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还没到,却有几辆车停在了不远处,走下了一群背心、t恤搂著墨绿色纹身的壮汉。几个壮汉留在了出口处,其他的却悠哉地朝里面走去!

    秦之修也有些变了脸色。

    “翎羽,下车。”何乐乐冷下脸。

    任翎羽不知道乐乐想做什麽,但出於多年的信任,她还是打开车门下了车。

    何乐乐也从另一边下了车,快步走到驾驶位,打开车门,没等秦之修反应过来,就大力地将他拉了出来,自己坐了进去,启动车直直地开向停车场。

    “乐乐!”任翎羽心慌地大喊。

    五分锺後……

    何乐乐满脸错愕。

    半个小时後……

    何乐乐被牧惟拥在怀中,坐在饭桌前,头都不敢抬。

    两个小时後……

    何乐乐一边帮牧惟处理拳头上的伤口,一边憋著闷气。

    “吭哧──”沙发上的牧惟使劲憋著笑,但还是忍不住不时发出声响。

    羞愤地抬头瞪著眼前的男人,何乐乐抿了抿唇,还是没说什麽,在他手上固定好绷带,收拾好茶几上的药箱,站起身就要走。

    牧惟轻笑著一把拽过她牢牢地抱在怀中──他真是越来越爱她了!

    “想我吗?”望著她闹著别扭的可爱脸蛋,牧惟百看不厌地问。

    何乐乐偏眸看著他的肩头,拒绝回答。

    “不想说话?”低低的嗓音如同情人的爱语,“也好……小别剩新婚。”

    牧惟低下头,顺著何乐乐的脖子缓缓吻下,唇齿轻动就将她胸腹前的衣扣颗颗解开,露出她可爱又性感的双峰。

    第一次为了惩罚她,他给她的只是全然的折磨,这一次,他会慢慢地、耐心地、替换掉她脑中那次的糟糕记忆。

    顺著他的俯身,何乐乐缓缓躺下,任他的唇时轻时重地亲吻著她的身体,惹出不间断的酥麻。可与他想的不同,她并没有在对比他第一次的残暴,而是在回忆两个小时前她犯的傻。

    她是真的抱著不成功则成仁的想法开车冲进去救人的!这种情节过去看小说看电视的时候配上轰鸣的引擎声和刺耳的刹车声是挺刺激的,狗血却很过瘾,但真要去做的时候她快吓尿了好吗?

    要是人没救到自己反被抓了怎麽办?万一帮了倒忙害得别人也被伤害怎麽办?

    她不知道,也来不及想!她只知道,有些事,做了也许会後悔,但不做一定会後悔!

    所以她强忍著恐惧冲了进去,看见人群也没有减速,直到人群被吓退开让她看到中间的牧惟和黎以权,她才猛地踩死刹车──“上车!”

    然後,所有人都愣了。

    牧惟身边,一个穿著改良式麻质唐装上衣的年轻帅哥喷笑出声:

    “噗……michell,没想到你还有被英雄救美的一天。”

    作家的话:

    不知为毛~~虽然没有码到肉肉~~~但这章码得挺开心的~~哈哈~~明天双更!!不过相信有妹子应该猜出来是怎麽回事了~~嘻嘻嘻嘻感谢妹子们的礼物票票留言和包养啊!!!明儿一起致谢!!!终於又可以睡个好觉了!!!整整忙了一个月啊!!!!!!!!!!!!!!!!!!!!!!!!

    牧惟越来越爱乐乐~~~江山越来越爱妹子们啊!!!!!!!!!!!!!!!

    ☆、(7鲜币)第146章 刚刚开始

    年轻帅哥一笑,周围那群壮汉也都跟著笑出了声,笑得何乐乐恨不得“啪”一下消失掉!

    原先的那些打手包括那个中年导演和打手头头都已经被打昏丢成了人堆,而牧惟和黎以权除了发型稍乱,衣服上多了些褶皱和汗渍外,几乎毫发无损,而且看上去更添了几分狂野的雄性魅力。

    牧惟噙著微笑走向何乐乐,无视所有观众狠狠地吻了吻她发愣的小嘴,然後扶她下车,向她介绍了他的老同学──优质黑三代杜拓。

    今天……过生日的人真多。翎羽、秦之修,还有这位年轻的帮派大佬。

    原来牧惟出来接她是准备顺便带她去赴杜拓的生日宴的,杜拓是个急性子,等了半天没见人就打电话催了一下。亏得牧惟一边开打还一边有心思接电话,杜拓一听就知道是什麽情况,立马跑过来看热闹了,至於那群壮汉──寿星老大开拔,他们难道不跟著?

    何乐乐大窘,她和翎羽都以为……

    不过不管怎样,牧惟和l没事就好。何乐乐上下看了看牧惟,暂且安心後望向正在整理袖子的黎以权。

    “黎律师,你还好吗?”一边走向黎以权,何乐乐一边仔细打量著他浑身的状态。

    黎以权抬头,冲他柔和地笑了笑,瞥了眼她身後的牧惟。

    迎著黎以权的目光,牧惟别有意味的勾深了嘴角的弧度。原来……小宝贝在外面也勾了一个吗?

    没有意识到前後两个男人间的暗涌,何乐乐先给外面的翎羽打电话报平安。後来黎以权准备送翎羽回家,翎羽的车则叫了代驾开回。毕竟作为律师,平时与黑社会还是得保持点距离。

    “翎羽……”

    “不许说对不起。”任翎羽抢断道。

    “……嗯。”压下歉疚,何乐乐抱了抱任翎羽,叮嘱她到家了回个电话。“黎律师,很抱歉给您添麻烦了!”

    已经坐到驾驶位的黎以权淡淡笑著,凝望这个刚刚还胆大包天,现在却连抬起眼眸看他都不敢的女孩。

    “律师就是靠‘麻烦’吃饭的……欢迎找麻烦。”

    诙谐的语气有著奇妙的安抚力量,何乐乐缓缓抬眸望向他含著浅浅温柔笑意的双目──这就是……l。

    “下次有机会,可以再唱一次《×爱》吗?”

    “嗯。”何乐乐反射性点头,点完才警觉自己又──紧张地看向翎羽,好在翎羽似乎并没有不高兴。

    避嫌!避嫌!

    她绝不能做任何会让翎羽误会的事情!

    不再看黎以权,何乐乐走回牧惟的身边,朝翎羽挥了挥手。

    再後来,牧惟甩了车钥匙给秦之修,让秦之修自己回公寓,他则带了何乐乐去吃杜拓的生日宴。酒宴上,杜拓嘴贱的调侃了他几句,他还没怎麽,却见怀里的小女人脸红紧张地厉害,不知是不是因为停车场的事情而後怕,或是不适应满场嚣张的黑道氛围。牧惟吻了吻何乐乐的额头,带著她给杜拓敬了杯酒就起身回了公寓。

    洗了澡,上了药,接下来……

    “嗯……”何乐乐吃痛地轻哼了一声。

    牧惟咬著她柔韧的乳尖磨了磨牙,惩罚她的不专心。

    明明是想好好宠宠她的,可是一碰到她的身体就想狠狠占有她,这还真是……前所未有的状况。

    “宝贝……你喜欢温柔点,还是粗暴点?”

    她可以两个都不要吗?

    “啊──等、等等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