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侧,身体就算是被他玩弄地再难受她也无法合拢双腿,只能反射性收缩两穴排拒著他长长的手指。

    他吃完东西後就一边解著衬衣扣子一边走回她的卧室,她自然乖乖地跟在他身後进了浴室,和往常一样伺候他泡澡沐浴。放水的功夫他已经先把她压在墙上插了好一会儿了,脚尖踮得一双腿酸胀不已,所以等水放好了,他暂时抽出去时她著实松了口气。进了浴缸,她刚准备自己坐上去,他却叫她转过身趴著,身下的蜜穴正因中断的欢爱空虚地翕动著,他却要她翘起臀来给他看吗?

    “啊……”花穴因为饥渴自主自发地吮吸著他的手指,菊穴则是想放松却放松不了地死咬著又长又热的异物,两样的感受同样强烈的刺激,一想到身後的他也许正用那种吞噬灵魂的眼神盯著她淫荡不堪的两个小穴,她就……申屠默突然停了手,“什麽时候会射的?”淡淡的语气。

    何乐乐的小脸红得快要滴出血来。他可不可以不要用这麽“正常”的语气说这样淫秽的话?什麽时候会射?她、她怎麽知道嘛?每次都是季节那个混蛋逼她的。

    “我、我不知道。”

    “……我是问你什麽时候学会的。”

    学?“我没有,”她扭身看向他,“是、是季先生他──”

    申屠默垂眸看著她的桃心样的圆臀,点了点头。

    “自己玩到射出来。”

    “我……”被欺负地快哭了,“我不会。”

    “……”

    见他不说话,何乐乐只能认命。同样的命令最好不要他说两次,否则代价只能用“惨痛”“十分惨痛”“万分惨痛”来形容!转身将双腿打开挂在浴缸壁,不敢压到他的腿,她的小臀便只能半悬在水中,靠著腿弯和後撑的左臂稳住身体。右手颤巍巍地抚上水中的细缝,轻轻地上下滑动,从穴口到嫩珠,慢慢地摩擦。

    很舒服,但……不够。之前他做到一半,她身体的性敏感神经早就被全部唤醒,现在自己的这点安慰根本就是杯水车薪!怎麽办……乞求地望向申屠默,人家後捋了把头发,把湿漉漉的头发捋著了霸气又酷帅的浪奔头,脸上的神情却是气死人的事不关己!

    坏人!魔王!

    作家的话:

    咳咳~~先告罪~~不是编编审得晚~~是江山昨天码到一半撑不住睡著了~~早起起来一码就到中午了~~让妹子们久等了☆、(8鲜币)第136章 倒也不错

    何乐乐心里又是委屈又是生气,斗气般也不再看他,手中的力道加重了几分,很快更加深重的快乐从身下涌起,让她的臀儿都欢愉地抬了抬,掀起一小波水浪。回忆著季节曾经做过的,她快速摩擦著细缝,指尖重重地压著身下的嫩肉绕著珍珠画著圈,最後并指按在柔软肥美的穴肉上又重又急地疯狂扫动──“啊啊……”不行!何乐乐一下子从巨大的快慰中清醒,这样下去她很快就会先高潮了!可是、她真的不知道怎样能撑到射的时候嘛!不、她现在就已经停不了手了,好舒服、身体……浑身的毛孔都似乎打开了,心脏悬在嗓子眼──看著身前的女人神色愈发迷醉,小手淫浪地在她嫩红的小穴上自慰著,屁股不受控制般上下起伏配合著她自己手下的玩弄,申屠默墨色的眼眸中腾起黑色的火焰。

    “我、我……”带著哭音的娇啼,“申屠……”

    知道她快撑不住了,申屠默抓著她挂在浴缸壁的大腿将她扯近他的身体,挥开她自渎的小手,让她娇软的小穴对准了他高昂的粗棒就狠狠按了下去。

    “啊啊啊──”高亢的尖叫从她嗓间迸出,震得他浑身舒畅。

    申屠默握著她的腰在他的巨挺上撞击了数十下,见她已经开始颤抖抽息,小穴剧烈蠕动,他却又将她提起,让她从巅峰跌落,然後在她委屈埋怨哀求的眼神中重重地挤入她的後庭。

    “唔……”皮肤上仿若被牛毫刺著全身毛孔,又痒又麻又痛又该死的快乐,小穴空虚地让她疯狂,菊蕾却又满涨地快要被他撕裂,他就非要这麽折磨她才会开心吗?

    “申屠……”

    “嗯?”耐著性子缓缓插入她的小屁股,那热情而紧窒的肠道紧紧地裹著他,和插她前面的小嘴时有些不同,但同样能深深取悦他。

    见他神情舒展,一副很享受的模样,对比自己的难受,何乐乐不甘地小声蹦出两个字──“坏人……”

    申屠默耳朵微动,利眸射向鸵鸟般闪躲他视线的女人,忽而翘唇一笑。俊美的容颜顿时散发出惊人的诱惑魅力,只可惜他身上的女人一半心思在情欲中挣扎,一半心思却在害怕他的惩罚,错过了魔王申屠难得的全然愉悦的笑容。

    强悍地顶著她的身体站起身,只是单手便稳稳托住了她的身体。

    何乐乐吓得六神无主,曲腿盘上他的腰,抱著他宽厚的肩膀,不知他打算怎麽折磨她──“啊──不、不要……”

    他站著插她也就算了,他居然刻意每一次都将她顶的抛起身体,让她以全部重量带著重力作用撞回他的粗棒!

    “别、呀啊、啊啊、啊嗯……我、唔嗯……我、我错、错了……呀啊──申屠、申屠……别、呃啊啊……”小菊花一次次被粗壮的巨棒狠狠贯穿,一次次揪扯著穴内的软肉从深处摩擦到穴口,又从穴口狠烈地擦入!让她除了随著身体的抛动颇有节奏地呻吟外根本说不出完整的求饶话语。

    “你什麽时候射出来,我什麽时候停。”申屠默轻笑道,“这样够坏麽?”

    “你──呀啊……”

    最後她到底有没有射出来,射出来的是什麽,何乐乐自己也不确定,她只知道她被他玩疯了,浑身像被岩浆里里外外冲刷了几个小时,什麽时候高潮的、做了多久、摆了多少个姿势,她、什麽都记不清了,她只是……好困……“嗯……”不知是睡过去还是昏过去的何乐乐仍是不时皱著小眉头轻哼著。

    申屠默又是轻笑了一记,随手拨弄著她坚挺的乳尖红蕾。

    如果她总是这麽乖巧柔顺,时不时还能逗他一笑,那麽……养这麽个小女人在身边倒也不错。

    转眼9月13日,何乐乐这几天一直留心著日历,因为再过几天就是翎羽的农历生日了。翎羽家过生日一直是过的农历,所以她早早就会标好日子免得自己忘了。翎羽本身对生日什麽的并不看重,但她真的觉得那是个很重要的日子……她和翎羽认识、第一次吃饭的日子。

    当时是大一刚入校不久,由於那年夏天气温实在太高,学校推迟了军训,她们早早就开始了上课。学校的学风很好,大部分同学都有上自习的习惯,图书馆的自习室经常人满为患。平时她很喜欢找个角落坐著,看书看累了就抬头看看其他安静学习的同学,有一对对情侣温馨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