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惟放下相机,噙著挑弄的笑意指挥道。

    在工作人员上前给秦之修换衣服时,牧惟走到何乐乐身边,查看她的拍摄成果。

    “早上给秦小子涂好防晒了吧?要是把他晒伤了,季节可是会杀人的。”

    何乐乐微微低头,总算没红脸。昨晚很早他就拥著她睡了,早上却递了瓶防晒霜给她,要她去帮秦之修涂遍全身,说是既然来海边,肯定要拍些福利照片。她不明白,就问了“福利”的意思,牧惟却笑著说──“咳咳……对你算不上是福利了,但对秦小子的粉丝绝对是福利。”

    “……”她明白了。

    知道了福利照片的含义,她擦的很仔细,秦之修的身体非常漂亮。是的,漂亮。身型既不魁梧也不削瘦,完美地刚刚好,乍看上去没有什麽肌肉,但摸上去非常结实光滑有弹性。他有些怕痒,擦到他腰部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他腰部一紧,硬得不行,但他却没有闪躲,只是低头笑笑地看著她。再往下……某个早上精神特别好的家夥被她选择性忽略掉了,可擦到他大腿内侧的时候他终究还是忍不住弯腰抓住了她的手。

    “剩下的我自己来吧。”

    “……嗯。”

    何乐乐转身。

    “乐乐!”

    “嗯?”

    近乎全裸的秦之修两步走到她身前,好好抱了她一会儿。

    “怎麽了?”何乐乐疑问道。

    “你……没事。等会儿你也一起吗?”

    “嗯,牧先生借了我相机,允许我在旁边拍著玩……可以吗?”对哦,她都还没得到拍摄对象的同意呢!

    “当然……想拍哪里都可以。”

    “……”

    收回思绪,何乐乐重新看向已经换装完毕的秦之修。

    赤著脚慢慢踏入海中,轻薄的白衣白裤一沾湿就像薄薄的蝉翼覆在他洁白如玉的身躯上,闪烁著光芒的肌肤欲露还掩,要人命的性感。原本犹如天使般脱俗,让人只敢远观的人儿一下子变得诱人惑心,勾引著人们的禁忌欲望。

    所有人变得异常安静,无论男女,无论年龄,看向秦之修的眼神都渐渐从欣赏转为火热……“上衣脱掉,解开裤子的前扣。”牧惟一边按著快门,一边说道。

    秦之修没有任何扭捏,率性地脱去湿漉漉的衬衣,解开了裤腰上的扣子,让裤子微微下滑,完整地露出他後背撩人的腰线。

    “看过来。”

    秦之修依言望向镜头,却在看到何乐乐有些呆傻的表情时不经意地露出了一个让人心魂为之一颤的微微笑容。

    酥麻的刺激如闪电般窜过後背,身体由後至前迅速变得滚烫,心跳加速脸部升温,仿佛视线恐惧症发作一般,唯一不同的就是心中不是紧缩的疼、恐慌,而是满满的悸动。

    何乐乐移开视线,眸光四下游走无法定神,好一会儿,她才找到聚焦的对象。

    美好地像是上帝不小心遗失在人间的宠儿。杜微一定……会後悔吧。

    如果有一天杜微想通了,回来找他,他会接受吗?

    应该……

    何乐乐想著想著,不禁自嘲著笑了笑。他接受或不接受,她又能怎样呢?又和她有什麽关系呢?就连当初她指责杜微其实也是件很荒谬的事,她……并不是他的什麽人。

    “要了我……就不许退货。”

    要了他。她……有什麽资格要了他?

    她只是一个平凡的、还带著洗不掉的污点的人,而他,是一个值得最好的女人去爱的人间珍品。

    不再看海中的秦之修,何乐乐离开沙滩,穿上鞋慢慢向小岛另一边的海上别墅区走去。

    “嗨!可爱的摄影师小姐。”

    身後突然传来男人轻松愉快的招呼声,何乐乐的脚步微微一顿。

    范司毅端著相机对准何乐乐的身影,准备在她回眸的瞬间按下快门──“……”范司毅嘴角的笑意瞬间凝固。

    那女人居然走了!头都不回一下地走了!

    作家的话:

    礼拜五下午真心是全城大堵啊!!半个小时的路堵成了两个锺头,一直听收音机里的妹子说哪里哪里两车相碰、两车相碰、两车相碰,那叫一个节奏啊!

    咳咳~好吧,我要说的是,第二章应该要明早上才能出来了,妹子们早点睡~~我们一起到梦海里去调戏秦小子吧!!!嘿嘿嘿嘿嘿~~爱大家!!

    ☆、(7鲜币)第178章 泡你泡你

    老天的公平不在於人一生下来就给了什麽,而在於人无论过著什麽样的生活都一定有得有失。

    初中时代,在无数次回头的瞬间被人用纸团、吃剩的包子、馒头等等杂物击中过脸後,她就多了一项能力,她能在瞬间分辨出身後人的呼唤有没有带著恶意,同时控制住转身的条件反射。

    不理会身後男人的搭讪,何乐乐径直沿走向通往套房的海上走廊。

    “……何小姐,不好意思冒昧地问一句,请问你到底是申屠默的女人,还是牧惟、又或是秦之修的女人?”范司毅放下相机,浓眉下的俊目带著几分明显的骄傲和嘲讽。

    说来也巧,上次在酒会遇到这个女人後,他分明感觉到申屠默对这女人的不同,这麽好的雪耻机会他怎麽会放过,但左右一查,这女孩压根儿不是圈内人,叫什麽都没人知道。後来一个曾在缪斯做过翟飞云助理的女人到他公司应聘,他问了一下才知道,眼前这个让申屠默难得有反应的女人居然只是一个公寓管理员!

    据那个叫丁佳琴的女人说,这个何乐乐根本就是为了勾引申屠默才去做那个公寓管理员的,何乐乐还在申屠默面前诬陷她,害她无辜被开除。作为缪斯集团总经理曾经的助理,丁佳琴无疑知道很多,比如他的确看申屠默很不顺眼,但她却不知道,在公事上他不但不敌视申屠默,反倒很欣赏。申屠默开除的人,他怎麽可能会收。出於好心,他甚至提醒丁佳琴管好她的嘴,否则……断人活路的事,申屠默干起来从不会有半点手软。那个家夥骨子里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冷血动物!

    见何乐乐完全不为所动,范司毅快速迈了几步拦在何乐乐身前,何乐乐反应也不慢,直接倒退了数步拉开距离。

    防备心这麽重?范司毅有些讶异。

    仔细打量眼前的女人,范司毅不得不说,这样的女孩要是在大街上看到,他肯定不会注意──看不出是水洗效果还是真的被洗得泛白的蓝色牛仔裤,普通到没有任何修饰的白色衬衣,随手束在脑後的黑色长发,一张……耐看型的清丽面孔。

    呃……他会不会搞错人了?对面女人这个样子跟上次在酒会上妩媚性感的尤物差太多了吧?

    可他在酒店查到的信息的确是何乐乐与牧惟、秦之修一起入住了这里啊?

    “你是……何乐乐?”

    酒会上那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