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也会因过去的习惯轻易错过。况且,那种女人多得是其他男人用一切去珍惜,浪子们争不过求而不得,所以浪子绝大多数永远是浪子。

    “那您呢?不是浪子回头了吗?”

    “我?这个世界上不会有几个浪子能有我这样的运气,我──遇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女人,一个我会用一辈子去猎的豔。”

    “是……什麽样的女人?”

    “……无法形容,你若遇到才会真的明白。”

    “这麽神奇?”他不信。

    “非要说的话……那个女人会让你想把自己剁了送给她吃掉。”

    “咳……那我还是祈祷永远也不要遇到这样的女人吧!上帝保佑!”

    上帝保佑……苦笑,他不是基督徒啊,所以上帝明显没鸟他的祈祷。

    坐起身,拿过床头的香烟点上,深吸一口,呼出迷蒙的烟雾。

    申屠,他的好兄弟,原来一直以来他都在自欺欺人麽?

    他还以为自己没那麽庸俗狭隘呢,即使从小被长辈们对比大,但他一直以为自己不在乎不介意,可昨晚被她戳破的瞬间他心底很清楚──她说得对。

    他害怕输给申屠。申屠知道的吧……所以申屠从小就选择“和他不一样”的,专业、职业、甚至业余爱好,他喜欢的,他擅长的,申屠绝不涉猎。

    哈哈哈哈……他竟是被人保护至此,做了这麽多年的懦夫都不自知吗?

    下床拿出手机,拨通。

    “什麽事?”从小便冷静自持的声音……

    “申屠,我看上何乐乐了。”

    “……所以?”

    “她喜欢的是你。”

    “……”

    “我要把她的心从你身上偷过来,以弥补我刚刚发现被人让了二十多年,自尊心受伤的损失。”

    “季节……”

    “别说你没有故意让过我,想通这一点的时候我已经够憋屈了,你别火上浇油。”

    五楼,听著手机里传来的话语,申屠默的嘴角不禁轻扬,晃了晃手中的红酒杯,“让了这麽多年,虽然已经习惯了,但的确挺没意思的。”

    “你妈的!”

    “……我妈打过你屁股。”

    “申、屠、默!你妹!”

    “还有事吗?”

    “我想了一下……老子完全不用怕跟你比,老子的艺人智商比你高,老子长得比你帅,床上功夫比你好,比你浪漫比你有情调,比你──”

    “说重点。”

    “她会是我的。”

    “……你知道的,我要操一个女人的时候,从不管她是谁的。”

    “你!那你还是最後让我一次吧!”

    “……”申屠默无语地看看手机。这小子的确有一点一直把他遥遥甩在後面──脸皮的厚度。他很怀疑……这小子说被让了二十多年自尊心受伤……“开玩笑的,不管你打算对她做什麽,也不管还有没有其他人也想要她,我都一定是笑到最後的人。”

    将手机放回餐桌,一口饮尽杯中的红酒,申屠默将餐盘中的残余食物倒进厨余垃圾桶,看著自己干净如新的厨房,身下隐隐有些发胀。

    何乐乐……

    她喜欢他?

    呵……她倒是把季节耍的团团转,拿他当挡箭牌,他的佣金可是很高的。

    另外,季节为什麽会突然警醒那个隐藏了二十多年的问题?

    因为……她吗?

    一楼厨房,洗过澡换好衣服收拾过厨房的何乐乐重新准备著蛋液,这次没人打扰自然一气呵成,将调好的蛋液放进烤箱,设定好时间、温度,她便靠著料理台歇口气。

    痛……

    身体刚靠上台沿就酸得她身体一弹──不想、不要去想,即使身体被留下无数痕迹,她也不要在记忆中、在心上留下任何无法化解的怨恨。没事的,没事的……就当是两只按摩棒!

    何乐乐缓缓蹲下身,静静看著烤箱等著,听著墙壁上时锺秒针规律的声响,眼皮不由得越来越沈……一片黑暗之中,眼睛上像是被紧紧蒙著眼罩般难以睁开,双手被什麽东西绑在身後,何乐乐正要挣扎,身体却一下子腾空,像被人抱了起来。

    “谁?”

    身下突然被火热的硬物贯穿──不疼,却涨得她一动也不敢动。

    作家的话:

    最近全是大肉……望天……不过都是酸的……最後那点是乐乐做梦(澄清是怕有妹子误会小修,其他男人随便误会)俺是猥琐派江山!爱大家!

    我看到礼物箱好多吃的啊啊啊啊啊啊!爱大家!六号一起整理!这几天一努力多码点!!

    ☆、(9鲜币)第154章 禁忌梦境

    硬物停了一会儿才开始缓慢进出小穴,插了数十下後,硬物律动地越来越顺畅、越来越快、她的身体也越来越热……愉快地呻吟渐渐从她的口中溢出。

    “嗯……哈、啊……”好舒服……肉棒磨得小穴里整个儿酥酥软软,每一次进出都让快感直冲头脑。

    “还要吗?”黑暗中一个低沈的男人声音道。

    “唔、嗯啊……”好快乐!身体……好舒服,魂儿都快飞了,她还要!不要停……小穴里的硬棒果然更加深重地插顶起来,上冲下磨,左突右进,九浅一深,时磨时旋,直插得她快感连连,恨不得一直这样被插下去。

    “啊──”身後的菊蕾突然传来压迫的力量,“不、不要……只、只插前面好不好……啊──”

    进、进来了!两个硕大的存在感死死地镶在自己最私密的两个小洞里。

    “嗯……”

    两个小洞都快被塞爆了,可是──好痒啊,两个小穴都……好想要……可那两根硬物却是一动不动,就这麽火热地熨烫填塞著她的前後淫穴。

    忍不住自己前後摆动著臀借著硬物摩擦著花穴和後庭的穴肉,一出一进,同样的幅度不同的欢愉,自己掌握节奏,快感堆积地更加舒服──好棒、舒服死了……两个小穴一起被摩擦地好舒服……腰肢扭动地越来越疯狂,酥麻、湿滑、无上快意,快乐地她浑身颤抖,尖叫著迎上高潮的绝美!两根硬物却在这时动了起来,强悍地、大力地同进同出,深深地捣弄著她两个小穴的深处!

    “呀啊啊啊啊……”

    “还要吗?”

    “不、不要了……别、别啊……”

    两跟硬物又换了节奏,一根进入一根就抽出,几次之後又是同进同出,一会儿整根抽出猛地末根而入,一会儿两根一起夹著她的小腹和臀部紧紧地顶旋。

    “啊啊……不要、啊、啊……饶、饶了我……”这不是自己摇摆时那满足的快慰,而是身体和灵魂都无法承受的灭顶极乐!

    “说你要,说你最喜欢被我们抱,被我们插你的小淫穴。”

    “不、不是……我、我没有……啊啊……”

    硬物的进出不再有规律,两根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