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在这种事上已经没有什麽耻辱心了吗?

    ……罢了,如果这样能安慰到他的话。

    “是不是……快了点。”

    头顶上传来磁性中带著魅惑的声音。何乐乐想了想,点了点头。都让他慢点了……“呵……你都不考虑给我留点面子吗?”

    嗯?

    “说点好听的安慰一下如何?第一个女人的评价对男人很重要的。”

    啊?“你──你、我……你是处男?”

    “咳……现在不是了。虽然有人似乎不太满意。”

    “不、不是,我刚刚以为你说……我的意思是──”

    “噗……”

    “……”

    “咳咳。”

    “你、耍、我!你──”看著眼底眉梢满是笑意的秦之修,何乐乐又羞又气又无可奈何,偏偏他还笑个不停……怒从心头起,恶从胆边生──“喂喂喂……哈哈、别、别挠!我不笑了,不笑了!”秦之修轻而易举地抓住她的小手压在她身上制住她的“做恶”。

    啄了啄她微撅的小嘴,他仍是难掩眼中的笑意。

    何乐乐原本还有些羞赧,但当身下又被粗硬的热物顶住时,羞赧全数化为怯怯的紧张。

    “可以再做一次吗?”

    “……这个……”

    ……

    “还可以再做一次吗?”

    “那、那个……”

    ……

    “嗯……还──”

    “不、不要了!”

    呜呜呜呜……救命啊!

    作家的话:

    本本不在身边,用手机码的,结果又半路睡著了……我错了……☆、(9鲜币)第173章 你们两个

    头皮……发麻。

    虽然秦之修不像其他几个男人花样那麽多,正常的体位也不会让她太过辛苦,但他一次比一次久,在他怀里她又似乎格外敏感和羞涩,一想到以後他也许还会抱她,她就身下发酸。

    “困麽?”

    何乐乐有些哀怨地仰起脖子看看刚开荤就勇战连连的秦美男,摇摇头,“但真的没力气了。”

    “呵,抱歉……我好像说了太多抱歉了。”秦之修俯身吻了吻她的额角,白皙的长指轻抚她绯红的脸颊。“对不起,两次陷你於危险。我没想到……他们会抓了你。”

    继续摇头,何乐乐迎上他动人的双眸,不太习惯他突然的亲昵。发生关系前和发生关系後,男人对女人的态度会差这麽多的吗?何乐乐回想了下,季节好像也是这样。“这并不是你的错,干嘛要把那些坏人做的恶揽在自己身上?”

    “嗯。”秦之修弯起唇角笑了笑,笑容一如往常仿佛透著芬芳。

    看到他又香又甜的笑容,何乐乐松了口气。她很担心上午杜微的话会刺伤他,但现在看来还好。这样就好,这样就好。

    起身沐浴穿戴,中午没吃又连续消耗,秦之修怎样她不好说,她是真的快饿扁了,而且不知道季节中午有没有回来,王姨和管叔早几天已经回去了,中午没人做饭,季节回来了没吃的也不知道会不会闹少爷脾气。

    何乐乐一说要下楼准备晚餐,秦之修就牵著她的手走向电梯,说是要帮她,何乐乐知道拗不过他只好先交代他不要乱动东西,她要他帮忙的时候再动。秦之修笑著点点头,刚要说什麽,电梯门就已经打开,然後──浓重的香烟味弥漫。

    客厅茶几上的烟灰缸中,烟蒂无数。

    “秦止修你过来。”季大经纪人冷声道。

    五分锺後。

    何乐乐在厨房心不在焉地理著菜,耳朵却恨不得竖起来听听客厅的动静。自己什麽时候这麽八卦了?可……她好像真的没办法放著秦之修不管。

    放下手中的青菜,何乐乐轻手轻脚走到墙壁拐角处,半天没听到声音,她就大著胆子探出脑袋──呃!

    季节铁青著脸色盯著何乐乐探出的小脑袋,大手一抓就拧著她的领子将她半拽半拖地带到了客厅中央的沙发边,扔到秦之修身旁。

    季节坐到秦之修和何乐乐的对面,继续点了根香烟污染环境,翘起二郎腿,季节像跟香烟有仇般狠狠吸了一口,半天才吐出烟雾。

    何乐乐忐忑了半天,望望季节又瞅瞅秦之修,见两人都不说话,就慢慢站起,“我、我去──”

    “坐下!”季节一声低喝。

    何乐乐吓得立刻低头弓背坐了回去。

    秦之修拍拍她的手,给了她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

    “你们两个,准备无视我到什麽时候?”季节眯了眯微微下垂的鹰眸,质问。

    “季节──”秦之修刚要开口。

    “你闭嘴!”季节朝何乐乐一扬下巴,“你说!”

    “啊?”何乐乐眨眨眼,说什麽啊?

    “你什麽时候知道绑架案跟杜微有关的?”

    “我……我无意中听到的……”

    “在哪?什麽时候?”

    “那次酒会,在花园里。不过我当时不确定,所以……”

    “所以你是故意跟著秦小子去见杜微的?明知道杜微有可能对他不怀好意还一起去了?”

    “我……对不……”

    “别给我道歉!先给我解释下,”季节啪一下甩了一叠照片在茶几上,“这是什麽时候的事?”

    何乐乐看了看照片,居然是上次翎羽生日时在ktv停车场里的画面。

    “你们可以啊!啊?秦之修,你把我当成什麽?有人打我艺人的主意,我居然是最後一个知道的?你们是不是商量好了什麽都不告诉我,然後等著有一天我去给你们收尸啊!”

    秦之修什麽都没告诉季节吗?何乐乐看了看身边的秦之修,难怪季节生这麽大气……“我他妈还担心你受了什麽刺激,拉下脸去叫杜微来安慰你,哈!你倒是大方啊!明知道人家把你卖了还赶著送上门!你菊花痒是吧?”

    “季先生──”

    “还有你!你觉得跟黑社会打交道很刺激是吧?你觉得自己能耐是吧?觉得自己什麽都搞得掂是吧?觉得被人抓去轮奸很好玩是吧?你知不知道老子上次差点被吓死啊!结果你行啊!你居然什麽都知道还等著被抓!想被干?好啊!这次不把你屁股干穿老子就不姓季!”

    季节一砸烟头,起身抓向何乐乐,何乐乐低著头并不闪躲,秦之修却将她护在身後拦了怒火中烧的季节一把。

    “对不起……下次不会了。”直面季节的怒意,秦之修低声诚恳地道歉。

    胸口剧烈起伏著,季节却分不清心中满涨著让他难受的到底是什麽东西。

    “你要觉得我这个经纪人不合适,随时可以解约走人,我绝不拦你!”季节有些艰难地吐出这句话,又深深望了眼何乐乐,转身离开公寓。

    许久……

    “感觉到了吗?”何乐乐轻声问。

    “什麽?”

    “这就是和亲人在一起的感觉。”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