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玩弄,一个普通的女人又怎麽可能面对阮麟的表白无动於衷,还能搞掂阅女无数的牧惟,还能让他迷上她的身体!

    原来……她竟是一个比杜微更加城府深沈的女人麽?

    这个发现,让他极度的不爽。

    “申屠不会喜欢上你这种女人的,你不用枉费心机了。”一丝恼怒浮上季节的风流双眸。

    “……”睨了眼季节,何乐乐闭上双眸暂且养养神。中午没有休息,现在著实有点困了。

    季节见自己被何乐乐彻底无视,一股邪火慢慢从腿间腾了起来。

    “过来。”季节冷声道。

    何乐乐睁开眼,平静的心不起半点波澜。站起身走向办公桌前,像个听话的木偶娃娃。

    季节微微推了推桌,拉开了沙发椅与桌子的距离。拍拍干净的桌面,“衣服脱了,坐上来。”

    看著何乐乐犹豫了片刻後乖柔地褪去衣裤,赤裸地坐到他面前,一丝异样的快感窜过他的身心。

    他没这麽玩过。

    他是个温柔的好情人,对床伴从来就是甜言蜜语哄著,这麽简单粗暴地命令……这是头一次。

    “腿张开。”

    “脚踩在桌上,腿再张开点!”

    呼吸渐渐急促,季节双眼一眨都不舍得眨地看著她每一个羞耻挣扎却依旧听话的动作。这是他看到过的──最具诱惑力的画面。

    脚踩了下地,让椅子滑到桌边,他便──迎上了她被迫暴露的粉嫩花园。即使大张著腿在桌上坐成了一个m型,花园的肉瓣依旧紧紧贴合著,守护神秘的入口。

    抬手轻抚花园上稀疏的柔软丛林,中指沿著细缝重重地向下一刮──肉瓣缩得更紧。

    季节胯下一热,仿佛已经被那两篇肉瓣紧紧夹住了一般,两指轻轻推开园顶肥美的软肉,露出娇小可人的粉色小核。季节著迷地看了一会儿,俯下身,双唇贴向指尖──何乐乐受惊地後退。

    季节缓缓抬眼看了她一眼,那一眼,说不出的邪魅味道,还带著一点点的诱惑一点点的警告。

    何乐乐认命地闭上眼,挪臀回到原本的位置,也等於将身下……送到了他的嘴边。

    当他温暖柔韧的舌头又湿又滑地舔上那敏感的花核时,她浑身过电般抽搐了一下,瞬间绷紧。

    他的舌头不紧不慢地绕著小肉粒画著圈,时不时用力地吮吸一下,发出品尝美食的快意声响。完全甜蜜的快感让她整个身体都酥软了下来,热量从腹部传遍全身,就如同泡在了略烫的热水里。

    好像少了点什麽……季节猛地一惊,立刻抬手捏住何乐乐的嘴。

    心脏跳空般抽痛了一下,这个女人!他不过是一时失言,她就非得这麽倔吗?舌头是用来给牙齿咬的吗?

    “你再敢咬著,我就干到你出不了这个办公室的门!”季节克制不住脾气地发狠!第一个逼他在做爱时发火的是她,第二个还是她!

    何乐乐俯视著他盛怒的眼,小脸上没有半点的屈服。

    “……”季节松开手,站起身,怒意不减的眸子直直地盯著何乐乐。动作放荡不羁地解开胸前的两颗扣子,让性感的胸膛半露,随後,轻解皮带,掏出昂天直挺的凶刃紧紧地抵住穴口。

    “不想出声是吗?”季节轻挑一边的嘴角,低头吻上她倔强的小嘴,有力的臂膀一揽她的腰肢,将她抱到桌沿,半臀悬空,然後──凶刃狠狠刺入!

    作家的话:

    嘻嘻嘻嘻~大家都以为应该是申屠的肉肉?

    第一张先送上~第二更会有点晚~~早睡的妹子别等哦~~爱大家☆、(9鲜币)第117章 何为嫉妒

    他的确没有给她出声的机会。

    他死死地封住了她的唇舌,舔吻,啃噬,如龙卷过境,如强盗侵袭,掠夺著她口中的一切──舌头、津液、氧气……要不是身下娇弱的小穴还被他密集狠烈的抽插著,不断强烈刺激著她的神经,或许她早就因缺氧昏厥了过去。

    好几次,差点昏过去的时候他就蛮横地大力捅入,粗暴地撞击她身体里最敏感的那点,让她像垂死的鱼儿般挺腰僵硬地挣扎,偏偏还吐不出一丝哀鸣。

    脚趾都受不了地紧紧蜷起,双腿无法再维持打开的姿势,缓缓难耐地夹紧他的坚腰。他的每一次进入都好似打桩机沈沈地撞击著花心,让人头皮发炸地感受他粗长的形状。

    止不住的在他怀中疯狂颤抖,身体的愉悦已经超过负荷,却无法得到解脱,只能一再堆积堆积再堆积,快乐到疼痛!

    感受到她越来越激烈的颤抖,蜜穴越来越紧的收缩,季节一手探到两人的结合处,按上她圆圆涨大的花核重重地研磨。

    “唔──”不!花核那传来的是浓蜜般的舒适甜美,花穴里却是饱胀到突破极限、摩擦到痛苦难忍的侵略快意!

    蜜液被欺凌地不断被他深重地捣出,他却借著蜜液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深深浅浅轻轻重重地进进出出。

    啊……不行了,她、她要到了……

    小穴的痉挛太过明显,季节松开她的唇,舌尖魅惑地舔过上唇,原本玩弄著她花核的中指却稍稍下滑,竟是要和他的凶刃一起挤入她紧窄的小穴──“不、不要!”何乐乐终於哀求出声。

    另一手覆上她浑圆的椒乳轻轻揉耍,捏住乳尖微微用力地旋转捏了一下,惹得她皱著眉挺起胸,眼看著又要咬住舌头。季节眸中寒意一过,停留在穴外的中指瞬间刺了进去。

    “啊啊啊──”

    胯下速度不减,季节探入的指头直取她的兴奋点,抵著那圆圆的硬处超高频率顶击──“不、不啊──”

    春潮喷涌。

    季节猛地抽出凶刃,手指则仍刺激著小穴,满意地看著她因他而喷洒的热情。喷流稍减他便再次插入凶刃,将她插地又剧烈抽搐起来後再抽出欣赏她身下的美景,几次之後,直到她哭著求饶,他才彻底放纵欲望,在她身体里抽插顶弄到过瘾!

    申屠默推门而入时,季节刚好低喘著射出精华。

    申屠默抬腕看了看时间,走到两人身旁打了个电话让人送餐。眸光瞥了瞥他座位处的一片水泽,冰冷地眸子掠了眼正在系皮带的季节。

    季节尴尬又厚脸皮地翘翘嘴角笑笑,随即抱起瘫软在办公桌上的何乐乐,“借一下你休息室。”

    虽然这次他是有失他温柔情人的风范,但至少最後他是温柔的。

    轻易地制住何乐乐的反抗,季节细心地为她清洗了身体──事实上,他虽对床伴温柔,但还没对哪个女人如此呵护过!算是……刚刚的补偿吧。

    在洗手台的镜子前帮何乐乐吹干头发,揉揉她松软的长发,季节的心情再次放晴。要是她一直这麽乖的话就好了……每天工作完回家抱著她做几次,然後这样帮她吹干头发抱上床搂著她软软的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