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何乐乐和荣清雅为歌曲的正式版做合音,这几天就会进录音棚。何乐乐知道自己的情况自然不敢答应,秦之修却看著荣清枫补充了一句,说这次的录音师脾气比较古怪,喜欢独立作业严禁围观,所以荣清枫去了可能也进不了棚。

    如果是这样的话……看著满脸神采劝说她答应的荣清雅,何乐乐最终点头愿意试试,但同时请秦之修找好後备的合音。

    申屠默昨晚果然没回来,何乐乐不禁想起季节说的话……很难想象申屠默那麽骄傲冷酷的性格会委屈自己去做讨厌的事情。连他那样的天之骄子也会因为工作而忍耐,她……又有什麽资格哭委屈自怜自艾?

    “我、我无心的,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故意拖到最後吃完早餐,季节见周围没了人赶紧进了厨房,站在何乐乐身後别扭的解释。

    其实昨晚他也有机会解释的,因为半夜的时候她居然上楼来收拾他主卧的床铺,可当时他不知为何整个人傻掉了,看著她静美的面容居然一个字也没说。

    “我知道。”何乐乐没有回头。她知道他是无心的,然而很多时候,无心的伤害更让人憋屈难过,因为若是他人蓄意伤害,那麽委屈怨恨还有一个对象还有一个出口,还可以以“不能让人得逞”而自强。可人家无心的,你能怎麽样?只能自己憋闷到死。就像……那些被谣言误导而歧视、欺负她的人,她又能怨他们什麽?

    她只能怨自己,没有扭转舆论的能力。

    “对不起。你希望我怎麽补偿你?”

    何乐乐深深闭了闭眼,转过身看著神色认真的季节,语气柔和道,“谢谢您的道歉,有这个我已经很知足了。”

    “你──”季节牙根抽搐了一下,突然走上前搂住何乐乐的腰低头强吻了上去!

    “唔──”何乐乐一边挣扎,脑中一边闪过那个经典名言──女人生气撒泼无理取闹?教你一招,直接按在墙上强吻,吻到她喘不过气面红耳赤的时候在她耳边说“宝贝,你生气的样子也好美”,保证她什麽都忘了,只会羞涩又含情脉脉地看著你,还会娇羞地回声“讨厌”!

    季节一手抓著她的两只手腕钳在她身後,一手则扶著她的头让她避无可避,贪恋地吻著她香软的双唇,来回品尝了许久才探进她的檀口──猛地离开她的唇,傻眼地迎上她无奈的眼神,咽下舌尖上的铁锈味,季节真心有点欲哭无泪,为何在这个女人面前,他总是步步错招招折戟,整个一二傻子呢?他的八面玲珑他的舌灿莲花他的长袖善舞呢?都他妹的回姥姥家了吗?

    何乐乐漱了漱口中的血,又含了口凉水止血。

    “我、我……”

    半天,何乐乐才吐掉口中的水,看著季节,活脱脱恨铁不成钢地语气──“难怪您教秦先生追杜小姐的那些招都不管用,您偶像剧看多了。”

    “喂!我、你!”

    看著季节七窍生烟偏又无可奈何的样子,何乐乐低头微微翘了翘唇角,连忙转身背对他倒咖啡。

    “……”瞥见她那犹如雨後乍现的一道蓝天般纯净清丽的笑容,季节勾人的五官陷入了片刻的呆滞。

    心中一松,自信的倜傥风流又自然地从他嘴角眼眸流泻而出,俯身环住她的身体,轻吻著她的耳畔、後颈,“你报复我?”

    “……不敢。”

    “没关系,欢迎报复。另外……”她的歌声的确是他近几年听到过的最美年轻女声,而且她还没有被打磨过。虽然很想告诉她这一点,但想想怕自己又说错话,季节便把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换了一句,“你应该多笑笑。”

    何乐乐翻了个白眼。

    早餐後,季节和秦之修出了门,说是晚上有通告,不用准备他们的晚饭。荣家姐妹本来想请阮麟照顾下牧惟,她们就可以让何乐乐陪她们逛街,谁知今天何乐乐要陪牧惟去复诊,姐妹俩只好自己出去玩了,留阮麟大影帝一个人看家。

    临出门前,何乐乐回头看了看客厅沙发上闭目半躺的阮麟,阮麟的脸上有几分明显的疲倦和……焦躁不安,精致的眉轻皱著,无可挑剔的五官此刻却显得有些僵硬。

    他……出什麽事了吗?

    阮麟睁眸望向她,幽暗慑人的眼眸里似乎多了些她看不懂的东西。

    作家的话:

    第一更来鸟!

    第二更估计有点久~~因为……

    jing2009zi妹子!!!!乃!!!乃又要俺开後台数半天啊!!!!乃欺负俺!!!!

    ☆、第92章 何欢何乐

    “你的舌头怎麽了?”

    “嗯?”何乐乐看了看红灯,抽空诧异地看了身旁的牧惟一眼,“不小心咬到了而已,你怎麽看出来的,我说话很奇怪吗?”

    “……因为你今天吃东西和平时不一样。”牧惟很平淡地回答道。

    “……”

    到了医院,牧惟说他顺便要做个全面检查,估计要到下午,叫何乐乐自己出去转转,下午来接他就行,就当给她放个小假。

    何乐乐想了想,摇摇头。在这个城市,她并没有什麽想去的地方。

    “去看看朋友吧。”牧惟低声劝道。

    谁知他此话一出,何乐乐却万分警惕地看著他,弄得牧惟哭笑不得,连连安抚道:“想想视频、想想视频,我不会拿家族荣誉冒险的。”

    “……对不起。”何乐乐也知道自己杯弓蛇影了。可是她控制不了自己,只要一想到那天翎羽被撞成废铁的车,她就止不住恐惧。

    “不用说对不起,你这样只会让我心疼。”牧惟微笑道。

    怔怔地看著轮椅上的男人──何乐乐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从来没有好好认识过他。仔细想想,如果他真的要整她根本不费吹灰之力,她的挣扎最多只能引起一丝小小的涟漪,不,或许连那点涟漪就没有。那麽他为何会假装受她牵制,被她……也没有再报复她,甚至还教她摄影、会注意到她吃东西的异状、会……“怎麽了?”牧惟单脚站起,微微蹙眉盯著眼前发呆的小女人。

    看著近在咫尺的牧惟,何乐乐第一次意识到他硬朗深邃的五官竟是那样与众不同,对啊,他是混血儿,她以前竟没注意到。同样的黑发黑眸却有著难以形容的奇异情调,一字浓眉下是一双深深内双富有情韵神采的朗目,挺鼻精致华美地仿佛艺术品,双唇略厚却更惹人……不同於时下流行的阴柔风,他有著高大完美的身材,阳刚硬朗的五官,浑身兼容了西方性感和东方古典之美的气质……“没事,那我走了。”

    直到走出医院许久,何乐乐才“轰”的一下彻底红了脸,心脏“扑通扑通”跳的越来越响。

    他、他不会是真的……对她有意思吧?可是她、她……一想到自己的情况,何乐乐停了脚步。呵…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