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轻轻拥著满面泪痕的女孩,秦之修的俊脸上却扬起了知足的笑容。

    作家的话:

    每次请完假就很忐忑~~只是新工作新环境新情况~~虽然适应不是问题~但时间的节奏却完全乱掉了~这种情况大概还要持续到11月中旬~~江山只能说尽力调整~~委屈妹子们了江山真的很爱大家~妹子们就是作为写手的江山的亲人☆、(10鲜币)第174章 尚未腻味

    10月5日,凌晨两点十分。

    何乐乐裹著薄毯站在落地窗前,俯视著公寓前大门旁的路灯。灯光柔和昏黄,即使乍看上去也不会觉得刺目,只是温柔地标示著“家”的位置。

    家……

    季节三天没回来了。自从那天傍晚离开後,季节就没回来过,秦之修打过电话,但季节不接。

    她有想过要不要给他打个电话,可是……她不敢。

    “你不是说要找一个爱你、能接受你的男人结婚吗?我娶你!”

    “……就凭我他妈地爱上了你这个不识好歹的荡妇!”

    “你知不知道老子上次差点被吓死啊!”

    爱,多麽美好的字眼。如果说之前她只觉得他把她当做证明魅力的游戏,那麽现在,她的确可以感觉到……他是真的有把她放在心上。

    讽刺吗?那麽多干净纯洁的女孩他不爱,却把自己这个共用的“通房丫头”牵挂上。

    身後传来房门开启的声音,何乐乐没有回头。在这栋公寓里,每个男人都可以抱她,是谁,并没差。更何况,申屠默的卧室又岂会出现其他的男人。

    窗前的她,纤细而单薄,仿佛轻轻抱一下就会把她弄坏。申屠默径直走到她身後,撩开她肩背上又黑又直的长发,低头吻上她美丽的香肩。

    看上去平凡无奇的女人,原本只是尝起来味道不错而已,却一而再再而三出乎他的预料、勾起他的兴趣。

    她很能忍。

    他讨厌懦弱的人,但对识时务不计较一时得失的人却格外欣赏,而她两者都不是。她只是习惯性以忍来息事宁人。

    小小的身体,居然忍得下那麽多事,让他这个一向没什麽同情心的人都忍不住想褒奖褒奖她。

    扯开睡袍的腰带,贴上她玲珑的身体,她乖巧地松开了薄毯,让他们彼此肌肤相亲。

    双手绕到她身前罩上她饱满的雪峰,轻捻那两粒韧性十足的乳尖,听著她鼻端发出的轻哼,摩挲她又软又弹的翘臀,粗热的性器轻轻在她的臀缝中滑动,蘑菇头前的小孔泌出润滑的汁液,涂得她後臀上又滑又凉。

    她柔柔地侧头伏在身前的窗壁上,尽力踮起脚尖。娴静柔顺却淫媚异常的模样差点让申屠默红了眼。

    稍微平息一下失控的欲望,申屠默好一会儿没有後续动作,只是双手还揉捏著她的两团软乳,享受那滑腻酥软的手感。

    何乐乐微微疑惑地望了望他,垂眸想了想,转过身抱著他的腰,仰头吻吻他的唇,又顺著他的下巴、修长而美的颈项,壁垒分明的胸膛、结实性感的腹肌逐一吻下,直至他高昂粗硕的肉茎。

    伸出舌尖舔舔茎头的小孔,绕著浑圆的头部绕了几圈才将它整个儿含进口中,它的硕大让她的舌头都无处安放,只能变换角度摩挲著它、讨好它。

    双手握著他的茎身随著小嘴的吞吐来回摩擦著,这根无数次将她折磨得死去活来的肉棒在她手里、嘴里愈发胀大,顶的她呼吸困难,无奈之下只能吐出茎首,一边舔弄茎身、玉袋,一边抬眸望著他俊美无俦的面容,等待他拿回主动或发出命令。

    白天带著眼镜的他,是冷肃威严的帝王,而夜晚取下眼镜的他,才是吞噬人身心的魔王!

    身下已经不能再等待,申屠默提起她的身体,抬起她的一条腿架在肩头,顺势压了上去。

    “嗯啊……”双腿绷到极致,抬起的大腿更是扯得筋有些酸痛,可是这酸痛却让腿间小穴被贯穿的触觉更为强烈!

    那麽粗大的肉棒就这麽一下子顶进了她的身体、她的淫穴,将她填塞地满满地几乎快要承受不起的裂开──微微抽出、狠狠顶入,速度不快,但他每一次都可以轻易地顶到她的花心深处,每一下都顶的她花心酸软、两腿抽紧,艾艾地娇哼。

    “嗯、嗯啊……啊、啊啊……”

    虽然难耐,但强烈的快感不断从花穴深处传至四肢百骸,熟悉的欢愉、令人贪恋的快乐,让她的呻吟也跟著愉悦了几分。

    一手托著她的圆臀,一手把玩著她的酥胸,申屠默控制著节奏插顶著身前的小女人。在所有他上过的女人中,她无疑是他碰过最多次的,最有意思的是,直到现在他还没有任何腻味的感觉。

    向前一小步,将她柔软的身体紧紧压在窗壁上,身下开始大开大合地抽插,“啊啊──里面、别、嗯啊、啊、求你、别……”不、一开始就这麽刺激的话她很快就会高潮的……“乖……你知道我喜欢听什麽……”

    听到他似诱惑实则警告的话语,她忍不住呜咽了几声,他不喜欢她求饶,可是、可──“啊……顶、顶到了……好深、唔──啊哈……会、会坏的……”

    “……哪里会坏?”

    “呜……小穴、小浪穴、会、会被插坏的……啊啊啊──”受不了他突然加剧的动作,她挣扎著扭动身体,却激得他抽插地更狠更深,剧烈的快感只进不退,逼得她一溃千里,花心投降般涌出蜜液让小穴被抽插地发出更加淫靡浪荡的声响。

    “那就坏掉吧。”

    “不、不要……呀啊啊……”

    滴滴滴……

    昏沈沈中,何乐乐隐约听到自己的手机短信声,疲倦地睁开眼,却见申屠默正拿著她的手机看著什麽。

    说到这个手机,她原本以为找不回来了,但牧惟还是把她的布包和手机都带了回来,让她很怀疑他是不是跟“丐帮”之类的组织有关系。

    她没有说话,想静静地等申屠默看完。翎羽有事通常都是直接打电话,所以她手机里的短信几乎都是垃圾广告信息,不过──什麽广告信息能让他看这麽久?

    申屠默看著屏幕上的一行字,黑眸愈发幽深。

    季节:你现在在谁的身下?

    作家的话:

    先声明~~咳咳~江山是因为喜欢码肉而码肉的~~是的~~俺就是这样猥琐!哇哈哈哈哈~今儿喝了点小酒晕乎乎先睡了会~~~所以明儿整理礼物箱!!爱大家!!

    这个月一晃又要过去了~~更新不给力也不好求票票……对手指……感谢所有支持江山~为江山投票~推荐~~包养江山还留言送礼物给江山的可爱妹子们!!最爱大家!!!

    ☆、(13鲜币)第175章 绝不分享

    你现在在谁的身下?

    发出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