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歉?

    不可理喻地盯著要她道歉的男人,何乐乐的双手再次无意识紧握。

    忍。

    忍耐。

    再也抑制不了地浑身颤抖──这就是人性!这就是男人!

    “是不是、只要我道了歉,就可以走了。”

    “……因为错过了×大,小倩心里一直有个结,所以……”陈晨解释道。

    “所以……都怪我是吗?”何乐乐偏头看了看满厅的宾客,“好,我道歉……”

    好好照顾自己,对自己好一点。

    乐乐!请对自己好一点!多爱自己一点!

    l和荣清枫的劝告在心中盘旋,她也想……她也想多爱自己一些,对自己好一点啊!她也不想背负莫名的罪状,承受无谓的指责,可是曾经的抗争都只会换来更恶劣的结果,一切的一切,只有对她不利的说辞才会被认定为真相!

    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在这座城市里,除了父母,没有人会相信她、没有人会帮她!

    “对,小倩,是我的错,对不起。”死了心,绝了本就没有多少的希望,何乐乐冷硬且颤抖地开口。

    “你现在才说对不起,你不觉得太晚了吗?”聂小倩尖声斥道。

    “是啊,的确是太晚了。”一个醇厚甘美的男人声音突然在正门处高声响起。

    作家的话:

    昨天没吃到,所以今天就又跑了湘菜馆~~吃了想吃的湖南小龙虾~~辣的好爽~~先洗澡~然後接著码128~~估计要2点多~~~总是连累编编妹子晚睡~江山也很不好意思~~~~所以~咳咳~~让便便先休息吧~~~明天再过稿~~~妹子们明天起床就有的看了啊☆、(12鲜币)第128章 诚实糖果

    何乐乐震惊地望著向她走来的高大男人──贴腰的银灰西装小马甲配著雪白的衬衣、西裤,同色的西装上衣随性地搭在左臂上,西方人的完美体格却有著一张东方人俊帅无双的脸!

    英俊硬朗的五官线条,深邃的眼眸,黄金比例的身型,性感的腰线,超模般的长腿每一步迈出、收回都是那样优雅、雍容,仿佛脚下的红毯本就为他而设,他不过是如往常一般走向他的王座罢了!

    “抱歉,宝贝,我来晚了。”牧惟递上一只淡绿色的玫瑰,低头在呆愣住的何乐乐唇上烙下一吻,表情有些滑稽的无奈,“我没想到在这里取点现金这麽麻烦。”

    “你、你的腿……”

    “刚好四周,拆了就过来了。瞧你,喝喜酒这麽开心的事情都不带上我。”

    开心?何乐乐无力地笑笑。

    “你是谁?”聂小倩打量著一身高贵气质的牧惟,警惕地问道。

    “啊!差点忘了自我介绍。没办法,整整十天没见到我的宝贝,想她想得都看不见其他的杂物了。我叫牧惟,何欢的准男友。”

    其他的……杂物?聂小倩的脸色青红交杂,“这里是我的订婚宴,不欢迎不请自来的野男人!请立刻出去!”

    牧惟闻言轻挑了下眉,敷衍地瞥了眼聂小倩,展开左臂的西装披在何乐乐的肩上。

    几个服务生抬上来一个贵妃椅,牧惟便拥著何乐乐坐了下来。

    “你!”聂小倩气得秀眉倒竖,一见酒店经理小跑了过来,连忙申诉,“经理,请叫保安过来,有人到我的订婚宴上捣乱!”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请等一下!”酒店经理停都没停地直接跑向牧惟,“牧先生,已经准备好了,现在上‘菜’吗?”

    “经理!”聂小倩尖叫,聂父也瞪著酒店经理,“叫你们老板过来,你这什麽态度!”

    “……”酒店经理为难地看看聂家父女,挪到牧惟身後偷偷给聂家父女打著颜色,谁知人家完全看不出来,他只好开口,“对不起聂先生,王老板刚刚把酒店转给了这位牧先生,而牧先生已经下令立刻停业整修,所以您这订婚宴……您放心,定金我们会双倍返还的!”

    小舞台上的动静经由舞台上下的收音麦克传遍了宴厅,仿若狗血电视剧般的变化让满场宾客一时都傻了眼。

    “上‘菜’吧。”牧惟淡淡令道。

    “是。”

    酒店经理朝门口处一挥手,一对对服务生鱼贯而入,在三十桌宾客前都摆上了一盘盖著金属圆盖的餐盘和一只黄色的康乃馨……“……何欢!你什麽意思!”聂小倩怒不可遏,她身旁的陈晨努力定定神,“何欢,过去的事,既然你愿意道歉,我会劝小倩算了,你……你走吧,别在这搅事了。”

    好冷……何乐乐低著头裹了裹身上的西装,却依然止不住颤抖。

    牧惟有些担忧地搂紧她的身体,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头,“别怕,有我。”

    有……他。

    何乐乐闭上眼,拼命压下身体的生理性紧张,找回自己的声音,片刻後,抬眼看向──除了父亲外,第一个在这座城市拥抱她给她温暖的男人,“我们走吧。”

    牧惟却摇摇头,“有些事,你能忍,但我不行。”

    “你、你都知道了?”

    “知道了一些,但远没有你曾忍受过的万分之一。”

    “你……相信我?”何乐乐惊异、企盼又害怕地看著牧惟多情的眼眸。

    牧惟轻笑,眼眉中的柔软看得人心都快融化了,“虽然在你面前很容易变傻,但请不要侮辱我的智商。那些流言,不蠢到一定地步是不可能会相信的。”

    “呵……”何乐乐也忍不住轻笑了一声,眼眶却瞬间湿润,“谢谢……”

    “谢就不用了,以身相许就好。”话一出口,牧惟却自觉失言,紧张地盯著何乐乐的反应,谁知她竟笑著回了声──“好。”

    流言也好、侮辱也罢,对於早已经把自尊埋葬的她而言,再多的伤害也不过是朝深渊扔了石块。但……谢谢他,谢谢这个男人,在这座充斥著荒谬流言的城市里,愿意相信她,只为这一点,她愿意给他。

    心,难以想象地雀跃著。陌生的情绪让久经情场的牧惟也一时难以回神,只能呆呆地看著她天使般梨花带雨的笑容。

    “何欢!你要卖出去卖,别在这脏了大家的耳朵!”看著何乐乐的笑容,陈晨也不知道自己怎麽了,无端的愤怒充斥满胸,令他冲动地吼了出来。

    陈晨失去理智的咆哮终於暂时平静了牧惟的心情,牧惟刚要发火,何乐乐却缓缓开了口。

    “求你了……”

    牧惟不解地看著何乐乐,却见她清冷地盯著陈晨。“我很努力地在忍耐了,所以……求你了,别再开口。”

    她忍耐、她道歉,不是为了卑微地息事宁人,也不是懦弱地自己去践踏她地底的尊严。她所有的退让都只是因为……小倩曾经对她的好。既然小倩爱他,现在还要嫁给他,既然脏水已经都泼在了她的身上,既然她对侮辱已经无所谓了,那她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