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了季节口中的王子。

    第一次,她第一次见申屠默穿黑色以外的颜色。墨绿色的衬衣,黑色的领边,红色的酒液,微抿的唇。

    “季少,这位是你刚签的新人吗?”

    “呵……季董,你什麽时候换了口味喜欢这种玉女型的?”

    “我看,不是新人是新欢吧?”

    何乐乐环视了一圈围绕在申屠默身边的众女,居然有几个她还知道,超模出身的服装设计师,知名年轻女导演,老牌影後……也对,没有一定身份地位又怎会如此跟季节打趣。

    “可能要让诸位失望了,”季节睨了眼从申屠侧後面走来的某男,“今晚,她将会是申屠的女伴。”

    作家的话:

    不行了~眼睛睁不开了

    妹子们~~永远爱大家……

    ☆、(16鲜币)第166章 重新闯关

    一听说是申屠默的女伴,申屠默周围的美女们居然不约而同地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那个女设计师还扭头朝四周张望了一下,一见申屠默身後走来的某位年轻男人,微微烟熏妆的眼眸里兴味更浓,朝申屠默季节点了点头就走了开去,其她几女朝申屠默身後望了一眼後也随之离开。

    何乐乐顺著众女的眼光望去──一个国字脸长相很端正大气的年轻男人正端著杯红酒走来。

    季节冷哼一声,转身欲走。

    何乐乐有些焦急看看季节,又看看垂眸饮酒的申屠默,反射性拽住季节的袖子。

    “……”看著她渐渐苍白的小脸,季节忽略掉心底的疼惜。他必须要让她对申屠死心!俯身贴向她秀巧的耳边,“去吧,现在的你,不是女佣,不是公寓管理员,只是一个美丽的女人。”

    何乐乐急切地摇摇头。她没想到他是说真的!他真的要“帮她”制造机会追求申屠默?苍天!

    季节见状却没再说什麽,单手绕到她手肘下,一托一送,她就被轻轻推到申屠默的怀中。

    美人入怀,申屠默倒也怜香惜玉,顺势就搂上何乐乐的细腰。浓密的黑发整齐地梳向脑後,露出他饱满漂亮的额头,细边眼镜後的深邃黑眸低垂著,盯著她颈後的玫色吻痕。

    “嗨!老同学,很久没在聚会上碰到你了,最近很忙吗?听说缪斯的当家小花旦最近不太舒服?”

    热情的招呼,诚挚的问候,关切的询问,怎麽听怎麽看,这突然冒出的年轻男人都像是申屠默的多年好友,但──谁都知道萧莎不是什麽“不太舒服”!

    即使依偎著申屠默的身体妄图躲避著四面八方的视线,何乐乐还是能清楚地感受到体内的血液因为恐惧而激荡混乱。

    “这位小姐是?”也不管申屠默理不理他,年轻男人兀自笑问何乐乐。

    何乐乐头也不抬,紧紧地握著一滴未动的鸡尾酒,用尽全部的控制力压制内心的恐惧焦虑。

    “……”范司毅笑容未改,眼底却滑过一丝暗流。居然看都不看他一眼?“不好意思,忘了自我介绍,我是──”

    “申屠先生,我、我想去一下补下妆。”

    申屠默勾起一抹邪肆的笑容,收回她腰间的手。

    “我来给小姐带路。”范司毅脸上的僵硬一闪而过,随即仍是笑容满面地拦在何乐乐身前。

    “不用。”何乐乐皱皱眉,边说著边打算绕过他。

    “要的。”范司毅语气强硬,长臂一扯,就将何乐乐揽进胸前,一见她春光乍泄的美背,还用一种男人都懂的眼神看了看申屠默。“老同学的朋友,范某当然要好好招待。”

    何乐乐错愕地看看自己腰间的手臂,猛地推开范司毅,手中的鸡尾酒荡起,漂亮地悉数泼在他的脸上、胸前──大厅忽地安静了下来。

    这个女人是谁?

    这个女人完蛋了!

    她什麽身份啊!这麽有胆?

    范家太子不会放过她的!

    可怜的女人!

    无数夹杂著怜悯、幸灾乐祸的眼光如万千箭只射向何乐乐,仿佛看著一只冲进了狼窝的兔子。

    范司毅,军政结合的第三代,一不从军二不从政,死活掺和进娱乐圈还做得风生水起,平时倒还算个正人君子,也没什麽不良习气,但一遇到申屠默……据范司毅身边的朋友说,范司毅是恨不得吃了申屠默偏又无处下嘴,只能找著机会就恶心恶心他,比如:只要是申屠默带出手的女伴,他一个不落地拐上床!

    而一向视女人於无物的申屠默──从不理会。就算他的女伴惹火了范太岁,他也一定不会救──众人眼前一花,瞬间屏息。

    他们看到了什麽?申屠默抓住了范太岁要甩向那女人的手?

    “哼!原来你也有怜香惜玉的时候!”范司毅愤恨地盯向申屠默。“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当年你给我的耻辱我必定加倍奉还!”

    “……什麽事?”申屠默一片淡然。

    “你、你!你少给我装蒜!”甩开申屠默的手,范司毅满眼的屈辱。

    “你是说,我睡了你初恋女友的那件事?”申屠默牵回何乐乐,理了理她微乱的盘发。

    范司毅铁青著脸瞥了瞥周围恍然大悟的众人,对申屠默的憎恶无以复加!他唯一真心爱过的女人,他到现在都无法忘怀的女人,他曾费了千辛万苦才追到的女人,他准备在毕业舞会上求婚的女人,在毕业的前夜被申屠默给睡了!

    看著眼前的一对璧人,范司毅内心的不甘如火中烧,“哼……我不会就这麽算了。你想护的人,我就一定会动!”

    “可以。”申屠默微笑著,俊逸的面容看不出任何不悦,“你动她,我动你。”

    死神的微笑……出现了、出现了!缪斯的几个董事高管一看到申屠默此刻的笑容纷纷胆寒,而众人虽然不了解申屠默微笑背後的恐怖,却也都听得出申屠默话语中的威胁!

    申屠默为了女人杠上范太岁!

    众人不敢置信地眨眨眼,而众人之中最无法相信眼前一幕的就是亲手把何乐乐带给申屠默的季节!

    申屠他……难道他也……不、怎麽可能!

    就在满厅的人都等著看热闹时,晚宴的主人终於出来邀请众人入席,而等众人的注意力再回到刚刚的风暴中心时,那里却只剩申屠默一人,仿佛刚刚的一切都只是他们的错觉。

    季节牵著何乐乐大步走向停车区,一身的焦躁不耐。

    何乐乐皱眉,使劲地想要抽回快被他握碎的手,谁知季节却越握越紧──“啊……”何乐乐忍不住轻声痛呼。

    季节终於停下脚步,回身深深地凝视著她,片刻後猛然一步上前拥住她的腰肢吻住她的双唇,宣泄般啃噬侵略。

    “唔……”痛、痛!

    直到口中尝到血腥味,季节才松开她,盯著她沾上了鲜血更加刺目撩人的红唇,一股强烈地冲动涌上心头,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