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一致的麽?

    发了会呆,何乐乐收回心神。别人的事,她还是少操心的好。

    见阮麟已经化好妆,何乐乐连忙背著随身布包,拿著剧本和水就跟了上去。昨晚……她的确累得不行,不过没想到阮麟居然从公寓里把药带出来了,涂涂抹抹地让她差点疯掉!都不知道他是在帮她上药还是故意折磨她!然後吃的、喝的,不过今天起床後身体的确舒服很多。

    上午的拍摄很顺利,於是中午就有了难得的两个小时休息时间,何乐乐跟阮麟说了一声就出了片场去修手机。阮麟原本还想跟著,但何乐乐冷冷地瞥了他一眼,他就识趣地躺沙发上午睡了。

    何乐乐先是找了个电话超市打给牧惟,原本她心里还有些忐忑,毕竟她没有遵守约定,但牧惟却似乎一点也没有生气,反而很轻松地跟她说著话,让她的心渐渐安定。

    “那先挂罗?我现在去修手机。”

    “嗯……别忘了我的吻。”

    “……啵。”

    手机维修店的老板看了她的手机後,建议她找品牌售後,何乐乐一想到昨天申屠默的脸色,一个寒颤掠遍全身,索性买了部三百块的老式诺基亚。

    中午回去的时候,恰好见萧豔和那个叫“晶晶”的女孩在片场门口打车,萧豔还一脸痛苦地托著右腕,不知怎麽了。何乐乐本来不在意,可刹那间心中一动,不禁想到──不会是……边想著,何乐乐就朝萧豔两人走了过去。

    萧豔一见何乐乐,下意识移到蒋晶晶身後。

    “你的手,怎麽了麽?”

    蒋晶晶对於何乐乐主动问及萧豔感到十分诧异,搞不清何乐乐是真关心还是幸灾乐祸,但看表情,似乎并没有恶意。

    “她刚刚不小心脚滑了一下,幸好阮麟先生路过扶了她一把,只是把手骨折了。”

    “……”

    回到休息室,看著沙发上恍若沈睡的阮麟,何乐乐垂眸望了他很久,不想开口。因为她怕……她怕她一开口,就欠了他。

    “萧豔的手……你故意的?”

    阮麟缓缓睁开惑人的双眸,“……太便宜她了吗?”

    “……请,不要为我做任何事,我还不起。”

    起身拉过她,让她坐在自己腿上,阮麟抬指抚了抚她的唇,“……我愿意。”

    叩叩叩!

    何乐乐反射性起身,远离了阮麟两步,不自然地看了他一眼,转头看向门,“哪位?”

    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

    门外的人不回答,反倒把门当做敲击乐器玩了起来,听上去……心情蛮好的样子。

    作家的话:

    都说江山偏心矿主?嘿嘿嘿嘿~~那好吧~~那就再偏心一次发财妹子在会客室开了男主的人气帖~~欢迎妹子们去表白站队找同好啊!!!鼓励博爱和爬墙~~欢迎随时爬来爬去感谢妹子们的大力支持~~感谢妹子们的包养留言礼物和票票!!爱大家!!

    感谢悠琪儿妹子~ysdcy妹子~我本非凡妹子~ amycore妹子~风醉妹子~mou妹子~琉凡妹子的催文一条龙!!群麽傲雪御岚妹子~~咳咳~~乃这是一次性一个人排起长龙麽~~噗~~感谢妹子的五个人龙~~要申屠?嘿嘿~~不给感谢fu2007妹子的更文令~~i love u 2!

    感谢elizabeth_yi妹子和铭心雨的好文章

    感谢joannaji2006妹子的餐盒

    感谢jassze妹子的爱的蛋糕

    感谢aileen047妹子lh841114妹子的爱的花束

    感谢!朵!朵妹子的小丫头

    感谢泡泡ru妹子的两个爱的钻石!

    ☆、(11鲜币)第114章 爷不让了

    “请问哪位?”何乐乐坚持问道,她可不会跟一个门外的人玩什麽“你猜你猜你猜猜猜”的游戏。

    “我!”

    何乐乐皱著眉开了门,抬头望了望门外笑成一朵花的季大少。

    由於明天一早就有戏,所以季节今天就先把秦之修送过来了,他手下的两个新人正在一部电影里打著酱油,所以他就顺道过来看看,再“顺道”探探阮麟的班。

    “听说你昨晚找了个神秘替身?”季节一边说著一边瞥了瞥何乐乐,一双桃花眼里的调侃袒露无疑。

    “……是。谢谢你来探班,”阮麟风度翩翩地笑了笑,口中却话音一转,“只是,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我可能要准备下午的拍摄了。”

    只要还有其他人在,阮麟便会时刻保持这种温和有礼的绅士风范,看了两天,何乐乐还是有点不习惯,但……佩服他的坚持。

    季节扬扬眉,“我了,我了。我呢……”瞅向何乐乐,“想借她一个晚上。”

    自从上次碰过她後,他就一直处於望梅止渴画饼充饥的状态,干什麽事都容易走神,一走神就会想那个晚上,一想那晚身体就……以前还只是“电梯综合症”,现在症状全面泛华,看到任何跟她有那麽点关联的东西胯下就兴奋地蠢蠢欲动。

    他也说不清这个青菜小粥样的女人到底哪里踩中了他身体的兴奋点,但身体本能的反应他控制不了也……不想控制,他只想再好好抱抱她。

    上次的不欢而散让他好几天没好意思碰她,现在过去一个礼拜了,她再怎麽也该气消了吧?想著她温香软玉的身体,他就迫不及待亲自把秦小子送来了!

    赤裸裸视奸著何乐乐的季节并没有注意到,阮麟的脸色……在他那句话後,变得十足地暗冷。

    “我只说一次──她,我要了。”

    季节闻言也微微变了脸色,来回看了看阮麟和何乐乐,回身锁上门。

    “解释一下你刚刚的话。”季节正色道。

    “我会亲自跟云姨说,解除她和公寓的合约,从今以後,她只会是我的女人。”阮麟也揭下了绅士面具,带著警告的眼神对季节说道。

    “你是玩玩而已还是……认真的?你父亲不可能允许──”

    阮麟眼角危险地抽动了一下,让季节止住了嘴边的话。“你……我明白了。”

    朋友妻不可戏,既然阮麟玩真的,他也只能……去找其他的乐子了。“不过,我和申屠倒罢了,牧惟对她也是有心的,你们别为了一个女人……闹得太难看。”

    “牧惟?”阮麟质询似得盯著何乐乐。

    季节也颇有些郁闷地看向何乐乐,“你最好早做选择。”

    阮麟霸气地瞪了季节一眼,“你认为我会让她有机会选择别人?”

    季节无奈地瞥了他一眼,原本的好兴致荡然无存,有些留恋又有些惋惜地看了看何乐乐,转身就要离开,何乐乐却在此时轻悠悠地开了口。

    “季先生……你晚上,不要我了吗?”

    一语既出,两个男人一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