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咳咳。”何乐乐低头忍笑。

    “哎!有你这麽说话的吗?什麽素质!”另一个紫红卷发长衫热裤的美女立刻站了起来呛声道。

    “你们想打架是吧!”任翎羽月眉倒竖,被脸皮这麽厚的女人说“没素质”,她们当她软柿子还是肉包子啊!

    “哟!想耍横啊!原来是个泼妇,难怪这麽没素质!”卷发美女边说著还瞟了眼一旁一脸平静的黎以权。

    “你──”

    何乐乐拦住忍不住想抽人的任翎羽,但她却并不看鸠占鹊巢的两个美女,而是看著黎以权“极尽温柔”地说道:

    “我记得你经常说,世上有两种人最惹人讨厌,一种是扰人清梦的,另一种──就是打扰人用餐的。我没记错吧,老公。”

    “……怎麽会记错呢?老婆的记性一向最好了。”

    当那两个踩著恨天高的美女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离开後,一场闹剧才算落幕。不过何乐乐分明听见她们离开时还忿忿地说了几句“什麽眼光”“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之类的话。

    呵……憋屈吧?最让人憋屈的失败,就是输得……想不通。

    “不好意思,刚刚……”刚刚只是想帮翎羽出气,等真把人气走了,何乐乐才有些无措起来。

    “哈哈哈哈!好爽!师傅!下次再遇到这种厚脸皮的,我也来这招,气死她们!”任翎羽大笑道。

    “……”凤眸微扬,黎以权但笑不语,眼光却不时飘向脸上微微泛著红晕的辫子姑娘。

    虽然耳边有翎羽的大方说笑,对面的黎以权也似乎对刚刚的插曲并不在意,但何乐乐却是越想越尴尬,这种事情……真是有点荒唐了!不过……抬眸望望眼前的男人──虽然公寓里的五个男人无一不是外形出众气质颇佳的年轻俊彦,但那五人都是身处镁光灯下的娱乐圈,俊美或酷帅都可以理解,可作为一个律师……黎以权的外形条件的确是太好了一些。

    刀眉凤目鼻若斧劈,上薄下厚的唇形自然含笑,下巴却又很有棱角,五官可谓是该凌厉的地方凌厉、该柔和的地方柔和,加上颀长匀称的身材,整个搭配出了一个十足俊美却没有距离感,刚柔并济如遗珠在世的mr.right。

    翎羽的眼光真的很好。如果有这样的男人守护著翎羽、爱著翎羽,翎羽一定会很幸福很幸福吧!真好。

    糟了!刚刚她那麽冒失地叫黎以权“老公”,翎羽会不会不开心?等会还是解释一下比较好!她真是的,明知道翎羽喜欢黎律师的。

    一顿饭,任翎羽兴高采烈口沫横飞地跟何乐乐讲著工作中的趣事,何乐乐不断轻笑著,认真又满足地看著任翎羽。

    “……”似乎是,被人当做空气了呢。黎以权轻轻扯了扯嘴角,眼光掠向何乐乐。

    开心……那个拥有著灵动歌声,能够轻易安抚他情绪的女孩。

    作家的话:

    今天家里有客人~~不太方便码字~~速度更悲剧了~~对不起妹子们~~入v第一天明明应该给力一点的说☆、(7鲜币)第95章 冤家路窄

    三年前,他在查一宗案子的时候黑进了当事人的电脑,没想到窃取了资料之余还逮住了一个技术不纯的小鱼,见是个可造之材就稍微调教了一下,後来竟被缠上。查了一下那个小鱼的背景又观察了一段时间,就惜才地收进了ng。那个小鱼外号“羽毛”,正是任翎羽,ng有严格的保密制度,但在任翎羽的担保下,他一时好奇就许了“开心”进坛子。很奇怪的,无论事前还是事後他都没有去查“开心”的背景,他只是很纯粹地享受著她的歌声,享受著她带来的一份宁静纯美。也许是担心知道太多反而会毁了她那歌声对他的奇效吧……後来任翎羽托关系想进他的事务所,他起初并不想答应,但在留言箱听到“开心”随口说的希望任翎羽“如愿以偿”,他竟主动打电话给中间人收了任翎羽。

    那天挂完电话他就笑得不能自已,他从未想过这麽不理性、这麽奇妙的事情会发生在他身上,一个不知道样貌不知道底细只听过她说话唱歌的女孩,竟对他有如此的影响力!

    这样的事情……多有趣!他不想去破坏它。

    不问不查,顺其自然。

    没想到……居然这麽快就让他见到了“开心”本尊。那麽……那犹如魔法一般的影响力会就此消散麽?或是……更强?

    白净柔嫩、没有任何化工产品的清秀面容,淡淡的柳叶眉柔和的眼波,看似温婉淑静,但眼底却有著一丝很难察觉的坚韧,若不是听她唱了三年的歌,恐怕就算是他也很难在第一眼将她看透吧。这个女孩身上,一定有著不同於绝大多数人的成长痕迹,才会……沈淀出如此安静却不单调的韵味。

    又看了看两人,黎以权垂眸进食。如果说任翎羽是华丽夺目的红宝石,那麽她无疑是细润莹透的羊脂白玉。只是不知道又有多少人能分得清这上品玉石与塑料、玻璃甚至顽石之间的区别。

    “对了师傅,下午没什麽事的话能放我半天假不?乐乐难得有空,我想让乐乐陪我逛逛。”

    “不、不了,翎羽,我不想打扰你工作,我今天就是来看看──”

    手机铃声乍起,何乐乐歉意地看了看两人,拿出手机。

    申屠默?他不会又要她……

    “在医院?”

    “……”看看身边的翎羽,她下意识撒了谎,“嗯。”不过她原本就打算吃完饭立刻回医院的,这麽回答也不算……错吧……“我今晚会早点回去。”

    “好的。”

    “会做煎饺吗?”

    煎饺?呃……很难想象申屠默寒著脸吃煎饺的模样。

    挂了电话,何乐乐一偏头就见翎羽一脸不爽。

    “不会是叫你回去吧?”

    “不是啦──”

    “不是就好!呐!吃完饭呢先带你去认识认识我那几个师兄,然後再──呃……师傅批假不?”

    黎以权失笑,何乐乐见状也不由得笑了出来。

    於是三人吃过午饭,何乐乐就被任翎羽拖进了重新装修过的黎明律师事务所。

    “师傅,您回来了。申屠先生和吴先生正在办公室等您。”

    “什麽时候来的,怎麽不给我电话?”

    “我是要打的──”

    “是我不让他打电话的。午休的时候来打扰已经很失礼了,又怎麽能耽误你吃饭呢?更何况……还是和两位小姐的进餐。”低沈而充满诱人磁性的男声如魔魅的低鸣在何乐乐耳边响起。

    申、申屠默!

    僵硬地看著黎以权和申屠默并肩走向里层的办公室,何乐乐如坠冰窖。

    “乐乐,我要先帮师傅准备资料,你坐一会儿哦,我马上出来。”进入工作状态的任翎羽并没有发现何乐乐的异状。

    呆呆地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