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麟说是前两天就已经回剧组了,牧惟则是回了英国,季节送秦之修去剧组,中午肯定不会回来,申屠默……大概为了电影的事一直在忙吧,昨晚并没有回来,他如果回公寓也都是晚上回来,所以她应该可以睡一会儿後再起来录下周的份。在公寓里的时间毕竟不由她掌控,有时间就多录一下比较好。

    定好闹锺,何乐乐就闭上了眼睛沈沈睡去。虽然很困,但不习惯白天睡觉的她睡得有点不太安稳,总是睡一会就模模糊糊醒一下,然後再睡,直到再一次睁开眼时被眼前突然出现的男人俊脸吓得彻底清醒──申屠默?他什麽时候回来的?她一觉睡到晚上了?没听到闹锺响啊?

    盯著申屠默的睡脸,何乐乐满脑子疑问,最後摸过手机一看──1点的闹锺正好要响!她赶紧摁掉闹锺,屏著呼吸看了看身旁的申屠默,还好……还在睡。

    一个小时,何乐乐吃了午餐,准备好了申屠默两点的食物,等著申屠默清醒。可是眼看著马上要到两点,申屠默似乎并没有要清醒的迹象。

    怎麽办?是叫醒他还是让他继续睡?他如果没有按时进食身体会不会有什麽影响?何乐乐开始有些著急,打电话到翟飞云的办公室,没有人接。

    问季节吧,他应该知道的,可……她只有阮麟、牧惟和申屠默的电话。踟蹰再三──“乐乐?”电话很幸运的接通了,阮麟的语气中带著明显的意外。

    “阮先生,午安。没有打搅您工作吧?”

    “没事,有什麽事吗?假期过得如何?”沈稳而充满磁性的男人嗓音,带著让人安心的温柔。

    “……谢谢阮先生关心,我很好。是这样的,请问……”何乐乐原本是想问季节的电话的,但猛然想起她不能擅自打听业主的信息,想了想,或许可以直接问阮麟?毕竟他们在一起住了这麽多年,应该知道吧!“就是……申屠先生还在午睡,但现在已经两点了,我不知道该不该叫醒他?”

    对面的阮麟轻轻笑了笑,“为什麽问我?”

    何乐乐会错了意,有些歉疚,“……对不起,打搅您了。”

    “不,”阮麟赶紧接口,含笑的眸中嵌著星光,“我很高兴你在遇到问题时打电话给我。叫醒他,他的胃已经习惯了,到点不吃会胃酸过浓。”

    “好的,谢谢阮先生!”得到答案,何乐乐大喜过望。

    听著手机里传来的悦耳话语,即便对方已经挂断,阮麟仍是久久没有从耳边拿下手机。

    十二天,整整十二天没有见到她。起初的七天,他就呆在公寓哪里也没有去,一楼的厨房、客厅、她的卧室、他的卧室、道具室、七楼健身房、甚至秦小子、申屠的客厅,他就来来回回地逛,回想著她的身影。後来几天,他出了门,没有目的的到处闲走,公园、江边、酒吧、山顶……直到前两天回了剧组,他依旧在片场到处闲逛著。

    爱上一个人是种什麽样的感觉……他用了十二天细细咀嚼。一栋公寓,七层,全部走遍花不了半个小时,但他却觉得自己就算在里面呆上一辈子也不会腻。而公寓外……那些没有她的地方,景色再美也好,天地再宽也好,都索然无味。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第一次见到这句话时,他曾觉得酸得可笑。现在才知道,有些事情没有经历过,永远没有评判的资格。

    也许,早在当初他在她的卧室,第一眼见到围著浴巾的她的刹那,他就注定会爱上她。否则,他怎麽会近乎本能地第一时间抱她……罔顾她的反抗,没有丝毫犹豫地将她的贞洁拆食入腹!

    他原本以为她只是一个为钱出卖身体的女人,以为自己想要她只是因为她让他发泄地无比轻松……直到被弟弟点醒。

    他不是单单想抱她这麽简单,他是想要她在身边。

    作家的话:

    坐了一下午车~屁股都坐疼了~~不过这次吃的玩得都很开心~~就是昨儿没更挺愧疚的~~抱抱妹子们~~事实上我回到家到现在都还没打开过专栏~~怕看到妹子们怪江山先发~~然後乖乖滚去码下一章了~~~码完再来看留言~~爱大家!!

    另外!!台风天!!沿海的妹子们要注意防风防雨备好干粮哦!!!

    ☆、(8鲜币)第135章 坏人欺人

    张了几次嘴还是没有喊出声,何乐乐觉得自己有点像被抛上岸的鱼……他应该是累到一定程度了才会连衣服都不脱就直接睡著了吧?

    申屠默的肤色很特别,是偏铜色的粉白,既不会白皙地显得稚嫩,又不会过暗显得太粗犷。他的五官也很有意思,单看都非常的男人刚硬,合在一起却透著精致的俊美。戴著眼镜时还好,虽显得更为冷傲一些但不算太可怕,可他一旦取下眼镜,她就完全不敢直视他了,那双眼眸中的深沈和锐利仿佛能吞噬掉她的身心般令她颤栗,无法反抗,只能顺著他的意他的命令做著越来越羞耻的事,说著越来越淫荡的话……再这样下去她都不知道会被他调教成什麽样子。

    还有,季节、他……她简直不知该怎麽形容他!在他手里,她就像是他亲手做出来的性爱娃娃,碰哪里会颤抖、会酸、会尖叫、会哭,他一清二楚,何时高潮何时崩溃全由他一手掌握!她一直想忍著不发出呻吟,可每次到了最後都是被他逼到失声!

    至於阮麟──那就是匹种马!被他做昏过去又被他做醒过来的情况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他还总说她缺乏“锻炼”!拜托,以消耗的卡路里来算,她相当於天天都在跑马拉松好不好!

    然後,等牧惟再一回来……

    叹了口气,轻轻拍拍她床上“黑衣人”的肩,何乐乐小声唤道:

    “申屠先生……”

    没有反应。

    “申屠先生?”提高音量。

    眉头紧了紧,还是没睁眼。

    “申屠──啊……”

    猛然间被申屠一把抓住拉伏到他身上,何乐乐反射性惊呼了一声。

    “几点了?”捏著她的下巴,申屠默不客气地吻住她的香唇辗转品鉴。

    努力回应著他的吻,按照他命令过的指示与他的舌头纠缠,顺从地任他侵掠她的小嘴,一吻过後,她才低低地回道:

    “两点多了,已经准备了食物,您……要不要先起来用餐?”

    申屠默看著她小媳妇儿般怯怯的样子,没有回答。

    何乐乐低著头看著他胸膛上黑色的衬衣,忐忑地等著他的决定。

    记得翎羽曾经说过:两件事会引起深仇大恨,打扰人吃饭和睡觉。那她打扰他睡觉喊他吃饭,结果会怎样?

    半个小时後……

    “嗯……”何乐乐羞红了脸,背对著赤裸的申屠默跪趴在浴缸里,咬唇忍著身下两个小穴传来的摩擦快感。因为是跪在他身体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