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她忍!

    可是他不要开口……不要开口显露他的无耻、卑鄙、懦弱,因为这样的话,她会害怕自己的退让让小倩所托非人!

    何乐乐冷冽的提醒让陈晨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有些惊慌地看了眼聂小倩,下意识後挪了半步。

    “什麽意思?”聂小倩机警地来回看看陈晨和何乐乐,最後盯著陈晨,“你有事瞒著我?”

    “呵……他当然得瞒著你。你确定你真的学会带眼识人了?”牧惟讥讽道,抬手拍了两下,满厅的服务员纷纷揭开宾客面前的金属圆盖,露出“菜肴”的真容。

    抽气声四起。

    每个人面前的盘子里红灿灿摞著二十万现金,一个两个还好,可当满座满厅的宾客前都摆著这麽一摞时……整整六千万!

    壮观的场面让整个宴厅鸦雀无声,大人们被震得不敢吭声,小孩们被大人的表情吓得不敢吭声。

    在座的倒是也有几个资产过亿的,但……那是身家!要他们真的拿出六千万现金,谁又拿得出?这个牧先生究竟是什麽人?还有那个何欢……“不好意思,这道菜薄了点,贵市银行的现金储备似乎有点问题。”牧惟云淡风轻地说道。

    没人敢接话。

    “黄色康乃馨,花语是侮辱和污蔑,而这道菜的名字,就叫诚实者的糖果。”牧惟侧头看著身旁的何乐乐,柔声道,“真相这种东西,会被掩盖,会被扭曲,甚至会消失。但要获得真相,有时候也不难。”

    酒店经理站了出来,冲宾客们高声道,“只要说出任何关於何小姐流言的真相,即可取走餐盘中的二十万。酒店隔壁就有银行,取走立刻可以存入。”

    一句话引爆全场!

    “真的?”“不会吧?”“这是钱多的烧手吗?二十万买一句真相?”“你知道什麽吗?”

    何乐乐看著眼前反转的一切,心中不知是沸腾还是平静,金钱、真相、道德、人心、友情、亲情……“我想问!”同学桌中的一个女孩举起手喊道。“说什麽都可以吗?只要是澄清流言的?”

    酒店经理看看牧惟,牧惟点点头。

    “我知道小倩的情书……其实不是何欢贴到公告栏的。”女孩说道。

    作家的话:

    一晃四点了~~想著一定要把家乡篇结束就码啊码啊码啊~~於是……好困……☆、(10鲜币)第129章 滚你丫蛋

    不是……何欢贴的?

    聂小倩脸色变了变。

    “说出是谁贴的,额外五十万。”牧惟笑言。

    “这……”女孩有些犹豫。

    牧惟一挥手,立刻有一个黑色西装酷男推了一个推车到女孩旁,拉开车上的帷幕,露出满车的现金,数了五十万摆在女孩面前。

    女孩吞吞口水,发现自己想说话却完全控制不了喉咙。

    “我知道!是张玫!我亲眼看到的!张玫和袁丽捡到了小倩的情书,故意贴到公告栏上去的!”粉裙女孩之一高喊道。

    酷男转而将五十万挪给粉裙女孩。

    酷男的这一举动彻底让满场疯狂了──却也让聂小倩怨怒交加!

    “为什麽没有人告诉我!”

    两个女孩有些愧疚地看了聂小倩一眼,赶紧找东西装了现金就小跑著离场了,好像身後有什麽豺狼虎豹追著一般。

    “我!我有话要说!”一个男生站了起来。

    “王强!”陈晨惊恐地喝止。

    “兄弟,对不起,其实我也一直觉得很对不起何欢,所以……小倩,其实当初不是何欢勾引陈晨,是陈晨……他拿你的情书威胁何欢,想要占她便宜。”

    陈晨面无血色,而比他脸色更白的,是穿著纯洁婚纱的聂小倩。

    “即使不被理解,被你当众羞辱、被你诱骗到这里批判,可她一直到最後都想保护你的爱情,你的婚礼,甚至……承认自己从未犯下的错,为被污蔑的罪名向你道歉。这样,算对得起你当初对她的善意了吗?”牧惟冷冷开口。

    “我……”聂小倩六神无主,自己所有的怨恨一下子没了出口。

    “小倩……你听我解释,我当时只是一时糊涂,她、她本来名声就不好,所以、所以我……”

    “所以你就骗我?”聂小倩凝望著自己五年的男朋友,现在的未婚夫,痛苦、悔恨、失望让泪水满眶,簌簌而下。

    “小倩!那都过去了!我们要结婚了!我们把那些事都忘了好不好?为了何欢那样的女人破坏我们五年的感情,不值得啊!”抓著聂小倩的双臂,陈晨极力劝说。

    “五年的感情……是啊,我们在一起五年,我曾那麽深爱著你,可你倒是告诉我,我爱上了一个什麽样的男人!”聂小倩歇斯底里地叫喊道,“你怎麽做得到!你怎麽有脸一次次告诉我当初她是怎麽勾引你的!叫我不要相信她!你怎麽做得到当著她的面继续骗我,还逼她给我道歉!陈晨!你告诉我!你是个什麽样的男人!”

    “我……”陈晨被问得哑口无言。

    “等等……”一个中年男子犹豫地站起身,“这个何欢是不是曾经被一中开除转去了二中?”

    “继续。”牧惟接口。

    “如果是的话,关於她在外面跟小混混的那些流言应该是假的……其实我和一中的老校长是邻居,就是传闻中被她唆使小混混殴打过的那个老校长,那个老校长曾经很无奈地跟我提起过,他说他对不起何欢,他知道她其实是个好女孩,但有人给他压力,他也没办法……不过是谁给他压力,他没说。”

    “啊!是那个何欢!我说怎麽听起来那麽耳熟呢!几年前,经常听小区里有人在八卦说何欢怎麽怎麽,我不爱听这些就没怎麽注意,但有一点很奇怪,就是那群人中间有个中年妇女不是我们小区的,但经常过来八卦!好多事情都是从那个女的那里传出来的!但我不认识。不过要是有人给一中老校长压力的话,那个中年妇女说不定……也是有人安排的?”

    “我不要钱,我只是借这个机会说句公道话。当初我听到那个见鬼的传言时就去求证过,我在市院的妇产科工作了二十几年,问过市里的所有妇产科大夫,那几年绝对没有小学生堕过胎!拿这种事诋毁个小女孩,真是缺了八辈子德!这会儿说出来,也算顺了我一口气。”

    “关於那个……小学体育老师,他是上门女婿,就在我们那小区,不过很多年前就搬走了,因为……那个体育老师有恋童癖,被小区的一个家长发现後暴打了一顿,他们怕闹大就搬走了。所以……何小姐当初应该是……”

    大大小小的事一一被揭穿,在小城里传了多年的流言一朝澄清,大家竟发现彼此或多或少都是知道些真相的,但就是谁也不去解释,任那些荒谬的留言传了一年又一年,还被无数次添油加醋。

    很明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