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家的话:

    我还以为是我浏览器的问题,感情是鲜网抽了?

    现在是凌晨3点20~~其实很有欲望把170也码出来算了~~但这个点……我还是老老实实明儿更吧……爱大家!

    ☆、(11鲜币)第170章 别伤害他

    妖娆夜总会。

    中午时分,夜总会里一片黑暗,繁华璀璨的声色场,总是不屑於与阳光共存的。

    待耳中的脚步声走远,何乐乐缓缓睁开眼环顾四周。之前闻到那个刺鼻味道时她立刻屏住了呼吸,所以只是晕眩了一会儿并没有真的晕过去,装昏是想找机会逃跑求救,但那两个绑架犯很谨慎,手帕一离开就用胶带封住了她的嘴、缠住了她的手脚,一路颠簸到这里才把她扔到地上,然後两人携手吃午饭去了。

    昏暗的房间里胡乱横著几条沙发和茶几,地上满是烟头烟灰、散落的扑克色子和啤酒瓶、易拉罐,看不清花色的抱枕,整个房间透著一股令人作呕的酸腐味,脏乱异常。墙脚扔著几根棒球棍、金属棍,墙上贴著数张被烟头戳得乱七八糟的欧美裸女海报,还有一些暗黑的放射状斑斑点点,地上一个烟灰缸上印著红色的“妖娆夜总会”字样。

    在地上随手捡了一个易拉罐拉环割开手脚上的胶带,何乐乐一边撕掉嘴上的胶带一边走向百叶窗。朝外看了一下,外面像是酒吧的大厅,那这间房间可能就是看场子的打手们的休息室。外面没有人,何乐乐试了试门把──锁上的,而窗是一整块玻璃无法打开。

    怎麽办?一旦──没有一旦!她现在需要的不是恐惧!是对策!

    不断扫视著房内的一切,寻求所有可以利用的东西,最後她的眼光停留在了地上被她割断的胶带上!一层层撕开粘贴在一起的胶带交错著转贴在窗户上,然後把抱枕都捡到窗下,从墙脚挑了个趁手的棒球棍,先用尾端敲了敲窗户听声音,最後猛一抡棒击碎玻璃窗!

    顾不得声音到底大不大,何乐乐迅速爬出了窗。

    幸好!似乎没有惊动其他人。不敢走正门,何乐乐循著绿色的“安全出口”指示牌找到後门溜了出去。连跑带跌地跑到一楼,她却差点崩溃地发现一楼的出口已被锁死!

    一定有出路的!一定!必须要快!快!

    上二楼!依旧开不了门;三楼,还是不行;四楼、不,四楼就是她逃出来的酒吧,太危险!五楼,五楼可以!

    五楼一出去旁边就是酒水间,柜子上还摆著几盘大大小小的果盘,何乐乐不敢多停留,顺著通道就往外走。

    “真是!觉都不让人好睡。”一个有些娇嗲的女人声音突然在何乐乐前侧方的通道传来,何乐乐一惊之下连忙原路折回,但又不敢做贼心虚地开跑,只能强压著紧张快步向前,谁知……“哎!那个!”

    何乐乐故作镇定地停步、转身,静静地看著不远处穿著一身空姐服装的妍丽女人。

    “水哥找来的?”“空姐”问。“你跑错地儿了,过来换衣服。”

    何乐乐一头雾水,但索性将错就错跟著“空姐”进了更衣室。“空姐”一边扒拉著衣架上的衣服,一边厌恶地说道:

    “我最讨厌那些什麽明星、导演了,还不是一群婊子和嫖客,姐们我还不想伺候呢,就你这种雏儿来赶著趟的来。没时间给你化妆了,就穿这个吧。”“空姐”扔给何乐乐一套水手服。

    何乐乐一阵头皮发麻。

    “快点!花哥儿,客人等著呢。”门外忽然有人催促,惊地何乐乐又是一抖。

    “让他们等著去!这个点儿来还指望有人伺候?明星了不起啊?姐们我上过的明星哪个不比他们大牌?一群卖屁眼的。”“空姐”毫不客气地回道。

    听到“空姐”的话,何乐乐奇异地冷静了下来,想了想在路上听到的两个绑匪的对话,她大著胆子问道,“是什麽客人这麽大面子?”

    “你不知道?不知道还接生意?哼……那几个,不过是仗著他们抱的大腿跟洪老板有点生意往来,就有事没事来沾点便宜。今儿更有意思,那个死基佬搞到一个新鲜货在顶楼快活,这帮卖屁眼的就下来找女人!哈!”

    何乐乐心一紧,“新鲜货?谁?”

    “管他呢!你换衣服吧,想知道等会去问下那帮软蛋不就行了?”

    “……”不用猜了!就是史古今一帮人!史古今要杜微约秦之修出来,他则叫黑帮设伏绑架秦之修,还直接绑到黑帮的地盘!法律……在一些人渣眼里根本就是些笑话!

    秦之修……

    “怎麽了?脸色这麽难看。”

    “没、没什麽。”何乐乐强自笑笑,换好衣服,“空姐”还巧手地帮她编了好看的辫子。犹豫了一会儿,何乐乐冒险向“空姐”借了手机打电话给翎羽,怕引起“空姐”怀疑也不敢多说什麽──“翎羽,还记得你生日那天在停车场吗?我们又遇到了,真巧。”

    “啊?乐乐?你们?遇到谁?”

    “我们在妖娆夜总会这边,有时间来玩啊!”

    “……好!马上来!”

    听到对面翎羽的声音,何乐乐知道翎羽听懂了。她们俩个互相背了对方的号码,就是为了在紧急的情况下可以向对方求助!报警?不是什麽时候都适合直接报警的!

    打完电话,“空姐”带著她要去包房,何乐乐说肚子有点不舒服让“空姐”先去,她等会过去,“空姐”不爽地嘟囔了几句,踩著清脆的脚步声离开了何乐乐。

    秦之修……

    何乐乐的脑海中不断闪过秦之修柔和的笑容、安静时纯美的模样、干净的眼睛、渴望的眼神……一抹坚毅从牙关攀上她的双眸。

    无视身旁端果盘的服务生,她回到更衣室拿了个小物件,从容地走向楼层中央的电梯。

    电梯旁的沙发上坐著几个正在打牌的年轻男人,见何乐乐走过来,纷纷斜著眼上下打量何乐乐。

    “去哪?”一个问。

    何乐乐指了指身後的包房区,“刚刚客人接到电话,说上面要人送点……”她抽出手里的折叠教鞭,“呼呼”地挥舞了两下,冲几男暧昧地笑笑,“你们懂的。”

    几男皱皱眉。

    “要不你们帮忙送一下吧?几位小哥这麽帅……上面的客人应该更希望是男人去──”

    “去去去!”几男满脸嫌恶,其中一个甚至直接按了电梯把何乐乐拽了进去,好似深怕被人爆了菊花一般……站在顶楼的房门口,抱著从走廊上搬来的花瓶,何乐乐颤抖的手差点按不下门铃。

    老天爷!她已经很多年不求您什麽了!但这次……拜托!不要让那样的人受到伤害!

    没人开门。

    何乐乐咬咬唇,憋著娇滴滴的声音,“史导!水哥为您准备了一些助兴的药酒哦!您不试试吗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