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鲜币)第187章 从不挽留

    “叩叩。”门外响起叩门声。“在吗?”

    何乐乐不禁一愣,忙把箱子放进墙角才上前开门。

    说来不知是可笑还是可悲,她这扇门谁都能开,所以……很少有人会敲门。

    门外的牧惟赤裸著上身,下身穿著一条宽松的休闲裤,正用毛巾擦著湿发,看样子是运动完刚洗完澡。

    “收拾好了?”牧惟走进房望了望,说道。

    “……嗯。我、我找到住的地方会发信息告诉你的。那些钱,我一定会还给你的。”何乐乐郑重地说道。

    虽然那笔钱对现在的她来说是个天文数字,但若一开始就退缩地不敢面对,那她一辈子都不可能赚到那笔钱!

    牧惟莞尔,坐上床,向她伸出手,拉著她的小手,让她站在自己身前,和煦地仰望著她温婉又坚强的秀美小脸。

    “说得我像个放高利贷的。那些钱,你要还我也不拦你,但是──不许为了还钱太过辛苦。我花钱是为了让你开心,若你过的不开心,我的钱就白花了。”

    低头看著牧惟真挚包容的眼眸,阵阵酸楚令心脏紧缩地难受。她欠他的,何止是钱?

    “为……”她问不出口。

    “为什麽对你这麽好?”牧惟笑笑,拉下她的身体,用高挺的鼻子轻轻摩挲她的,然後在她唇上印上疼爱的亲吻,“因为你值得,因为我愿意,因为……you are my angel。”

    何乐乐的小眉头轻皱了一下,明明心中又难过又感动,偏偏又很想笑。

    “我说错什麽了?”

    何乐乐连忙摇头。他大概不知道“你是我的天使”“要做彼此的天使”这之类的情话已经上了雷语榜了吧。

    “真的非常非常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我的荣幸。”

    缪斯艺人部。

    “季董、季董?”

    “嗯?”季节一回神就见满会议室的人都盯著他,连忙咳了两声,翻了翻手里的报告,“……议程到哪了?”

    众人面面相觑,没人接话。

    “先休息一会儿吧,十分锺後再继续会议。”秦之修对众人道。

    众人看了看一上午都魂不守舍的季节,默不作声地鱼贯而出。

    “怎麽了?”秦之修问。

    “……”季节扭头瞥向秦之修,“你……放弃杜微了?”

    秦之修垂眸眨了眨眼,复又平静地望向季节,“无论她做了什麽,有些东西,不会改变。”

    “你!”季节气结,“那你对何乐乐呢?一边想著杜微,一边上她?”

    “不一样。”

    “什麽不一样?”季节追问。

    “她和杜微。”

    “呵,”季节冷笑,“有什麽不同?一个让你操一个不让你操?”

    秦之修不语,安静地看著季节。

    好一会儿,季节才抹了一把帅脸,“对不起。”深重的叹口气,他也为自己的模样感到羞愧。他从未这样过──在遇到她之前。

    那个帅气多情,风流倜傥,温柔潇洒,舌灿莲花的季节……这三个月不知道死哪去了!一遇到和她有关的事情,他就像个莽撞无礼尖酸刻薄的毛头小子,所有的修养风度仿佛都喂了狗!

    这样下去,他都会被自己恶心死,还谈什麽得到她的心!

    冷静!冷静!

    “之修,乐乐明天会离开公寓。”

    “……合约到期了?”

    “没有,但她只计划做三个月。”

    “……”

    “你准备怎麽做?”

    “嗯?”

    “你喜欢上她了吧?你就这麽让她走?”

    “……嗯。”

    见秦之修似乎不准备做什麽,季节刚刚努力平复下的心又开始焦躁。一想到她马上就会离开,他却没有任何立场要她留下,他就……为什麽!为什麽她爱上的是申屠!如果她爱的是他,他立刻就带她去环游世界!去看遍美景尝遍美食!然後带她去见老爸老妈!让她成为世上最美丽的新娘!而不是──五分锺後。

    万年黑衣的申屠默从文件上移开眼眸,望向办公桌前的季节,“你说什麽?”

    “我让你留下何乐乐。她为你而来,只要你开口,她一定会留下。”季节压抑著心痛要求道。

    申屠默盯著季节的表情看了好一会儿,黑水晶般的眼眸透著让人看不懂的迷奥。

    “我知道你从不挽留任何人,但这次,算我拜托你。”季节艰难地说著。

    “留下来……然後呢?伺候你还是伺候我,还是一起玩?”

    季节咬牙,无法回答。

    重新看回文件,申屠默缓缓开口:“说爱上我,只是她拒绝你的借口。”

    “什麽?”

    开著车一路闯著红灯狂飙回公寓,季节说不清自己现在是什麽心情!因为她没有爱上申屠而窃喜?因为她耍了自己而愤怒?为自己纠结了这麽久而憋屈?

    该死的!她究竟要把自己折磨到什麽地步!

    作家的话:

    祝妹子们永远开心~~永远美丽~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第二更

    ☆、(8鲜币)第188章 斗转星移

    夹杂著万千情绪,季节一进客厅就见他恨得牙痒的女人正和牧惟坐在沙发上有说有笑,而一见到他,何乐乐的笑脸立刻敛去,换上有些淡淡愁绪的面容。

    他就这麽不招她待见麽?劳烦她还要借申屠打发他?委屈她一见到他就愁眉不展?可为什麽!即便她如此无视他折辱他,他还是放不下她!想要她!一想到她要离开他就脑中一片空白手足无措!

    ……早知如此,他当初就不该在电梯里调戏她。可惜当时的他,绝不会想到那个怯怯弱弱又有些奇怪的女孩会是老天派来折磨他的妖精!

    好吧。那就看看吧,到底是他被妖精蛊惑,还是妖精被他驯服!

    “季先生。”何乐乐站起身问好,“您吃过午饭──”

    “如果申屠要你留下,你会留下吗?”季节尽可能平静地问。

    何乐乐微惊,眸光闪烁,无奈地看了看牧惟,不知该如何回答。

    “你不是说你爱申屠吗?心爱的男人让你留下,你有什麽理由拒绝?”季节一步步靠近,直将她逼得跌坐在沙发上。

    双手压在她身侧的沙发靠背上,逼她直面自己的怒意,“耍我是不是很好玩?很有成就感?”

    “我……”

    “怎麽了?舌头被猫咬了?你不是很会给我抬杠吗?嗯?明天就要走了,今儿不打算再耍耍我?”

    他的声音很轻柔,轻柔地像刚刚滑下的烛泪,可他的声音越是轻柔,语气下的意味就越是恐怖!何乐乐求助地望向牧惟,牧惟皱了皱眉头,“季节!”

    “不关你的事,你少插嘴!”季节恶狠狠地瞪过去。

    牧惟眼角微微抽动了一下,一

章节目录

极品男子公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极品男子公寓最新章节