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受的时候,但最起码,在一个普通的工作环境中,她不用担心稍不留神就会上报纸、被人围观;受到侵害时,法律还可以维护一定程度的公平。

    最後七天……

    身後房门的门锁轻响了一下,何乐乐受惊地缩了下身体。

    “谁?”

    “……一刻不看著你,你就把自己搞的遍体鳞伤,你父母能把你养这麽大,真心难为他们了。”来人开了灯,缓缓说道。

    乍起的光线让何乐乐眯起眼适应了片刻,来人的身影在她眼中渐渐清晰,一丝难言的异样无声地在心底发酵。

    会把关心的话说得这麽欠扁的,她认识的人中只有一个──“你……你怎麽来了?”何乐乐坐起身。

    “如果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一部电影,你演的一定是惊悚片。”季节坐到床边,掀起床尾的被单看了看她被裹得严严实实的右脚,嘲讽道。

    “……”何乐乐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那你呢?三级片?”

    季节闻言轻笑,好一眸子的风流意。“若你愿出演,a片我也不介意。”

    何乐乐一头黑线。

    “……对不起,”想了一会儿,何乐乐道歉道,“杜微和史古今的事,我应该先告诉你的。”

    “不,”季节脱掉外套掀开被单一角偎进了她身旁。“是我失职。你都发现了的事情我却没警觉,我应该感谢你那麽拼命去保护秦小子。怎麽这麽晚还醒著?伤口疼吗?”拿起何乐乐包著纱布的右手,季节的脸上没有了上次的激愤和责怪,有的只是怜惜和淡然。

    何乐乐抽回手,满眼挣扎地望著他──她、她到底是他们什麽人?他们为何要这麽对她?她还是何乐乐吗?

    “怎麽了?”

    她也想知道……她到底怎麽了!在他们身边待得越久,她越是搞不清自己的角色、自己的想法,她甚至觉得自己慢慢变得陌生──她居然可以那麽无谓地在陌生人面前赤裸身体、那麽残忍地想要折磨他人!

    那不是她!不是!

    离开!离开公寓!离开他们!只要离开这群仿佛带有魔力的男人们,一切就结束了!她还是她,简单平凡快乐知足的何乐乐!

    “没事。”还有七天,七天。

    “睡吧,我陪你。”

    9号,在三个男人的坚持下,何乐乐又在医院泡了一天,期间警察来过一次,问了点细节没说什麽就走了。坦白说她有点听不太懂警察的英语……第三天,她实在憋不住了,说尽了好话求出院,於是趁著雨势暂停,牧惟将何乐乐抱回了海上别墅。

    好不容易离开了医院,何乐乐的心情大好,灿烂的笑容让三个男人暖在心头,谁也不提回国这码茬。

    秦之修要她指挥他下厨,结果是他们四人连同管家一起吃了顿秦氏黑糊牛排配三明治。

    虽然第一次实验失败,但秦之修对下厨兴趣不减,拿著菜刀看著平板电脑上的教程,时而皱眉时而喜悦的表情,看得何乐乐不禁笑弯了眼眉。季节看在眼里,也卷起袖子加入了煮男行列,本来是想表现表现,结果天分这种东西真不好讲,看似简单到不行的西餐也差点让他掀锅,最後晚餐的成果只有蔬菜沙拉能入腹。

    “季节,剩下的写真,不如……让乐乐来陪秦小子拍几组吧!”牧惟浏览著自己抓拍的照片说道。

    季节明白他的意思。和乐乐在一起时,秦小子的表情很放松,和以往淡淡的疏离感不同,透著让人忍不住微笑的亲和力,倒很符合这次专辑温柔浪漫的主调。

    “如果乐乐愿意的话,我没意见。”

    “呵……”牧惟笑道,别有意味地瞥了眼季节,“只要秦小子开口,连男人都无法拒绝他的请求,更何况是女人。”

    无法拒绝……季节望向一起听歌的秦之修和何乐乐,耳中传来小锤敲击砖石的声响。

    不!季节稳了稳信心的基石。即使对手是秦之修,他也不认为自己会输!倒是牧惟……颇有敌意地瞅了瞅一旁如超模般极品身型的男人,季节直觉觉得──这家夥才最难搞!

    作家的话:

    还有七天!七天!!

    l~~55555555555接班啊接班!!!

    感谢所有投票~留言~包养和送礼物给江山的妹子们!!爱大家!

    ☆、(8鲜币)第183章 有啊那晚

    天公作美,何乐乐以不露脸为前提答应了帮秦之修拍写真後,11日清晨,雨停海静。

    何乐乐初醒,有些迷蒙地眨眨眼。

    “醒了?”牧惟收起画板,从椅子上站起坐到床边,送上早安吻。

    “你在画画?”她第一次见他画画。

    牧惟笑笑,拿过画板。画面上正是她之前熟睡的模样,房间、床单的背景线条粗犷狂放,但人物线条却极为细腻,两种完全不同的笔触,却让这幅简单的铅笔素描有著夺目的吸引力,连何乐乐自己都不觉中看呆。

    画中的女孩美得……

    “如何?”

    何乐乐摇摇头,“不知道。”

    “呵……这麽难评价?”

    “画很美,可……都看不出来是我了。”何乐乐微笑著瘪瘪嘴。

    拿开画板,牧惟吻上她鲜嫩的红唇,轻吮慢磨。他最喜欢她不经意的可爱模样,单纯干净地像个天使──不,不是天使那种虚幻虚假的幻影,她……应该说像一块安静的极品羊脂玉,温润可人而又坚韧独立。

    欲望来得自然而浓烈,亲吻著她细滑的脖颈、锁骨,牧惟的心中被浓浓的疼惜和满足占据。他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因为一个女人而如此满足,她的柔、她的忍、她偶尔的小脾气、她的倔强、她的绝世独立、她的不怨、她的脆弱,他都……爱。

    他居然会真的爱上一个女人。呵呵……一定老天不小心眨了下眼。

    “完了吗?”

    “应该……”糯!地答道。

    牧惟抽掉薄被,覆上她香暖的身子,“我看看。”边说著,大手拉开她小可爱的边缘。

    “啊……”小声惊呼了一声,何乐乐连忙压住他的手,小脸泛红,“我……”

    慢慢拉起一点内内,看了看腿间,何乐乐松了口气,抬眸望了眼满眼暖意的牧惟,自己羞涩地褪去了小可爱,踢到床下,不让他看到小可爱上的女性用品。

    可爱的淫媚……牧惟著迷地望著她,跨立起身体,褪去衬衣,解开裤子。

    性感的动作,健壮迷人的身型,惹人心动的眼神……笼罩在这样的致命诱惑中,何乐乐听到自己的呼吸越来越粗重,皮肤下又酥又痒,骨头似乎都开始发软……如花瓣飘落的轻吻在身上延绵,那麽轻柔的触碰却带来令人战栗的余味,被他吻过的每一处肌肤都像停留著一片颤抖的羽毛,不断撩骚著她血液里的情欲。

    他的手掌有著炙热的温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