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火的如日中天!季节的力挺和他出众的创作才能固然是一方面原因,不过他这时不时惊豔众人的外貌、一颦一笑一举一动中流露出的脱俗气质恐怕更是令圈内圈外无比纵容迁就他的理由吧!

    “秦之修先生,我唱歌好听吗?”看到秦之修憋笑成一朵花的模样,荣清枫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地问道。

    “咳咳,很、很特别,很有个性,极具辨识度。”秦之修的声音略略有些沙哑,但依旧醇美动人。

    “……秦、之、修!”

    “哈哈……好、好精准的评价啊!”荣清雅清脆地笑出声。

    何乐乐低头笑笑,顺手倒了一杯温水,走到门口递给秦之修。

    作家的话:

    突然发现这样轻松地将日常娓娓道来也蛮有爱的另外~此文bg向~~~荣家姐姐虽然是男女通吃的~~但她可不会自找麻烦招惹乐乐啊~~毕竟这群男人不好惹~~她纯粹想戏耍下他们……好了~~江山滚去码下一章了~~可能会晚一点~~早睡的妹子不要等哦~~否则就会跟这两天的江山一样~~晚睡早起眼皮子好重……下一章再来谢谢妹子们的礼物!抱!

    ☆、第79章 报应不爽

    秦之修吃过早餐後就又上了楼,似乎是昨晚的歌曲小样没做完。荣家姐妹说这几天玩累了,反正外面下雨她们也不想出去,希望何乐乐陪她们打打牌聊聊天唱唱歌。

    何乐乐失笑,她觉得自己真有点像三陪的了,不过荣家姐妹待人都很大方随和,和她们相处她也很愉快。而且……她也很感谢荣清枫没有当众说出她有视线恐怖症的事。

    这麽多年了,她一直尽量隐藏这个病症,因为她既不想被人看做怪人也不想被别人同情。实际上,在心理上她早就已经克服了那些恐怖感,但生理上的反应却好像已经固化了下来,只要她察觉到正被三个以上的人盯著看,她就会条件反射般浑身紧张。医生说她这种情况,要麽建立新的条件反射来消除紧张反应,要麽尽量减少刺激,让反应自然淡化。两者都很难,而她选择的是後者。

    荣清枫能很快发现她有视线恐怖症是因为──荣清枫有马匹恐惧症,小时候第一次骑马的时候发现的,在治疗过程中也了解了恐惧症的一些其他类别,所以一看到她的反应就猜到了。四个人打牌的时候没事,五个人在录音室就发作了,很明显她的反应刺激条件是三人以上视线,所以荣清枫就让清雅先出去看看。

    或许是因为“同病相怜”,何乐乐对荣清枫的态度不再是客气的疏离,而荣清雅,这女孩天生有让人喜爱亲近的本事。所以为了满足她们的要求,同时又能照顾到牧惟,何乐乐第一次向牧惟提出请托,希望他能下楼和她们一起。

    “无论你提出什麽要求,我都不会拒绝,除非那个要求是让我离开你。”这句话在牧惟舌尖打了一个转,最後为了不吓到她,他便只说了一个字,“好。”

    四个人一起过一天,时间似乎过得格外快一些,但也更充实。三个女人聊天的时候,牧惟并不多话,後来聊天他正在教何乐乐摄影,荣家姐妹才转移了话题。三个菜鸟洗劫了牧惟的宝贝房,打著伞跑出去拍雨景,雨停了又扔下伞说要拍彩虹,还学著人工喷水制造彩虹,结果大雨突然倾盆,三个女人伞都来不及去捡就半湿地冲了回来……看著自己被雨淋湿的宝贝们,牧惟的心都在滴血,但一看到何乐乐脸上开怀肆意的笑容,他就觉得就算把他一房间的宝贝们都泡水里都值。再一看她衬衣透明地贴在身上勾勒著她婀娜的身姿,湿身诱惑啊……牧惟默默地摸摸鼻子,他怀疑他快步季节的後尘了。

    他是不是没救了?没救就没救吧!他想做的事情,千夫所指又如何……处理好相机,三女就各自回房洗澡换衣服,牧惟控制著轮椅想跟进何乐乐的房间,何乐乐哭笑不得地回头看著他,突然像想起了什麽似的脸色白了白,下意识後退了一步。

    “乐乐?”反应极快的牧惟立刻想到她可能回忆起了那天他禽兽不如的样子,他赶紧撑著轮椅站起,“乐乐……”

    “别过来!”惊醒自己的反应过激了,何乐乐眼神闪烁了几下然後深闭一眼,强迫自己冷静、放松。“牧先生──”

    “乐乐!”一听何乐乐的称呼,牧惟唯恐这几天的努力瞬间化为乌有,脑中高速运转却几乎无计可施。

    重心放在右腿上,牧惟扬了扬自己打著石膏的左腿右臂,“乐乐,我知道我怎麽道歉也无法弥补对你的伤害,但你看!老天已经代表月亮惩罚过我了,你可不可以……原谅我。”人生头一遭,祈求他人的原谅,不安、後悔、惶恐充斥著他的心。原来伤害他人是一件这麽可怕的事情,因为悔恨内疚会将人逼疯!

    “……消灭你。”

    牧惟心一凉,她竟是这麽恨自己吗?

    “是代表月亮消灭你,不是惩罚。”

    “……你,愿意原谅我?”

    “没有什麽原不原谅的。我做了选择,我就敢承受後果。倒是您,又说要保护我、又说假装恋爱、现在还说这些话……”何乐乐抬了抬嘴角,“您是准备换种方式耍我吗?”

    报应……

    大大的两个字“!当”砸得他头昏眼花,牧惟苦笑。“你原来一直都是这麽想的吗?”

    “没关系。您想怎麽对我都可以,我也会继续依照约定假装恋情,也希望您遵守承诺,不要去碰我的底线。好吗?惟。”

    “……过来。”

    何乐乐坦然走近他。

    仿佛想透过她的眼看进她的灵魂深处,可他不仅没看到任何他想要的,还把自己遗落。抬臂拥著她,牧惟沈声说出心声──“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相信我。”

    傍晚,何乐乐在厨房准备晚餐,荣家姐妹则在客厅用笔记本翻看著三人拍的照片。有时看到拍得满意的就朝牧惟得瑟,然後被牧惟毒舌地喷得一无是处,偏偏两姐妹还乐此不疲。也许是被姐妹俩强大的心理素质征服,牧惟掏出手机翻出自己随手拍的一些照片给她们做了点指导,结果荣清枫直接帅气地一捞就把手机给抢了去,与荣清雅一起翻个不停。

    两姐妹翻到某张照片时,恰好秦之修下楼,荣清雅一见连忙招呼他,“之修哥哥!快来看!牧大哥偷拍你和乐乐姐!”

    秦之修闻声走了过去,但没等他低头,他的视线就被引到了落地窗外。

    申屠默的车在公寓门外停了下来,阮麟和申屠先後下了车,没打伞,冒雨走了几步进屋,车辆则掉头驶向地下车库。

    作家的话:

    呃~~一不小心又把阮季的剧情挤後面的~~不过这两章为毛我码的这麽开心呢!!嘿嘿嘿嘿感谢羽邻妹子的三个小跳仔!

    感谢flytosky妹子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