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轻抚著她的肩头、臂弯,最後与她的……十指相扣。

    掌心传来的强韧与熨帖彻底让她软成一滩水,强烈的空虚席卷而上。

    “惟……”

    “我在。”分开她的双腿,置身她腿间,勃发的热杵鲜红硕壮,像位昂扬的骑士等著为恩慈的女王献上忠诚。

    热杵贴著她紧闭的细缝儿轻轻磨动,惹得她随之轻颤,他的唇舌还在她的胸腹间游弋,播撒著阵阵酥麻,双乳泛上渴望,甚至希望他有些粗暴地蹂躏乳尖,而当他真的嘬咬著嫣红的乳尖轻扯时,满足的快意和腹内的酸软直逼得她颤音声声。

    没过多久,一股湿润顺著臀缝滑下,他沾了沾臀缝的蜜意微微施压,贴著她花瓣下的花蒂抽动了起来。

    “嗯啊……哈……嗯……”敏感的花蒂被一次次重重欺凌,被擦动地左右闪躲仍躲不过入骨的酸痒快慰,蜜穴不住地收缩,祈求著他的垂怜。

    “i need you。”

    听到他魔性的低语,她望著他透著神秘诱惑的双眸,止不住娇吟著喘息。微微抬腰,迎合著他的律动,此时此刻,她也……想要他……沈腰,抵著润湿的穴口,他缓缓施力。

    “唔嗯……”咬唇忍耐,却好似没有尽头。两滴晶莹娇媚的泪珠被逼出了眼眶,被他随即低头吻去。

    “you&he one for me。”轻柔地款摆臀部,等待她的适应。

    “嗯啊……啊哈……啊……”身体被撑到极限,他的每次抽动都让她害怕会不会坏掉,可是伴随著恐惧而来的,还有压制一切的敏感和酸慰!

    “嗯……啊啊……”娇吟愈发香甜,甜得他的心爽麻颤动,深深地顶入她的体内,激得她高亢地尖叫了一声,浓重的欲望攀上鼻息,他扣紧她的小手,下体开始了渐激的挞伐!

    “呀啊……惟、惟……啊啊……”

    硕长猩红的热杵快速地捣入抽出,插入时又深又猛,撞击地她娇躯难承,抽出时又快又狠,刮擦地小穴蜜液横流。

    一刻也不想停,他伏在她身上连姿势都不愿浪费时间换,就这麽一直挺身抽插地她高潮了几个来回,尖叫不断求饶不已,直到她的双腿开始抽筋才紧了紧牙关喷发在她的小穴里。

    拥著她汗湿的身体,牧惟闭上双眼,静静地、紧紧地,享受著怀中的温度。

    作家的话:

    噗哈哈哈!!有妹子说江山不会最後七天一天一章吧……当然不!!俺一个上午一章!!哇哈哈哈哈哈!!!!

    爱大家!!

    ☆、(10鲜币)第184章 点到为止

    “秦小子别动,乐乐脸偏过去一点,好,该干嘛干嘛。”牧惟一边调整两人的姿态一边按下快门。既要抓到秦之修最让人心动的画面又不能拍到何乐乐的正脸,就算照片可以通过後期修片,但拍摄时的构图、角度、光线等等还是最为重要的。

    何乐乐瞥了眼秦之修,小心地躲避镜头。牧惟安排好场景後,就叫她和秦之修坐到沙发上“随意活动”,可一想到正被镜头对著,她浑身都是僵的,怎麽可能“随意”!後来还是秦之修给她戴上了耳机才让她缓和了下来,慢慢忘记镜头的存在,和秦之修聊起许多老歌的故事。

    很有意思的是,秦之修和她都喜欢一些冷门的老歌,秦之修甚至还为许多歌重新编了曲,听得她如痴如醉,但牧惟一开口──她又硬了。

    秦之修轻笑出声,偏头在她唇角落下一吻。

    她更硬了。

    “再来。”牧惟喊道。

    “……”何乐乐斜睨向牧惟,他到底要拍什麽?

    垂眸看著她红润可爱的唇瓣,秦之修微微张唇贴了上去,细舔缓吮,一只手臂慢慢环住她的细腰,贴近她微微散发著馨香的身体。

    温柔纯洁的亲吻像花朵初放,轻柔地带来喜悦的酥痒,可一想到牧惟和季节都还在旁边盯著,何乐乐就羞涩不堪,身体越来越僵硬,小脸上红潮浮现。

    “加一点情欲。”

    秦之修的吻随之热烈起来。

    “唔……”何乐乐被压得控制不住後仰。

    “好、不错,衣服脱了……不是脱她的,是脱你自己的。”

    何乐乐轻皱著眉,有些无措地看看牧惟,见牧惟端著相机认真专注的模样,只能求助般看向季节。

    接到她的眼神,抱著双臂倚靠著客厅吧台的季节直起身体,“牧惟,你搞什麽?”

    “一张照片,换30%的唱片销售增长量。你要不要?”牧惟放下相机,含笑问道。

    听到牧惟这麽说,季节看了看已经脱去t恤的秦之修,安抚般望了眼何乐乐後又重新靠回吧台,“点到为止。”

    嗯?不是吧?喂!何乐乐还没做好心理准备,秦之修却已经压了下来,眷恋地亲吻著她的身体,原本纯洁无暇的面容上透著说不出的动人诱惑……“ok!季节帮我拿下器材,我们出去拍几组。”

    “为什麽是我拿?”

    “不想‘拿’,扛著也行,别弄坏就好。”

    “……”

    何乐乐气喘吁吁地听著两人抬杠,身体酸软无力。虽然没有真的做,但秦之修那样细致的亲吻和爱抚……太折磨人了!

    由於何乐乐脚上的伤口还未痊愈,所以不能下海,拍摄的场景主要安排在沙滩。抱著、扶著、牵著,站著、坐著,各种姿态拍了个遍,累得何乐乐最後一屁股坐在沙滩上不愿起来了。

    没想到被拍也这麽累!

    秦之修噙著微笑在她身旁坐下,望著色彩分明的大海轻轻哼著柔美的曲调。

    牧惟收了收器材,走到何乐乐的另一边坐下,端著相机望了望渐渐偏西的太阳後,回头看向季节,拍了拍身旁的沙地。

    季节伫立在原地好一会儿,才移步走到牧惟身边坐下,双眼毫无焦距地望著海天相接的一线。

    与天地相比,人那麽渺小而短暂,那麽活著的意义究竟是什麽呢?

    一个人影突然走到了何乐乐身後,稳稳地抱起她紧拥在怀中。

    闻著鼻尖熟悉的男人味道,何乐乐不禁疑道:“阮麟?”

    10月12日,五人搭上返程的航班。

    看著身旁阮麟的睡脸,何乐乐轻轻抽动了一下被他紧握的左手。可她刚动,阮麟就睁开了眼,抓著她的手往他怀里带了带,闭上眼继续睡去。

    昨天阮麟一出现就抱住她,第一句话是:“住哪间?”

    “你怎麽过来了?电影杀青了?”季节警惕地问。

    “……先让我睡一觉,住哪间?”

    阮麟的模样依旧华贵俊逸,但眼底深深的疲惫令何乐乐看得心中微微堵闷,指了指套房的方向,她轻声问道,“你怎麽了?”

    阮麟摇摇头,抱著她走向海上别墅区。

    进了套房後,没等何乐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