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堆起一些欲念,他才放过了那两颗被他吸得更加涨大红润反射著银光的朱果。

    双手继续揉捏著软弹的乳肉,季节俯身吻向何乐乐微翘的红唇,吻得她头脑昏沈时,两手麽指和食指却倏地用力掐捻那坚硬的乳尖,刺激地她猛地弓起腰,却因双腿被他坐著而无法起身,只能颤抖著承受双乳被“欺负”带来的强烈快感。

    男人恶劣地持续掐捻揪扯了好几分锺,压下她难耐地挣扎,吞下她所有的娇哼,直到感觉她有些哆嗦身子了才施施然松了手,抚向他处。

    “好敏感啊……”季节非常满意地赞道。

    何乐乐急促地喘著气,刚刚的舒畅刺激仍在她身体里流窜,下体的欲念越堆越浓,她甚至有点希望他现在就进入她,狠狠地抱她……天……

    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季节不再触碰她敏感到极致的乳峰,双手只是很有耐心和技巧地在她身上游移,一旦发现哪里会引起她的轻颤,他便有所得般笑笑,手指在她性敏感点的周围打著圈,偶尔碰碰敏感点,一点点加强著她身体的兴奋度。

    好、好难过……就像心被悬在了半空,他的双手所到之处不断带来片片的酥痒,却激起了更多的不满足,明明欢愉在堆积,却好像离解脱越来越远!

    “季……”

    “嗯?”

    双手紧紧地抓住床单,她开不了口。

    “想要了?”季节好似善解人意地轻声问道,那语调、音色是那麽的柔情蜜意,就像爱侣间耳鬓厮磨时的呢喃,让何乐乐不由地卸下防备。

    “……嗯。”红著脸承认自己的欲望,心中忐忑著不知这男人会不会趁机羞辱她。

    “那要先看看你湿了没有,我可不想弄疼你。”季节竟是出乎意料地温柔体贴,让何乐乐不禁为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感到几分羞愧。

    季节泛著火热温度的手掌终於来到了她无限空虚的幽谷,手掌贴著她的小腹慢慢抚向她的腿间。

    她微微移动腿,让他的手掌能彻底覆盖那小小的方寸蜜处──好烫……微微地喟叹一声,他充满热量的掌心正紧紧熨帖著她最害羞也最敏感的私处,好舒服,有一种被拥抱、被疼惜、被抚慰的快乐。

    “摸不出来……我看看。”不等何乐乐反应过来,季节抬起臀离开她的腿根,膝盖顶著她的腿朝两边一拨就分开了她的双腿,双掌也顺势握著她的大腿抬起并大角度打开,瞬间就让她大张著腿,在他眼下赤裸裸坦露著阴部。

    “啊……不、别、别看!”何乐乐反射性伸手遮挡下体。太、太羞耻了……他、他就不能直接做吗?

    “不、不要!”眼看著季节居然俯下身凑上她最隐秘的地方,何乐乐吓得直缩臀,可是手脚却一下子被他压住,“啊──”

    疯、疯了……

    越是害怕、越是抗拒,感官的知觉却越发清晰──他湿腻柔韧的舌头正自下而上,带著不容抗拒的压迫感舔弄著幽处的细缝……“唔……”

    十数下之後,长舌顶开穴口的花瓣直戳而入,仿佛是男人的那话儿一样来来回回挤顶著穴肉。蜜道内不断涌入淫液,让他的戳弄更加顺利,那水舌击拍的淫靡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激荡,听到她耳中简直让她浑身都快烧了起来。

    戳弄了好一会儿,季节才缩回舌头,重重地吮了一口蜜液,含住那细缝顶端的蕊珠!

    “呀啊──不!不要、不啊……”大脑一片空白!脆弱敏感的阴核被他含在口中,泡在湿热的蜜液里,他恶意的舌头还不断地在那圆嫩的阴核两侧蛮横地摩擦著,最後近乎残忍地嘬吸顶磨那娇嫩的阴蒂顶端。

    强悍的高潮如泰山压顶直接折弯了她小枝桠般的意志,小巧的阴蒂就像正遭受著一次次电击,疯狂的快慰足以把全身的穴肉经脉全部刺激成齑粉──极乐地狱!

    “还没吹麽?”季节似乎有些奇怪的问道,“他们……包括你以往的男人都没让你射出来过吗?”

    失神中的女人尚且抽搐著无力回答,身下的小穴一缩一缩地挤出蜜液,男人有些自傲地笑笑,“可怜的小东西,我来帮帮你吧。”

    作家的话:

    午夜偷偷发一章~~~~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第87章 首次潮吹

    “小甜心……你好甜。”季节轻笑著在何乐乐耳边说道。

    面对恍惚中的她,他并没有趁热打铁,因为女人刚刚高潮过的身体敏感与麻木并存,如果接著刺激,虽然能延长女人的高潮,但却会过了潮吹的点。所以他现在要做的,就是等,等她从高潮中平复,身体却依旧兴奋的那个时刻……季节侧卧在何乐乐身旁,单手支著脑袋,一边温柔轻抚著她光裸粉腻的身体,一边含著笑意望著她迷醉的小脸。

    好一会儿,何乐乐眼中才渐渐清明起来,清明之後第一眼便看到季节偷腥猫样的得意笑容──他、他居然……

    唰!何乐乐的小脸顿时绯红一片,连耳根都红得好似火烧,一双因性爱而格外氤氲水蒙的眸子更是四下游移不定,半点不敢落在他脸上。

    呵……看来这小女人竟是都不曾被男人好好抚慰过呢?

    轻吻她的嘴角,季节覆上她的身体,耐心而充满怜惜之意的爱抚亲吻她的每一寸肌肤。他一向不喜欢碰女人时,女人身上残留著其他男人的痕迹,但今天,不爽之余他竟有种莫名的兴奋!想著自己的杰作也将遍布这个女人的身体,他的身体就忍不住快乐地颤抖!

    根本就还没被插入就高潮地不能自已,这陌生的经验让何乐乐很是羞愧,特别是……明明刚高潮过,身体现在竟是空虚得可怕,好想、好想……季节好似会读心术般,手掌及时滑到了她极度渴望的腿间,何乐乐反射性夹紧双腿,同时也夹住了他正安抚著她娇处的修长玉手。

    “乖,腿张开一点,你夹这麽紧,我的手怎麽插得进去呢?”他在她耳边诱惑道。

    闻言,何乐乐踟蹰了片刻,最後还是在欲望的驱使下微微张开了腿。

    “嗯……别……”

    此刻的阴蒂仍是敏感地可怕,他轻轻地擦过都刺激地她臀部紧缩,脚趾蜷起。

    季节从善如流,不再触碰花核,安插在她身下的手掌包裹著她的阴部好好摩挲了几下之後,食指和中指就开始沾著穴口的蜜液轻轻撩拨著穴口,麽指则在花核周围画著圈,富有技巧的揉动著。

    “嗯啊……”何乐乐小声呻吟著。算起来她之前也经历过了三个男人,但牧惟那次他纯属泄愤,阮麟和申屠默……他们基本上只要她湿了就会直接开始做,她从不曾……如此焦急过。

    是的,焦急。身体的欲望强烈而澎湃,就算她知道这些是女人正常的生理反应,可还是忍不住想抵抗那羞耻的感觉,压下身体的寂寞──实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