道。

    “呵呵……”季节轻笑,属於天之骄子的自傲重上眉梢,“有我们在,会让那天发生吗?”

    作家的话:

    妹子们~~进入8月了~~公寓这篇文计划是8月9号入v~不过最近鲜网搬家~入v时间也可能延後~具体不好说~~只是现在这里通知一下大家江山知道很多妹子充值不方便,或者本身就是不看v文的~也许会就此把江山抛弃了关於v文~~我在会客室的一个妹子的贴子里也说过的江山最喜欢的一个关於幸福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