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乐有些疲倦地看看季节,她真的没有兴趣陪他玩什麽猎豔游戏。

    “……季先生,照顾你们的日常生活是我的工作。除此之外,我没有其他的想法。”

    “哦?”季节起身走到何乐乐身前,挑起她圆润小巧的下巴,“这麽快就放弃申屠了?”

    果然,撒过一次谎就要用无数个谎言来圆吗?

    “季先生,其实──”

    “拿开你的爪子!”低沈威吓的话语从病床上传来。

    “阮麟你醒了?”何乐乐连忙折身去探阮麟的额头,顺便按下服务铃。

    阮麟抬臂抓向何乐乐的手,何乐乐怕他弄掉输液的针头便轻轻握著他的手腕放回床上,阮麟反手将她的小手紧紧握在手里,不怒自威的眼眸瞪向她身後的季节。

    “不许碰她。”

    季节撇了撇嘴,但懒得跟个烧昏头的家夥计较,目光在何乐乐娇弱玲珑的身躯上流连了一会儿,转身离开。

    何乐乐回头看了看季节的背影,心头泛起几分无力。

    “滚!离老子远点!”阮麟一声低喝。

    何乐乐微惊,仔细看了看他才发现原来他仍处於混沌状态。

    不一会儿,那个长得比女人更加妖媚的副院长带著护士进了病房,检查了一下阮麟的情况後,他笑著支开了护士。

    “阮麟,我是谁?”宗介然站在床边笑望阮麟。

    何乐乐不解地看著宗介然,不明白他想干什麽。

    “导演呢?我赶时间。”阮麟答非所问道。

    “宗医生,阮先生这个样子没关系吗?”

    宗介然朝何乐乐摆摆手,俯身凑近阮麟的耳朵,“何乐乐在我的床上。”

    “敢碰她我就杀了你!”阮麟直接挥拳相向,宗介然则先一步闪开。

    “呵……果然,只对和你有关的事情有反应。”宗介然一副“如我所料”的表情,戏谑地瞅著何乐乐。

    宗介然调了一下输液的速度,然後走到沙发处坐下。

    “来,我们聊聊。”

    “阮先生他……”

    “他没事,说会儿胡话死不了人,等输完液退了烧再睡一觉就可以滚蛋了。”

    何乐乐一听暂时松口气,便也坐了下来。

    “这家夥发烧没什麽意思,还是秦小子发烧好玩。”宗介然说道。

    “……”何乐乐闻言有些不快,但并没有说什麽。

    “你不好奇吗?”

    何乐乐摇摇头。

    宗介然翘著薄唇毫不避讳地盯著何乐乐看了半晌。

    拥有著仿佛沈淀了数十年的沈静、自持,偏又温柔如水,忍得下、放得下、不妄求、无贪念,看似没有存在感,一旦靠近却可能会被她吞噬灵魂……真真一个黑洞般的女人。静悄悄地呆在某个不起眼的角落,无声无息地收天纳地。

    “他们会被你玩死的。”真过瘾。

    闻言,何乐乐正色迎上宗介然赤裸裸窥探的目光。

    “不过,”宗介然靠上沙发,自顾自说话,“我乐观其成。知道吗?他们那栋公寓被我们戏称为极品集中营,阮麟算是其中比较正常──”

    “宗医生,对不起,我不能探听业主们的隐私,也没有兴趣听不该知道的东西。”何乐乐站起身。

    “别著急,你该知道的。至少,你想摆脱现在的处境吧?那你总得了解一下这些你想摆脱的男人。否则,你只能不断地被他们生吞活剥。”

    看著妖媚男人狐狸般的笑容,何乐乐有些挣扎。她的确对目前的状态感到疲惫,但她直觉这个男人并不是要帮她!

    “放心,我不会害你的,我只是一个想看好戏的观众而已。刚刚说到哪?啊,极品集中营。问你个问题,你觉得你伺候的那五个极品中,谁是极品之最?”

    何乐乐垂眸想了想。

    “别想了,你想不到的。直接告诉你,阮麟和季节在那栋楼里算是再正常不过的家夥。阮麟一根筋,季节对外圆滑,在自己人面前却非常单纯,真正极品的是另外三个。你知道秦小子的情况吗?”

    何乐乐想了想,再次摇摇头。

    “秦小子和申屠,两个人都有严重的情感缺失,只不过申屠是天生冷血,秦小子却是後天刺激。你知道杜微吧?”

    “……嗯。”

    “秦小子的父母都是国宝级的科研人才,常年不在家,秦小子小时候差不多就是在杜微家长大的,而杜微打小占有欲就非常强,秦小子除了杜微外根本没有其他的朋友,狭窄的成长环境使得秦小子的情感体验非常淡薄。你知道这意味著什麽吗?”

    没等何乐乐摇头,宗介然就自己揭开了答案,“他根本分不清喜怒哀乐的意义。後来,他父母出了意外──”

    “等等!我不明白,什麽叫做‘分不清喜怒哀乐的意义’?”

    “呵……有点复杂,总之,对现在的他来说,喜怒哀乐都是很珍贵的情感,因为自从他父母出意外後,除了杜微,除了音乐,几乎没有什麽东西能激发他的感情,我把他这种情况成为後天非自愿型冷血症。”

    何乐乐不禁皱眉。

    宗介然嘴角的笑容更深,“至於申屠,天性冷血,菩萨难救,搞不搞的定他,就看你本事了。”

    何乐乐还在想著秦之修的情况,没有注意到宗介然的後面那句。

    “不过……我想也不用太担心,因为你连那个终究变态都搞的定,我想……”把那个集中营一锅端了也是早晚的事吧?

    一想到以後的好戏,宗介然止不住地浑身兴奋。不是他坑兄弟啊,实在是这个世界……太无聊了。他真的很想看看,当五个极品一起栽在了同一个女人手里,偏偏这个女人还谁都不要,他们,会玩出什麽样的戏码?

    是牧惟的变态出人意料?申屠的掌控压制一切?还是秦小子的天资占尽先机?又或是阮麟的霸道藐视众人?还有季节,面对这样的女人,他花花公子的招牌怕是要砸得彻底,他又能否绝地反攻?

    “终极变态?什麽……”何乐乐刚想问,一个护士一脸焦急地推门而入。

    “宗医生,您快过来看一下吧,萧老他──”

    作家的话:

    一跑剧情就发现~~两千字根本写不了多少剧情~~~特别是还要铺垫剧情……明天在家休息~双更~~努力多跑跑~~麽麽大家不小心又晚了

    ☆、(10鲜币)第161章 角色调转

    宗介然离开後,何乐乐一直等到阮麟退了烧才梳洗了一下,睡在了陪护病床上。每次换了床她都很不容易睡安稳,昨天的晚饭又没吃多少,导致这次她凌晨被饿醒後翻来覆去无法再入睡。

    门外似乎有人走动,这麽晚不知道医院里还供不供应食物,不过附近好像有家24小时营业的m记。何乐乐想了想,起身下床。

    走廊上的灯光让她一时间有些不适应,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