轿厢壁,何乐乐深呼一口气,看看金属壁上倒映出的面容,那个花痴少女般的模样让她自己都忍不住轻笑出声。

    许久,她才按下一楼键,平静地站直身体。

    五秒後。

    何乐乐轻皱著眉看著电梯门口坐著的季节──他什麽意思?一大早拖了把椅子坐在电梯门口吓人麽?

    季节抬眸,“我告诉申屠了。”

    “……”何乐乐想了想,什麽也没说,踏出电梯,准备绕过他走向厨房。

    季节一把拉著她的胳膊,让她跌坐在他的大腿上。

    耐心、耐心,季节不断在心里强调著。抱著她柔软的身体,季节放柔了语调哄著,“我道歉。我承认昨晚是我不对,保证下不为例。别生气了好麽?”

    “……”他有病麽?都说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那他这算什麽?翻书中的战斗机吗?“请放开我,季先生,我得去准备早餐了。”

    “不用,我叫酒店送了,等会就送过来。”季节像抱小孩一般抱起何乐乐走到客厅沙发处坐下。“我知道你生气,这样好不好,我今天哪也不去,任你使唤,如何?”

    “季先生──”

    “直接叫我季节就好。”

    何乐乐无力地闭了闭目,咬牙道,“季先生,我们只是单纯的雇佣关系,除此之外,我们不熟。”

    季节的帅脸僵了一下,但很快恢复温柔笑意。“只要你抛开对我的成见,你就会发现,我没有你以为的那麽糟。”

    何乐乐冷了冷脸,随後假假地堆起笑脸,“您过谦了。您怎麽能用‘糟’字来形容呢?”应该用烂!

    制住何乐乐的挣扎,季节正色,“我知道你现在心里恨我,我说什麽都没用,但我会让你明白,选择我才是正确的。你喜欢申屠对吗?好,我帮你!”

    作家的话:

    不知道是不是节後综合症,卡文卡得天昏地暗~~从下午六点磨到现在结果上传的时候後台还一个劲错误传不上来!!

    妹子们~~555555~~求抱抱

    感谢所有的妹子们~~明儿又要早起,先休息了哦~致谢又要拖一天了~~感谢妹子们的体谅和满满的爱江山会尽快调整状态的!!!

    ☆、(8鲜币)第156章 晴转多云

    什麽叫鸡同鸭讲、什麽叫驴唇不对马嘴,何乐乐总算有了直观的认识。早知道当初她就不该跟季节说什麽她喜欢上了申屠默──不对,是季节先自以为她喜欢上申屠默的!不管当初到底是怎样,她现在是完完全全对季节无语了。

    好吧,她其实也可以理解他的行为──战无不胜的花花公子都是不接受失败的!那些狗血电视剧、小说里面不都是这麽解析的吗?花花公子们天生就爱追逐,越是追逐不到就越是锲而不舍,费尽心机用尽手段只为获得征服的快感,而等猎物追到了手……拜拜。

    一群杀千刀的人渣败类!偏偏都还顶著不错的皮囊、优越的物质条件让女人们轻易被其诱惑、抛弃!

    ──不知道她改变策略假装爱上他来不来得及。

    “来,坐下一起吃。”季节把何乐乐拉到他和申屠默之间坐下,一脸殷勤。

    酒店送来的早餐种类繁多,很是丰盛,甚至可以说铺张浪费。季节绅士地询问何乐乐的意见,见她不说话便自主地帮她挑选了几样食物。

    看著面前的点心、米粥,何乐乐瞥了眼季节,心中更是提防。他给她拿的正是她平日习惯吃的,就连分量都不多不少刚刚好,这种不漏痕迹的“关注”最是撩拨女人心,可惜对她不管用。

    何乐乐偏头望了望身旁的申屠默,申屠默似乎察觉到她的窥探,深邃幽暗的眸子冷冷地转向她,吓得何乐乐赶紧收回目光,看著面前的食物咽了咽口水。

    虽然昨晚她是“受害者”,但她刻意用淫浪的动作、语言勾引他,申屠默是绝对看得出来的,以他睚眦必报的个性……又一个高大的身影进了餐厅,何乐乐连忙起身。

    “牧先生,早安!”

    牧惟扫了眼何乐乐身旁的两男,唇角扬起雍容的淡笑,“乐乐,可以给我杯咖啡吗?”

    边说著,牧惟拉开餐桌旁的椅子坐到了申屠默对面。

    “好的。”何乐乐微笑著应道。只要别让她坐在吃人不吐骨头的魔王旁边,什麽都好啊!

    季节脸色暗了暗。

    何乐乐离开餐桌给牧惟倒了咖啡送到他面前,牧惟拉开身旁的椅子示意她坐下。何乐乐没想太多,刚要坐下却猛然看见对面申屠默正寒著黑眸盯著她,再一看季节也是喝著奶茶抬眸冷睨著她,悬在半空中的屁股立刻又归了位。

    “我去看看秦先生!”故作镇定地说完这句,何乐乐躬了躬身就快步走向电梯。

    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一想到昨晚她就止不住心悸,在他们面前,她不过是只随时可以宰来吃的兔子,就算季节偶尔看起来在讨好她,但她怎麽能忘了,他也是匹不折不扣的恶狼!加上他和申屠默的关系──她还是……埋头做人的好。

    早餐後,眼见著一辆辆豪车开出庭院,何乐乐长吁了口气。收拾好厨房後,回房补眠。

    睡吧,睡醒了,不开心的事便走远了。

    幸好、幸好,人是擅长遗忘、擅长自欺欺人的动物。

    说是帮她什麽的,但接连两天季节一回到公寓就跟在她身边,好像什麽也没发生过一般继续拉她散步、聊天。

    她早就没了和他聊天的心情,他却不厌其烦地说著趣事直到把她逗笑。每次路过那株四叶草她就会停下来看一看,权当安慰。

    虽然对季节彻底无感,但他有一件事还是做得让她心存感谢,他帮她借了秦之修的录音室来录制音频。她没有接受,欠他们的人情越多,越让她觉得难堪。

    也许是之前受伤堆积了太多的工作,牧惟重新开工後每天都忙到很晚才回来,而那时的她……已经在季节身下了。

    有一次,季节将她压在落地窗前,从身後侵犯著她,牧惟的车从庭院驶过的时候在公寓楼下停了好一会儿才开向车库。

    她紧张又羞耻,她不知道牧惟是不是在下面看到了什麽,挣扎著求季节离开落地窗,季节却挺动地更加激烈。

    一个男人究竟可以恶劣到什麽地步……季节为她做了注解。

    9月19日,多云。

    一早,季节和秦之修一起坐到了公寓的管理员代步车里,开车的……是她。

    今天是录合唱单曲的日子。

    她不知道娱乐圈、唱片业的规则是怎样的,但她真的没听说过哪个当红歌手会找个素人合唱单曲。季节嘲笑她孤陋寡闻,说这次这只单曲并不收录进专辑,而是作为专辑的先导单曲为专辑预热,有个神秘的女歌者做噱头,足够媒体写稿子写出花儿来,就算秦之修不怎麽跑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