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她接不接受,深尝了性爱滋味的身体已经学会了自动捕捉男人们带来的每一份快感和刺激。

    花径浪荡地吐著蜜液,加强著肉棒摩擦时的快慰触觉,叽咕叽咕的声响不绝於耳,伴随著前後的拍击声,淫乱地声音酥了她的耳,酸了她的魂。

    身体里的两根肉棒一前一後,一进一出,比赛般一次比一次插得更深、顶的更重,花心被捣弄地又酸又爽,屁股被顶得又麻又痒,恐怖的快感远超她的负荷,她的世界早已天旋地转,让她有种骑著木驴的错觉。

    赤裸的娇小胴体夹在两个衣著近乎完整的高大男人之间,身下的娇穴惨被两只骇人的肉柱千百次插顶著,两个英俊帅气的男人却似乎没有丝毫倦意,轻而易举地托著她的身体,让她大张著双腿悬空接受著他们巨大肉棒的洗礼,不断抛动著她的身体,使她每次下坠都以全部体重坐上他们的欲望。

    花穴持续喷溅著淫液,大量的蜜液溅湿了季节的裤裆,让他每次撞上她柔软的小腹时都会捎去片片湿热;淫荡的汁液顺著股沟滑至身後另一处交合的小穴,刺激地申屠默越发狠厉,直将薄弱的肠道当做耐操的水穴般戳刺冲顶著。

    浑身抽搐发胀,大汗淋漓,双倍的进犯带来的却不仅仅是双倍的快感──敏感的花穴被撑满花径的肉棒急抽猛送时,一壁之遥的肠道被另一根同样粗硕的大肉棒野蛮贯穿著,快感几何倍的相互反射、叠加……“唔唔唔……”狂乱的高潮令她要高声尖叫,唇舌却依旧堵在季节的口中无法发泄心中的激荡,脚趾蜷缩地近乎痉挛,双手十指也几乎要掐进他的肩膀,无法承受的眼泪迸发而出,模糊了她所有的视线。

    几乎没有间断的几次高潮过後,何乐乐彻底瘫在两人中间,只能随著两人不懈的抽插间歇地哆嗦著身体。

    她不行了……

    察觉到她的高潮似乎中断,季节探上她花瓣下最为敏感脆弱的珍珠屈指一弹,果然再次让她剧颤著喷出蜜汁,汁液稍减他便揪起珍珠残酷的摩擦硬碾,狠插著花穴的肉棒更是来回深顶著她体内的兴奋点和花心,深磨重戳,直折磨地她臀部越缩越紧,缩到酸痛不已,缩到插著她小菊花的申屠默忍不住发出低吼。

    身体的反应不许他怜香惜玉,申屠默用力扒开她富有弹性的臀瓣,狂野地抽插了数十下後,终於释放了出来。

    何乐乐被烫得浑身猛颤,差点把身前的季节也压榨了出来,季节松开何乐乐的唇,深吸一口气稳住精关,接著抱过她放到料理台上,继续挺动蜂腰。

    “啊……”终於可以吐出闷在胸口许久的废气,何乐乐的呻吟近乎哭泣。“不、不要了……”

    饶了她吧……

    申屠默抽了几张厨房的纸巾擦了擦欲根,整理好衣著,瞥了眼尚在卖力耕耘的季节和……娇弱无力哭泣求饶的小女人,转身走向电梯。

    作家的话:

    我只想说……芋头妹子,江山会努力学炖肉的!咳咳……因为想一口气写下来所以没上线通知妹子们,估计累得不少妹子们等……感谢大家!

    感谢妹子们的票票留言包养和礼物!感谢大家给予的一切!爱大家!

    致谢爪机实在不便,只能回去联网一起整理了哦!群压所有受受妹子!

    ☆、(9鲜币)第151章 不战而败

    听到电梯门关上的声音,季节默默松了一口气。

    申屠……总是让著自己的。他一直都知道。自从小时候一起被绑架,他替申屠挡了一脚脾脏破裂差点大出血死掉之後,他在申屠这里,就一直是一个例外。

    他没想过挟恩图报什麽的,他和申屠都是独子,他一直当申屠是亲兄弟!但这次……卑鄙就卑鄙吧,他季节这辈子头一次认栽,这个女人跑到谁那里他都可以毫不顾忌地抢,但申屠……他不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要去抢申屠的女人!

    不过现在应该没事了,以申屠的骄傲,他绝不会喜欢上淫乱成这样子的女人。

    心情轻松後,季节的动作也温柔了许多,俯首含吮著她美丽的胸乳,身下一边抽插一边旋转抚慰著被他折磨了许久的花径。

    “嗯……”何乐乐低哼著,积攒著力气,“卑鄙。”

    季节微震,轻轻咬了咬她结实的乳尖。

    “我可以给你的,申屠给不了你。卑鄙……是为了让你不会可悲,我不会为难。”

    “……难道现在这样,我就不可悲了吗?”同时被两个男人插著花穴和後庭,这是她在最悲惨的时光里都不曾想象过的境地。

    “……我会补偿你的。”季节微微加快了穿刺,“而且,你不是也有爽到吗?”

    她以为和别的男人一起抱她,他心里就好受吗?即使那个人是申屠。

    忍著身下的快慰,她一边颤抖,一边讽刺地轻笑,“我爽,是因为我在被喜欢的男人碰,而你……我只当你是只按摩棒!”

    “你!”怒意布满全身,可自己竟然不舍得教训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所有的怒意只能化作欲望,深深地捣入她的娇穴。

    “呃啊……呵、呵呵……哈哈……啊……”笑声夹杂著呻吟让何乐乐显得有些诡异。

    季节忽而有些担心──他之前只想著不要让申屠也看上她,但没有考虑过她……同时被两个男人抱会不会心理上接受不了。可是她都可以为了上申屠的床而让其他的男人抱她了,同时被抱应该也……心有愧疚,他也没心情再拖延,闭目高速挺动了一阵後,射在了她的身体里。

    抱起她,一手亲昵地环著她的腰,一手轻柔地抹去她眼角的残泪。

    “对不起……我保证,不会有下次。”季节望著她秋叶般安静的眼眸,“只要你乖乖跟我,我不会再让你受委屈。”

    “呵……呵呵……”何乐乐又弯唇笑了笑,“是吗?你……似乎一直不知道一件事呢?”

    “……什麽?”

    “事实上,对於会喜欢上申屠的女人而言,跟了你,就是最大的委屈。”何乐乐从容而不容置疑地说著。

    季节牙根微动,“你最好有能说服我的理由,否则……你会有很长的时间来後悔你今晚的接连挑衅!”

    “还不明显吗?”何乐乐推开季节下了地,双脚落地的瞬间身体立刻倾倒──季节半抱著她的身体,胸口里的心疼和歉疚加速发酵著。

    双腿真的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连合起来站直都酸得让她鼻酸。不,她可以的,她没事,她的身体她的心,都没有那麽脆弱!

    咬牙站直身体,何乐乐有些傲意地看著季节。

    “不想让我勾引到申屠默,何其简单?以你和申屠发小的交情,你只要跟申屠说你要我,他难道还会多看我一眼?可你……从来没跟他说过吧?因为你打从心底觉得,你说了,那你得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